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中旬,我们趁学期之间的小长假前往伊朗西南部旅行。19日下午2:20分,航班准时从首都德黑兰起飞,前往距德黑兰以南919公里的法尔斯省的省会设拉子。2,500年前居鲁士大帝(公元前559-530年)在此地创建了波斯帝国的阿契美尼德王朝。

飞机飞到法尔斯省上方时开始下降,舷窗外是被扎格罗斯山脉环绕的一块盆地(图1),十几分钟后飞机平稳降落设拉子。

图1: 俯瞰设拉子

出了机场,我们直奔坐落于市中心的一家名叫 Niayesh Boutique 的传统酒店,它隐藏在高大的矩形围墙里。酒店由几幢3层砖瓦建筑连成,下面2层是客房,顶层是传统风格的餐厅、健身房和办公室。宾馆服务员带领我们穿过庭院,打开门上的挂锁,我们走下几层台阶推开门,屋内有些暗淡,开灯后可见一间温馨的房间,上有拱形的房顶,下有整洁的床铺,四围蓝色背景瓷砖中间点缀着一些棕色与深蓝色相间的几何图案(图2)。放下背包上到庭院,我们坐在椅子上休息,面前的桌子上面铺着一块具有乌梅色花卉图案的桌布,抬头可见顶楼是砖砌镂空的露台,镶嵌在各个门窗上的彩色玻璃被午后的阳光照射,闪闪发光(图3)。

图2: 下榻的 Niayesh 酒店

图3: Niayesh Boutique 传统酒店庭院

先生十一年前曾旅行至此,便向我推荐了位于帕萨尔加达的居鲁士之墓,不过它距离酒店约有130公里的路程,我正思忖怎样合理安排路线时,发现酒店前台摆放的周边游价目表,国内外宾客不同的标价一目了然。我们挑选了次日一早出发去波斯波利斯遗址、纳克什·耶·鲁斯塔姆考古遗址和居鲁士之墓的行程。

上午参观了波斯波利斯遗址(“波斯波利斯”乃希腊文 Περσέπολις,即“波斯城”,但伊朗人称该遗址为 Takht-e Jamshid,波斯语: تخت جمشید,Jamshid 是波斯神话中的国王,直译是“Jamshid 的宝座”)和纳克什·耶·鲁斯塔姆(波斯语:نقش رستم,音 Naqsh-e Rustam,意思是 Rustam 的浮雕,Rustam 是波斯神话中的英雄),前者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庆典首都,后者是阿契美尼德和萨珊王朝的国王与祭司的墓地,两处遗址均给人规模庞大、气势恢弘的深刻印象,特别是在波斯波利斯的残垣断壁中,至今仍可见建筑物的石柱和墙壁上精美绝伦的浮雕,真实而生动地记载了波斯帝国的浮华鼎盛。

图4: 波斯波利斯遗址

图5: 纳克什·耶·鲁斯塔姆

下午参观位于帕萨尔加达的居鲁士之墓,因居鲁士是《圣经》中记载的准许犹大人回归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波斯王,他的安息之所更令我感兴趣。下午3点半我们抵达居鲁士大帝之墓,先生回忆说,十一年前这里更像是一片孤寂的旷野,游人稀少,他突然看见一座高大的、白色石砌的墓神秘地巍然屹立其上,着实给他带来不小的心灵震撼,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墓的外围已建好围墙,通过陵园入口(门票处)后,我们跟随导游走在通往居鲁士之墓的一条石板路左侧,路两旁各有一排松树,两侧石板路中间夹着一排正方形小花坛(图6)。导游边走边介绍说,波斯萨珊王国约在公元七世纪中叶被阿拉伯人征服,据说得胜的阿拉伯人计划在他们进入波斯时摧毁居鲁士的墓,当地居民在其上刻了波斯语 قبر مادر سلیمان(读音 Qabr e Madar e Soleiman,即“所罗门母亲之墓”),促使该建筑得以完好保存。1920年底,一位名叫恩斯特·赫兹菲尔德(Ernst Herzfeld)的德国考古学家访问帕萨尔加达。他依据古代作家著作,确定了所谓的“所罗门母亲的墓”实际上是居鲁士的墓。

图6: 远观居鲁士之墓

从石板路的尽头观看居鲁士的墓,可见白色石灰石棺墓坐落在一个由六层逐层后退的巨石堆砌而成的基座上(图7)。台阶下面是覆盖着透明玻璃的简介:波斯在公元前7世纪时被亚述帝国统治,到了公元前7世纪末,米底王国(又称“玛代王国”)在消灭亚述帝国后获得了波斯高原的统治权。公元前553年,居鲁士二世领导波斯人发动起义反对米底王国的统治,并于公元前550年正式建立波斯帝国。这里是征服最后一位米底王阿斯蒂亚斯(Astyages)的战场帕萨尔加达,居鲁士下令在此建造宫殿以示纪念。公元前530年,居鲁士葬在此地。

