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第12章:第一个逾越节是何时?

布赖恩的文章

历史上关于第一个逾越节诸事件的时间表一直存在分歧。今天大多数遵守安息日的上帝教会认为,以色列人在埃及于亚笔月14日的日落后宰杀逾越节的羔羊。通常的教导是,他们在14日晚吃了逾越节晚餐,而毁灭者在那天晚上约午夜时分杀了埃及的长子。本文将表明以色列人宰杀逾越节羔羊是在亚笔月14日下午,然后在亚笔月15日那夜吃了逾越节晚餐,就是上帝差派死亡使者击杀埃及长子的数小时前。

来自全世界上帝教会的大多数宗派通常接受赫伯特·W·阿姆斯特朗采用的逾越节场景(或它的略有变化的一个版本)。阿姆斯特朗先生教导逾越节羔羊的被杀、吃逾越节晚餐以及长子之死全部发生在亚笔月14日的日落以后。相信这个理论的大多数人(他们之间可能有些许细微的差异)提出以下埃及逾越节的事件的笼统时间顺序如下:

  • 以色列人在日落与天黑之间宰杀逾越节的羔羊,即亚笔月14日的最初几个小时。
  • 他们烤羊肉,并把血涂抹在他们的两个门框和门楣上。
  • 午夜前他们吃无酵饼和苦菜的逾越节晚餐。
  • 死亡使者在亚笔月14日午夜巡行,击杀埃及的长子
  • 以色列人留在他们的屋内直到天亮,早晨之前将他们的逾越节羔羊不可吃的剩余部分用火烧掉。
  • 亚笔月14日白天时分,他们掠夺了埃及人的金器、银器和衣裳。
  • 亚笔月15日晚太阳落山不久,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

逾越节的羔羊在日头刚落之后(作为亚笔月14日的开始)就被宰杀的想法基于希伯来短语 beyn ha’arbayim (בין הערבים):

要留到本月十四日,在两晚之间 [beyn ha’arbayim],以色列全会众把羊羔宰了。(出12:6,《圣经的字面翻译》

如上所示, beyn ha’arbayim 字面意思是两晚之间。大多数上帝的教会都将其解释为日落与天黑之间。《圣经》的许多翻译都把希伯来短语 beyn ha’arbayim 译为黄昏傍晚。此外,许多现代学者已将这个希伯来短语理解为日落到天黑。但这是 beyn ha’arbayim 的正确解释吗?

关于最初逾越节的时间的整个争论都取决于 beyn ha’arbayim 的真正含义。如果两晚之间的意思是从日落到天黑,那么吃逾越节晚餐和长子的死发生在亚笔月14日。另一方面,假如犹太人将 beyn ha’arbayim 作为从午后到日落的时段是正确的,以色列人宰杀的逾越节羔羊就在亚笔月14日的午后。接着他们在亚笔月15日晚,即节期的第一日吃逾越节晚餐。死亡使者是在15日的午夜杀了长子。要完全理解这个主题我们必须确定哪一个 beyn ha’arbayim 的解释是正确的。我们如何证明上帝藉两晚之间要表达什么意思?《圣经》自己为我们提供了任何线索吗?

《出埃及记》29章38-41节记载上帝赐给摩西有关以色列人每日献祭的吩咐。让我们留心查看 Jay Green 的《圣经的字面翻译》中的那个吩咐,在《行间圣经》中,与希伯来文本并列的翻译如下:

“你每天所要献在坛上的,就是两只一岁的羊羔,早晨要献这一只,两晚之间 [beyn ha’arbayim] 要献第二只。和这一只羊羔同献的,要用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与捣成的油一欣四分之一调和,又用酒一欣四分之一作为奠祭。第二只羊羔要在两晚之间 [beyn ha’arbayim] 献上,照着早晨的素祭和奠祭的礼办理,作为献给耶和华馨香的火祭。(出29:38-41,《圣经的字面翻译》)

以色列人是从日落至日落来考虑一天时间的。上帝明确地吩咐以色列人每日要献两只羊羔。第一只羊羔要在早上献,而第二只羊羔要在“两晚之间”献。作为当天的第二只祭物,即在“两晚之间”被献的羊羔必须在日落前被宰杀!

