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该书信被主流基督教列入正典,但在此不列入《弥赛亚的好消息》中。 由于该书信对基督教神学有深远的影响,以及针对基督教神学提供一个抗辩的必要性,因此保留在本附录中。 参见《马太福音》 7:22-23。

无人知道该书信作者身份。自宗教改革以来,人们已普遍承认保罗不是该书信的作者,但是作者却希望我们相信他是保罗(参见 来13:19, 23)。无人知道该书信是在哪儿写的,但作者希望我们认为是在意大利的某个地方(参见 来13:24)。 即使该书信是写给谁的也有争议,但作者希望我们认为收信人是犹太人。 真正的原始收信人可能根本不存在。 标题“希伯来书”不是原始作品的一部分。它未出现在最早的正典列表“穆拉多利正典”中,除了也许作为一封神秘的致亚历山大人的书信(据说是以保罗为名伪造的)来宣扬马吉安的异端a

a:马吉安的正典不包含《希伯来书》,但该书信的教导与马吉安关于新旧约的关系的教导非常接近,特别是在两约的神学里,旧约被谴责,新约被推崇为更好。《希伯来书》的作者貌似一位秘密的诺斯替主义者,一方面对弥赛亚的本质作出正统的陈述,另一方面却留下线索,按照他未披露的复杂神学,他秘密地否认弥赛亚的本质。

学者们承认《希伯来书》有强烈的亚历山大起源的痕迹,就是接受该书信的主要地方。亚历山大人声称保罗是用希伯来语写的,后来被另一人翻译成希腊文,但是学者们也正确地拒绝了这一理论。它似乎是在公元110年至130年之间撰写的,因为它复制了恰在此前在世的罗马人克莱门特的短语。如果该书信是在任何较早的时间写的,那么对克莱门特的暗指就很难解释,因克莱门特的书信对圣殿和利未人的尊重远胜于《希伯来书》的作者。如果克莱门特阅读并接受了《希伯来书》作者的假设,他绝不会为利未人侍奉的合法性进行辩护。因此,《希伯来书》一定是在克莱门特书信之后写的。作者读了《克莱门特书》并提及他。《希伯来书》中的语法特点以及该书信未提及圣殿被毁并不能证明较早的日期,因为在圣殿被毁之后的其他文献中也发现了相同的特征。或者像伪《以诺书》一样,时间上的错误可能是欺骗的一部分。

奥古斯丁(约397年,《基督教教义》,第二卷,第8章:使徒保罗的十四封书信(quatuordecim Epistolis Pauli Apostoli)和他的主教会议,即迦太基第三次会议(公元397年),通过颁布法令,确立《希伯来书》为正典(Sunt autem Canonicae Scripturae hae)并认定保罗为其作者,同时列入正典的还有《所罗门智慧书》、《传道书》、《托比特书》、《朱迪斯记》以及《马加比一二书》。他的正典有72本书。他否认妥拉并且曾是诺斯替教派成员。他谴责伯拉纠的教义。他是否认 מֲלְאָךְ יַהְוֶה(Mal’aƙ Yăhwҽh)是耶和华以使者的身份显现的首位教父,而他的前辈们都接受这位使者,并在主张弥赛亚神性的抗辩中提及“耶和华的使者”。继他之后是烧死塞尔韦特的加尔文和迫害重礼派的马丁·路德。在所有方面,奥古斯丁使教会更加堕落和腐败。他是一个分水岭式的人,站在罗马人对基督徒的迫害与罗马基督徒对弥赛亚信仰的迫害之间。

基督教的真实历史是,大多数时候伪装成权威的领导人,当人用真相质疑时,通常会成为迫害者。权威不能使人自由,只有真理能如此。

作者的虚假福音

到目前为止,我从未见过这本书的捍卫者的论断没有逻辑上的谬误。如果他们是完全公平的话,他们的主张不攻自破。而且他们通常忽视更大的问题,即我现在要重点讨论的:作者的虚假福音

