保罗在给哥林多人的第一封信中宣称:“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要紧的是]只要守上帝的诫命就是了”(林前7:19)。一些读者认为该陈述标志着保罗已跨出犹太人的割礼仪式,他在耶稣里的信仰已贬低了此类法律仪式的地位。然而,这种律法废弃论的解释使保罗此处的言语既不合情理,也与他在别处对割礼的积极看法不符。保罗并未贬低行割礼,而是提出:一个人外在的民族身份(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并非忠于上帝的记号;真正重要的是献身于上帝的意志,无论族群身份。

保罗称行割礼和不行割礼都“算不得什么”(οὐδείς; oudeís),以支持他的规则,即一个人不必为了跟随耶稣而改变族群: “有人已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废割礼;有人未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受割礼。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要紧的是]只要守上帝的诫命就是了”(林前7:18-19)。从表面上看,有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保罗说遵守上帝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但行 “割礼”(מילה; milah)是妥拉的吩咐之一(参见创17:10-12;利12:3),它怎么可能不重要呢?此外,在《罗马书》中,保罗反问:“割礼有什么益处呢?” (罗3:1), 答道:“凡事大有好处!” (罗3:2)。 那么,保罗怎么能在《哥林多前书》中说割礼 “算不得什么” 呢?

答案很简单,但不显而易见:当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7:19提到“割礼”时,他并不是指割礼的行为或是吩咐以色列人给他们的儿子行割礼的诫命,相反,“割礼”的这种特殊用法是指“作为一个犹太人”的状态。 精确的希腊语阐明了保罗在本体论上意义:从字面上看,他在说:“割礼(περιτομή; peritomé)和包皮(ἀκροβυστία; akrobustía)都不算什么”。换句话说,“你有没有包皮都不重要”。 对保罗来说,如果一个人有包皮就是一个外邦人,没有包皮就是一个犹太人。 因此,保罗在提到“受割礼”和“未受割礼”时,是指“犹太人”和“外邦人”。使徒在别处使用这些术语来反映种族身份说:“我曾受托将福音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或 “包皮”;ἀκροβυστία),正如彼得曾受托将福音传给那受割礼的人(περιτομή)”(加2:7)。 保罗用这些术语作为替代,来描述他和彼得分别对“外邦人”和“犹太人”的使命。

在《哥林多前书》第7章中,保罗说犹太人不应废掉割礼,非犹太人也无需行割礼,因为作为一个犹太人或作为一个外邦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遵守上帝的诫命。 使徒主张跟随耶稣的犹太人应遵守专门给他们的妥拉吩咐(如割礼),而外邦人应满足于“遵守与他们有关的上帝的诫命”,即任何不将他们变成犹太人的吩咐。由于诸如割礼、饮食(利11;申14)和衣着(利19:19;民15:38-39;申22:11)这类法规是作为身份标志专给以色列人的(译者注:当时可见的以色列人只剩下犹太人),保罗不鼓励外邦人遵守这些规定,当然今天如果外邦人的男婴受割礼是因健康、医疗或与以色列人男婴第八天受割礼仪式无关的社会习俗原因,保罗也不会反对。 非犹太人被鼓励遵守任何对他们的种族没有影响的“上帝的诫命”,如不杀人、不奸淫(出20:13-14)和积极爱自己的邻舍(利19:18)等。(译者注:《使徒行传》第15章20~21节所说的四项规条是外邦人遵守上帝吩咐的出发点,因每逢安息日,他们都有机会与犹太人一起学习妥拉中的吩咐。) 保罗认为,行割礼对犹太人来说仍然是重要的妥拉吩咐,但与“遵守上帝的诫命”相比,种族身份(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算不得什么”。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21年4月22日

翻译:张亮|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Is Circumcision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