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上帝几乎杀了摩西?

艾利的文章

最神秘的一个妥拉事件(坦白地说,是与我们的现代逻辑背道而行)见于《出埃及记》4章24-26节中。那里在委派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耶和华来要杀他(出4:24-26)。接下来的是《新美国标准版圣经》的翻译和我个人的几个修改(这些修改得到希伯来文本支持)。我要感谢 Michael Heiser 对在本文中探讨的核心思想的贡献。

这事发生在前往住处的路上,耶和华遇见他 [摩西],想要他死(וַיְבַקֵּשׁ הֲמִיתוֹ)。然后西坡拉就拿一块火石,割下她的儿子的阳皮并触及他的脚(וַתַּגַּע לְרַגְלָיו),她说:“这是因为你是我的血郎。” (כִּי חֲתַן-דָּמִים אַתָּה לִי)。所以耶和华让他独自一人。那时,她(西坡拉)说:因割礼,“你,一个血郎。”

这段经文的关键在于认识到摩西还未恰当地受割礼。在埃及成长的摩西和其他以色列人并未完全割除男人的包皮(因他成长在埃及的皇室家族,其它的情况也不大可能)。在约书亚的时代,以色列人经历了第二次恰当的割礼,包皮被完全割除(书5:2-3)。所有这些对于现代基督的信徒的耳朵来说听起来是微不足道的、粗俗的和陌生的,但显然这不是耶和华看待此事的立场。换句话说,以色列人有可能在仍未行割礼的时候被救赎,但出埃及的带领者将由一个更高的标准来衡量。

摩西就要启动“出埃及行动”,而他或他儿子革舜还未受亚伯拉罕之约的记号。当上帝来寻他的命时,摩西的米甸的妻子西坡拉介入要救他。上帝的愤怒因这个儿子的血和一个米甸妇人的果断的救赎行动而转离。

这解释了上帝看似奇怪的举动。但是我们怎样才能理解西坡拉的话(“你是我的血郎”)?

割礼对一个男人来说不仅是他进入亚伯拉罕之约的一个记号,它对他的新娘来说也是一个记号,即她要嫁的男人实际上是至高上帝的敬拜者,一个行过恰当割礼的男人对她来说是一位“血郎”。

然而为什么西坡拉将革舜的包皮触到摩西的“脚”?最可能的情形是,摩西的“脚”指的是摩西的生殖器(这是在《希伯来圣经》中的一个常见的委婉说法)。

当时摩西的生殖器尚未恰当地印上亚伯拉罕之约的记号。在给革舜(恰当的)行割礼后,西坡拉触摸摩西的生殖器,好似摩西已受了恰当的割礼一样。当这位大有信心的妇女这么做时,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使摩西幸免于难,好叫他准备妥当去拯救上帝的古时之民。

《圣经》充满了许多像这样的段落,留给许多人迷茫与困惑。理解这些“令人迷茫”的段落的钥匙是要更好地理解《圣经》的犹太背景。你不花时间来学习希伯来语的借口是什么呢?年龄?财务?时间?我们开设了这个易学的、实惠的,以及按个人节奏的计划。《圣经》希伯来语第一步是在犹太语境和文化研究的课程中开始你的在线证书学习的一个理想方式。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发表于2018年7月25日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原文链接:Why Did God Almost Kill M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