若“两晚之间”发生在日落之后的任一时刻,那么以色列人就不可能按照上帝所规定的方式执行这一吩咐。在日落时分,旧的一天结束而新的一天刚开始。将 beyn ha’arbayim 定义为从日落到天黑的一段时期,按以色列人划定一的方式,使晚祭成为第一而早祭成为第二。两晚之间的这种定义因与经文抵触,故而必须摒弃。

显然 beyn ha’arbayim 必须是白天当中的一个时段。犹太人总是认为它是从午后太阳开始下落直至太阳落山。事实上,历史表明在弥赛亚时代,犹太的祭司在下午两点半到三点半之间献晚祭以履行上帝的吩咐。

犹太学者通常将短语 beyn ha’arbayim 定义为下午,如下所示:

在黄昏 希伯来语 ben ha-‘arbayim 的字面意思是在两个下落之间。来源于拉比的说法认为这意味着自正午开始之后。根据 Radak,第一个下落发生在正午太阳刚好越过天顶并且阴影开始拉长,第二个下落是真正的日落。(《犹太出版协会妥拉评论》,卷2,第55页,出埃及记

在傍晚 自第六个时辰(午后)及以后它被称为 בין הערבים,当太阳降下开始变暗时。בין הערבים 的表达在我看来指代白日的“傍晚”与夜间的“傍晚”之间的那些时辰;白日的“傍晚”是从第七个时辰开始,(那时起)“晚影拖长” (耶7:6),并且夜间的“傍晚”从夜晚起始。(《摩西五经和拉什的评论-一个线性的英文翻译》,卷2,第102页,)

在傍晚。更好说,接近晚上(M. Friedlander);字面意思“在两晚之间”。根据《塔木德》,“第一晚”是下午的时间,当太阳的热量开始减弱时,约为3点;而“第二晚”始于日落。(《摩西五经和先知书中的一课》第254页,Joseph H. Hertz 博士编辑)

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乌斯·约瑟夫斯告诉我们,在公元一世纪圣殿被毁以前,逾越节的羔羊是“自第9个时辰至第11个时辰”被宰杀的(《犹太人的战争》6.9.3)。这段时间对应于我们的下午3点到5点。显然在耶稣的时代大多数犹太人都知道“两晚之间”意味着太阳自中午下降到日落之间。因此,他们在亚笔月(后称为“尼散月”)14日下午宰杀了逾越节的羔羊。

往更远回顾,我们有可追溯到公元前二世纪中叶的《禧年书》的见证。在昆兰洞穴里发现了这本书的十个不同的希伯来手稿的残片;然而,我们现有的文本来自四个埃塞俄比亚的译本与一块译成拉丁文的相当可观的残片。《禧年书》包含了在耶稣之前二百年犹太人如何守逾越节的有价值的信息:

要记念上帝吩咐你的逾越节的诫命,你当在正月十四日的节期庆祝,你该在晚上之前宰杀它(羊羔),并且他们该在太阳落山之后的第十五日的晚上吃。就在这晚,即这节期与喜乐的起头,你们在埃及吃了逾越节的羔羊……

让以色列的子孙在正月十四日的两晚之间这个特定的时间来守逾越节,即从白日第三部分到晚间第三部分,因为白天的两段归给光,第三段归给晚上。这是耶和华吩咐你在两晚之间该遵守的。不许在光之下的任何时间宰杀它,要让他们在晚上的时段吃,直到夜晚的第三段,自晚上第三段之后的所有所剩之肉要用火烧掉…… (《旧约的次经和伪经》,《禧年书》49:1-2, 10-13,R.H.查尔斯)

