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

(启 1:4)

虽然就其体裁而言,《启示录》是关于末日的启示,但它并不是纯粹的末日启示1,因为这本书是在书信的背景下展开的。透过以下经文,我们可清楚地看到这点。

其实《启示录》不是一本书,它实际上是写给亚细亚教会的一封信。就其自身的见证而言,这封书信也包含了关于末日的预言(启1:3; 22:7)

人们常常认为预言是来预测事情,但是对于以色列人来说,预言主要是指对于先前已知真相的一种宣告,或者是劝勉人要回转并且不要忘记某些重要的事情。所以,《启示录》可被称为包含预言的末日启示书信,至少它融合了三种写作风格(即末日启示、书信和预言)。

虽然我们不可能确定地说写《启示录》的约翰究竟是谁,但是很明显作者的身份是被信上所提到七个教会所熟悉的。由于约翰的《启示录》并不是当时唯一的启示作品,所以作者一定要有足够的权威才能让人信服。然而,使徒约翰是《启示录》的作者在早期就得到过强有力的证实。一些第二世纪的教会领袖 (如撒狄教会的主教梅利托(公元165年)2,士每拿教会的爱任纽(公元180年)3,他们的教会曾是这封《启示录》的书信的收信人4)明确地指出,这封信是出自于使徒约翰。

有些讽刺意味的是,要证明使徒约翰是《启示录》的作者,这件事甚至比证明他是《约翰福音》的作者还要确凿些。最值得注意的关于《约翰福音》和《启示录》并不是同一作者的主张是:在写作质量上,《启示录》的希腊文要远逊于《约翰福音》里的希腊文。不过,这种说法很容易得到解释,比如,使徒约翰在写《约翰福音》时用了代笔者(就如使徒保罗5以及同在古罗马时代许多人一样),但在他写《启示录》时,当时他被囚禁在拔摩海岛上,没有代笔者来帮助他。换句话说,他只能借助于自己有限的希腊文水平来写这封信了。

此信所提到的所有七个教会都位于古罗马交通道路系统之中。因此,很可能这封信在被某一个聚会点收到并宣读过后,又被传递给其他的聚会地点,这样一次循环之后,所有在此路上的每个聚会会众就都能阅读此信了。

此外,并不是在亚细亚的所有教会都在信中被提到 (比如在歌罗西的教会就没有出现)。此信与数字七相关,作为一种众教会的象征,这七所教会很可能代表了约翰那个时代或甚至超越那个时代的所有众教会。

但愿有恩惠、平安归于你们,这恩惠和平安来自于那位“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上帝……”。

上面的句子影射《出埃及记》3:14,在旧约圣经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中,上帝称自己为“今在的” 那位(希腊文:ὁὤν)。希腊文的这句话是从希伯来文(אֶֽהְיֶ֖ה אֲשֶׁ֣ר אֶֽהְיֶ֑ה)(自有永有)翻译而来。 约翰只有在此处使用了希腊文的这个称呼 – 上帝的不可以被读出来的名字YHWH被相信与希伯来文“是”这个动词有关。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是一个组合词,即在一个词中包括了过去时、现在时以及将来时,即“今在,昔在,以后永在”。这种暗示是刻意的。

这句话可说是此信中许多地方里的一个例子,可看出约翰所操的希腊文比较差。(记得上面的关于谁是启示录作者的解释,可能是当时没有一位希腊文的代笔者。)然而在《启示录》里并不是所有地方的希腊文表达得都不好,同时也不可能武断地认为:《启示录》中所出现希腊文的语法问题是因为约翰的母语是以希伯来语为背景的。然而,不管语法问题背后的解释是什么,在其本质上这很可能是故意造成的。对于熟悉希伯文和希腊文细微差别的读者来说,它们可以视其为一种线索,来探究作者写作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他宝座前的七灵,

(启1:4)

在犹太经文的众多传统中,数字七的意思是 :完整、完全、完成。 正如我们早先提到的,《启示录》充满了数字七,但就教会而言,实际上这不仅是要我们注意到这个数字本身,而更是要我们看到所谈及事物的全体性。就这里的“他宝座前的七灵”而言,至少有两种解释:一个是指圣灵,另外一个解释与天使长们有关。

首先,传统上对于《启示录》中七灵的解释将其与以赛亚书中灵的“七个方面”(赛11:2)建立联系。“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 实际上,这里只有六个方面,而不是七个方面,因为耶和华的灵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更好的译本来自于网络圣经(The Net Bible),它正确地说明每一对组合实质是同一个概念,这样将六个方面减少到三个方面,其翻译如下: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这是赋予他超凡智慧的灵、赋予他能力来执行计划的灵,并产生绝对忠诚于耶和华的灵。”6 无论我们采用什么样的赛11:2的译文,对我们而言都似乎没有办法与《启示录》中的七灵联系起来。

其次,在非正典的犹太书籍中,比如《以诺一书》中,有很多地方都指向了犹太传统中的“人子”,并且我们也不断地看到一个不太熟悉的名词:“万灵之主”

比如,在《以诺一书》第46章1-2节:

“我注视亘古常在者,他的头像雪白的羊毛,他的身旁还有另一位,他的面貌像人……。接下来我询问与我同来的一位天使,他向我显示每一件隐秘之事,关于那个人子,他是谁?他的根源何在?他为什么陪伴着亘古常在者?他回答我说:这位是人子,公义归于他,他与公义同居,他将显示所有隐藏的珍宝,因为万灵之主已经拣选了他;他产业的份在永远的正直中超过所有在万灵之主面前的。”

这里,我们有一个奇妙的确立了犹太文化中关于《但以理书》第七章的“人子”传统的描述 (这与《启示录》是同时代的)。此外,我们还注意到在以诺书中普遍使用的“万灵之主”的概念可能与 “在宝座前的七灵”(启1:4)有关联。

