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

(启2:1a)

以弗所城是古代世界中最夺目的珍宝之一,位于今天的土耳其。事实上它的人口可能列于小亚细亚诸城第三(约合150,000人)。当奥古斯都皇帝在公元前27年把亚细亚的总督府从別迦摩迁到以弗所后,其政治和金融繁荣的伟大时期才正式开始。

几年后,斯特拉波(Strabo)这位重要的罗马地理历史学家在他的著述中说道:以弗所是一个在伟大程度上仅次于罗马本身的城市。(斯特拉波, 《地理学》, 卷1-7, 14.1.24.)

正像其他所有古代世界中的城市,该城的本身就是一个宗教机构。以弗所是神祗大亚底米(Artemis the Great)的保护者(徒19:35),这是希腊的财富母亲女神,在整个地中海地区都很出名且被人喜爱。相应的,她也被认为与以弗所城的富有密切相关。在一定程度上,与任何其他的希腊罗马世界地方向她敬拜的人的富有也相关。大亚底米神庙据说是非常的壮观,算在“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列。

在《使徒行传》19:8,我们能读到:“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上帝国的事,劝化众人。”在雄伟的塞尔瑟斯图书馆(Library of Celsus)的台阶上,我们至今可以看到一幅刻在石头上的耶路撒冷圣殿里的金灯台的图画。这显示了《使徒行传》中关于以弗所城里出现犹太人的见证是准确的,尽管时至今日尚未在这些考古遗迹中发现犹太会堂。

以弗所城与基督跟随者也有着一段非常有趣和丰富的历史。使徒扫罗(保罗)在那里多年生活事工,并不受阻碍地宣讲福音(徒19:10)。在第一世纪60年代的某个时候,他在那里写了第一封书信给哥林多人,以及之后的其他书信。在那里,扫罗(保罗)曾说:“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林前16:8-9)路加在《使徒行传》19:17说道:“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 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 这描述是为回应邪灵对一些住在以弗所的犹太人奉耶稣和保罗的名来医病和赶鬼时的非难。(徒19:15-17)

在我们英语的翻译中,这封信是写给在以弗所的教会的“使者”的(希腊文作:ἄγγελος, angelos)。这里有两个术语问题需要提及。用“church”(英文的“教会”)翻译原文 ἐκκλησία(ekklesia)其实是有些问题的。在此我们正在处理第一世纪的语境。在第一世纪并没有“教会”,甚至连“犹太教会”都没有(有时它们被人这样来称呼)。作为一种机构的“教会”在本质上是从以色列人的会堂分离出来的。假设约翰在信中的立场是反罗马的犹太人的立场,我们可能面对的是在小亚细亚的跟随耶稣的、结合以色列人和非以色列人的会众群体。

若是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合理地认为:这些会众群体会分享(或至少是相近于)犹太会堂的实践做法。时至今日,会堂里仍旧设有一个人,通常被称为 שליח ציבור(shaliach tzibur),字面的意思就是“一个公众的信使”。其工作就是在祷告中带领百姓,向会众报告,介绍任何会众所收到的的信件或其他东西。很可能这就是这里 ἄγγελος(angelos/malach/shaliach-tzibur/使者)这个词语的意思。当然,已经在其他部分提到过了,这并不是唯一的解经选择,也许属天的使者也是这里想要提及的对象。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7月15日

翻译:Μάξιμος |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Who Is “the Angel Of The Church” In Revelation?

题图版权归于Aysun Şahi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