那些教导逾越节全部落在尼散月14日的人为支持他们的信念就声称,在以斯拉和弥赛亚耶稣出现之间的某个时间点,犹太人重新定义了 beyn ha’arbayim 以适应他们自己的目的。在采纳这一立场时,他们就被迫拒绝所有可用的历史证据和在《出埃及记》29:38-41中找到的“在两晚之间”的具有启发性的定义。他们承认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在尼散月14日下午宰杀逾越节羔羊,但是他们认定这种做法是错误的。这些人进一步声称,耶稣根据撒都该人或艾赛尼人的方法正确地守逾越节,比法利赛人和其余的犹太国民早一天。

然而,这些理论缺乏历史证据的证实。他们基于如此假设:“最后的晚餐”是耶稣遵循撒都该/撒玛利亚人的习俗,在尼散月14日的日落时开始守逾越节,或者他遵循艾赛尼日历,使逾越节晚餐比主流的犹太历法早一天。这些观点源自对约翰关于“最后的晚餐”的描述(清楚地表明它在逾越节之前)与对观福音书的版本似乎表明的“最后的晚餐”描述(乃正常的的逾越节晚餐)之间的差异的解释。有关此主题的详细讨论,请参阅“最后的晚餐是否是逾越节餐?”

如前所述,这些理论没有证据支持。但有没有办法反驳他们?有,我们能以《圣经》反驳这二者。反驳按艾赛尼的习惯守节的前提是易如反掌的。耶稣在他被钉木头前不久告诉众人和他的门徒,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座位上,凡他们所吩咐的都要遵行(太23:1-3),这肯定包括了守节期(其中有逾越节)的时间。若他没有根据法利赛人所推算的日期守这个节期,他就是一位伪君子,正如他在《马太福音》23章的余下部分严厉训斥的那些虚伪的法利赛人一样。

从《圣经》角度反驳撒都该人的逾越节的假设需要多一点努力。结合《约翰福音》18:28 更仔细阅读《马可福音》15:1 表明,撒都该人吃逾越节的筵席也是在尼散月15日的晚上,是在法利赛人主张的同一时刻

一到早晨,祭司长和长老、文士、全公会的人大家商议,就把耶稣捆绑解去,交给彼拉多。(可15:1)

众人将耶稣从该亚法那里往衙门内解去,那时天还早,他们自己却不进衙门,恐怕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筵席。(约18:28)

《马可福音》15:1节中提到的把耶稣教给彼拉多的那些“祭司长”是谁?

在新约中提到撒都该人的名字大约只有十几次 …… 但必须记住的是,当提到祭司长时,实际上指的是同一群人。(《宗德文画册圣经词典》,“撒都该人”,741页)

马可记载耶稣是被带到公会前(可15:1)。该公会包括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这些就是在尼散月14日清早将弥赛亚交给彼拉多的同一批人。

这些将耶稣交给彼拉多的人都不进衙门。为什么?约翰清楚地说明了理由:他们想在仪式上保持洁净,使他们能吃逾越节的筵席,即在尼散月15日的日落之后吃!即使撒都该人认为逾越节完全落在尼散月14日,约翰表明那时他们未按这规矩守。

假如撒都该人认定他们该在尼散月14日晚吃逾越节的筵席,为什么他们不在那时吃呢?

到了耶稣时代,他们 [撒都该人] 包括供职大祭司的家庭,以及耶路撒冷其他富有的贵族。犹太人的公会和中央司法当局的大多数成员都是撒都该人。因此,撒都该人是有政治权力的那些人、与希律王和罗马统治者结盟的那些人的党派,但他们自己并不是一个在人民中有影响力的群体。法利赛人的观点在普通民众中占据上风,因此即使两个群体在有关律法中对节期中的洁净的事项和圣殿程序细节方面存在差异,撒都该人的祭司不得不按法利赛人的观点运作。(《伊尔德曼斯圣经词典》,“撒都该人”,第902页)

撒都该人有政治动机;他们按照法利赛人(符合圣经的)时间守逾越节,因他们担心若不如此行会遭到公众的反对。无论撒都该人个人相信逾越节是何时,《圣经》显示他们遵循了与其余国民一样的习俗。

