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上帝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耶和华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 那时候有伟人(נְּפִלִים, 音 niphilim)在地上。后来上帝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גִּבֹּרִים, 音 gibborim)有名的人。

(创6:1-4)

有关《创世记》第6章中提到的这些“上帝的儿子们“(或”上帝的众子”)已有很多猜测。对这节经文已提出三种基本解释。

第一个,也是最古老的信念是,“上帝的众子”是堕落的天使,他们与人类的女子交合生出称为“伟人” (希伯来语 נפילים,发音 nephilim)的巨人后代。这种观点广泛存在于公元一世纪的世界中,而且得到弗拉维厄斯·约瑟夫斯、斐洛、优西比乌斯,还有包括殉道士游斯汀、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俄利根、德尔图良、爱任纽、雅典那哥拉和柯模典在内的许多“前尼西亚教父”的支持。

第二种观点是由公元三世纪的朱丽叶斯·阿非加纳斯首先提出,随后由希坡城(译者注:位于北非)天主教的圣奥古斯丁主教所提倡的一个观点。奥古斯丁反对堕落的众天使与女子犯奸淫的学说。公元五世纪在他的早期著作《上帝之城》中,他提倡这样一个理论,即“上帝的众子” 只是指塞特的家谱谱系,他们致力于持守对上帝的真正的敬拜。他解释《创世记》第6章代表藉塞特而得的亚当的男性后裔是“上帝的众子”,而藉该隐而得的亚当的女性后裔是“人的女子”。他写道,问题在于塞特家族与该隐家族进行了交合,使血统混杂且败坏了纯正的宗教信仰。该主张已成为大多数现代圣经学者中的主导。

第三种观点是,“上帝的众子”是大洪水之前的统治者或长官的儿子们。这种信念是约哈依之子西缅拉比公元二世纪宣告一个诅咒后,拉比犹太教的标准解释,这个诅咒针对的是那些相信天使是导致伟人(nephilim)出现的这一普遍教导的犹太人。这种解释由两位中世纪最受尊敬的犹太圣人拉比所罗门·伊兹哈吉(拉希,Rashi)和 那赫曼之子摩西拉比(那赫曼尼德斯,Nachmanides)提出,并成为拉比犹太教的标准解释。然而,它并未得到现代学者的广泛接受。

为确定这些“上帝的众子”是谁,我们将首先研究各种外部资料对这个话题的评论。然后我们会查考最终的权威 —《圣经》来看它的立场。

圣经以外的文献

让我们从威廉·惠特森翻译的受人尊敬的公元一世纪的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厄斯·约瑟夫斯的《犹太人的历史》的引言和脚注开始:

现在塞特的后辈继续把上帝作为宇宙之主来敬仰,而且持续全面注重美德长达七代人之久;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走偏且抛弃了他们先祖的做法,既不将荣耀归于指派给他们的上帝,也不关心人类的公义。但是,他们先前对美德所表现出来的热忱有几何,如今通过他们的行为就显明了其双倍的邪恶;他们借此使上帝成为自己的仇敌,乃因许多上帝的使者*连同女人及所生之子证明了他们的不正当,而且由于他们靠着对他们自己的力量的信靠而藐视一切的美善; 因为传统的观念是这些人行事与古希腊人称为伟人的那些人所行的类似。 但是挪亚对他们所行的非常不安;而且对他们的生活作风感到恼怒,劝说他们改变他们的品性与行为向善;可是,看到他们并未服从他,反而成为他们放荡的快感的奴隶,他担心他们会连同他的妻子儿女以及他们所嫁娶的那些人一并杀死;因此他离开了那片土地。(《犹太古史》,威廉·惠特森译,第32页,第1卷,第3章,72-74页)

*堕落天使在某种意义上是古代伟人之父的这种主张是古时一贯的见解。

如你所见,约瑟夫斯相信并记载了《创世记》第6章中提到的“上帝的众子”是堕落的天使。正如惠特森的脚注所承认的,这是在古代世界标准的信念。

另一位公元一世纪知名犹太作家,亚历山大的斐洛在这个问题上赞同约瑟夫斯的主张。 斐洛在他的著作《论伟人》中写道:

“当上帝的使者看见人的女子美貌,他们就挑选娶来为妻。“ 那些被其他哲学家称之为魔鬼的,摩西通常称他们为使者……(《斐洛作品集》,“论伟人”,第152页,C.D. 杨格 译)