“万灵之主”以及“宝座前的七灵”的平行关联虽然是个有趣的事情,我们在这里也可能面对的是犹太文化早期的与系统化之前、后来演变为基督信仰的“三位一体”(尽管顺序也许不同) — 父、圣灵、子的教义相对应。

当我们比较启示录和以诺一书时,我们可以看到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在上帝宝座前的七灵可以被看成为七个侍奉在上帝宝座前的天使长 (这些天使长在犹太的末日启示传统中是想象出来的)。

天使是侍奉上帝的灵,根据犹太末日启示文学的传统,这七个像天使的灵体侍奉在上帝的面前。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七这个数字不单单出现在以诺书中,而且也出现在其他犹太正典以及次经的书籍中。

为了避免陷入过多的对这个关联的臆断当中,我们必须要保持一个正确的角度来看待这些事情。无论这七个天使的名字是不是像以诺书所记载的,如加百列、米迦勒、拉斐尔、乌利尔、拉克尔、罗米尔和拉结尔,我们可能根本没有办法知道,但是我们至少可想象到在同时代的其他犹太人(包括《启示录》的犹太作者)的头脑中有与以诺书(《以诺一书》第20章1到8节)的作者类似的概念。

因此,除了圣灵,这七个灵的潜在解释也可能是七个天使长。7

在这种情况下,上帝 、七个天使长,以及我们很快要看到的,耶稣基督,是约翰写给小亚细亚基督教会的这封信中的终极作者。

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全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启1:5-6)

耶稣基督的五个头衔清晰可见:1)诚实的见证人,2)从死里首先复活的8,3)为世上君王元首的(1:5),4)爱我们的,5)使我们脱离罪恶的(启1:5)9。这是个较完全的(特别是与其他作者或委托写此信的作者们相比)头衔,配得称颂和赞美,“但愿荣耀全能归给他”(1:6)。特别是因为耶稣基督拣选了“我们”(可以想象的是,这指约翰、他所在的团体和在信中他提及的应读到此信的信徒们)成为侍奉耶稣的上帝(“他的上帝”)即父神(1:6)的祭司。

在《启示录》1章6-7节中所展现的耶稣基督多层面的伟大性最终会成就他的上帝父神的荣耀和权柄。很有趣的是,这种內容上的平行性也出现在《以诺一书》1第48章中,下面是《以诺一书》第48章2-6节:

“那时,那位人子在万灵之主面前得名,他的名在岁月之首以先……。他是公义之人所倚靠的杖,倚靠他的永远不跌倒,他是外邦人的光。他是内心患难之人的希望。所有居住在地上的人,都将要在他面前跪下和敬拜;将用诗歌来赞美、祝福和庆贺万灵之主。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创世以先直到永远,他就已经被拣选,并在他面前被隐藏。”

我们在《以诺一书》中看到人子从世上所居住的人们那里所受的敬拜和赞美,都最终归给“万灵之主” (上帝自己)。

这的确是与《启示录》1章5-6节所描写的非常相似的概念, “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全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这话是真实的。阿们!

(启1:7)

当我们慢慢地阅读这本《启示录》/书信的时候,一个我们需要留意的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在这封信中我们可以听到有各式各样的声音( 上帝 、约翰、 灵、 耶稣基督、 新郎等等)。如同在任何一个复杂的音乐作品中一样,这种天上的声音富含各样的复调,这需要我们仔细地去聆听,来辨别着这些声音之间的差异,以分辨是来自如唱诗班的信息还是单独演奏者的音律。

在《启示录》1章7节中我们还不清楚究竟听到了谁的声音,但是无论这个声音属于谁,是要让我们知道那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将带着权柄回来,到那时没有人(包括杀他的人)可以否认他的复活(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

这句话应验了在《但以理书》7章14节中的异象:“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又如《撒迦利亚书》12章10节记载的:“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

注:
1 末世启示常常是揭示性的,所预告的是揭示超自然的体验并让人看见宇宙的现实。 它向人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叙述性的记载。这些对发生在天界中诸事件的蓝图般的描述,成为启示作品的作者所经历的事件的背景。这是中东地区人们头脑中典型的平行性和类比性思维方式。地上的事件是根据天上的事件记叙的,揭示更大的现实。

2 公元165年, 优西比乌,《教会历史》4.26.2

3 公元180年,爱任纽,《反对异端》3.11.1,4.20.11,4.35.2

4 启示录 1:11;3:1-6;2:8-11

5 罗马书16:22:“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

6 在网络圣经(NetBible.org)启示录1:4的注释,网址为www.NetBible.org。(最近一次访问在2014年6月13日)

7 “约翰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上帝和他宝座前的七灵……。”(启1:4)
“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上帝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3:1)
“有闪电、声音、雷轰从宝座中发出。又有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这七灯就是上帝的七灵。”(启4:5)
“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星七眼,就是上帝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启5:6)
“我看见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号赐给他们。”(启8:2)

8 死里“首先复活”(bikkurim)是犹太文化独有的头衔,是与在逾越节第三天所献的初熟的大麦的概念相连的。这个复活的动机是这个节期所隐含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20和歌罗西书1:18中也使用过这个头衔。

9 大多数圣经用“洗净”(希腊文λούσαντι, 读lousanti)一词,而不是“使……脱离”(希腊文:λύσαντι, 读lusanti),但多数可靠的手稿是“使……脱离”。二者的差别在于一个字母,但“使……脱离”很可能是原文的记载。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和平卡斯·希尔博士写于2015年5月18日

翻译:Ἰάσων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Book Of Revelation In Jewish Context (rev 1:4-7)

题图版权归于Halley’s Bible Handbook 25th edition, via Restless Pilgr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