让我们从《希伯来书》10:5错误引述《诗篇》40:6的地方开始:“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希伯来书》引用的版本是作者自己的发明。在《希伯来书》中“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的短语首次出现之前,当时的希伯来语版本和希腊语版本中均没有该表述。作者当时的版本在表述上是统一的:“你已开通我的耳朵”,这句话表示上帝已使他倾听并顺服。这个事实在下一节经文中得到了证实:“看哪,我来了!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妥拉在我内心深处 。” 经文文字均是关于顺服的。作者忽略了上下文和原文文本,并将文本更改为迎合其教义的说法。他也省略了关于妥拉的那部分。

《诗篇》的要点是基于“听命胜于献祭”的圣经教导(撒上 15:22)。《希伯来书》的作者完全破坏了这一观点,在期待顺服的地方代之以基督的献祭。他用献祭代替了顺服。但是,对于通过献祭来寻求弥补不顺服且无悔改之意的人,他们的献祭是徒劳的,甚至连弥赛亚的献祭也无法代替顺服。

经上记着:“我们若照耶和华我们上帝所吩咐的一切诫命,谨守遵行,这就是我们的义了。”(申6:25)。教会将其解释为必须完美地遵守所有律法才能得救。然后他们解释说这只是一种理论,因为除了基督之外,没有人能做到。然后,他们争辩说基督为我们遵守了律法,因此,据说上帝将基督的义放在信徒的账上。他们是不是说罪人被宣告无罪呢?这种偷换概念的作法与以献祭来替代顺服不是一样的吗?但是这种虚构的义并不是照上帝的名而定的(参见 太28:18-20)。因为妥拉和先知总是教导我们,上帝所要的是真实的个人的义,这是祂所认识的真正的义。他宽恕:他未宣判有罪的为无罪,而是宽恕悔改的人。但是虚拟的替代性守法只会助长不法和枉法裁判。

他们教导的是,献祭等于顺服(赎罪的满足说),因为当上帝想要顺服时,他们给了祂一个替代品。那就是他们教导的虚假福音。真正的好消息需要从罪中悔改。当一个人犯罪时,罪所产生的后果既影响罪人,也影响被害人。许多人因亚当的犯罪会死,甚至许多人并未像亚当那样故意违反诫命。这是因为亚当的罪产生死,而死使许多人误入歧途(参见 罗5:12-14)。

考虑一下凶手的例子。《圣经》要求判处凶手死刑。但是罪的受害者得到弥补了吗?完全没有。他们不可能复生。同样地,上帝因罪遭受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无可“撤消”。诚然,上帝曾希望做一次撤消(参见 创6:6)。但是假教会教导说,好像有一种神圣的撤消,消除了因罪而造成的所有损失。教会教导说,宽恕是基于上帝得到了罪所导致的损失的补偿。那是错误的。上帝未得到补偿。替代的义不能客观地补偿上帝,祂的损失仍然存在。

如果上帝可以得到补偿,那么罪就无关紧要了。如果受害者的痛苦可以消除,那么罪就无关紧要了。虚假的教会将上帝得到补偿的说法归功于基督的献祭。出于这个原因,顺服对于那些相信这种错误学说的人来说并不重要。 (理所当然的是,许多人相信该教义而不相信它能为罪辩解。)但这并不比宣称献祭等同于顺服更好,这就是罪孽的奥秘。

但是顺服比献祭更好,上帝已使获得献祭的益处取决于一个条件,即对弥赛亚的忠诚,这是跟随并顺服他的诚实承诺。通过遵守诫命,我们确认对弥赛亚的忠诚(见 约壹2:3-4,申8:1-2)。如果有人自称相信献祭,同时继续犯罪并对弥赛亚不忠,那么他们所相信的献祭是徒劳的。

