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们在早期耶稣运动中扮演着各种重要角色,例如,大比大被称作“门徒”( μαθήτρια; mathétria;徒9:36),非比是一位“执事”(διάκονον;diákonon)和“保护者”(προστάτις;prostátis;罗16:1-2),友阿爹和循都基与保罗“在福音上一同劳苦”(腓4:2-3),以及跟随耶稣并在他的事工中供给他的妇女们(路8:2-3)。 倘若妇女担任如此重要职位,耶稣的十二门徒为什么都是男人? 其原因不在于男性优越于女性的固有优势,而在于门徒的性别和人数所代表的涵义,即十二门徒代表雅各的十二个儿子,以色列的支派由此诞生。 为使人想起以色列支派的男性名字,耶稣需要拣选十二个男人; 耶稣这样做不是对性别限制作出排他性声明,而是一个象征性和包容性的声明,即他的教导与救恩是给以色列全家的。

《创世记》阐明“雅各共有十二个儿子(שׁנים עשׂר; shneim asar)”(创35:25)。 当其中一些儿子与他们在埃及的兄弟约瑟团聚时,他们对他说:“仆人们本是弟兄十二人,是迦南地一个人的儿子”(创42:13;参见42:32)。 这些众子最终成为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族长。 该传承体现在以色列祭司的胸牌上,上面有“十二块宝石都要按着以色列众子的名字(בני ישׂראל; benei Yisrael)……每块刻有相应的十二个支派的名字(שׁני עשׂר שׁבט; shnei asar shavet)”(出28:21)。 祭司的圣服代表雅各众子及其所代表的支派,为要提醒祭司的侍奉使全以色列在敬拜中合一。 同样,耶稣称十二个使徒为“儿子”,以强调他作为祭司弥赛亚的角色,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

耶稣解释他拣选十二门徒与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相吻合。 他对这十二个人说:“阿们!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太19:28;参路22:30)。 《启示录》预见“复兴万事”在新耶路撒冷来临之际,门上写着以色列的儿子,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启21:12),并且城墙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启21:14)。 新约圣经强调了雅各众子与耶稣的十二个男学徒之间的联系。 这些门徒之所以为男人并非因男人的内在价值优于女人。 相反,耶稣选择这十二个人是为了代表雅各的十二个儿子,并宣告他的弥赛亚使命是重新联合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20年10月28日

翻译:张亮|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Why Were the Twelve Disciples All 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