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读过《圣经》前几页的人都知道亚当和夏娃是伊甸园内唯一的居民。当二人吃了禁果后,男人和女人被逐出园外。即便人类被禁止归回伊甸园,上帝习惯性地将那原始乐园带给人类。

比如,当夏甲逃到旷野中,她和以实玛利面临着脱水的绝境。在这绝望的时刻,干旱的沙漠渐渐地看似茂盛的伊甸园,而且就像上帝给亚当和夏娃披上衣服,上帝在母子二人急需保护时再次介入。

以撒出生后,亚伯拉罕和撒拉打发夏甲和以实玛利到“别是巴的旷野” 。(创21:14)没过多久,夏甲皮袋里的水已用尽,而母子俩的命运任凭沙漠中太阳的摆布。为了给以实玛利一些阴凉,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שׂיחם; sichim)底下” (21:15)。此时此刻,别是巴让读者想起伊甸园前的世界,“野地还没有草木(שׂיחם; sichim)”(创2:5)。在整本《创世记》中,只有两节提及“灌木”(שׂיחם; sichim)的经文。对于夏甲而言,灌木长在地上,而她利用这神圣馈赠就像上帝创造伊甸园后的草木一般。

在上帝立下第一个园子前,“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 [或作浇灌](השׁקה; hishqah)遍地。”(创2:6)“浇灌”的希伯来文词根是שׁקה (shaqah),意思是“喝”—而这恰巧就是夏甲在旷野里给以实玛利喝井水时用的同样的词:“她就看见一口水井,便去将皮袋盛满了水,给童子喝 [或作浇灌了童子](שׁקה; shaqah)。 (创21:19)为了让夏甲看到这口井,“上帝使夏甲的眼睛明亮[或作开了她的眼]”(创21:19);同样,伊甸园内最初的人类吃禁果后“眼睛就明亮[或作开眼]”了。(3:7; 参见3:5)重要的区别在于“上帝”(אלהים; Elohim)为了赋予夏甲救恩才开了她的眼,而亚当和夏娃被驱逐前为自己开眼。夏甲依靠上帝而不是她自己,得到了自己的迷你伊甸园。

最终,上帝将夏甲和以实玛利从别是巴救出后,亚伯拉罕在那里栽种了一棵树:“亚伯拉罕在别是巴栽 (נצב; natsav) 上一棵垂丝柳树,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永生上帝的名。”(创21:33)透过为别是巴增添植物的举动,亚伯拉罕呼应上帝在伊甸园中的绿化工程:“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或作种] (נצב; natsav) 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2:8)对于夏甲和以实玛利,别是巴的旷野成了他们自己的伊甸园。使夏甲的故事回顾第一个园子的描述,经文显示出上帝的拯救性同在能将荒芜变为恩泽。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20年11月21日

翻译:Καλυψώ|校对:Παύλος

阅读原文:Did Hagar Experience Eden?

题图版权归于George Hitchcock,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