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末,先生在他手机里偶然发现2018年10月20日约旦旅行的最后一天的照片,我才意识到漏记了约旦中部城邑米底巴的随笔。米底巴距首都安曼国际机场30公里,因当天航班在夜晚,我们中午临时决定前往此地一游。

米底巴(Madaba)一词源自亚兰语,意思是“平静的流水”。该城最早可追溯到青铜时代,在铁器时代成为摩押人的边境城市。希伯来圣经中首次提及该地是关于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之前战胜约旦河东的亚摩利王并取得他一切城邑(包括米底巴)的记载。在被以色列人征服后,此地成为归属以色列的两个半支派的产业,之后它受控于佩特拉的纳巴特王国。

根据考古公园门口(图1)的简介,该公园包括两条保存完好的罗马街道,南北延伸段分别为圣母马利亚教堂和先知以利亚教堂、米底巴马赛克艺术与修复学院的庭院。

图1:米底巴考古公园入口

入口左侧展出一些古老的米底巴马赛克,多为6/7世纪拜占庭时期的创作,由古典希腊-罗马传统发展而来。根据文字介绍,米底巴在拜占庭-倭马亚时代(穆斯林倭马亚,公元719/720年)的统治时期,基督教得到宽容,曾兴建教堂,其鼎盛时期一直持续到8世纪。公元746年一场大地震后,该城被废弃,直到19世纪末,阿拉伯的基督徒从约旦的卡拉克迁回,在拜占庭废墟上建造房屋与教堂时才发现这些华丽的马赛克。因此米底巴又被誉为约旦的“马赛克之城”。一幅马赛克作品描绘了倭马亚时期的十一座建筑物,现存马赛克仅见五座,最右侧一幢有圆顶的建筑是“马茵,卫城的教堂”(图2)。马茵(Ma’in)废墟位于米底巴以西,被确定为摩押地的巴力神的居所,巴力(“主人”之意)是迦南人普遍崇拜的生育之神。

图2:马茵,卫城的教堂

看完马赛克展览,我们走进“圣母马利亚教堂”,教堂建在6世纪上半叶的一座罗马神庙之上。中殿的马赛克地面是几何图形组成的图案(图3)。中央圆形纪念章和题字被两个叠加的正方形构成的一个八角星套住,四周有绞索和一系列锯齿点装饰的方框。八角星最初出现在《古兰经》中,可看出该图案受到伊斯兰文化的影响。

图3:圣母马利亚教堂内的马赛克地面

教堂西侧的希波吕托斯大厅里有一幅独特的马赛克地画(图4),描绘希波吕托斯的神话故事,该神话因希腊戏剧家欧里庇得斯(公元五世纪希腊最伟大的剧作家之一)的悲剧在拜占庭时期被广为人知。

图4: 希波吕托斯地画

横穿罗马街来到希波吕托斯大厅的南侧,是圣埃利亚努斯墓穴入口,它位于被毁的先知以利亚教堂的下面。地下暗淡无光,我们和另一对游客正在费力地寻找马赛克图案,一位老年男子招呼我们立定,用一瓶水浇上去,一幅色彩鲜艳的圆形马赛克清晰呈现出来,茂密的树枝中间有十个果子,树干两侧的树枝因两串沉甸甸的果子而下垂,这就是被称为“生命树”的马赛克(图5)。

图5:先知以利亚教堂下的生命树马赛克

我们带着对保存完好的五彩马赛克的感叹从公园离开,来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当地传统餐馆用午餐,二楼靠窗的位置刚好俯瞰公园入口(图6)。

图6:俯瞰圣母马利亚教堂门口

餐后,我们步行来到希腊东正教“圣乔治教堂”(图7)。它是在拜占庭教堂的基础上于1894年开始建造,1896年建造过程中因发现一幅马赛克地图,故称为“地图教堂”。有一位男向导站在院子里竖立的一幅巨幅图片前,正在向大批游客解说。地图因发现地得名,被称为“米底巴地图”,它是六世纪下半叶西亚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以及古代制图学的最古老证据之一。它以耶路撒冷为中心,覆盖了从北部的黎巴嫩到南部的尼罗河三角洲,以及从地中海到东部的沙漠的区域,最东边是卡拉克。约旦河谷和死海形成南北中轴。他手指着正中的图标1告诉游客,这是耶路撒冷(图8),遗憾的是代表米底巴的部分未能幸存。

图7:圣乔治希腊东正教大教堂门口

图8:米底巴地图的巨型照片

一位杰出的学者Piccirillo指出:“该地图主要是一份圣经地理的文件,延伸到圣经时代的12个支派的领土及周边地区,因此它包括应许给亚伯拉罕的迦南全境。” 另根据《约书亚记》13:8-10节的记载,米底巴属于玛拿西半支派和流便、迦得二支派的产业。

离开大批游客,我们走进教堂观看马赛克地图实物。最上面左侧(西北侧)是一艘渡船横穿约旦河,与之相连的是死海及行驶其中的一艘船,正中偏左是耶路撒冷城(图9)。据介绍,耶路撒冷城左侧的白色希腊文引述的是摩西给便雅悯的祝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该段文字以左,以彩色背景衬托的突出的红字是给约瑟的祝福,“愿他的地蒙耶和华赐福,得天上的宝物、甘露,以及地里所藏的泉水”(《申命记》33:12~13)。

图9:“米底巴地图”马赛克实物

从圣乔治教堂出来,我们看见罗马街还有一座圣殉道士教堂(公元六世纪)便走了进去。它的东西方向的尽头是一个由内部半圆形和两侧的两间房组成的后殿,据介绍是主教的宝座和祭坛后靠东墙的教士的讲台(图10)。后面的墙上悬挂着“米底巴地图”的图片,足见该地图马赛克的地位。

图10:圣殉道士教堂后殿

参观结束,我们往出口走,眼前是残墙与残破的地面,可见与之比邻的“侯赛因国王清真寺”(图11和图12)。

图11:考古公园的院落

图12:考古公园西部出口

米底巴的马赛克显示:古代迦南诸族所崇拜的巴力、希腊诸神、罗马天主教、希腊东正教、伊斯兰教等先后影响着米底巴。值得一提的是,在以色列人夺取米底巴,之后安营驻扎摩押平原时,摩押国王巴勒召来巴兰来咒诅以色列人,以期阻挡以色列人西进。巴兰虽受聘于巴勒,却说上帝才是他话语的来源;面对以色列人的营地,他大发预言说:

“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扰乱之子……以色列必行事勇敢。有一位出于雅各的,必掌大权,他要除灭城中的余民。”(民24:17,19)。

有趣的是,如同摩押王巴勒,今天全球权力精英仍在召聚巫师诅咒、抵挡上帝仆人的治理,他们的努力终必无功而返,因出于雅各的那颗星已掌大权……

Lily写于2021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