《以诺书》(也称为《以诺一书》)是一部由多位可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或二世纪作者的非正典作品的集合。本书在早期教会众所周知;事实上,耶稣的弟弟犹大在他的书信的第14节和15节引述了《以诺书》1:9。很明显犹大认为他在公元一世纪所接触到的《以诺书》是可信的。尽管可能性极低,这部著作仍幸存至今,它大量讨论天使的堕落。一些早期的“基督教”作家(爱任纽、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以及其他人)也对此表示认同。然而,它从未被普遍接受为默示的经文。下面是来自《以诺书》的一段节选,记录了天使般的“看客”的罪恶:

在那些日子里人的子孙繁衍众多,即他们生下美貌漂亮的女子们。天使们(天上的众子)看见并且贪恋她们,彼此说:“来吧,让我们从这些人类后裔中选择我们的妻子并生下我们的孩子。” 而他们的带领人西姆扎斯(Semjaza)对他们说:“我恐怕你们不会同意如此行,我必须独自为这个大罪受惩罚。” 他们都回答他说:“让我们全体发誓并藉这咒诅来约束彼此,我们不是放弃这计划而是要做成此事。” 然后他们一起发誓并以这誓诅约束自己;他们共有两百人;他们在雅列的日子降在黑门山之巅……(《以诺书》6:1-6,来自R. H. 查尔斯翻译的《旧约的次经和伪经》)

在伪经《禧年书》中也发现一段类似的经文:

那些日子当人的子孙在地表繁衍众多时,有女子从他们而生,在禧年这个特定之年,上帝的天使们看她们美貌就娶他们为妻并交合生子,他们就是伟人。地上不法的行为加增,所有血肉之躯都如此败坏,就像人和家畜、野兽、飞禽和地上爬行之物-都以他们的方式和次序败坏了,并且它们之间开始彼此吞食,地上不法的事加增,人所思所想的尽都是罪恶……(《禧年书》5:1-3,来自R. H. 查尔斯译的《旧约的次经和伪经》)

死海古卷所发现的文本之一《创世记次经》也包含众天使与人类女子交合的参考资料。在这个文本中,详述了挪亚的父亲拉麦与其妻子巴特以挪士的对话。因为拉麦认为挪亚的被孕有可能是从天使或从其一位后裔(伟人,nephilim)受孕而质问其妻。《以诺书》、《禧年书》以及《创世记次经》都清楚地表明在耶稣时代的通常理解是,堕落的天使在大洪水之前的时期曾与女子犯奸淫。

如前所述,许多早期基督教作家都接受《以诺书》中的记述为事实。让我们查验其中两位的著作,先从生活在公元110年至公元165年期间的殉道者游斯汀开始。这是他在《第二护教辞》的第五章所述的,标题是“天使如何犯罪”:

当上帝创造整个世界,他把地上的事物交予人类管理,并为果实累累和季节变换而安排天上的自然环境,以及任命这个神圣的律法时-这些事物他也明显是为人类而造-把对人类和天下万有的看护都交托给他所任命的天使。但是天使们违令,并被美貌妇女掳获,他们所生的孩子就是那被称为魔鬼的;此外,他们后来使人类屈服于他们自己,部分透过神秘的著作,部分由他们所引发的恐惧和惩罚,部分通过教导他们献祭,还有烧香和奠酒,就是他们被淫荡的激情奴役之后所需的;并且在人类中间,他们播撒谋杀、战争、奸淫、无节制的需求,和一切邪恶的种子……(《尼西亚前期的教父》卷1,363页)

现在我们来查考来自一位生活在大约公元240年的北非主教的《柯模典的指导》中的第3章“恶魔崇拜“:

当全能的上帝为美化世上的自然界而有意使地球被天使造访时,他们被差下来当时就藐视祂的律法。这就是女人的美貌使得他们偏向一边;他们因被玷污就不能返回天上。出自上帝的叛军出言抵抗上帝。然后至高者发出审判反对他们;来自他们种子的巨人据说已生出。通过他们艺术在世上为人所知,而且他们传授羊毛的染色,以及已做成的一切;当他们去世时,世人为他们竖像。但是全能者因他们是邪恶之种,就不准在他们死亡后从死里复活。如今在他们所游荡之处就如此败坏了许多身体,因此他们敬拜诸神和并向诸神祷告,尤其直到今天。(《尼西亚前期的教父》,卷4,第435页)

