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启1:16)

许多的艺术家企图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再现以上这幅情景,但几乎都失败了,我们也必须开始尴尬地处理约翰对人子的进一步描述 — “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剑在古代世界是武力和胜利的绝对象征。

有各种各样的剑。这种两刃的剑是特别致命的,因为它能从剑的两边切割。我们理解《启示录》的体裁,便能知道“两刃的利剑”是一个隐喻。这个意象是为了传递出这样的意思:人子的口具有极大的能力,正像两刃的剑一样。它能伤害并杀戮众敌。

“诸灵之主坐在祂的荣耀宝座上,公义的灵浇灌祂,祂口中的话杀戮所有的罪人,一切的不义从祂面前被毁灭。”

(《以诺一书》62:2)

第二圣殿的文学和《圣经》有大量的段落显示出“口”可以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武器,在一些地方仅仅是话语就能杀戮,在其他的段落里则是火,有时是气。

“我注目看,风使得从海心出来一个好像人的形象。我注目看,这人驾着天上的云飞来,他转脸所看到的各处,一切被他看到的都在颤抖;从他口中发出的声音,让一切听到这声音的尽都熔化,就像蜡感到火熔化一般。”

(《以斯拉四书》13:3)

在这样的描述中,人子显出极大的能力。正像但以理所说“他驾着天云而来”。仅是他的目光就能让一切颤抖,他的声音就能让一切熔化,好像他呼出了火焰。尽管这不是一把利剑,但其意义是一样的。这位像天上使者的形象有着足够的权能,单用声音就把一切摧毁。先知以赛亚也说过类似的话:

“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却要以公义审判贫穷人;以正直判断世上的谦卑人;以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

(赛11:3-4)

不论是否真的在人子口中有一把两刃剑,还是他的声音熔化一切,还是他用口中的杖击打全地,这种描述的效果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这里的整体思路是:约翰在16节里描述的这位天上活物的形象满有能力,正有如下的证明:由他手拿七星,在他面前又有一把有能力的剑或许来保证七个教会的安全。

一个非常重要但额外的细节是,这剑是从他的口中出来的。如果我们思考一下这个小问题,我们就会被这个虽然微小但却非常重要的细节所触动。剑常常是被持于勇士的手中的;准确来说,剑往往被持于最强健的手中(通常是右手),以示对武器的完全控制。

这篇文字的重点不是在于人子的手已经满了物件,而是此处所考虑的、有能的剑是上帝的话。希伯来人书(所谓的“书信”)的作者,很可能在《启示录》之前写出如下文字: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来4:12)

无疑的是,《启示录》写作的时候正值早期基督追随者被罗马政府逼迫的时代。《启示录》的书信是在恰好的时候写下的合宜的信息。这篇末世预言的信息所预示的是:在那些艰难的时代过后将有一个光明而富有盼望的未来。当敬拜主耶稣的会众(包括新根植于非犹太人中间的,以及那些已经在犹太人中存在的)的命运一点都不明朗的时候,约翰被启示了将来很快必会发生的事。在他能够看到所有的这些属天的一幕幕场景被预言性地宣布出来之前,他自己已经被这位他所见到的天上活物的形象所征服。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9月9日

翻译:Μάξιμος |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The Two-edged Sword Of The Son Of Man (rev. 1:16)

题图版权归于Albrecht Dür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