因此,当教会教导有必要将基督的义归算于信徒的账时,通过一个天赐的交换,罪归算给基督,他的义归算给我们,那岂不是说上帝已得到充分补偿吗?相反,为信徒所定的对罪的惩罚性报应归于弥赛亚,而不是罪本身。因为他是赎罪祭,但他不是罪。

经过长期的腐败演变,保罗的书信被重新诠释,透过误译和误解来教导这些错误的教义。现在,读者可以在《弥赛亚的好消息》中查阅相关经文,以了解保罗的真实话语。但是,没有办法修正《希伯来书》的翻译或按照圣经解释之。根据作者的说法,基督的献祭洁净了人心,使不折不扣的顺服变得无关紧要(参见1:3; 9:28-10:1-4、10、14、16、18、19)。

根据错误教师的说法,替代顺服与真实事物一样好。天主教的教义如此主张说,在洗礼时,内心被洁净,除去了一切罪恶,因此信徒是无罪的;在他们看来,这意味着人已内在地、神秘地成为义人,满足了律法的“要求”。但这不是上帝的名,因为他爱那些遵守诫命的人。他不会以任何其他方式赦免罪恶,无论是通过记账的技巧还是通过无法得到证实的神秘的义,事实上,这“义”因他们客观上的不顺服而被否认。因有罪的无法成为无罪,我们却靠上帝的宽恕罪得赦免(参见 太28:18-20的注释)。

作者对罪的解决方案是基督的献祭。作者拒绝了利未人的侍奉,认为他们为罪提供了一个失败的解决方案。他说,基督通过除去一切罪恶解决了罪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逻辑上的飞跃,因为显然信徒仍然不够完美。也不会撤销过去对别人的犯罪所产生的后果。但是最后的洁净仍在将来。(译者注:参见《加拉太书》5:5。)

真正的好消息是这样:上帝要求的是罪的刑罚,对于忠信的人而言,弥赛亚受到了惩罚。他的献祭不能弥补因罪所造成的损失,但它确实满足了为忠信的人所定的报应性的惩罚。上帝施行刑罚,以显示他对罪有多沮丧,并给我们提供一个例证,说明罪导致了什么,并向我们展示罪对祂自己的损害有多大。当替代性刑罚由他自己的儿子慈爱地承受时,他通过允许这种替代而饶恕了我们因罪恶而应得的永刑。他还白白地为我们免除了那不可弥补的损失的补偿。这种损失本需要“撤消”才能得到实际的补偿。当然,若罪从来没有发生过会更好,但是奥古斯丁的追随者却声称罪预定要为荣耀上帝而发生。《申命记》8:1-2驳斥了这一学说。 上帝试验以色列人看他们是否会顺服祂,如果祂试验他们,祂并没有计划让他们为上帝自己的荣耀而失败。

现在,由于无法客观地消除罪恶的影响,因此继续犯罪并期望上帝会因献祭而得到补偿是一种愚蠢的学说。用献祭来代替顺服以补偿上帝的损失就等于背叛,这就是作者所做的,是古代以色列人试图做的(上帝对他们说不要再献无用的祭了),也正是大多数基督教徒试图用基督的献祭所做到的。国王扫罗因其悖逆试图以这种方式安抚上帝,但他被拒绝了。

真正的好消息是,上帝不需要补偿。他自由地宽恕了我们的罪。 (如果他得到了充分的补偿,那将不是宽恕。补偿不是基于仁慈或怜悯,只是一个商业交易。)他需要的是人确认对祂的忠诚,这会导致真正的悔改,而献祭不能弥补这些不足。上帝爱那些遵守祂诫命的人。

至于《申命记》 6:25,教会所说的意思不正确。相反,这意味着我们应时刻注意遵守所有诫命。这是注意遵守诸般诫命的是一项诫命,这条特别的诫命是普遍的,而且非常重要,就像爱的命令一样。如果我们保持警惕,那么会特别关注这个诫命,这就是我们的义了。那么,它必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令!但这并不是说义必须是完美的。