历史表明法利赛人在耶稣的时代掌控着圣殿的仪式。你从未发现耶稣批评犹太人或法利赛人在错误的日子守逾越节。事实上,《圣经》明白地记载耶稣和他父母平素上耶路撒冷与他们的同乡们一起守逾越节(路2:41-42;约2:23; 11:55-56)。

耶稣在许多法利赛人犯错的问题上纠正他们。假如他们在一个错误的日子守逾越节,他是否会忽视这至关重要的问题上而不去纠正他们?不太可能!然而我们发现就在逾越节前,与其纠正他们,耶稣告诉他的门徒和众人“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座位上”。

因此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 ”(太23:1-3)。如果他们在错的时间守逾越节,那么耶稣告诉人们要听从法利赛人的看法是荒谬的!

另一方面,令人奇怪的是:文士和法利赛人从未批评过耶酥或他的门徒在与他们不同的日子守逾越节。在他们寻求诋毁并最终杀害耶稣的借口之时,他们的领导人是否会忽视这种明显的分歧点?很可能不会。经文在此事上的沉默非常具有启发性。

我们从保罗那里得到了进一步的证据,即一世纪犹太人对 beyn ha’arbayim 的解释是正确的。在《腓立比书》3章5-6节中,保罗描述了他的犹太背景;他说“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 作为一名法利赛人,如果保罗在错误的时间守逾越节,保罗就不能诚实地宣称就律法说他是无可指摘的。这段启发性经文间接表明法利赛人对 beyn ha’arbayim 的解释(犹太人按此来宰杀逾越节羊羔)是正确的!

beyn ha’arbayim 短语的两种不同解释从何而来?

在《出埃及记》12章6节(还有出16:12;利23:5;民9:3,5,11)中的“在两晚之间”的短语,根据不同社区实践被赋予了两种变体的解释:即如法利赛人所遵守和实践的在下午3点至日落之间(参见 Pesahim 61a [译者注:此文献是米示拿和塔木德中关于节期的];约瑟夫斯,BJ6.423);以及如撒玛利亚人和其他人所主张的,在日落和天黑之间。如埃德斯海姆指出的,较早的时间为宰杀大量的羊提供了更多的解释空间,而且很可能是可取的。(《新圣经词典》,“逾越节”,第882页)

阿尔弗雷德·埃德斯海姆,一位十九世纪著名的犹太学者对于 beyn ha’arbayim 有如此说法:

羔羊在14日当晚被宰杀,或如这句短语所说,在“在两晚之间”(出12:6;利23:5;民数记9:3,5)。根据撒玛利亚人、迦来特派犹太人 [公元8世纪,译者注:指以《圣经》为本的犹太人,Karaite 来源于希伯来语 Karaim,意为“经文的追随者“] 和许多现代译者,这意味着在实际的日落和完全的天黑之间(或者说,晚上6-7点之间);但是从属于同一个时代的约瑟夫斯(犹太人战争,6.423)和塔木德权威的证词来看,毫无疑问,在我们的主的那个时代,它被认为是从太阳开始下落与太阳实际消失之间的时段。这为必须宰杀许多的羊留出了足够的时间,并且与传统的说法一致,即在逾越节前夕,每日晚祭要比通常时间早献一个时辰,或若在周五,要比通常时间早两个时辰。(第165页,《圣殿:其事工和服侍》,更新版,第165页)

我们可以看到,在弥赛亚时代关于适用于逾越节的“两晚之间”的解释主要有两种意见。法利赛人教导羊必须在尼散月14日下午被宰杀。撒玛利亚人相信他们该在尼散月14日开始时的日落与天黑之间宰杀逾越节羔羊。

我们应该指望谁来解释 beyn ha’arbayim,撒玛利亚人还是法利赛人?撒玛利亚人有关于此事的真理吗?让我们看看耶稣自己如何对撒玛利亚妇女讲说关于撒玛利亚人的属灵知识和理解:

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4:22

弥赛亚耶稣清楚地告诉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撒玛利亚人不知道他们所拜的是什么。在同一节经文中,他肯定犹太人确实知道他们所拜的上帝,因为他们拥有真正的信仰。

据耶稣所说,法利赛人是摩西的继承者。当他们从妥拉来阐明何时守上帝的节期时,耶稣告诉他的门徒和百姓遵守法利赛的吩咐。他从未告诉人们遵循混合主义的“撒玛利亚人”或物质主义的撒都该人的教义!《列王纪下》17:22-34显示了那些撒玛利亚人”及其非法宗教活动的起源(译者注:这里所提及的移民到“撒玛利亚”地的外邦人,与同耶稣对话的“撒玛利亚人”有区别,参见《认识撒玛利亚人》)。正如今天的许多基督教的教派一样,“撒玛利亚人”所持有一点点真理也混杂了大量错误。耶稣在《马太福音》23:1-3中证实法利赛人是他那个时代的权威的宗教教师,而不是撒都该人(或艾赛尼人)。

当我们以开放的心态客观看待该主题时, beyn ha’arbayim  代表中午与日落之间的时间(关于这个主题的补充讨论,请参阅“两晚之间是什么意思?”)的证据是压倒性的。因此,以色列人一定是在亚笔月14日下午在埃及宰杀了逾越节的羊,然后在亚笔月15日午夜前的某个时辰吃了逾越节的晚餐。当我们查考《出埃及记》剩余部分的时间顺序时,这个时间序列将变得更加清晰。

现在我们来看上帝吩咐以色列人怎样吃逾越节筵席:

当夜要吃羊羔的肉,用火烤了,与无酵饼和苦菜同吃。不可吃生的,断不可吃水煮的,要带着头、腿、五脏,用火烤了吃。不可剩下一点留到早晨,若留到早晨,要用火烧了。你们吃羊羔当腰间束带,脚上穿鞋,手中拿杖,赶紧地吃,这是耶和华的逾越节。因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头生的,无论是人是牲畜,都击杀了,又要败坏埃及一切的神。我是耶和华。(出12:8-12)

那些相信逾越节完全落在亚笔月14日这天的人,难以解释上帝为什么指示以色列人要赶紧吃逾越节羔羊。正如你从这段经文中看到的那样,他们要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整装待发。假如他们要在一整天之后,就是亚笔月15日晚上才离开埃及,他们没有必要腰间束带、脚上穿鞋、手中拿杖这样匆忙地吃逾越节筵席。那么上帝为什么要给他们这些明确的指示呢?是因为祂真打算让他们在那些长子被击杀后不久出发吗?是的!

此外,对那些相信死亡天使在亚笔月14日夜间巡行埃及的人来说,以色列人直至黎明才离开他们的家成为一个主要的难题。他们争论说,依据摩西在《出埃及记》12:22中的指示,他们中无人敢冒险离开他们的家一直到早晨,因为要不然就意味着要从羔羊血的保护下被除去了!然而经文教导这个说法了吗?

这血要在你们所住的房屋上作记号,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我击杀埃及地头生的时候,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出12:13)

当死亡天使巡行这片土地时,他在房屋的门楣和两边门框上寻找血迹。他一见这血,就越过那所房子!在《出埃及记》12:13中,短语“当我击杀的时候”意味着一个确定的时候。毁灭者什么时候击杀?

到了半夜,耶和华把埃及地所有的长子,就是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被掳囚在监里之人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尽都杀了。(出12:29)

经文表明死亡天使在午夜杀死那些长子。一旦毁灭者通行埃及,第十次灾就结束了。在死亡天使穿越这片土地之后,以色列人的长子显然没有任何危险。

那么在长子死后《圣经》呈现出发生了什么?

