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节纪念的是公元前164年的献殿。在犹大·马加比的带领下,犹太人民起义反抗塞琉古(又译西流基)国王安提阿古斯四世伊皮法尼斯(Antiochus Epiphanes),收复圣殿并恢复传统。 自首次光明节(或“献殿节”,חֲנֻכָּה)已过去多年,不过将该事件载入史册的古代犹太人认为,耶路撒冷圣殿被亵渎无异于世界末日,而重新献殿标志着一个新造的世界。  

《马加比壹书》在描述圣殿被亵渎时借用了预言性的修辞:耶路撒冷的“圣所如旷野般荒凉; 她的饕餮盛宴(ἑορταὶ;eortaì)变为丧宴(πένθος;pénthos)…她的喜悦变为悲哀”(《马加比壹书》 1:39-40)。这话使人回想阿摩司有关主的日子的预言:“到那日,主上帝说 …… 我必使你们的节期(ἑορτὰς;eortàs)变为悲哀(πένθος;pénthos)……。 使这场悲哀如丧独生子,至终如痛苦的日子一样”(《阿摩司书》8:10,七十士译本)。 《马加比壹书》呼应阿摩司说,对于公元前二世纪的犹太人而言,圣殿被亵渎标志着主行毁灭的日子。 换言之,它就是世界末日!

然而,光明节的故事并未以凄凉告终。 当马加比家族击败塞琉古并重新献殿时,上帝为一个新的创世揭幕。 祭司奉犹大的命令,“造新的圣洁的器皿,把灯台,香坛和桌子带进圣殿。 然后他们在坛上供香,并点亮了灯台上的灯,使圣殿里发出了光(ἐφαίνοσαν;ephaínosan)……。 于是,他们完成了所做的工(ἐτέλεσαν πάντα τὰ ἔργα ἃ ἐποίησαν)”(《马加比壹书》4:49-51)。 圣殿里的活动使人想起创世的头一日:“上帝说,’要有光(φῶς;phõs)’,就有了光”(《创世记》1:3,七十士译本)。 在主起初创造的末了,“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συνετέλεσεν),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πάντων τῶν ἔργων αὐτοῦ ὧν ἐποίησεν),安息了。”(《创世记》2:2,七十士译本)。《马加比壹书》借鉴了《创世纪》的希腊译本,将献殿视为新的创世。 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人经历了世界的尽头而柳暗花明。 上帝将以色列民众从灾难中拯救出来,并在第一个光明节开辟了新的创世行动。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20年12月11日

翻译:张亮|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New Creation at Hanukk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