一个不通过追求义而对宽恕做出回应的人,是不爱上帝的人。这样的人也没有对祂儿子确认信实;因他虽声称自己对祂儿子忠诚,却靠献祭来代替顺服。以色列的圣洁者未如此得到补偿,如此对待弥赛亚的献祭是徒劳的。

因此,我们拒绝《希伯来书》,以及为维护此书的辩解,因为他们仍然遵循相同的错误学说。弥赛亚所献的是一种报应性惩罚的象征,是对恶人当受的极大死亡的减刑。对于信徒而言,刑罚减至弥赛亚的受难和死亡。恶人的死亡和弥赛亚的死均不能积极弥补上帝所蒙受的损失。

弥赛亚之死是正义与怜悯的交融。这不是公平的司法审判,而是司法审判的一个示范(译者注:司法常规以外的特例,即赦免)。惩罚性司法不会抵消损失,它只显示了上帝对罪的忿怒程度,对一个向弥赛亚确认忠诚的人与对一个否认祂的人而言,二者情况不同。 (见卫斯理·约翰·麦利的著作,1813-1895)。

不是新约,而是一个古老的约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更新盟约a  。不按b (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因为他们背了我的约c 。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d ,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耶31:31-34)

注:a 或“续约”,形容词+名词。形容词 חֲדָשָׁה(ɦadashah)由动词 חָדָשׁ(ɦadash)的 Piel 形态派生而来,意思是“更新”。“让我里面更新正直的灵”(诗51:10)。“在那里更新王国”(撒上11:14)。“更新我们的日子,像古时一样。”(哀5:21)。“新月”与“更新的月”相同。古老的约被更新就是一个更新的约。

b   在 KJV、ASV 和 JUB 译本中,正确的译为“不按照”。在 ESV、HCSB、NASB 和 NIV 以及许多其他译本中错误使用“像”。这区别是微妙的,但重要。这意味着不是按照约中对悖逆的约定,因为顺服将发生,同一个约中的其他约定将适用:赐福的约定。忠诚的新娘得赐福。

c 或“因为”、“由于”。正确理解这一经文的关键是将“不按照…约” 与这句经文中指明不忠诚情形的最后两个从句相联系。加上括号是便于读者理解。这指约中适用于背叛情形的约定(咒诅),在此情形下更新(允许赐福的更新)是非法的。比较的不是两个约,而是两个已同意的约定:赐福和咒诅。约的更新不是按照咒诅的约定来确定,因为以色列将悔改并被赦免,是按照赐福的约定。若任何人不悔改,咒诅仍将有效,对于他们而言约不被更新。弥赛亚在木头上的受死使咒诅失效,并对悔改的人而言使赐福生效。因此,当上帝审判时,约的更新不是按照适用于背叛者(像丈夫的妻子犯了奸淫)的约定,而是按照赐福的约定。对于背叛者而言,约仅是否定的。赐福不能更新,因为没有悔改,仍受审判。

d 不是“将要立约”,而是现在时态的“立约”。这是耶和华吩咐摩西在摩押地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是在何烈山所立的约之外(申29:1)。这是约的更新,其中有额外的解释和应许。《申命记》30:6的应许与将律法写在心里是一样的。ESV 在《申命记》29加了一个标题“在摩押更新盟约”。这发生在以色列人在旷野背叛的那些日子之后。

“我却要为他们的缘故记念我与他们先祖所立的约。他们的先祖是我在列邦人眼前、从埃及地领出来的,为要作他们的上帝。我是耶和华。” 这些律例、典章和法度,是耶和华与以色列人在西奈山藉着摩西立的。(利26:45-46)“耶和华你上帝必将你心里和你后裔心里的污秽除掉,好叫你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你的上帝,使你可以存活。(申30:6)

