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近两千年里,对于“敌基督”的身份有很多讨论和猜测。在历世历代中,许多人或各异的政府/宗教体系被认为是“敌基督”(该实体在约翰、保罗、但以理、以西结、以赛亚、耶利米和其他《圣经》作者的著作中提及)。上帝的话语是否提供给我们足够的关于敌基督的信息,以便能准确地确定谁(或什么)将是敌基督吗?本文将查看《圣经》,看看是否一个具体的指认会得到经文的支持。

让我们从约翰的书信开始,这是《圣经》唯一一处实际使用“敌基督”一词的地方: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 [ho antichristos] 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 [antichristoi] 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约壹2:18-19)

《圣经》中首次出现“敌基督”一词是在《约翰壹书》2:18,那里用的希腊词是 ἀντίχριστος(音 antichristos主格、阳性、单数名词)在该词前的定冠词 ο(音 ho译者注:有的希腊文抄本没有这个定冠词)在语法上指明约翰在说一个确定的、单数实体:/敌基督的。约翰在讲一位特定的 anti 基督的个人。希腊文介词 anti 字面意义上是“代替”(参见 太2:22;路11:11;雅4:15)。这位将“代替”基督,而不是虚假地宣称他自己就是归来的基督。

在第18节,约翰做了关于要来的“敌基督”(替代基督的一位阳性单数实体的称谓)的一个陈述。他说那些收到他信的人之前已听说敌基督的要在末世出现。然后,为要阐明接近末世时候,约翰将未来的敌基督出现与若干已出现的“敌基督”的人相对比。他说,这些“敌基督”的人已从信众中出来,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信众的一部分。既然约翰将他所在时代的“敌基督”作为个体存在(而不是“体系”或“政府”),与之平行的未来的敌基督必须也是一位个体,不是非人格的政府/宗教体系。

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或作“都有知识”)。我写信给你们,不是因你们不知道真理,正是因你们知道,并且知道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谁是说谎话的 [ho pseustes] 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那敌基督的 [ho antichristos]。(约壹2:20-22)

第20和21节将从信众中出来的“敌基督”的人与晓得真理并有上帝的灵(来自圣者的膏抹,参见 赛61:1;路4:18;徒10:38)真信徒相对比。第22节通常被误解为只是指代那些复数的“敌基督”的人(就是约翰在第18节的后半句所提及的)。但是,希腊文指出约翰在说所有那些否认耶稣是以肉身来的人都是将来要到来的敌基督的预表。这些“敌基督”的人像是将来的那个否认耶稣是弥赛亚的“骗子”。事实上,约翰告诉我们敌基督将否认父与子。

我们可以从这段看到,敌基督将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他将否认耶稣是弥赛亚。在此信的后文中,约翰列举了敌基督的第二个识别特征:

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上帝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 [tou antichristou]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壹4:2-3)

约翰告诉他的读者:那些承认耶稣弥赛亚是以肉身来的人是因为上帝的灵的作用,而那些否认耶稣弥赛亚是以肉身来的人不是来自上帝的,而是有另外的“灵”在影响着他们。这里,约翰给我们提供了识别敌基督和那些在灵里与他相联合的人的另一个测试标准:

因此,约翰向我们提供了识别敌基督和那些像他的较小的“敌基督”的人的两个识别特征:

(1)否认耶稣是弥赛亚,

(2)否认耶稣是以肉身来的。

在灵里被认为是“敌基督”的,这人或组织必须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

此外,约翰再次强调,读他书信的圣徒们已经听说那敌基督的要来。他的意思是:虽然敌基督的还未出现,他所鼓吹的亵渎早已在世上。约翰直接将虚假的教导(上帝的儿子不是以肉身来的)等同于未来的敌基督。

在他第二封信中,约翰再次将“耶稣未成为肉身来到世上”的教导与未来的欺骗者(那敌基督)相比较。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 [planoi] 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 [ho planos]、敌基督的 [ho antichristos]。(约贰1:7)

约翰怎么说那些已来到世上的许多迷惑人的(复数)就是那“欺骗者”和“敌基督”(二者都是单数)?原因是否认耶稣肉身存在(即在约翰的时代那些被“敌基督”的灵带领的人所宣称的)将是未来那敌基督的主要识别教义。再一次地,约翰确认当前那些许多迷惑人的是未来那敌基督的预表。

在约翰的书信中,他两次提到读到他书信的信徒已听说那敌基督要来(约壹2:18; 4:3)。James Hastings 写道:“圣约翰……暗示出一个普遍的信念,并将其属灵化,应用到已发动的倾向”(《一本圣经辞典》,“大罪人与敌基督”,第3卷,第226页)。对要来的敌基督的信念是早期基督徒中间的一个未成文的秘密的教导吗?还是它也被记载于《圣经》的其它地方?

