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起源看似显而易见:既然基督(Χριστός; Christós)是该词的基础,因此“基督教”必源自基督,即希伯来文“弥赛亚”(משׁיח; mashiach)称号的希腊语版本,意思是“受膏者”。 然而,耶稣从未提到“基督教”,他的第一批跟随者也未用该词来描述他们的运动。 其实,“基督教”一词从未在新约章节中出现,而是该运动之外的人称最初跟随耶稣的人为“基督徒”。 新约的作者们明白他们自己是犹太信仰表达和历史的一部分,而非创立一个叫作“基督教”的新宗教。

尽管“基督教”在新约中不占重要地位,但“基督徒”(Χριστιανός; Christianós)这一称呼出现了三次。 当“基督徒”一词出现时,它不是自称的,而是耶稣会众以外的人所起的一个名字。 例如,《使徒行传》顺便提到:“门徒被称为’基督徒’(Χριστιανούς)是从安提阿起首”(徒11:26)。 路加没说门徒自称为“基督徒”,而是说别人称他们为“基督徒”。 同样,希律王亚基帕对保罗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  (《使徒行传》26:28)  “基督徒”一词也被用作嘲讽,但新约鼓励跟随耶稣的人若被这样称呼时不要气馁:“若为作‘基督徒’[受苦],却不要羞耻, 倒要因[这名]归荣耀给上帝”(彼前4:16)。 尽管一些耶稣的信徒被贬为“基督徒”,但这节经文将该称呼变为荣耀。 《彼得前书》却依然鼓励信徒们要尽量好好使用这个并非他们自己发明的头衔。可见,初期的耶稣运动定位于以色列信仰内部,而不是一个远离犹太敬拜或传统的创新的“基督教”。

罗马人也提供了例子,说明“基督徒”这个称谓是对该群人持不利看法的那些人所使用的。 古代历史学家塔西佗写道:“有一类人因其恶行被鄙视,他们被称为“基督徒”(Christianos)。 该名的创始人基督(Christus)在提比里亚统治时期被巡抚本丢·彼拉多判处死刑。这个有害的迷信被短暂制止,却又再次爆发,不仅在该疾病的发源地犹大地,还出现在首都[罗马],世上一切恐怖和可耻之事都汇聚于此”(《编年史》 15.44)。 塔西佗阐明了《彼得前书》所暗示的,即非信徒用“基督教”一词作为嘲弄的称谓来形容一个被蔑视的宗教运动。

根据我们现存的文献,“基督教”一词起源于伊格那丢的著作(约公元100年)。 与“基督教”的嘲讽用法不同,伊格那丢将“基督教”作为正面术语来反对犹太信仰。 外邦人伊格那丢断言:“宣扬基督耶稣的同时却像犹太人那样生活是荒谬的,因为基督教(Χριστιανισμός; Christianismós)不接受犹太信仰,但犹太信仰[拥护了]基督教”(《致马格尼西亚人书信》第10章)。 伊格那丢认为,犹太信仰的实践者(即耶稣的最早跟随者)“拥护”了一种叫作“基督教”的新宗教,因此基督徒不应按犹太信仰生活。 这位教父的历史观是不准确的; 新约并未显示耶稣的犹太跟随者要么放弃了犹太信仰,要么接纳了一种称为“基督教”的替代宗教。 相反,今天我们所称的所谓“犹太教”和“基督教”之间的鸿沟只是在耶稣和他的犹太使徒之后的几代人中才开始出现。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写于2020年9月3日

翻译:张亮|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What’s the Origin of “Christia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