伟人(nephilim)或巨人是堕落的天使与人类女子的后裔的想法并不是犹太信仰特有的。 这种理解很可能是希腊、罗马、埃及神话以及那些印度及近东的神话背后的动机。所有这些信念并非仅是人类丰富的想象力所导致的发明,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起源已被遗忘而导致大洪水之前的真相被篡改的一种变体。

举个例子,泰坦的传说。在希腊神话中,泰坦们是一群巨神,他们是天王星(天堂)和盖亚(地狱)的后代。最著名的泰坦是杀父的克罗诺斯。克罗诺斯后来在他们那个对抗宙斯和奥林匹亚众神的失败的战争中带领泰坦们。他们被打败之后,泰坦们被囚禁在一个叫做“塔塔鲁斯”(Tartarus)的冥界里。

使徒彼得在他第二封书信中采用这个希腊神话的一部分来解释一些堕落天使的命运。他说因他们的罪,这些天使被丢在“地狱”(希腊文 tartarosas,译者注:该动词与译为“深渊”或“无底坑”的塔塔鲁斯有关),《新英王钦定版希腊英语行间新约》字面翻译为“把他们限制在深渊中“(在《圣经》中也被称作“无底坑”)

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 [tartarosas],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彼后2:4,新英文钦定版)

这是希腊神话中所提到的泰坦被囚禁的同一个塔塔鲁斯。如果这个异教传说未包含一些彼得书信的读者所知的一些真相,彼得就不太可能使用这样一个类比。现今这个时代中,邪恶的天使与人类的女子交合并产生后裔(nephilim,伟人)的概念对我们来说似乎牵强附会,但它似乎作为事实在古代世界中被广泛接受。

正如我们上面所见,在《创世记》6:4译为“伟人”的词是 nephilim。让我们来看《国际标准圣经百科全书》有关这个希伯来词可能的起源的说法:

nephilim 的词源并不确定,对于下面所提出的解释也有不同的看法。首先,它可能来自动词 pala 的被动式(译者注:即希伯来动词形式 niphal),意思是“非凡的”,如 “非凡的男人”。第二,它可能来源于动词 napal, 是在下面五种含义中的一种“堕落”:(1)来自天堂的“堕落者”,如超自然的存在;(2)道德上“堕落的人”;(3)“倾倒下去的那些人”,意思是侵略者或敌对的、残暴的人;(4)“倒在剑下”的人(参考 结32:20f);(5)“非自然生人”或“私生子”(参见 nepel,“堕胎”或“流产”)(第3卷,第518-519页)

拥有圣经希伯来语和古代闪族语言学博士学位的 Michael S. Heiser 认为,nephilim 实际上来自亚兰文 naphil,根据 Marcus Jastrow 编纂的《一部塔古姆、巴比伦塔木德和耶路撒冷塔木德以及米德拉示文学辞典》(卷2,第923-924页),意思是“伟人”。旧约的希腊文译本《七十士译本》将希伯来术语 nephilim 描述为巨人(gigantes),字面意思是“地上出生的”。在希腊神话中,gigantes 都是盖亚之子,一个最终被奥林匹亚诸神打败的一个巨人的残暴种族。

从我们已查考的资料看出,在基督的时代对《创世记》6:1-4的普遍理解显而易见,就是天使犯下与人类女子淫乱的罪。但《圣经》支持这个理论吗?

来自圣经的权威

首先,让我们来看旧约中所有提到“上帝的众子”的地方。这个词组译自希伯来语 beney ‘elohim (בני אלהים), beney ha’elohim (בני האלהים)和 beney ‘elim (בני אלים):

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神圣的存在 [beney ha’elohim] 看见人的女子如此美貌,就在其中随意挑选合意的娶来为妻。耶和华说:“人既属肉体,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 就在那时,以及后来,当神圣的存在 [beney ha’elohim]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时,伟人就出现在地上。他们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塔纳赫》创6:1-4,新犹太出版协会根据古希伯来文本翻译)

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就照上帝众子 [beney ‘elohim] 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申32:8,《修订标准译本》)

有一天,上帝的众子 [beney ha’elohim] 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伯1:6,《新英王钦定版》)

又有一天,上帝的众子 [beney ha’elohim] 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伯2:1,《新英王钦定版》)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 [beney ‘elohim] 也都欢呼。(伯38:4-7,《新英王钦定版》)