约翰可能会提及《圣经》的若干经文。然而,最有可能要提及的经文可能是保罗在他的《帖撒罗尼迦后书》中对“大罪人”的解释:

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现在”或作“就”),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 [he apostasia] 的事,并有那大罪人 [ho anthropos tes hamartias] ,就是沉沦之子 [ho huios tes apoleias],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 [ton naon tou theou] 自称 [apodeiknunta] 是上帝。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 [ho anomos] 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这不法的人 [ho anomos] 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后2:1-12)

关于保罗在这段经文中所描述的敌基督,《国际标准圣经百科全书》说:“更早所写的《帖撒罗尼迦后书》提供了证据说明在信徒中已有了一个普遍接受的相当发达的教义”(“敌基督”,第2卷,第139页)。这里保罗讲述耶稣从天降临来招聚圣徒(第1节)。为了消除帖撒罗尼迦人对错过这个事件的担心,保罗清楚地概述了弥赛亚回归之前必须发生的事情。在第3节,他指出有两件事在“基督的日子”之前将会发生:

(1)离道反教;

(2)“大罪人”的显露。

根据弗里伯格的《希腊新约分析辞典》,希腊词 apostasia 的字面意思是“因改变忠诚而产生的一种状态:反叛、离弃”(比较 徒21:21)保罗说:就在基督回来之前,在那些声称是信徒的人中间必会有一个广泛的对信仰的背弃。

他继续说这个离弃会在“大罪人”(又在第3节被称为“沉沦之子”、第8节称为“这不法的人”)的显露之前发生或二者是伴随发生的。保罗在这段中所描绘的“大罪人”是一个人,而不是政府或组织。这一位被广泛认为与约翰所说的敌基督以及《启示录》中提到的“兽”(启11:7;13:1-6;19:19-20)等同。

保罗告诉我们:大罪人是“抵挡住,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第4节)。这将不仅包括独一的真神,也包括一切其他的“神和主”(参见 林前8:5)。这些“神和主”是列国的众神(希伯来文  ‘elohim,申6:14;31:16;士2:11-13;王下18:33-35;番2:11),他们是天上议事会中治理天使。

保罗随后告诉我们:大罪人“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希腊动词 apodeiknunta (自称)的字面意思是“演示、证明或宣称”某事。保罗说大罪人这样做的原因是要证明他是一位神。

要理解为什么这个举动会将大罪人演示为一位高于其他所有神明的一位,我们必须确定保罗说大罪人坐在上帝的殿里的涵义。我们如何理解这句陈述?这是形象化的还是字面意义上的?

若保罗想以形象化来说,那么“上帝的殿”会代表什么?在他另一封书信里,保罗说信徒的身体是上帝的殿,因为圣灵住在里面(林前3:16-17; 6:19)。在福音书中类似的提及也是指一个人(参见 太26:61;27:40;可14:48;15:29;约2:19-21)。然而,教会作为一个整体被称作是“上帝的殿”(林后6:16)或是新约中“上帝的家”(提前3:15;彼前4:17)。以形象化的意义来解释保罗的这句话,说大罪人将住在信徒当中(在“教会”中),是一些学者们已有理解。然而,其它相关经文(我们之后会查看)显示这个意思是不太可能的。

以字面意思来理解这句经文会提供两种解释。保罗也可能在讲在末世的耶路撒冷会有一个物理上的殿被重建。相信在末世会出现敌基督的大多数基督徒认为敌基督会在犹太人在圣殿山上重建的圣殿中落座。

然而,另一个字面意思的可能性也存在。保罗也可能在讲天上的上帝的殿(来8:2;启11:19)。《圣经》告诉我们,在地上由摩西所建的地上的帐幕是按照天上的圣殿样式,之后在耶路撒冷所建的圣殿也是如此:

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制造帐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样式。”(出25:8-9)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因为已经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上帝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来8:1-5)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来9:11)

当时,上帝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启11:19)

在《帖撒罗尼迦后书》所谈到的圣殿是指天上的圣殿的想法并不像初看上去的那样牵强。在耶路撒冷前市长 Teddy Kolleck 的自传中,他给出了对天上圣殿的一个有趣的提及:

我每年会收到二十到三十封信,主要来自不同教会的原教旨主义的基督徒,催促我们建立圣殿,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基督回归的一个前提。在记者会上,我经常被问及我们是否计划重建圣殿。我总是回答说,按照犹太人的传统,圣殿早已存在,并会在弥赛亚来临时从天上降临到其适当的位置……(《自耶路撒冷》,第230页)

若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2:4中所说的是天上上帝的殿,那么大罪人将有旅行到圣殿所在的“在上的耶路撒冷”(加4:26)的能力。这最终暗示敌基督将是一位某种天使般的活物(参见 伯1:6-7;2:1-2)。

并非凑巧的是,《圣经》显示在这个时代的末尾所发生的事件中,会有一位天使般的王从称为“无底坑”的属灵的监狱被释放出来:

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它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有无底坑的使者作它们的,按着希伯来话,名叫亚巴顿;希腊话,名叫亚玻伦。(启9:1-11)

这位邪恶的灵性存在(其象征性的名字在希伯来和希腊文中都是“毁坏者”)将成为末世敌对上帝和天上正义军队的反叛者们的领袖。若要了解这位天使般的王的进一步细节,请参阅《谁是毁坏者?》一文。

许多(很可能是大多数)基督徒认为,即使考虑到天上的圣殿会被敌基督占领的这种可能性都是近乎亵渎的愚蠢之举。然而,《圣经》的若干段落支持对保罗的这句陈述的具体理解。第一个我们要查看的是《但以理书》:

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它渐渐强大 [tigdal],高及天象,将些天象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但8:9-10)

若我们按照字面意思来看待这个预言,我们看到“小角”(敌基督的另一个称谓)将变得很有能力(希伯来文 tigdal)以便足以挑战“天象”。我们从若干经文得知,“天象”通常是对天使的一种称呼(王上22:19;代下18:18;尼9:6)。“星宿”在《圣经》中也是对天使的一种形象化的称谓(伯38:7;赛14:13;启1:20; 9:1; 12:4)。

但以理的异象继续揭示了更多信息,指出天上的圣殿是敌基督的攻击目标:

并且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 [sar hatzava’],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它。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军旅践踏的异象(“军旅”或作“以色列的军”),要到几时才应验呢?” 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个日夜圣所就必洁净。”(但8:11-14)

这里我们看到敌基督高抬自己至“天象之军”(希伯来文 sar hatzava’)的位置。在这章的稍后,当天使加百利向但以理解释这个异象时,这同一位“天象之军”也被叫作“万君之君”(希伯来文  sar sarim第25节)。显然二者都是指耶稣弥赛亚,就是之前向约书亚显现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希伯来文 sar tzeva’ YHVH)的这一位。欲了解道成肉身之前的耶稣的进一步信息,请参阅《旧约中的基督》一文。

我们知道自从耶稣复活和升天之后,耶稣的圣所就在天上的圣殿中,在那里他坐在永生天父的右边(诗110:1, 5; 太26:64;可16:19;徒5:31; 7:55-56;罗8:34;弗1:20;西3:1;来1:3; 8:1; 10:12;彼前3:22),担任我们的大祭司(来2:17; 3:1; 4:14-15; 5:5,10; 6:20; 7:26; 8:1,3;9:11; 10:21)。但以理的异象显示,敌基督将停止天上圣殿的常献的祭,践踏耶稣的圣所位置(天上的耶路撒冷)。

若这个赐给但以理的异象真正是有关天上的耶路撒冷和在那里的上帝的殿,那么敌基督所要除去的“常献的祭”是指什么?新约在多处为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上帝所悦纳的灵祭。(彼前2:5)

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上帝,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来13:15)

他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启5:8)

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启8:3-4)

新约显示,基督徒仍要献祭。这些是属灵的献祭,包括颂赞和上帝的百姓对天父的祈祷。这是敌基督要止住的献祭,而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物理献祭。

我们未被告知敌基督是如何停止这些献祭。然而,我们被告知献祭将被停止“2,300个早晨和晚上。提到“早晨和晚上”的原因是上帝吩咐一天中在圣殿有两次献祭:一个在早晨,另一个在晚上(出29:38-42;代下13:11)。既然在地上的一切是照着天上圣殿的样式,有理由认为献祭的模式也是一致的。

敌基督将停止一共2,300个献祭。然而,既然一天是两次献祭,这里所提到的时间长度实际是1,150天。很有可能这个期间将被包含在42个月(1,260天)之内,就是敌基督被赐予权柄治理地球的期间(启13:5)。