法老和一切臣仆,并埃及众人,夜间都起来了。在埃及有大哀号,无一家不死一个人的。夜间法老召了摩西、亚伦来,说:“起来!连你们带以色列人,从我民中出去,依你们所说的,去侍奉耶和华吧!也依你们所说的,连羊群牛群带着走吧!并要为我祝福。” 埃及人催促百姓,打发他们快快出离那地,因为埃及人说:我们都要死了。出12:30-33)

经文清楚地记载法老在当晚长子死后不久,就召了摩西和亚伦。虽然有些人试图给出理由说摩西和亚伦忽略了法老的召唤,但文中强烈暗示他们出现在他面前。法老吩咐摩西带以色列人离开该国,他也请求摩西在他离开之前为他祝福。在最后一灾结束后的那晚,所有埃及人都起来了催促以色列人快快离开! 他们担心若以色列人在他们的土地上再多停留一点时间,他们也会被诛灭。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以色列人是否无视法老的命令和幸存的埃及人的恳求,并且在整个次日都在向悲伤的埃及人收集金、银和衣裳,就是他们准备埋葬死者之时?这不是《圣经》所记载的!

百姓就拿着没有酵的生面,把抟面盆包在衣服中,扛在肩头上。以色列人照着摩西的话行,向埃及人金器银器和衣裳。耶和华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给他们所要的,他们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往疏割去,除了妇人孩子,步行的男人约有六十万。又有许多闲杂人,并有羊群牛群,和他们一同上去。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这生面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预备什么食物。(出12:34-39)

经文清楚地表明以色列人匆忙地离开!不仅法老和埃及人敦促他们离开,《圣经》说他们实际上是把以色列人逐出埃及,正如上帝所预言的那样(出11:1)。他们被赶逐而没时间为他们的旅程准备任何食物。遵照上帝的指示,他们整装收拾好准备速速出发。在埃及人驱逐他们之前,他们甚至没时间拿出抟面盆来做饼!

如果我们看何时下令掠夺埃及人,我们也可以知道它很可能是何时执行的:

耶和华对摩西说:“我再使一样的灾殃临到法老和埃及,然后他必容你们离开这地。他容你们去的时候,总要催逼你们都从这地出去。此刻要传于百姓的耳中,叫他们男女各人向邻舍要金器银器。” 耶和华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并且摩西在埃及地法老臣仆和百姓的眼中,看为极大。(出11:1-3)

从《出埃及记》11:3中的陈述中可以看出,“耶和华叫百姓在埃及人的眼前蒙恩”,显然掠夺是在第十灾发生之前,即在埃及人驱逐以色列人之前已然发生。这就是为什么在《圣经》的许多翻译中,《出埃及记》12:35-36中对掠夺的详细描述用的是过去式(“已完成”,“曾问过”,“曾给过”)。

回到先前提及的一点,以色列人是直等到破晓天亮才离开他们的房屋,还是他们在夜间被赶走?不管哪一种方式,经文并未确凿地告诉我们。从表面上看,《申命记》16:1似乎暗示法老在拂晓前驱逐他们离开,那时天还是黑的:

你要注意亚笔月,向耶和华你的上帝守逾越节,因为耶和华你的上帝在亚笔月夜间领你出埃及。(申16:1)

然而,这段经文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人按字面意思在夜间就离开了。“耶和华你的上帝在夜间领你出埃及”这句话可能指的是那个导致他们被释放的事件,即埃及长子之死。毕竟,正是那天晚上发生的第十灾最终导致法老使他们自由。即使在以色列人起行后,他们直到越过红海才离开埃及的境界。因此,这节经文可能是形象化的。然而,无论这节经文是字面上的还是形象化的,我们所谈论的这数小时并不会对时间表产生重大影响。

无论以色列人离开他们的房屋是在拂晓前数小时或是在东方天空正发亮时,《民数记》33:3告诉我们以色列人在亚笔月15日从兰塞起行(也称为歌珊地,见创47:5-6,11)。在埃及的长子死后的数小时,他们被迫服从法老的命令和情绪失控的埃及人的催促,就在当晚或亚笔月15日的天刚拂晓时,他们脱离为奴生活的旅程开始了。