上帝的众子 [beney ‘elim] 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归给耶和华。要将耶和华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他,以圣洁的妆饰(“的”或作“为”)敬拜耶和华。(诗29:1-2)(《诗篇:一个新翻译》)

耶和华啊,诸天要称赞你的奇事,在圣者的会中,要称赞你的信实。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上帝的众子 [beney ‘elim]中,谁能像耶和华呢?(诗89:5-6,《诗篇:一个新翻译》)

如你所见,上面每个提及都是针对天使的。旧约圣经中没有一次以“上帝的众子”这个词组指代人。让我们来看 E.W. Bullinger 在《圣经伴侣》附录23中对这些“上帝的众子”的说法:

在《创世记》6章2和4节中的“上帝的众子”。唯独藉那位圣者(译者注:上帝)创造的具体行为,任何受造的存在才能被称为“上帝的一位儿子”。因那“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上帝是个灵并且“从灵生的就是灵”(约3.6)。因此亚当在《路加福音》3.38中被称为“上帝的儿子”。那些“在基督里”由上帝直接创造的“新人”(林后5.17;弗2.10)能够而且被称为“上帝的儿子”(约1.13;罗8.14,15;约壹3.1)

这就是为什么旧约中表现天使的每一个其他的地方都被称为“上帝的众子” 的原因。伯1.6;2.1;38.7;诗29.1;89.6;但3.25(没冠词)。我们没有权柄或权利以任何其他的意思来表达《创世记》6.4。此外,在《创世记》6.2中,《七十士译本》把它译为“天使”。(《圣经伴侣附录》,第26,27页)

现在让我们来看《创世记》6:9,其中讨论了挪亚的家谱。这个经文进一步证明堕落的天使与人类杂交:

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 [tamim] 人。挪亚与上帝同行。(创6:9,《新英王钦定版》)

在《创世记》6:9,在此处译为“完全”的希伯来词 tamim 的意思是“身体上无缺陷”。正如第一句话所表明的那样,它指的是挪亚的家谱;而不是指道德完美。下面《圣经伴侣》的附录26对《创世记》第6章第9节中所用的这个词的说明:

希伯来词 tamim 的意思是无瑕疵,是身体和肉体上完美的术语,而不是道德上的完美。因此它是被用于献祭的洁净的动物。在出12.5;29.1;利1.3,10; 3.1,6;4.3, 23, 28, 32;5.12, 18;6.6;9.2, 3; 14.10;22.19;23.12, 18;民6.14;28.19, 31;29.2, 8, 13, 20, 23, 29, 32, 36;结43.22, 23, 25;45.18, 23;46.4, 6, 13中被译为“无瑕疵”。

无斑点:民19.2;28.3, 9, 11;29.17, 26。(译者注:中文和合本又译“无残疾”)

未被污秽的:诗119:1。这表明《创世记》6.9并未提到挪亚的道德完美。(《圣经伴侣附录》,第28页)

现在让我们查考犹大在新约中对堕落的天使的说法:

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又如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的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鉴戒。(犹6, 7,《英王钦定版》)

由于第7节的标点符号,这节经文表面上是说所多玛和蛾摩拉,还有周围的城邑,把他们自己献给淫乱。然而,基础希腊文本不支持这种解释。Kenneth Wuest 这样评述第7节:

这节经文以一个比较副词 hos 开始,意思是“以同样的方式,以……的方式,正如,就像。” 此处采用了一个比较,显示出第6节的天使与这节经文中所多玛和蛾摩拉城之间的相似性。但是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在于比两者都有罪的事实更深一层。它扩展到他们有一摸一样的罪的事实。A.V .[英王钦定版]  的标点符号正如希腊文本所揭示的,是误导性的。

A.V. 的标点符号给读者一种印象,所多玛和蛾摩拉犯下奸淫罪,而且周边城市以与两个城市类似的方式犯奸淫罪……“以类似的方式” 这个词与动词形式相关,即“把他们自己献给淫乱” 和 “追逐新奇的肉体”的动作。除此之外,希腊文还有toutois,“对这些”。因此,应该这样翻译,“正如所多玛和蛾摩拉以及他们周围的城邑,以与他们同样的方式,已经把自己献给奸淫,并且追逐新奇的肉体。” 整个段落的意思(第6,7节)是所多玛和蛾摩拉以及他们周围的城邑,就像这些(天使)一样,已经把自己献给奸淫,并且追逐新奇的肉体。这意味着堕落天使的罪恶是淫乱。(《希腊新约词汇研究》,卷2, 第241-242页)

