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15脚好象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16他右手拿着七星……

(启1:14-16)

当约翰继续描述他所见的异象时,这提醒我们联想起另一段遇见天使般的存在的类似描述,这段描述被(部分)记载在另一本天启性的犹太作品中 — 《但以理书》。

“正月二十四日,我在底格里斯大河边。举目观看,见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束乌法精金带。他身体如水苍玉,面貌如闪电,眼目如火把,手和脚如光明的铜,说话的声音如大众的声音。”

(但10:4-6)

虽然这两次的相遇有一些不同,但却都证明了在《但以理书》和在《启示录》里的两人都身穿白色的细麻衣、束了金带、眼目如同火把、脚如光明锻炼的铜、脸像日头放光、声音则如奔腾的众水一般。这实在是有显著的相似之处的。

然而,除了显著的相似之外,也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不同。《启示录》中的人子的头发是像羊毛和雪那样白的(14节),且在这些描述中间有两样更重要的视觉上的描述是加上去的—他手中拿着七星,从他的口中伸出两刃的利剑。

对他头发的见证让人好奇地想起了在《但以理书》中的另一处文本。以色列的全能的上帝被描述为“亘古常在者”,他不仅身穿白袍,而且头上的头发也是白色的。

“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从他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侍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

(但7:9-10)

于是,一个出现在《启示录》里的有意思的特征当被注意,即对天使般的天上的存在(人子)的描述在细节上(白袍和头发)是混入了对亘古常在者的描述。我们不能说二者的形象完全合并,但在某些表达出的相似性上已经变得明显了。

《以诺书》包含了许多与《启示录》相似的语言。在《以诺书》里,上帝被称为“众天之首”(Head of Days,而不是《但以理书》中的“亘古常在者”),也被称为“万灵之主”(the Lord of the Spirits)。在以下这段文字中,上帝被描述为有着像羊毛般的白发:

“在那里,我看到那位众天之首,他的头像羊毛那样洁白,同他一起的是另一位,他的面容好像人,脸面充满了仁慈,好像圣洁天使中的一位。我问这位与我同去并指示我关于人子这隐藏之事的天使,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以及)为何他会与众天之首同去。他回答并对我说:人子就是那位有公义的,公义也与他同在,他启示了那隐藏的财富,因为万灵之主拣选他,他将永远在正直里,在万灵之主面前拥有无比卓越的产业。”

(《以诺一书》46:1-3)

正像在许多天启文学的段落中一样,人子的形象出现在万灵之主面前。在这个段落中(约翰很可能知道),他并不是那有白发的一位。也许在这里,约翰有意地把父与子的形象结合在了一起。

这位《启示录》中被约翰看见的、像天使的天上的存在在右手中拿着七星。尽管我们要尽可能地尝试并确认“七星”背后的象征含义,但更重要的是要看:他右手拿着这些,这道出了他拥有极大的权柄和能力。当我们进行到第20节时,我们会更为详细地讨论“星就是这七个教会的使者”这句话的解经的选择,但读到此处,重点在于不管这些星究竟代表什么,他们都是在这位对约翰说话的天上的存在的绝对、充分和不容置疑的控制之下的。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9月2日

翻译:Ἰάσων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The Authority Of The Son Of Man (rev. 1:14-16)

题图版权归于Albrecht Dür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