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旅:圣约翰大教堂

西飞随笔

2017年12月22日冬至清晨,我如约前往纽约曼哈顿区的晨边高地,与从新泽西赶来的两位多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共进午餐。

因时间还早,我们就先沿阿姆斯特丹大道向东北方向走,到达阿姆斯特丹大道与西111街的交叉口(哥伦比亚大学附近),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圣公会大教堂“圣约翰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John the Divine)参观。在路口等候红绿灯的时候从马路对面看,大教堂黑灰色的外观主体建筑在灰蒙蒙的阴云衬托下显得有些阴沉凝重(图1)。

图1:圣约翰大教堂外景

大教堂正门是由石匠大师 Simon Verity 在1988年至1997年之间完成的。我站在大教堂中央正门前仰视,门楣玫瑰窗正中央人物是想象的耶稣基督的形象,他下面是手拿纸和羽毛笔的圣徒约翰(通常认为是《圣经》中最后一卷书《启示录》的作者,但当时的书写工具肯定不是纸和羽毛笔),门的两侧是雕刻着旧约和新约人物的若干石柱(图2),据说人物雕塑采用了石匠大师的一些邻居的相貌特征,其上较小的三英尺的人物的雕刻法可追溯到古希腊的装饰雕塑。人物的脚下是造型各异、惟妙惟肖的石雕,其中下面四座尤其令人瞩目:

图2:教堂正门入口门楣及立体石雕

纽约双子座被毁石雕

我面对正门,右手边从侧门数第三座石雕中央展现的是倾斜成V字的摩天大楼,从其外形和周边建筑特征看,可辨认为是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座,其旁边的两座矮楼的楼顶,一个是圆顶,另一个是梯形(是世界金融中心2座和3座的缩小版),再右侧有一座比双子略低的金字塔顶高楼(川普大楼)。天空弥漫开来的是翻卷的密云,使人联想到双子座倒塌时的巨大尘云。在整个楼群下边有条河,显然是纽约的哈德逊河。在这个被毁坏的场景下面,石匠们在城市的灰烬上建造了一座尖顶的哥特式大教堂(图3)。通过对比世贸中心倒塌前和倒塌时的照片,帮助我更加准确地识别石雕中所刻画的这些建筑物(图4)。

图3:纽约双子座倒塌石雕
图4-2:世贸中心倒塌时(图片来自网络)
图4-1:世贸中心倒塌前(图片来自网络)

卡巴拉生命树石雕

接着我转向左侧,看见从侧门开始数第三座是一个“卡巴拉生命树”石雕,生命树由十个球组成,每个球上都刻有不同图案,最中央的一个球刻着“大卫星”。在生命树的上方刻有希伯来文 ׳הוה (YHVH,以色列的上帝的正式名字),描述通往上帝的路径,最下面刻的一句希伯来文 שמע ישראל,是《申命记》中以色列的上帝的吩咐:“以色列啊,你要听!”(图5)。

图5:卡巴拉生命树石雕

卡巴拉的字面意思是“接收”,是犹太教中“接收”《圣经》最隐秘涵义的一种方法。生命树是在犹太教中使用的神秘符号。相信卡巴拉生命树的人认为其来自《创世记》中所记述的伊甸园中的两棵树:“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耶和华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知识的树。”

我之所以能够识别出卡巴拉生命树是因为10月份在法兰西共济会博物馆时,我们看到了几乎一样的图案(图6)。生命树最上层三个圆点都是金字塔形。值得特别注意的:通向上帝路径的生命树的十个圆点唯一缺乏对上帝与人之间的唯一中保耶稣基督的提及!

图6:法兰西共济会里的卡巴拉生命树

婴儿娩出石雕

与卡巴拉生命树雕塑间隔的是婴儿娩出石雕,可见一个婴儿的头从看似是女性生殖器或一朵花中显露出来,貌似象征着一个新人(“敌基督”?)或新生事物(“新世界秩序”?)的诞生。这朵花的下方是一只两角卷曲的山羊。下方是螺旋图案,也符合卡巴拉关于上帝本质是绝对超越的、不可知的以及无限的这个概念。

图7:新生儿娩出石雕

布鲁克林大桥断裂石雕

在纽约双子座倒塌石雕边上就是这座展现了连人带车一同坠落大桥的石雕(图8)。布鲁克林大桥横跨纽约东河,连接布鲁克林区和曼哈顿岛。大桥于1883年5月24日正式交付使用,是当年世界上最长的悬索桥(全长1834米),也是世界上首次以钢材建造的大桥,落成时曾被认为是继世界古代七大奇迹之后的第八大奇迹,被誉为工业革命时代全世界七个划时代的建筑工程奇迹之一。在大桥建成之后的100多年中虽有零星突发事件,至今还未发生大桥断裂。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大桥断裂的石雕,它预表什么?