与其它经文一致性地去解释但以理异象中的符号可以确定:天上的圣殿是敌基督的攻击目标。因此,这是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所指的圣殿。

还有一处来自《以西结书》的经文指出,天上的圣殿将被玷污:

我必转脸不顾以色列人,他们亵渎我隐密之所 [tzepuni] ,强盗也必进去亵渎。(结7:22)

这句经文是在一段预言之中,这预言讲到世界末日要发生的事件,就是在“耶和华发怒的日子”(结7:19)。希伯来文 tzepuni 是词根 tzapan 的一种形式,意思是“隐匿、宝藏、贮存”。有可能 tzepuni 与 tzapon 有关,后者的字面意思是“北方”。

《旧约神学词典》对于 tzapon 是这样解释的:

在迦南人的神话中,北方被认为是诸神聚会的地方。诸神会在 tzapan 山上聚会; tzapan 可以作为一个称谓……这个神明在 tzapan 山聚集的概念在以赛亚对巴比伦的谕示中得到暗示,在那里他描绘高傲的王说:“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赛14:13)。这王为自己主张普遍的和神明性的主宰权。这种高傲将很快遇到上帝的烈怒。

《诗篇》48:2将锡安山形象性地置于北方的极处意味着上帝是全宇宙的独一主宰。只有祂要得到敬拜和颂赞……(第2卷,第774页)。

有可能《以西结书》7:22讲到末世上帝的宝地(天上的圣殿)被亵渎。这一理解有助于澄清在《启示录》中的一个意义含混的段落:

有一根苇子赐给我,当作量度的杖,且有话说:“起来,将上帝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启11:1-2)

许多人理解这是有关地上圣城耶路撒冷的预言。但是在末后,当这个预言应验时,若在地上的耶路撒冷没有圣殿会怎样?这预言中提到的包括上帝的殿的圣城是否有可能指天上的耶路撒冷?当考虑所有关于末世的预言之后,看来很可能如此。

然而,其它预言,包括耶稣自己的一个预言(太24:15-20;可13:14-18;路21:20-24),指出在天上的耶路撒冷被攻击的同时,地上的耶路撒冷将被包围。随着敌基督指挥治理地球的诸神的天使联军攻打天上耶路撒冷,地上的军队也将包围和毁坏地上的耶路撒冷。这是事实再次阐明物理界与灵界无法辩驳的关联以及《圣经》中预言的双重应验性。

这个关联可以在《但以理书》第10章明白地看到。在这章中,我们看到所揭示的在上帝圣洁的一位天使(很可能是加百列)与“波斯王国的魔君”之间在灵界中争战(但10:13)。这位天使般的大君,他不希望但以理收到来自天上的信息,他抵挡上帝的旨意,与祂的使者大战21天。

有意思的是,那位圣洁的天使告诉但以理,他将要在与“波斯的魔君”作战之后与“希腊的魔君”争战(但10:20)。在历史上,我们知道地上的希腊帝国击败了波斯帝国,并取代它成为地上显赫的强权。那位圣天使的话显示,这个权力上的更迭也将在灵界中发生,即希腊的天使般的魔君将成为上帝旨意的主要仇敌。

《启示录》第13章告诉我们“兽”的兴起和末世的活动。我们看到天上的圣殿和住在天上的使者是兽的具体焦点: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 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兽就开口向上帝说亵渎的话,亵渎上帝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13:1-9)

若要了解对这合成的兽所象征的涵义的解释,请参阅《启示录和但以理书中的兽》一文。

注意这个兽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他的嘴,就是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启13:5-6)。同一个特征在但以理对敌基督的预言中得以具体描述(但7:8)。我们看到兽的亵渎是针对两个目标:天上的帐幕和在天上居住的灵体。并非巧合的是,这些也是敌基督试图要征服的两个对象,以便证明其价值(参见 帖后2:4)。

先知但以理提供了敌基督的信息,就是他所见到的“小角”:

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7:8)

但以理并不理解这个异象,他请求在他梦中见到的天使来解释:

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它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头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被它打落。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横,过于它的同类。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那侍立者这样说:“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19-25)

我们见到这将兴起的“小角”与他所制伏的三位“大不相同”。原因是他们是人来作王,而这一位却是天使来作王(启9:11)。再一次地,我们看到他统治的期间被指明是3 ½年(“一载、二载、半载”)。