《哥林多后书》第3章中保罗的比喻的解答是“旧的”或“古代的”是 עולם 一词的翻译。“并且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我也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使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结37:26)“然而我要追念在你幼年时与你所立的约,也要与你立定永约。”(结16:60)“他们必访问锡安,又面向这里说:’来吧!你们要与耶和华联合为永远不忘的约。’”(耶50:5)

首先,他记念。其次,他不会忘记(参见利 26:44-45)。我却要为他们的缘故记念我与他们先祖所立的约。他们的先祖是我在列邦人眼前、从埃及地领出来的,为要作他们的上帝。我是耶和华。”(利26:45)“你们当就近我来,侧耳而听,就必得活。我必与你们立永约,就是应许大卫那可靠的恩典。”(赛55:3)

平行结构显示,旧约的更新是有意的。以下是一些示例,显示 עוָֹלם 被用为“古老的”、“古代”。参见《创世记》49:26,“永世的山岭”,和《阿摩司书》9:11,“像古时一样”(比较 弥7:14;赛63:9,11;申32:7);“永远的名”(赛63:12);《箴言》22:28,“你先祖所立的地界”(比较 箴23:10);“永久的门户”(诗24:7);“像死了许久的人”(诗143:3;哀3:6);“古时的人”(结26:20);“永生的道路”(诗139:24);“上古的道”(伯22:15);“古道”(耶6:16);“已荒废之处”(赛58:12;61:4)。语法与“旧约”的短语相同,也可译为“永约”,但诸如“记念”和“不要忘记”这些词指向以前的时间。也包括诸如“你幼年的日子”,和平行语法结构的“和平之约,永世之约”之类的短语。

这些都表明古老的约被更新,并且当古老的约更新时它确实是永恒的。

附:明显矛盾和神学错误的清单(错误提纲)

《希伯来书》作者非故意犯的纯事实错误在红色中显示,其余应属故意错误。

1)1:3 诺斯替完美主义

2)1:6 只有成肉身之后才值得敬拜的儿子(永灵的演化)

3)1:14 暗示耶和华的使者不是耶稣(诺斯替教中造物的次等神)

4)2:2  称律法乃天使所传(诺斯替对妥拉敌视;次等神)

5)2:3  称救赎福音在成肉身之后开始(诺斯替对妥拉的敌视)

6)2:10 称基督必须被完善(幻影二元论:恶对善是必要的)

7)2:16 否认耶稣是“耶和华的使者”(诺斯替教的次等神)

8)2:17 神需要成为人后才有仁慈(幻影二元论)

9)2:18 苦难使神成为更好的中保(幻影二元论)

10)3:1 将类似大卫的祭司-君王与大祭司混淆(诺斯替的动机)

11)3:2 引言中的“我的(全家)”替换为“他的(全家)”(民12:7)

12)4:8 断章取义“别的日子”

13)4:16 教导人坦然无惧地来到上帝宝座前(诺斯替教的观点)

14)5:2 软弱使神变得富有同情心(幻影二元论)

15)5:7 暗示耶稣未上十架(诺斯替观点:否认审判)

16)5:8 神通过苦难学了顺服(诺斯替的观点:永灵的演化)

17)5:9 神得完全(诺斯替的观点:永灵的演化)

18)6:1 灵的完全(诺斯替教中的启蒙)

19)7:3 在耶稣之前将撒冷王神化(诺斯替的观点:神的演化)

20)7:7 与《诗篇》135:21相抵触

21)7:12 与出40:15、民25:13;耶33:17-22相抵触

22)7:16  认为妥拉(律法)是不圣洁的(与罗7:14;玛2:4-8相抵触)

23)7:18 与太5:17-20和许多其他段落相抵触

24)7:19 与申30:6、利16:30相抵触 (不比这更好)

25)7:20 与利未盟约是起誓​​立的相抵触(见耶33:17-22)。

26)7:22  请参阅7:19

27)7:26  参见3:1

28)7:27 在献赎罪祭的频率上与妥拉相抵触(见 民28)