图8:布鲁克林大桥断裂石雕

走进大教堂之后看见门口最上方一个大玫瑰窗,据说这是最大的一个玫瑰窗,其正下方有一个略小的玫瑰窗(图9)。虽然教堂里还有不少其他形状的彩色玻璃窗,而且正厅也有一些灯光,但整体效果比较昏暗。买好有向导带领的登高门票后距离游览还有1个小时,我们就先在大教堂里边看边等候向导。

图9:大小玫瑰窗

大教堂主厅被绳子圈住,游人只能远观。昏暗的灯光下可见高挑的正厅,四围是粗的圆柱,中厅呈圆穹状,一个精心雕刻的大理石祭坛居中。蓝白色桌布覆盖其上,长方形的台面两侧各有一个烛台,其上悬挂着一个铜色十字架和耶稣雕像。祭坛两侧各有一个12英尺高的铜色的七灯台,是1930年《纽约时报》出版商阿道夫·奥赫斯因在纽约市改善犹太人与基督徒的关系而献给威廉主教(图10)。唱诗楼两侧有巨大管风琴(据说共有141 排,8035 根管子,规模之大世界罕见)。主建筑最东端,环形排列着七个以圣徒命名的小教堂内供奉着圣徒塑像。沿着走道环绕教堂,我们看见南北两侧墙面各有两幅描绘使徒的巨幅织锦。北侧从左至右是瘸子得医治和亚拿尼亚之死,南侧从左到右悬挂的是撒非喇之死和以吕马瞎眼(图11)。

图10:教堂正厅及下面的祭坛
图11:巨幅织锦(亚拿尼亚之死)

正午12点整,一位背着包的女向导(一位研究中世纪历史的学者)开始召集游客讲解关于大教堂的基本情况。大教堂于1892年开始动工,正厅采用两位纽约设计师的拜占庭及罗马建筑设计。但1909年座堂圆顶完工后,因一名设计师去世更换成法国设计师,建筑风格也变为与时俱进的哥特式。因而座堂的中殿以及半圆形的拱顶房间为哥特式,而座堂圆顶下的十字中心点仍保留罗马式建筑风格。我们走到“医学区”(介绍人类在医学方面的成就的一个侧厅)正听女向导的介绍时,一位步履匆匆的男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们面前,原来这位迟到的男士才是此次游览真正的向导。

男向导显然是更为资深的学者,对建筑学、历史和宗教都很精通,他告诉我们,圣约翰大教堂的建造工作分三阶段。第一阶段1892-1911年为罗马风格,第二阶段1916-1941年为哥特式风格。但工程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工,第三阶段1945年至今,工匠们继续完成右中厅旁的小教堂、西部塔楼、中厅和唱诗楼的屋顶等未完部分,所以又名“圣约翰未完成大教堂”。另外,从教堂上空俯瞰,整个教堂两翼从未修建,不像原来设计的一个十字形,倒像是一个人,因而又被戏称为“坟墓教堂”。建筑风格不同的原因除建筑师改变外,还有建筑因素:拱形过高,而且彩色玻璃部分无法负重,因而基于重力分散的考虑才有不同的顶部设计。主建筑全部为石结构,包括大门、门廊、主厅、中厅等。主厅最高点达177 英尺,内拱顶相当于12 楼高,两边有53 根大圆石柱分四排排列,把主厅两侧分为14 个区,这是大教堂的第一层,集中颂扬人类在各个领域的成就,比如历史区、主教区、法律区、教育区、布道区、艺术区、出版区、医学区、教会生活区等等,依次往上经过第二层到达第三层,表达人类通往上帝的灵界的象征意义。