正如我们先前在保罗致帖撒罗尼迦人的第二封信中看到的,敌基督的终结发生在主耶稣从天上归来的时间:

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帖后2:8)

这段没有给我们敌基督最终被击败的细节。然而,我们从《诗篇》第82章得知,那些反叛上帝旨意的堕落天使 ‘elohim (即诸神)将会死去,像可朽坏的人一样:

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然而你们要死,与世人一样;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诗82:6)

若干预言向我们显示:从无底坑中出来的天使般的王最终的结局。其中的一个预言可在《以西结书》中找到: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啊,你对推罗君王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因心里高傲,:’我是 [‘el],我在海中坐上帝 [‘elohim]之位。’你虽然居心自比上帝 [‘elohim],也不过是人,并不是 [‘el]!(看哪,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什么秘事都不能向你隐藏。你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得了金银财宝,收入库中。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资财,又因资财心里高傲。)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居心自比上帝 [‘elohim],我必使外邦人,就是列国中的强暴人临到你这里,他们必拔刀砍坏你用智慧得来的美物,亵渎你的荣光。他们必使你下坑,你必死在海中,与被杀的人一样。在杀你的人面前你还能说‘我是 [‘elohim]’吗?其实你在杀害你的人手中不过是人,并不是 [‘el]。你必死在外邦人手中,与未受割礼(或作“不洁”。下同)的人一样,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结28:1-10)

这里我们看到敌基督被称为“推罗的君王”。他的属灵上的父亲撒但的称谓在紧接着的相关预言中是“推罗王”(结28:11-19)。这些预言可能指向以西结时代的人,他们是敌基督和撒但的预表(因为许多预言是双重性的),或着他们可能象征性地指出敌基督和撒但。

在这段中,我们看到敌基督被两次称作“人”(第2和9节)。许多人引用它主张敌基督不可能是位天使般的活物。然而,这个预言又可能在讲推罗的一人作为君王是末世敌基督的预表。无论如何,在塔纳赫有时会将天使般的活物作为人或说他们具有人的外形(参见 创32:24;但9:21; 10:18;结1:5)。因此,这个用法无法自动将我们之前关于敌基督是一位天使般的存在的说法归于无效。

我们得知这位“推罗的君王”将其自己比作一位神,他“在海中坐神之位”(第2节)。在《圣经》中,海代表世界的列国(参见 民24:7;撒下22:17;诗18:16;启17:1)。我们从此得知“推罗的君王”将统治列国。

我们也得知他的死是可耻的(参见 诗82:7)。这个事件在《启示录》中有更多细节的描写:

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启19:20)

对于一位自认为高于其他诸神的这位,这肯定是一个耻辱的下场。

结论

保罗的《帖撒罗尼迦后书》中的“大罪人”不会是一个人。相反,他将是一位天使性的王,名字叫亚巴顿/亚玻伦。他是在第五号吹响时从无底坑上来的“兽”(启9:1-11)。亚巴顿及其属灵活物的军队将占领天上的圣所,得胜天上的众使者。然而,他统治的权柄将只有3 ½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之后,上帝将他的权柄取走。亚巴顿将集结其邪恶的势力作最后的一战,以企图摧毁上帝的百姓和祂的计划,但他不会得逞。他将在耶稣弥赛亚在地上建立为期一千年的上帝国度时被扔进火湖中。

(译者注:本文未涉及对《帖撒罗尼迦后书》2:6(“那拦阻他的”)的讨论。早期教会的教父们,比如爱任纽、德尔图良、约翰·屈梭多模、耶柔米,均对《帖撒罗尼迦后书》2:6有过比较一致解释,即认为“那拦阻他的”是罗马帝国,从而得出结论:敌基督是罗马天主教教廷。但是,由于这个解释存在若干明显的问题,特别是它忽视了《启示录》中对亚巴顿的描述,这也许仍只是“一家之言”吧。与此相对,若用“以经解经”的原则,“那拦阻他的”很有可能是《启示录》9:2中提到的“无底坑”的拦阻,之后一位天使在末世将“无底坑”打开,才有亚巴顿(启9:11)的出现。这个事实在《彼得后书》2:4和《犹大书》1:6都有间接的提及。这个解释比用早期教父的解释似乎更能说明问题。欲了解该问题的进一步讨论,请参阅《谁是毁坏者》一文。)

Bryan T. Huie
2002年12月7日
2013315日修订

翻译:黄松
校对:张亮

阅读原文:WHO OR WHAT IS “THE ANTICHR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