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犹太人(包括很多相信弥赛亚的犹太人)而言,上帝的属性在“施玛篇”(שְׁמַע)中被界定:

“以色列啊,你要shema’]!耶和华我们上帝是独一echad]的主。”(申6:4)

弥赛亚犹太信徒将对上帝的独一性的理解应用到耶稣的一句陈述上,这句令人混淆的陈述被记载于《约翰福音》的第十章。为了回应“犹太人”(译者注:这里特指耶路撒冷的宗教领袖们)叫耶稣确认他就是所预言的弥赛亚(基督)的要求(约10:24),耶稣的陈述是:

“我与父原为hen]。”(约10:30)(译者注:希腊原文为 ἐγὼ καὶ ὁ Πατὴρ ἕν ἐσμεν.)

耶稣的这个宣告是什么意思呢?耶稣是否将“施玛篇”用来指他自己,并说他和上帝天父是同一位存在呢?他是否在宣告(如同“三位一体”的教义所讲的):他与天父是同等的、同永恒的呢?耶稣是否在说他和天父具有同样的本质或实质呢?他究竟在试图传递什么信息呢?

稍后,我们将仔细查考希伯来文对“独一”(אֶחָד,echad)的意思。首先,让我们先看看希腊文 ἕν(hen)的用法。

在《文森特新约词汇研究》中,已故的文森特教授(译者注:Marvin Richardson Vincent,1834-1922,美国的一位著名的新约解经家,长老会的牧师)指出,ἕν(hen),在《约翰福音》10:30被翻译为“一”的希腊词,是中性,而不是阳性 είς, 即一人。”(第二卷,第197页)。

关于耶稣的这句话,《阿柄顿圣经评述》指出:“第30节并不是证实一种形而上的同一体,而是一种道德上的合一体,我们绝不应将较后出现的教义读到这文字里去。”(第1079页)

在《一个尖锐的、实验性的和实用性的评述》中,贾米森、福塞特和布朗这样写道:

我们的语言未能传递原文在这一伟大的宣告‘我与父(两位)原为一(一件事)’中的精确性。也许,‘同一个利益’,虽还不是太好,却几乎表达了该话语的本意。(第二部分,第三卷,第414页)

在《约翰福音》10:30中所用的 ἕν(hen)清楚地说明耶稣并没有自称他与天父原是同一位(译者注:即同一位存在)。对《圣经》中使用 ἕν(“一”)的其它经文的考查将帮助我们理解基督在这句陈述中的本意。

让我们看看耶稣在上十字架之前的那个夜晚对天父的祷告。在这个祈求中,他多次提及“合一”的状态:

“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圣父啊,求你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hen],像我们一样。”(约17:11)

这里,耶稣向天父上帝祷告,求上帝因祂的名(就是希伯来文:יהוה,英文中通常写作 YHWH,是天父赐给耶稣的同一个名字)而保守耶稣的门徒们,叫他们合而为,就像耶稣与天父合而为一一样。关于这个陈述中我们要回答的关键问题是:

耶稣的门徒们如何能够合而为,像耶稣与天父一样呢?

在此后不久,关于信徒的“合而为一”,耶稣又重申了他对上帝的祈求:

“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使他们都合而为一hen。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hen,像我们合而为一hen]。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eis hen],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17:20-23)

这里,耶稣进一步界定他和他父所共享的“合一”。他说父在他里面,他在父里面。在我们继续讨论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明白上帝天父如何在基督里,基督如何在父里。

要看父如何在耶稣里,我们必须回到耶稣受洗的时间:

众百姓都受了洗,耶稣也受了洗。正祷告的时候,天就开了,圣灵降临在他身上,形状彷彿鸽子,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 …… 耶稣被圣灵充满,从约但河回来,圣灵将他引到旷野。(路3:21-22, 4:1)

正如鸽子的象征形式所表明的,在耶稣服侍开始时,父透过圣灵降临并内住在祂儿子里面。当然,这意味者基督在此之前是没有圣灵的。然而,在耶稣受洗的时候,耶稣被赐予了无限量的圣灵(约3:34)来完成他在地上的使命。

