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 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启1:13)

人子衣服的描述与他大祭司的职分是相一致的(尽管与亚伦的祭司职分不同)。

在摩西律法中,及脚的长衣与腰带对于祭司的侍奉是有规定的(出28章)。另外,我们还可读《利未记》16:3-4:

“亚伦进圣所,要带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一只公绵羊为燔祭。要穿上细麻布圣内袍,把细麻布裤子穿在身上,腰束细麻布带子,头戴细麻布冠冕,这都是圣服。”

在《启示录》1:13中,我们读到一件及脚的长衣和一条腰带,但我们没有读到一顶白色冠冕。我们却在第14节中读到他的头(之后分开说他的头发)被描写为“白羊毛”。这有点像在赎罪日那天大祭司的衣服,那天大祭司一袭白色,这不像他平日的衣着。很久之后,拉比在巴比伦《塔木德》祭品书88b中讨论了祭司衣服的功用:

“因雅尼拉比,沙逊的儿子(R. ‘Inyani b. Sason)又说:为什么关于祭物和祭司的衣服的部分是紧密连接在一起的呢?这是为了教导你:正像祭物能赎罪,祭司的服饰亦能赎罪。外袍赎杀人罪…裤子赎邪荡罪…冠冕赎自负罪,腰带赎[不洁净的]心中的思想…胸牌赎[忽略]民法的罪…以弗得赎拜偶像的罪…长衣赎诽谤罪…额上的牌赎羞耻的罪。”

既然这段参考文献是很后面才写成的,所以就不可能作为一个背景信息了,但它显示出一般的解释上的轨迹(就像在塔木德中其他的一切一样),常可能被追溯至主耶稣的时代甚至更早。所以至少有一件事是显然的,主耶稣天上的袍子是有用意的,它实际上是高度象征化的:它显示出主耶稣是天上的祭司,充分地准备好了并完全有资格履行他的职分。

没有理由在摩西律法的会幕祭司的衣服与主耶稣的衣服之间期待一种精确的联系。主耶稣成为祭司必然是一种不同的等次(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而不是亚伦的等次)。然而,二者的关联也可能被建立起来,显示了主耶稣作为天上祭司的大致意思。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9月1日

翻译:Μάξιμος |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Jesus As The High Priest In Heavenly Temple (rev. 1:10-13)

题图版权归于Podvinskij,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