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扫罗/保罗(如今仅被称为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1章26节中断言:“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这句话时而会使那些学习新约圣经的人感到困惑。 我的很多学生曾问:在这节经文中“谁是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看似简单明了,但人们之所以质疑其含义,说明一千多年来普遍接受的传统赋予了“以色列人”身份某种特定的含义,即(该新)“以色列”就是“教会”。

其实不久前,我听过一位基督教广播节目的主持人断然地说:现代犹太人“不是以色列人,我们[基督徒]现在才是以色列人。” 通常假定保罗是一名基督徒,而非在一世纪跟随基督的一位犹太人。 这如同将他从“犹太人”当中除名,并在“基督徒”和“犹太人”之间划清界限:前者成了“以色列人”,后者……嗯…… 不入流的一群人。

然而,这位以犹太的基督为中心的法利赛人在他写给外邦人的信中果真表达了这个意思? 不是,除非我们断章取义地去解释《罗马书》11章26节,不考虑第9-11章的全部内容,甚至不考虑全篇书信。 若说“以色列全家”仅指“基督徒”,他称以色列人为上帝的百姓,以及上帝仍未且决不会弃绝他们(11:1-2)就不符合逻辑了。 同样地,他也不能合乎逻辑地说“我也是以色列人”,因他在11章1节中讲的以色列人是种族意义上的,而非外邦“基督徒”。 保罗不能说他已莫明奇妙地变为一名“属灵的以色列人”,一个不再包括种族意义上的以色列人(译者注:即当时的犹太人)的群体。 但这正是几个世纪以来诠释保罗书信的惯常方式。

为要理解“以色列全家”,我们不能将《罗马书》11:26节与11:17-24节中的橄榄树的比喻脱离。 保罗告诉在罗马的耶稣信徒说,那棵橄榄树的一些枝子已被折/弯曲(顺便一提,希腊文本可以这样译,而不像通常那样译为“折断”),这些枝子是指那些出于某种原因仍不认耶稣是应许的弥赛亚的以色列人,正如保罗在9:6-7、30-33 和11:7-12节中已经解释的那样。 但是,仍未折弯的一些枝子是11:5节所说的“信实的余数”,外邦人在余剩的枝子中被嫁接到橄榄树上,与以色列的余民联合,他们没有取代以色列人的位置。 相对于“被折断”的译法,“被折弯”的表述在解经上相当顺理成章。

保罗接着说:“上帝的恩赐和呼召是没有后悔的”(11:29),他期待着被折弯的枝子重新接入到所有枝子之中的那一天:“何况他们的数目添满呢?”  (11:12)。

在《以弗所书》第2章中,保罗(这封书信尽管在风格和词汇上与其他书信有些差异,但我确实认为是保罗所写)主张在犹太人基督(只有这一种基督)里的外邦人已成为以色列联邦中的一部分。 正如在今日的现代以色列联邦中,同属一国的公民既有犹太人也有非犹太人,在《以弗所书》中也是如此:外邦人作为真实意义上的在以色列人中的旅居者,他们已成为以色列人的一部分,继续见证着以色列的上帝,不是作为犹太人,而是以世界列国当中的见证人的身份。

因此,使徒保罗所说的“以色列全家”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他字面的意思指上帝的古老子民,即那些首先被召进入与上帝盟约关系的人。上帝将通过信守祂所有的应许,向以色列的后裔表明祂的信实。 在此确立了至关重要的一个原则,即与犹太人并肩一起敬拜以色列人的上帝的外邦人也可指望上帝对他们的信实了,因以色列的上帝素来信守诺言,始终如一!

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发表于2020年4月23日

译者注:

有关“以色列全家”的历史背景和进一步的经文分析,欢迎阅读另一位作者的《以色列的两家》一文。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What does Paul mean by “All Isr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