为了完全理解上帝天父如何通过祂的灵内住在耶稣里面,我们必须掌握圣灵的真正性质。许多基督徒相信圣灵是三位一体上帝的第三位格。然而,这个教导是不符合《圣经》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为我们定义了“上帝的灵”:

如经上所记『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在《圣经》中,“心”对应“意念”,是思想和悟性发生的所在。正如许多经文所显示的(参见 创6:5;赛65:17;耶3:16;23:20;可7:21),“心”与“意念”是同义语。事实上,钦定的英文版本甚至将希伯来词 רוּחַ(ruach,“灵”,英文是“spirit”)在许多处均译为“心意”(英文是“mind”)(创26:35;箴29:11;结11:5;20:32;哈1:11)。所以,在林前2:9,保罗在说上帝为人所预备的还未进入人(希腊文anthropou字面意义是“人类”)的心意之中。

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上帝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2:10)

这里,保罗限定了他之前的陈述。还是有些人的确知道上帝为人类所预备的,因为上帝向那些有祂的圣灵的人的心显明了。

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huotos kai],除了上帝的灵,也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林前2:11)

在第11节,保罗在人的“灵”(即“心”、“心意”或“意念”)与上帝的“灵”之间做了一个类比。保罗以其自己特有的风格,告诉我们:上帝的圣灵其实就是祂的心意。为了说明这个,他比较了人的灵和上帝的灵。他告诉我们只有人里面的“灵”(“心意”)才知道人的思想。保罗继而说只有上帝的“灵”(“心意”)才知道上帝的思想。其中的连词“像这样”,是希腊文 houtos kai 的翻译,表明保罗在比较这节经文的前半部分中所说的人的灵或心意与这节经文后半部分的上帝的灵或心意。他在紧接下来的经文中更完全地解释了这个概念。

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上帝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上帝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或作“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2:12-16)

我们怎么会在我们里面有上帝的心意,而这心意也在弥赛亚里面呢?透过上帝的圣灵。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

当上帝的灵与人的灵相结合时,这便使我们明白了从上帝的眼光所知道的事。当上帝赐给我们祂的圣灵时,我们开始理解祂在做什么以及祂为什么这样做。

耶稣,透过上帝的圣灵赐予的能力和悟性,能克服在地上时的试探。虽然他和我们一样受过试探(来2:18;4:15),他能藉着上帝的更大的心意战胜他的人性和意念。

因此,我们已经回答了之前提的一个问题:父如何会在基督里面呢?上帝通过圣灵住在耶稣里面,以同样方式,透过祂的圣灵,祂也住在我们里面。

因上帝赐给耶稣的圣灵,上帝住在耶稣基督的里面。反之,因为上帝的灵的存在,耶稣基督能够通过胜过他自己的意愿并完全顺服上帝的旨意保持常在父的里面。以下是显明这个真理的经文:

“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5:30)

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6:38)

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里。(约15:10)

说:“父啊,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

弥赛亚在地上时将其自己的意志服从于父的意志。这使他常在父里面。

这个模式向我们说明,弥赛亚的门徒们如何合而为“一”,就像耶稣与他父一样。上帝透过圣灵内住耶稣的门徒们,上帝就住在门徒们的里面。藉着圣灵的能力,门徒们能顺服基督的吩咐(实质上是上帝天父的吩咐,参见 约14:24)并常在上帝的爱里。作为天父与祂的人类儿子们的中保(提前2:5),上帝的圣灵透过我们的大祭司基督被浇灌下来又常住在我们的里面(约15:26;徒2:33)。

所以我们从新约的教导中看到:耶稣与他父为“一”是因为他们在目的和目标上的统一。上帝天父吩咐这位儿子该做什么和说什么。这位儿子完全地顺服了,从来没有因违反上帝的律法而犯罪(林后5:21;来4:15;彼前2:22;约壹3:5)。

这种对父与子“合一”的理解与“施玛篇”有完美的和谐。天父是独一的真神,且这位儿子自己也承认(约17:3)。这儿子是服从天父的(可13:32;约10:29;14:28;林前11:3;15:27-28),与祂合一(אֶחָד,echad),始终寻求完成上帝为人类所定的神圣计划。希伯来文 אֶחָד(echad)的其中显著的意思是“合一”,正如以下经文清楚地显示: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样[echad]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创11:6)

