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于以弗所教会的严厉警告后,紧接着的是众所周知的很难理解的一个鼓励,而正是这个鼓励提供给我们比较多的清晰度,以理解那批评本身。

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

(启2:6)

这个鼓励与基督对以弗所信徒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的认可相关。为了理解这些行为可能是什么,我们必须参看约翰写给小亚细亚另一个大型罗马城市—別迦摩的会众的信。请我们念《启示录》2:13-15:

“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这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你那里也有人照样服从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

(启2:13-15)

在这些经节里,我们看到在巴兰的恶行就是教导巴勒去引诱以色列人去犯罪。这样的教导关于两件事:1)吃祭拜过偶像的食物;2)参与了行奸淫的事(民22-24)。这些事多少与尼哥拉一党人的教导有关。顺便说一句,耶路撒冷会议的决定以书信的方式写给外邦人中的主耶稣的跟随者们,虽然免除了非犹太人各样犹太人遵守律法的义务重担,但还是在祭过偶像的食物方面对外邦人设置了一套警戒。

“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们平安!”

(徒15:28-29)

不难注意到,这四件对外邦人禁止的行为中有两件与“尼哥拉党”和巴勒/巴兰事件有关(吃祭偶像的食物和性犯罪)。我们需要看见的是,食物与性犯罪的联系为什么在犹太使徒和长老们写给归向犹太人基督的外邦的信徒中这么重要。换言之,难道可以想象使徒们甚至可以允许跟随基督的外邦人去杀人、偷盗或贪恋邻居的财物吗?!当然不是的!这书信不是一个完整的清单。但被带到耶路撒冷会议上来的这些事项(吃祭偶像的食物、血和奸淫)实在是在罗马帝国下跟随犹太人基督的外邦人在他们日常生活所面临的中心性挑战的事情。

在罗马帝国的世界里,在市场上出售的绝大多数肉类是先祭过或献给过某一神祗的。唯一的例外是与罗马人口隔开的犹大/犹太人,他们有自己的屠宰规矩和特权。多数生活在罗马帝国的犹太人是生活在一个社会网络中,在那里食物的处理方式与众不同。使徒保罗写给外邦人的信(所有纳入新约的保罗/扫罗所写的信)清楚地显示出这个问题持续困扰着信徒们,以致他相当详细地就此问题发表看法。(林前8-10章)

从保罗写给哥林多人的第二封信(我们错误地把它称为“哥林多前书”,参林前5:9)中,我们知道一些外邦的基督追随者感觉他们仍可以去购买并吃祭过异教神祗的肉。使徒保罗虽然同意他们说这些神祗(偶像)算不得什么,但他完全站在耶路撒冷会议的立场上,禁止所有的外邦基督追随者吃任何与希腊罗马崇拜规则有某种关系的食物(林前8:1-13)。思考了这一重要的事情后,让我们回到对“尼哥拉党人”的讨论中。

谁是“尼哥拉党”?首次出现在《启示录》2:6且重复于2:15的这个词来源何处呢?主流传统上对这个词源的理解的尝试与《使徒行传》6:5任命尼哥拉为执事之事结合在一起。“大众都喜悦这话,就拣选了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圣灵充满的人,又拣选腓利、伯罗哥罗、尼迦挪、提门、巴米拿,并进犹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 假设在后来的某个时候,尼哥拉开始教导最终被定义为“尼哥拉党”行为的东西,但这事实是很含糊的。另外,还有一种常常被忽略的选择,由多年前伟大的研究犹太基督信仰的希伯来文学者约翰·莱特福特(John Lightfoot)提出的。这种看法会把《启示录》看成一份彻底的犹太的、反罗马的文件。他提议也许从执事尼哥拉去追踪是一条错误的线索。其实,“尼哥拉党”是一种犹太文的表达法(在这个例子中,是用希腊字母的拼法来说一个源于希伯来文的字)。这是什么意思呢?

在希伯来文中,要说“我们要吃”,往往用到的是动词נאכל(nokhal)。我们读《以赛亚书》4:1:“在那日,七个女人必拉住一个男人,说:‘我们吃(נֹאכֵ֔ל)自己的食物,穿自己的衣服。但求你许我们归你名下。求你除掉我们的羞耻。’” 如果这个希伯来字נאכל (nokhal)被翻译成希腊文,就是一个用来描述“我们要吃”之人的词语。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他们的座右铭,就是他们的情绪—“我们要吃”那些别人以为是被禁止的食物(即献给异教神祗的食物)。但τῶν Νικολαϊτῶν(ton nikolaton)即“尼哥拉党”是指源于希伯来文נאכל(nokhal,即“我们要吃”)的一个群体或一种教导。且这符合于上下文关于巴勒/巴兰的叙述,也就是引用《民数记》发生的事件来说明启2:13-15。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上帝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

(启2:7)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是一句希伯来文的表达法,常在福音书里被主耶稣自己使用。举个例子,曾出现在撒种落在好土里以不同程度结果的比喻里(可4:1-20)。这句希伯来话的最基本的含义是:“如果人能听见,那么他就该顺从。” 在这里(启2:7)圣灵向在小亚细亚的基督跟随者的会众所说的话也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人一旦听见,就该顺从。

除了希伯来式的意义外,这节经文还有一个希腊文的文字修辞。那些“得胜者”(τῷ νικῶντι,to nikoti)是νικάω(nikao)的一种动词形式,意为:“赢、征服、坚忍并得胜”。有意思的是这个词的读音非常接近于我们才遇到的Νικολαί̈της(nikolates),意为“尼哥拉党”。如果尼哥拉党人的座右铭是“我们要吃”,那么这里上帝对那些得胜者的应许一定是一句双关语。如果他们放弃吃祭偶像的肉,那么他们必吃生命树上的果子而活。《所罗门智慧书》的作者将义人比喻成生命树,他们每个人都好像一棵树。

“主向这样的人是信实的,就是在真理里爱主的人,忍受祂管教的人,行在祂命令的义中的人。在祂命令我们必须遵守的律法中,我们当永远活在对主的虔诚中,主乐园的生命树赐给那些虔诚的人。他们的树永远扎根。在天上的日子,他们永远不会被拔出,因为神的份和产业是以色列。”

(《智慧篇》14:1-5)

全能者总是保守祂所呼召并拣选的人。祂管教他们,但总是希望他们忠信以至于可以与祂永远在一起,像一棵树栽在主的殿中。这是一个严肃的警告。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6月23日

翻译:Μάξιμος |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Who Were the Nicolaitans?

题图版权归于Jacopo da Empol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