29)8:1 参见3:1

30)8:6 参见7:19

31)8:7 说盟约有瑕疵;与经文相抵触

32)8:8 断章取义耶31:31

33)8:9 七十士译本的错误翻译

34)8:10 从七十士译本中删除动词,错误地划分文本

35)8:10 与七十士译本一样的错误的动词时态

36)8:13 与妥拉相抵触的不符逻辑的结论/陈述

37)9:1 称盟约为“属世”(诺斯替教/幻影二元论)

38)9:4 亚伦的杖放错了位置(事实错误)

39)9:4 香坛放错了位置(事实错误)

40)9:4 盛吗哪的金罐放错了位置(事实错误)

41)9:6 确认9:4中的错误

42)9:10 与妥拉相抵触

43)9:11 参见3:1

44)9:14 对灵得完美的允诺(诺斯替教的启蒙)

45)9:15 “前约/后约”的说法否认盟约更新

46)9:15  使耶酥成为错误的中保

47)9:15  将约与遗嘱相混淆(遗命)

48)9:15 与加5:5相抵触,应许过早成就

49)9:16  将约与“遗嘱”(遗命)相混淆

50)9:18  “前约/后约”的说法否认盟约更新

51)9:19  立约时未使用山羊(事实错误)

52)9:19  立约时未提及水(事实错误)

53)9:19  立约时未用朱红色绒(事实错误)

54)9:19  立约时未用牛膝草(事实错误)

55)9:19  约书上未洒水(事实错误)

56)9:20  将约被说成“遗命”(遗嘱)

57)9:21 误以为油是血(事实错误)

58)9:23 认为天堂不洁,需被洁净(诺斯替教/二元论)

59)9:24 称用手做的东西是有缺陷的(幻影说)

60)9:24 将利未人的服侍降级为“影像”

61)9:24 相形之下,暗示会幕不是“真的”

62)9:26  “末世”一词被过早使用(事实错误,还参见 1:2)

63)9:26  完美主义(诺斯替的启蒙)

64)9:28  相信基督只有在受苦之后才无罪(诺斯替教的神的演化)

65)10:1 避难所为“影儿”(二元论)

66)10:1 否认利未人的服侍有先知性

67)10:4 与利4-6等相抵触

68)10:5  将《诗篇》40:6中的“耳朵”替换为“身体”(有害的错误)

69)10:9 废了永约(耶33:17-22)

70)10:10  完美主义(诺斯替的启蒙)

71)10:11 暗示赎罪祭是每天献的,与妥拉相悖(事实错误)

72)10:11 否认利未盟约的功效

73)10:12 否认利未盟约(耶33:17-22)

74)10:14.完美主义(诺斯替的启蒙)

75)10:15 请查看8:10

76)10:18 否认利未盟约(耶33:17-22)

77)10:19 错误的完美感(即坦然)

78)10:20 再次暗示天堂需被洁净

79)10:26 叛教后否认悔改(诺斯替教的启示)

80)11:7  暗示诺亚是无可责备的;与创6:9相抵触(诅咒以色列)

81)11:16 否认地上的国度(诅咒以色列)

82)11:35 暗示另一本启示书(《马加比二书》6:18-7:42)

83)11:40 完美主义(诺斯替教的启蒙时代)

84)12:1 教导立即升天,否认死亡状态(诺斯替教的启蒙)

85)12:2 完美主义(诺斯替教的启蒙)

86)12:22 暗示神秘升天到现时的完美(诺斯替教的启示)

87)12:23 完美主义(诺斯替教的启蒙)

88)12:24 赎罪的概念只是洗净(诺斯替教的启蒙)

89)12:25 否认耶和华从天上讲话(诺斯替教的次等神)

90)12:25 否认儿子从地上讲话(幻影说)

91)13:10 咒诅参与利未人服侍之人已沦丧

 

Daniel Gregg(此文摘自《弥赛亚的好消息》附录4)

翻译:黄松|校对:张亮

阅读原文:Observations on the Book of Hebr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