基础的希腊文本显示,堕落的天使离开他们自己的本位,而且沉迷于不道德的性行为,追逐“新奇的“,或”其他“肉体。《英王钦定版》模糊了这个事实,可能是因为在《创世记》6:2, 4中提到“上帝的众子”是堕落的天使的看法在1611年翻译时未被接受。然而,有些译本确实是更清楚地显示了这段经文的意思。《新英文圣经》更好地呈现出犹大所说的话:

天使们也记得,他们当中的有些人是怎样不满足于赐给他们的领地, 就离弃适合他们的家园;上帝用永远的锁链把他们束缚在黑暗之下等候大日的审判。铭记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的城邑的人;他们像天使般一味的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所有看见之人的鉴戒。(犹6, 7,《新英文圣经》)

很清楚,犹大写到天使的淫乱是一个事实。在他书信的第7节,他将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性犯罪与天使的罪相比较。

《犹大书》第6节中也清楚地表明了天使堕落的本质,据说他们离开他们自己的 “居所”(希腊词 oiketerion)。该词仅在新约圣经中此处和《哥林多后书》5:2出现, 出现在后者时它被用于已复活圣徒的灵性身体:

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 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 [oiketerion],好像穿上衣服。(林后5:1-2,《新英王钦定版》)

《圣经》中揭示出许多有关天使的信息。天使可能并且确实以人类的样式出现,甚至吃人类的食物(创18-19)。尽管《圣经》没告诉我们如何,《犹大书》第6节显示一些天使离开他们恰当的居所(他们的灵性身体),披上血肉之躯以便和人类的女子结婚生子。

尽管天使们在一定程度上性犯罪并败坏了人类的血统,但他们还做出其他一些威胁要挫败上帝为了人类的计划。让我们回到《以诺一书》来看这些堕落的天使是如何极大地影响人类的:

阿撒泻勒教人制作刀剑、盾牌和胸甲,并使他们认识地上的金属及其制作工艺,还有手镯和饰品,还有锑的使用,美化眼睑,以及各式贵重的宝石和所有的制染工艺。在那里出现了许多不敬虔的人,他们犯奸淫,而且被引入歧途,并在他们所行之道都变得败坏。西姆扎斯教法术和根插,阿玛洛斯教法术的解法,巴拉基亚尔  (教导) 占星术,珂卡布列尔教星座,伊斯契教云的知识,艾拉基博教导了地上的征兆,萨摩希尔传授了太阳的征兆,沙利尔传授月亮的轨迹。 世人消亡时他们哭号,他们的哭声上达于天……(《以诺一书》8:1-3,来自R.H.查尔斯翻译的《旧约次经和伪经》)

如上文所示,天使们随之带来了人类先前没有的知识。这些信息使得大洪水之前的人类社会的知识基础迅速发展,包括先进作战方法的发明。《创世记》6:4的《新英王钦定版》翻译中,伟人(nephilim)被称为“有威望的老人,有名望的人”;然而,《新修订标准版》则把这句话译为“年迈英武有名的人”。

《创世记》6章11节显示地上充满了残暴;这极有可能是伟人(nephilim)所致的直接结果,他们明显是大能的勇士。如果古代传说的确以事实为基础,正如他们所显示的,这些天使的后代有超人的体格,孔武有力。还有来自古代被称为《雅煞珥书》的一个文本指出,这种血统的败坏也扩展到动物身上:

他们的审判官和首领各随已意,凭武力强娶人的妻子为妻。那些日子里人的儿子们带走地上的牲畜,田野的野兽和空中的飞鸟,并且为惹动耶和华的怒气,教导将一个物种与其他物种混种。上帝看见全地都败坏了,因凡有血气的(人和动物)在地上尽都败坏。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之人都从地上涂抹除去,从人到空中的飞鸟、田间的家畜与野兽……”(《雅煞珥书》4:18-19,J.H.Parry & Company 出版,1887年)

《圣经》中有两处提到《雅煞珥书》(书10:13;撒下1:18)。很明显现存至今的这本书的副本在某种程度上已缺损, 经文却似乎证实了《雅煞珥书》在这部分记载的内容:

因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从地上除灭,人与走兽,爬行动物和空中的飞鸟,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 (创6:7,《新英王钦定版》)

