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他…面貌如同烈日放光。17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18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1:16-18)

从人子发出的那如同烈日的光芒更进一步地放大了其皇家权柄和华美的形象。在《马太福音》17:1-2那次基督显荣事件中使用了类似的描述。让我们读一下:

“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

《启示录》与《马太福音》所描述的差别也是明显的 — 在福音书中主耶稣的显荣是暂时一现的,但在《启示录》的书信中是永恒的。约翰所见的异象实在太强烈了,他发现自己受了打击并在恐惧中瘫倒在地上。这正是在耶稣变了形象的那座山上光明的云彩出现时发生在门徒身上的情形。很快的,人子的手碰触了约翰,给了他安慰的话。人子告诉他不要害怕,祂自己是曾经死过,但永活的那位。不仅如此,且有胜过死亡本身和整个黑暗国度的终极权柄,现在属于这位复活了的人子(即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现已拿在人子的手中)。

手拿开启某一特定领域的钥匙,是一种拥有执行相关于该领域权柄之能力的明示象征。使门关闭或开启常常有限制或允许进入其内的意思。即使在那个时代的犹太宗教思想里,我们也能看见许多关于此看法的参考。在《马太福音》16:19中,彼得被允诺得到开启天国的诸钥匙。在《马太福音》23:13,主耶稣论及了法利赛人和文士自己不进国度,且也似有权柄和能力不容那正要进去的人进去。在《路加福音》11:52,平行地说道法利赛人夺去了“知识的钥匙”,以阻挡人们进去。在《巴鲁三书》11:1-3,天使长米迦勒被形容成手持通往天国的诸钥匙的那位:

“那天使带着我,并领我进入第五层天。那门是关着的。我说:主啊,这道门要被打开,我们可以进去吗?那天使对我说:直到米迦勒来时,我们才可以进去,他是手拿天国诸钥匙的;我们只要等着,你就会看见上帝的荣耀。那时有一如雷动之大响声。”

不但是天国是有诸门的,并可以被关闭或开启,而且地狱之国(阴间),这个冥府也是有诸门的(太16:18)。一位古代释经博士拉比阿基瓦(Rabbi Akiva)这样引用传统:

“在那时,那位圣的,就是被颂赞的那位,拿着地狱(gēhinnōm)之诸钥匙,并在众人的眼前将其付之米迦勒和加百利,且对他们说:去,开启地狱诸门…于是米迦勒和加百利去打开了四万道地狱之门。”

主耶稣,作为复活了的人子,祂的面貌放射出上帝之荣耀,祂有权柄并不仅掌管天堂,也掌管地狱(阴间)。一段常被错误出版的约瑟夫斯著作的附录,是由罗马的希坡里特斯(Hyppolitus of Rome,始于第三世纪)写的,其中解释了他所理解的阴间:

“阴间是这个还未终结之世界的某个地方。那是一个地下的区域,在那里这世界的光不能照耀;在那个环境下,光在这个区域里不能照耀,虽不可能但其内却必是永远的黑暗。”

(《论希腊人的阴间观》,论文集五,1)

鉴于流行的观点认为阴间与深深的黑暗相联系,主耶稣的面貌如同炽热光明的烈日(16节)真是再贴切不过了。而且,这也可以来理解为什么主告诉约翰不要惧怕。

最后,主耶稣称祂自己是“首先的,末后的”,这可能是指着“阿拉法,俄梅戛”说的。然而,他还是那复活的,也就是现在活着的那位。我们能从这象征性的陈述中看到三个方面(过去、将来和现在)。这个短语类似于巧妙地引用了יהוה(耶和华)这个字,即《启示录》1:8中“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那位。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5年7月25日

翻译:Μάξιμος | 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One With The Keys To Hades (rev. 1:16-18)

题图版权归于Alexander Andreyevich Ivanov,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