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约5:1-3)

当谈到确定福音书的历史可靠性时,这则以一名瘫痪男人得医治为结局的故事是《约翰福音》里最令人着迷的文字单元之一。

直到最近在羊门附近发现了带水池的五面屋顶的柱廊(起初每个人都在找五角形池子),许多人并不认为《约翰福音》的历史可靠性。人们认为这则故事可能是寓意性的(类似仅仅在启示文学这个层面上是真实的),或简单来说描述不准确(可能由一些非犹大地人或者完全不熟悉耶路撒冷地理与建筑风格的人所写)。然而,在《约翰福音》中提到的两个池子现在都已被发现— 毕士大池子(约5:2)和西罗亚池子(约9:7)。本章提到的这个池子(按照福音书描述)有五个廊子,但并不是一个五角形的池子。正如福音书所描述的,四个廊子被一个在中间的廊子分开在四周,如此形成了五个廊子的池子。

尽管不太像,毕士大池子有可能是耶路撒冷圣殿举行洁净浸礼仪式所用的设施,是一个浸礼池(希伯来语音为 mikvah)。但是今天的考古学发现显示,如果这些池子的廊子确实是完全分开的,那么这个池子应该是耶路撒冷医神庙(Asclepion) 的附属。考古学家发现最早的医神庙(Asclepion)是在耶稣之后几个世纪建成的,但是这些建筑是在一个更早的医神庙的基础上建立的。

有许多很好的理由去相信这个池子位于耶路撒冷城城墙的步行距离以内,它是希腊-罗马诸神中象征健康的神 — 埃斯克雷彼斯(Asclepius)的神庙治愈中心的一部分。在罗马帝国所统治的领地,向埃斯克雷彼斯祈福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整个帝国与埃斯克雷彼斯有关的医神庙约有400余个,用来当作医治疾病的中心,展现这位神对有需求之人的仁爱慈悲。必如这位神的神话般的女儿,包括海吉亚(Hygeia)和帕那刻亚(Panacea ,译者注:希腊神话中的神)。我们可以在当代的词汇里看到这些希腊名词,Hygiene(卫生)以及 panacea(灵丹妙药)是在今天与医药和健康相关联的主要概念。蛇是Asclepius的健康与医治崇拜中的关键特征。甚至今天,许多现代医学的主要标志之一就是一条蛇绕一根杖的形象。

现在让我们停下来想一想。如果这个想法正确,它可能改变我们先前在这里对整个故事的描述之观念。你看,这位瞎眼、瘸脚并瘫痪的人并不在等以色列的上帝治愈他,反而在等慈悲的埃斯克雷彼斯来救他。在你认为以上对故事的重读是不着边际的之前,请先来考虑下面几点:

第二世纪基督教护教者游斯汀(Justin Martyr)曾提到了他所在的时代人们对医神埃斯克雷彼斯的痴迷:“当魔鬼将埃斯克雷彼斯变成让人从死亡里复活的那位和一切疾病的医治者时,在此事上难道我不能说这是在模仿关于基督的预言吗?”(游斯汀,《与犹太人推芬的谈话》,69 )在一个第二世纪犹太圣贤拉比阿奇瓦的陈述里,我们读到:“有一次阿奇瓦被问道,如何解释为什么一些被遭受疾病困扰的人有时候能够通过去偶像殿堂朝圣而被治愈,虽然这本应绝对是没有能力的。” (《巴比伦塔木德》,崇拜异教偶像,55a)

毕士大/ 医神庙(Asclepion)的池子很可能是希腊化后耶路撒冷的一部分,正如其余罗马剧院和罗马浴室之类的重要项目等。这很可能也让人想起昆兰社区教徒们对《那鸿书》所写的评语:

狮子的洞和少壮狮子喂养之处在哪里呢?(鸿2:12b)这指的正是耶路撒冷,那个已经成为外邦邪恶之人居所的地方……”(4QpNah)

如此说来,毕士大的池子(希伯来语是“仁慈之屋”)并不必然是犹太场所,而是一个与希腊异教医神庙相关的设施。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特别的医治中,耶稣并没有让得医治的人去(毕士大)池子里洗自己,而在医治瞎眼男子的故事里,他却直接下命令让他去西罗亚池子洗净自己(约9:6-7)。因此这就表明,毕士大的池子是一个异教场所(医神庙),而西罗亚池子确实是与耶路撒冷圣殿有关的地方。当然,在耶稣的时代,耶路撒冷是Ioudaioi的中心,也是犹大地的希腊化价值理念的中心,严格受制于罗马帝国的控制。

(……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约5:3b-4)

虽然一些当代的《圣经》仍将这句话包含在括号内(3b-4),在早期和大多数今天已知的最为可靠的抄本并不包含这段文字;因此这段话不能被认为是真实的。似乎基督教抄经者对希腊医神埃斯克雷彼斯的异教和毕士大池子与之相关性并不熟悉,在经文加入了主的一位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的解释,来试图向他的读者们阐述清楚。而事实上,他将此后历代读者都引向错误的解释方向,失去了整个故事的主旨。

与主流观点相反,其实古代的抄经者并不总是精确地保留他们所抄录的文本每一个细节。他们虽不会去修改润色,然而在他们认为内容有所缺失时,他们肯定不会顾忌去“澄清”之。因此,这个故事里被弄巧成拙的抄经者加入了一个新角色 — 以色列上帝的天使。抄经者与《约翰福音》的作者不一样,他们不清楚毕士大池子的出处是希腊异教的。在没有任何当时文化中的证据的情况下,文本让抄经者望文生义,“毕士大”的池子听起来正如以色列的上帝“仁爱之屋”一样。他错了。

5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6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7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8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9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约5:5-9)

有两类人可能经常会出现在毕士大池子旁的门廊里 — 一类人是在寻求另一种有希望的医治方法的人,他们可以说是途经此地想来试试运气;另一类人已对所有医治方法不抱任何希望了。当耶稣问他是否要痊愈的时候,我们从他的回答里读不出半点希望的意思。这个病人说:“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第7节)水动很可能是在医神庙的祭司开启连接高低水池部分的管道时发生的。这样上位库中的水就会往下位流。

正如福音书所说,这个被“收容”的病人已长期在这种根深蒂固的宗教(尽管是希腊异教)的环境里。他是一个有重大个人需求的人,然而却毫无希望。在希腊神话,Asclepius不仅代表医治和赐予生命力量,也代表以仁爱待世人。这使之成为了希腊-罗马世界中最受欢迎的神。

在之后的故事中,在以色列圣殿中耶稣再次遇到这个被医治的男人,并且警告他不要再继续犯罪的生活。这个警告也与毕士大池子是异教医神庙的观点相契合。

这是个很有力量的故事。疾病 — 人类的无序混乱的象征 — 通过耶稣话语的权柄变为有序;同样,造物以先的混乱在以色列天上君王的命令下变成有序的创造。现在,这位君尊的以色列上帝之子(耶稣)来到异教场所(医神庙,Asclepion),并且没有用任何魔法与咒语医治了一位犹大地的人。耶稣只是通过简单地告诉这个人起来并行走就做到了。换言之,耶稣用以色列上帝曾创造世界一样的方法医治这个男人 — 只是用祂自己口里所出的话语的权柄。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写于2016年7月7日

翻译:Πρίσκιλλα | 校对:Παύλος/Λίλια

阅读原文:THE POOL OF BETHESDA AS GREEK ASCLEPION

题图版权归于LUMO Project, Free use for teaching purposes, via FreeBible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