针对诺亚的后代们在大洪水之后建造巴别塔,耶和华说他们成为“一”样。显然,echad 这里的意思是:他们在建造巴别塔的事情上是齐心合意的。

约瑟对法老说:“法老的乃是echad]个,上帝已将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创41:25)

约瑟告诉法老,法老的两个梦(七只肥牛被七只瘦牛吃尽和七个肥美的麦穗被七个细弱的麦穗吞吃)是“一”个。也就是说因为两个梦有同一个意思,它们是统一的:即在埃及要出现的七个丰收年和七个饥荒年。

于是以色列从但到别是巴,以及住基列地的众人都出来,如同一[echad]人,聚集在米斯巴耶和华面前。(士20:1)

这里我们看到以色列所有支派聚集在米斯巴耶和华面前“如同一人”。经文讲的是以色列的众子实际的联合在一处。

在希伯来圣经(或旧约圣经)中有大量的例子来说明:echad 的意思通常是“统一或合一”,也许其中最说明问题的例子是男人和女人在婚姻中二人成为“一”体:

耶和华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ishah],因为她是从男人’ish]身上取出来的。”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vehayu lebasar echad。(创2:21-24)

婚姻(男人和女人在其中成为一体)是天父与耶稣如何成为一的一个画面。若正确理解,它也解释了我们这些信徒如何与上帝和耶稣合而为一(约17:11,21-23)。

我们必须首先理解:男人和女人如何在婚姻中成为一体。清楚的是,他们不会连合成为只有一个身体,不再是分别的生物体存在。所以,究竟男人与女人成为“一体”在《圣经》中的意思是什么呢?

保罗在致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信里回答了这个问题,也回答了我们如何能像天父与耶稣一样合而为一:

岂不知与娼妓联合[kollomenos]的,便是与她成为一体吗?因为主说:“二人要成为一体。”(林前6:16)

保罗在此的评述显示:是因为男人与女人的性关系才使两个个体的人成为“一体”。保罗所举的例子是哥林多教会中的一位男性成员与一位妓女的非法的性关系。然而,我们可以延伸看到在婚姻中的同样身体的联合也是让丈夫和妻子成为“一体”的。

就如保罗谴责与妓女成为“一体”,《希伯来书》的作者对婚姻内的性关系是赞许的:

婚姻,人人都当尊重koite]也不可污秽amiantos],因为苟合行淫的人,上帝必要审判。(来13:4)

“床”的希腊词是 koite,是英文“coitus”(交配)的来源,这里是性关系的一种委婉说法。翻译成“不可污秽”的希腊词是 amiantos,其含义是“纯洁”。作者的主张是夫妻通过性关系联合成为“一体”是在上帝眼里可尊重和纯洁的事。但是,在神圣婚姻关系之外发生的性行为是一种罪,将受到上帝的惩罚。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的下一个评述,阐明了男人和女人通过性关系成为“一体”的行为如何描绘在圣灵里的人们在灵里的合一的景况。

与主联合kollomenos]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6:17)

在《哥林多前书》6:16-17,保罗使用了同一个希腊动词(kollomenos)来形容男人在肉体上与娼妓联合以及信徒在灵里与上帝的灵联合。其原因是:物质界是灵界的表象。正如男人与女人透过性关系彼此联合成为“一体”一样,当圣灵与人的灵联合时,上帝和人也成为“一”灵。

正是透过灵的联合,主耶稣可正当地说他与父原为一。正如上帝经常如此行的,祂已经用了一个物质界的表征来代表一个属灵的真相。当我们接受了所赐的圣灵,我们就能与上帝合而为一,就像耶稣与上帝原为一一样。

Bryan T. Huie 写于1997年4月8日(2009年4月8日修订)

翻译:Παύλος|校对:Λίλια

阅读原文:HOW ARE GOD THE FATHER AND YESHUA ONE?

题图版权归于David Wo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