大洪水的目的似乎很可能是毁灭已污秽的人类和动物的血统,并清除人类从堕落的天使所学到的被禁止的知识。

新约还有另外一处经文提到大洪水之前天使的罪。这是保罗写给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信中的一段令人困惑的经文:

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上帝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因此,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11:7-10,《新英王钦定版》)

在《哥林多前书》第11章,保罗指出女人与男人的关系,并说女人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是为天使的缘故。如果不了解古代在堕落天使与女人之间所发生的事,这节经文至多还是隐晦的。

有人反对堕落的天使是指在《创世记》第6章中的“上帝的众子”的看法。有些人引用《马太福音》22:29-30和《马可福音》12:24-25作为反对的理由,说这些经文清楚地教导天使不嫁娶:

“耶稣回答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太22:29-30,新英王钦定版)

耶稣说:“你们所以错了,岂不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吗?人从死里复活,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可12:24-25,新英王钦定版)

首先,这些经文并未说明天使是否能结婚或生育。这里弥赛亚仅指的是死人第一次复活之后的事情将会怎样。此外,所引用的例子是在天上并未犯罪的天使,而不是因娶人类为妻生子犯罪而被捆绑在“地狱“(Tartarus)的天使。为更好地了解耶稣所讲的话,让我们查看《路加福音》中这段对话的平行经文:

耶稣说:“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上帝的儿子。(路20:34-36,新英王钦定版)

弥赛亚在他的回复中的首要目的是向那些质疑的撒都该人确认复活的真实性,他们不相信有死人复活。从路加对这个争论的叙述中,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耶稣对于即将来临的时代提出两点看法:(1)复活的人不再嫁娶,以及(2)复活的人将获得永生,即圣洁的天使如今拥有的。 将这些经文解读为天使从不可能嫁娶或生育意味着把更多并非耶稣意图的信息读入。

还有些人反对说,《创世记》6:4显示在“上帝的众子”来到“人类的女子”中之前和之后地上已有nephilim(伟人);因此,这些伟人不可能是这种结合的后代。那句“在那些日子,还有以后”是否意味着 nephilim(伟人)在“上帝的众子” 与人类的女子同居之前就存在?

“在那些日子(或那时候)” 分明意味着“上帝的众子”下到世界的这段时间以后;在《创世记》6:2中披露了他们带着妻子的事实。按照时间顺序,《创世记》第6章应该接着第4章;第5章是这个流畅的故事的一个插曲。“还有以后”特指大洪水后,那时我们看到巨人出现的另一个例子,这次是出现在位于以色列人将要继承的迦南地(民13:33)。撒但再一次试图用这些野蛮的杂种占据迦南地并阻止亚伯拉罕的子孙进入此地来阻挠上帝的计划。显然没有一个 nephilim 在大洪水中幸存。

这些巨人在旧约的早期书卷中经常被提及,直至他们最后一位终于被杀死。伟人(nephilim)这个词在旧约中仅出现2次(创6:4;民13:33),但是这些巨人也被称为“英武之人/大英雄/勇士”(gibborim)(创6:4;撒下1:19;伯16:14等)和利乏音人(rephaim),就是当他们在大洪水以后以一种更加有限的样式重新出现的时候(创14:5;15:20;申2:11, 20;3:11, 13;书12:4;13:12;15:8;17:15;18:16;撒下5:18, 22;21:16, 18, 20, 22; 23:13;代上11:15;14:9;20:4, 6, 8;赛17:5;26:14)。他们的称谓是:利乏音人、苏西人,以米人、何利人、亚纳人、散送冥和亚文。

结论

如上所示,在《创世记》第6章中提到的“上帝的众子”是堕落天使的证据是坚实的。这些天使藉他们不道德的性行为产生出强壮而残暴的后裔。这个由众神与人类结合所产生的巨人一族的概念在世界早期文明中事实上是普遍的。

天使的初衷可能只是满足他们被禁止的情欲。然而,他们所带来的知识和对人类的传授导致社会有了一个技术发展的快速步伐。这种社会性的发展不是积极正向的,它引发了一个非常暴力的社会,而 nephilim (伟人)在其中显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上帝将这些制造 nephilim 的邪恶天使拘禁(拦阻)在无底坑中, 并用大洪水从地上清除他们及其带来的暴力。

Bryan T. Huie

写于1996年12月26日
2014年4月6日修改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文中小标题为译者后加)

阅读原文: “THE SONS OF GOD” IN GENESIS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