以色列人按着军队,在摩西、亚伦的手下出埃及地所行的路程(或作“站口”。下同)记在下面。摩西遵着耶和华的吩咐,记载他们所行的路程,其路程乃是这样:正月十五日,就是逾越节的次日,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在一切埃及人眼前昂然无惧地出去。那时,埃及人正葬埋他们的长子,就是耶和华在他们中间所击杀的,耶和华也败坏他们的神。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安营在疏割;(民33:1-5

摩西在以上的段落中确切地记载了以色列人在亚笔月15日起行出埃及。他们在黎明前不久或在第一缕日光出现时离开了他们所居之地兰塞(歌珊地)。在15日的白天里,正当他们得胜地往疏割去时,他们看到埃及人正在埋葬他们的死者。

肯定地说,我还没有涵盖关于第一个逾越节时间的每一个可能提出来的异议。但是,希望我已经出示了大量证据验证,原先的逾越节羔羊是在亚笔月14日下午被宰杀的,并在15日晚被吃。根据《圣经》,第一个逾越节的诸事件的实际顺序如下:

  • 在埃及长子死亡之前,很可能是在亚笔月14日的上午,以色列人夺了埃及人的金器、银器和衣裳。(出11:2-3)
  • 以色列的会众在亚笔月14日下午,即“在两晚之间”宰杀了逾越节的羔羊。之后,其血被搜集起来并涂抹在以色列人房屋的门楣和左右门框上(出12:6-7)
  • 当亚笔月15日开始日落时分,以色列人到室内准备逾越节膳食 – 将羊肉在火上烤了,与无酵饼和苦菜同吃。无酵节的第一日始于日落时分(出12:8,17)。
  • 以色列人在亚笔月15日晚赶紧地吃了逾越节餐。根据上帝的吩咐,他们吃的时候腰间束带,脚上穿鞋,手中拿杖。他们整装待发(出12:11)。
  • 逾越节餐结束以后,剩下的羊羔按照上帝的吩咐用火烧掉(出12:10)。
  • 午夜时分死亡天使巡行埃及全地,除了那些被羔羊之血所保护的人外,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尽都被杀(出12:12,29)。
  • 在第十灾袭击后不久,法老召了摩西和亚伦来。他命令以色列人离开这个国家。幸存的埃及人也强烈催促他们迅速离开;他们害怕若以色列人继续逗留,他们都会被杀(出12:30-33)。
  • 埃及人实质上是在亚笔月15日清晨这段时间将以色列人赶出兰塞(歌珊)(出12:34,37;民33:3;申16:1)。
  • 当以色列人在亚笔月15日白天昂然无惧地从兰塞起行前往疏割时,他们看见埃及人正埋葬那些在前一夜的大灾中被杀的人(民33:3-4)。
  • 以色列人抵达疏割后露营,并用他们从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是因他们被催逼仓促离开埃及没有时间为他们自己预备齐全(出12:37-39;民33:5)。

这是《圣经》对于第一个逾越节和出埃及开始所揭示的诸事件的序列。如上所示,那些认为逾越节完全落在亚笔月14日的人提出的时间表有严重的缺陷,它忽略一些经文且与另一些矛盾。

许多人相信在尼散月14日晚喝葡萄酒吃饼,他们就是在旧约逾越节的同一时刻守新约的逾越节。然而,最初的逾越节羊羔不是在14日被吃掉的!上帝吩咐以色列人的世世代代要向耶和华守逾越节筵席,作为永远的定例(出12:14,24)。耶稣改变了守逾越节的时间吗?

“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7-18)

尼散月14日下午,耶稣在数世纪以来羔羊被杀的同一时刻受死,成就了逾越节的象征意义。然而新约中没有任何一处记载耶稣改变了“要谨守的那夜”的日期(出12:42),就是上帝所定吃逾越节晚餐的那个夜晚。自从最初的逾越节开始,这个晚餐庆祝了以色列人从埃及的奴役中被解救。对信徒来说,它如今庆祝我们从属灵“埃及”(撒但的世界)的罪的捆绑中被解救出来。

Bryan T. Huie 

1997年2月23日
2010年3月19日修订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When was the first Passover?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