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观福音书记载了耶稣与撒都该人讨论复活(参见 太22:23-33; 可12:18-27; 路20:27-40)。撒都该人否认复活因为他们的唯一神学权威是妥拉,他们并未在其中找到死人复活的说法。因此,耶稣用妥拉的文字来支持他对复活的观念就恰到好处。

然而,为了理解耶稣的证明文字,我们不仅需要顾及他的引文的广泛背景,还需查看摩西的书以外的文本。耶稣从妥拉中引述的一句话唤起了《诗篇》的用辞,强调了上帝能使死人复活的能力。

耶稣问撒都该人:“论到死人复活,你们没有念过摩西的书‘荆棘篇’上所载的吗?上帝对摩西说:’我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 [出3:6] 上帝不是死人的上帝,乃是活人的上帝。你们是大错了!” (可12:26-27)乍看一下,耶稣引述《出埃及记》有些蹊跷,毕竟在他的时代,《创世记》的先祖们已在坟墓里—他们已过世几千年了!为了领会耶稣的解经逻辑,我们需要看《出埃及记》3:6的背景:“我是你父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我下来是要救 (נצל; natsal)[我的子民]……领他们出 (עלה; ‘alah) 了那 [埃及之]地……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 (זכר; zeker),直到万代。” (出3:6, 8, 15)由于被“拯救”并从埃及“领出”作为持久的“纪念”听上去像“复活”的语言,其他圣经作者从荆棘火的场景中汲取灵感来描述上帝如何将他们从死亡中拯救出来而且更新他们的生命。

在《诗篇》中,《出埃及记》的用辞被重新应用于表达上帝将一个人的性命从必死中拯救出来的大能。例如,《诗篇》97写道:“[上帝]保护圣民的性命,搭救 (נצל; natsal)他们脱离恶人的手……称谢祂可记念 (זכר; zeker)的圣名!(97:10-12)同样,《诗篇》30宣告:“[上帝]啊,你曾把我的灵魂从阴间救上 (עלה; ‘alah)……称赞祂可记念(זכר; zeker)的圣名。”(30:3-4)当耶稣选择荆棘火的章节时,耶稣知晓《出埃及记》3章充满了其他圣经作者用于描述上帝从死亡中带出新生命的具体解救性术语。所以,透过一句关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的经文,耶稣向撒都该人提供了贯穿经文的证词:证明上帝的复活大能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19年4月7日

翻译:Καλυψώ|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Proving the Resurrection

题图版权归于Gebhard Fugel,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