图7: 石板路尽头看居鲁士之墓

在一块刻着“居鲁士大帝,全世界伟大的君王”的石碑上,有一段文字这样写着:在妥拉中,他被敬为“解放之王”,是犹大人的“弥赛亚”(即上帝亲自委任的王),因他将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太人拯救出来。据希腊的史料记载,居鲁士的墓原本墓碑上刻着:“路人,我是创立波斯帝国的居鲁士,亚细亚的王。因此不要为这个纪念碑恨我。” 

看完介绍,我们走上台阶观看阳光直射下的居鲁士大帝的墓。这个墓的顶部是带有陡削山墙屋顶的墓室,高18英尺,下方的基座也高18英尺,下三层的层高各1米,上三层则仅有其一半。一侧可见墓室的入口,四面被玻璃围栏围着。(图8)环顾四周,远处是山,近处是旷野。

图8: 居鲁士之墓侧面近景

距离居鲁士的墓约100米处有一个长方形的院落。据介绍这是莫扎法里客栈,用波斯宫殿的石头所建,为古时往来的商旅提供临时住处。院落长约18.5米,宽约16.4米,供商人栓马匹喂草料,而在一段废弃的建筑中仍可见一些供旅客居住的房间(图9)。

图9: 莫扎法里客栈

居鲁士之死

关于居鲁士的死亡,有四种说法:(1)希罗多德的说法是,居鲁士在与马萨革泰人交战中阵亡(但近代的历史学者大多不认可希罗多德的主张。);(2)据巴比伦僧侣贝洛苏斯关于巴比伦历史的著作,居鲁士在和里海以东的达黑人交战中阵亡;(3)据希腊医生兼作家克特西亚斯在其所著《波斯志》(Ctesias,Persia,共23卷,原著失传,仅留残片)中指出,居鲁士在与德比克人交战时身负重伤,死于营中;(4)据色诺芬所著《居鲁士的教育》一书中记载,居鲁士在正常情况下终其天年,并非战死。

居鲁士解救犹太人

据史料记载,犹大国在公元前6-7世纪先后沦为埃及和巴比伦的的附庸国。公元前600至597年,犹大国反叛巴比伦国,巴比伦的军队联合亚兰军、摩押军和亚扪人的军队攻打犹大国。巴比伦的军队围困耶路撒冷城,所罗门圣殿中的宝物以及城内约一万人被掳到巴比伦,耶路撒冷只留下赤贫的人。公元前598/7年,巴比伦王立西底家(即犹大国的最后一位国王)为犹大国王。公元前589年,西底家在其作王第九年反叛巴比伦王,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兵攻击耶路撒冷,公元前587/6年(尼布甲尼撒十九年),巴比伦王的臣仆用火焚烧耶路撒冷的圣殿和王宫,拆毁城墙,又一次将犹大人掳到巴比伦。

大约50年后,波斯王居鲁士征服巴比伦,随即下诏通告全国:“天上的上帝耶和华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凡作耶和华子民的,可以上耶路撒冷去”。他要求凡不回耶路撒冷的人提供钱财和牲畜帮助回归建殿的人,又下令归还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圣殿掠走的金银器皿,让归回的犹大人将其带回并各按原处摆放在重建的耶路撒冷的圣殿中。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的领袖、祭司和利未人就返回耶路撒冷建圣殿,人数共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名,加上仆婢接近五万人。

流亡的“以色列全家

据德黑兰犹太人委员会的统计,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伊朗境内有十万到十五万犹太人,至今仍有一万两千至一万五千犹太人滞留,他们虽是操着波斯语的伊朗公民,但他们仍按照上帝的妥拉敬虔地生活,每逢安息日在会堂聚集,用希伯来语读经、祷告并敬拜以色列的上帝。

不只在伊朗,中国自古也有犹太人。央视四台就曾播放过关于中国开封犹太人的节目,讲述犹太人曾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有资料显示,犹太人大量迁移至中国是在宋朝时期,主要来自印度和波斯地区。如今河南开封仍有少量的犹太后裔,大部分已经被完全汉化,不知道自己是犹太人,不过还有少部分人保留了不吃猪肉、过安息日和守逾越节等习俗。因当地人分不清犹太人与回族人在信仰和习俗上的区别,于是将他们称为“蓝帽回回”。近几年我偶尔也看到一些开封“犹太人”向西返回以色列的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先知以赛亚(公元前800-公元前700年)在居鲁士出生前约200年已预言一位“被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他是“我(耶和华)的牧人”,将下令重建耶路撒冷圣殿。以赛亚的另一个预言是关于“以色列人”(即公元前722年被亚述国分散到世界各地的北国十个支派的人)的:“到那时,耶西的根必向列国竖立大旗,招回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又从地的四方聚集分散的犹大人……并且他们都要向西飞。” 

以赛亚预言提到的“被赶散的以色列人”在哪里?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他们何时才能“向西飞”回应许之地呢?

Lily写于2020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