男向导接下来着重介绍了“医学区”。他打开一个锁着的侧门并调整内部灯光之后,带领我们沿着一人宽的旋转石梯依次上到大教堂的垂直方向的不同层面,在医学区的第二层他告诉我们,每一扇彩色玻璃窗的人物都可以通过文字和细节描绘识别出来。比如这幅是使徒路加和古希腊的医者希波克拉底,后者所写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为各国医生行医前宣誓的内容(图12)。男向导明确提到,“虽然有些人物不是《圣经》中所记载的使徒,但是罗马天主教将他们视为圣徒。圣徒是人类与上帝的中间人。”(这些说法与福音中一再强调的人类与上帝之间只有一位中间人耶稣基督的启示不同。)

图12:路加和希波克拉底

跟随男向导继续上到最上一层,他站在狭窄的过道上特别介绍了环环相扣、一连串还未镶嵌彩色玻璃的玫瑰窗(图13)。这个位置刚好可以近距离来观看大玫瑰窗的画面。中央所描绘的耶稣两手心向上摊开(类似佛教或瑜伽中人打坐时的手势)。他的周围是代表圣灵的七只鸽子,每一个玫瑰花瓣位置都有一白一红两颗星星,其形状与以色列的大卫星一致(图14)。讲解完玫瑰窗之后,男向导最后异常平静地说出令一句令我们震惊的话:“我们所敬拜的最高的神叫作 All Seeing Eye(全视之眼)!”

图13:未安装彩色玻璃的一连串玫瑰窗
图14:有耶稣形象的最顶层玫瑰窗

一些思考

大教堂的官网介绍说,大教堂临街一侧的石雕沿袭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手法,来描绘《圣经》场景,并展示了世界末日的异象,比如纽约摩天大楼在核爆炸蘑菇云下坍塌,官网的文字介绍还补充说在这雕塑中展现的大教堂,是“在复活的时候建造的大教堂,就像尼希米在所罗门圣殿废墟上建造第二座圣殿一样”。但是关于这座石雕有几点疑问:

  • 世贸中心双子座:“恐怖组织袭击世贸中心”的事件是在2011年9月11日发生的,而描绘世贸中心双子座倒塌石雕最晚在1997年完工,在911事件发生前的四年以石雕的形式展现该事件的细节实在令人难以置信!911事件是美国总统小布什发起对阿富汗塔利班、伊拉克等国一系列反恐战争的“正当理由”,其对世界局势产生深远的影响。从2002年12月至2016年7月,911事件调查报告书中有28页一直处于美国政府保密之下。经过批准和严格监视下阅读这28页报告的共和党众议员托马斯·马斯(Thomas Massie)读后声称:“这是令人震惊的,我需要每读两三页后停下来重新调整历史认知。” 在布赖恩·休易的《启示录第六章中的“印”》一文中,他指出美国911事件揭示出美国就是《启示录》中所提到的“胜了又要胜”的白马,看似代表正义,却是迷惑人的。
  • 以色列第二圣殿:该圣殿的重建工作是在波斯王居鲁士元年开始的,根据《圣经》记载,第二圣殿是由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等被掳归回耶路撒冷的人,遵照居鲁士的诏令而建的,此处并未提及尼希米。最关键的一点,官网提到的“在复活的时候建造的大教堂”,没有《圣经》经文支持,此外,这也与《启示录》所记载的千禧年之后的情形不符:“那时耶路撒冷圣城从天而降,未见城内有殿,因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注:指耶稣基督)为城的殿”。
  • “全视之眼”:或许正如那位知识丰富的男向导所说,大教堂里的建筑、图画、雕刻都具有象征含义,他那句看似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话语让我意识到,在这座大教堂中,十字军、耶稣会“IHS”标志、共济会所崇拜的“全视之眼”的元素应有尽有,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座敬拜上帝和主耶稣的大教堂,而从大教堂中各种雕塑、画面、符号和男向导的话语明确指出其属灵上的实质:通过人类的自我完善(比如对知识的掌握),让人具有像上帝一样的神性,这几乎就是撒但对第一个女人夏娃所说的同一个谎言: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知识树果子)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5)

在我们参观大教堂的期间,有一些工人正为圣诞节预备各种妆饰、雕塑和安装彩灯。据说这里每年的圣诞节都要举行两次盛大的祈祷仪式,每次都有近5,000人参加。我心里暗问:参加圣诞庆典仪式的人们是否知道圣诞节(基督弥撒)的起源

Lilly 写于2018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