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节:周日、周一或西弯月6日

布赖恩的文章

五旬节,在旧约中也称为“七七节”(希伯来语发音 Chag Shavuot)、“收割节”(希伯来语发音 Chag haQatzir)和“初熟日”(希伯来发音 Yom haBikurim),是唯一一个未在月份中指定某个具体日期的节期。Pentecost(五旬节)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数五十”,是从在除酵节期间献禾捆为摇祭的那个日子开始数算50天的方式来确定的。这听上去很简单,但在何时开始和结束数算时会产生困难。

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数到五旬节的50天是从除酵节(也称逾越节)的七日之内开始的(出34:25;结45:21)。解释如何算出五旬节日期的具有争议的经文段落出现在《利未记》第23章: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的地,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 “你们要从安息日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要满了七个安息日。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利23:9-11,15-16)

弥赛亚耶稣在地上服侍之前,关于守五旬节的恰当日期就已有很大争议。一个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利未记》23:11, 15和16中“安息日”的涵义。有人称第11节和第15节中的“安息日”是指在除酵节期间的周安息日,而第16节中提及的“安息日”是从节期开始的第七个周安息日。有人认为第11节和第15节中提及的“安息日”是除酵节的第一日(是不做惯常工作的、当日有圣会的大日,《利未记》23:7),而第16节中的“安息日”应实际被理解为“周”。

A.S. Van Der Woude 解释了这些不同意见的来源:

在旧约时代之后,在犹太人之间关于哪天构成七个七的 terminus a quo (起算日)有不同的想法(Van Goudoever,第18, 29页)。这里涉及《利未记》23:11, 15的解经,其中提到了“安息日之的次日”。撒都该人(以及撒玛利亚人)尽量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他们理解在那里所提及的安息日是七日的第七日 …… 在这种情况下,七七节总是在第一日(周日)。尼西亚会议或多或少地同意这个观点并将五旬节(甚至复活节)定在周日。法利赛人的数算方式不同。他们的计算方法在公元二世纪被正式接受为犹太正统。按照他们的立场,在这些经文中的“安息日”是指逾越节的第一日。在次日是献禾捆的日子,五十天要从那天开始起算。(《圣经的世界》,第389页)

要了解历史上这两个群体之间关于该问题和其它教义的分歧,请参见我的文章《谁是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

五旬节要定在周日、周一或西弯月第6日的问题在历史上一直在弥赛亚信徒群体与守周安息日和年度安息日的上帝的教会之间产生分歧。那些相信五旬节总是在某个周日或周一的人解释说,《利未记》23:11和15是指七日的除酵节期间的周安息日。这两个相关联的观点由从全世界上帝教会(Worldwide Church of God, WCG)分化出来的大部分群体所持有,而其中周日五旬节的立场是占主导的。事实上,WCG的发起人赫伯特·W·阿姆斯特朗在他担任带领人期间曾教导过所有三种观点(五旬节在西弯月6日、周一或周日)。许多弥赛亚群体也在每年的某个周日庆祝 Shavu’ot (五旬节),这与传统犹太做法不同。在周日和周一来庆祝五旬节的观点均来自撒都该人和撒玛利亚人所宣扬的教义。

然而,当周安息日落在节期的最后一天时,这种理解有时也产生问题。这样就不可能在除酵节期间开始起算日了。在大多数情形下,遵照撒都该人方法的那些人的补救是:起算时间从在节期开始之前的那个周安息日的次日开始。这样,数算五旬节可按要求在除酵节之内的天数里开始。

认为五旬节总落在某个周日的人与相信五旬节总发生在周一的人之间的分歧在于数算是否包括或排除第50天。这两群体通常将除酵节之内的那个周日作为“第一天”;因此,50天之后也总会在某一个周日。周日五旬节的派别将这第50天作为五旬节,而相信周一五旬节的较少数人的群体则将50天数算到同一个周日,并在周一(即第51天)来庆祝五旬节。

那些相信数算五旬节的起算开始于每年第一个年度安息日(除酵节的第一日)的次日的那些人遵循了传统的犹太人计算恰当日期的方法。根据目前希勒尔二世的犹太年历的结构,这个圣日现在落在西弯月第6日。

虽然第16节的希伯来的字面文字在说以色列要“数算50天直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对于这里的“安息日”不是指每周安息日的观点有更多来自古代的支持。在公元前三世纪出现的将希伯来圣经译为希腊文的《七十士译本》提供了古代多数犹太人如何理解这一段的最古老的例证:

“你们要从安息日 [ton sabbaton] 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要满了七个七日 [hepta hebdomadas holoklerous]。到最后一个七 [eschates hedbomados] 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利23:15-16,布伦顿氏七十士译本)

显然,编篡《七十士译本》的犹太圣贤理解《利未记》23:16中的“第七个安息日之后”是指“七周之后”。这绝不是显示对《利未记》23章中的吩咐的特定理解的唯一古代证据。以下两个亚兰文对希伯来文字的翻译也支持这个观点:

在 Pascha (译者注:逾越节)第一日之后你们要数算,从你们将禾捆带来为摇祭的那日起算,七个七;它们要满足,你们要数算五十天直到第七个七之后的那日,要向主的名献上新饼 mincha(译者注:素祭)。(利23:15-16,伪约拿单塔古姆)

你们要数算,在节期之后,从你们带来 omera (译者注:禾捆)为摇祭那日开始起算,七个七,它们要满足,你们要数算五十天直到第七个七之后的(那日),(那时)在主的面前要献上新的 mincha (利23:15,昂克鲁斯塔古姆)

在关于何时守五旬节,那些接受这个证据并遵循传统犹太人观点的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相信 YHVH 将祂的圣言交付给了犹太人,因此年历和圣日节期的保存是在他们的权柄之下:

这样说来,犹太人有什么长处,割礼有什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上帝的圣言交托他们。即便有不信的,这有何妨呢?难道他们的不信,就废掉上帝的信吗?断乎不能!不如说,上帝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如经上所记:“你责备人的时候,显为公义;被人议论的时候,可以得胜。”(罗3:1-4)

看一下雅各在临终前的病榻上对他儿子们的预言,可以说明为什么保罗称赞犹太人在上帝计划中的这个地位。犹大支派被预言继续担任 YHVH 圣言的守护者直到弥赛亚来掌权:

圭必不离犹大立法者 [mechoqeq] 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创49:10)

在《创世记》49:10中被译为“立法者”(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为“杖”)希伯来词的字根(以及在《诗篇》60:7和108:8中的相应词)是 chaqaq 它的字面意思是“镌刻”;延伸的含义是“作为一位文士”。犹大是被授予记载、记录并在历世历代传递上帝圣言的人。

许多神学家聚焦在“直到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这句上,使“细罗”(通常被理解为弥赛亚)作为这个预言的焦点。然而,我们必须铭记雅各在《创世记》49章对他的儿子们发预言的主旨是要告诉他们“日后必遇的事”(创49:1)。因此,他预言的真实意图是显示犹大以及他的后裔将成为上帝圣言的保护者,直到弥赛亚降临在地上来建立天国。

以下两处诗篇呼应了 YHVH 赋予犹大支派保守祂圣言的责任的这一事实:

基列是我的,玛拿西也是我的。以法莲是护卫我头的头盔,犹大是我的立法者 [mechoqqi]。(诗60:7)

基列是我的,玛拿西是我的,以法莲是护卫我头的力量,犹大是我的立法者 [mechoqqi](诗108:8)

在这三次中(请比较 申19:15,太18:16;林后13:1),希伯来的圣经清楚地确认保罗的陈述:犹太人作为一个整体,负责在世世代代之中保存和传达上帝的话语。回溯到耶稣的时代,犹太人中的大多数人认为《利未记》23:11和15中所提及的“安息日”是除酵节中的第一个大(字面是“高”)安息日(尼散月15日),这是节期的第一日(出12:16;利23:6-7)。

约瑟夫斯(一位在公元一世纪晚期记述历史的犹太法利赛人)的历史著作确认如下:

在 Xanthicus 月,我们称之为尼散月,并且是我们这一年的开始,在农历的第十四天,当太阳在白羊座时,(因在这个月,我们从埃及人的奴役中被释放出来),律法命令我们每年都应宰杀我之前告诉你们的那种牺牲,当我们从埃及出来时,我们曾杀过它,这被称为逾越节;所以我们确实在民众中庆祝这个逾越节,我们不会存留我们所牺牲的东西,直到次日。除酵节是在逾越节之后,落在这月的第十五天,并持续七天,以无酵饼为食;在每一天,有两头公牛、一只公羊和七只羊羔被宰杀。现在这些羊羔完全被焚烧,另外山羊的羔子也被加进去,是为了罪;因为它旨在提供祭司在节期的每一天中食用。

但是在除酵节的第二天,也就是这个月的第十六天,他们首先分享地上的出产,因为在那天之前他们不会碰它们。他们认为尊敬上帝是正确的,因从祂那里他们获得了如此丰富的供应,首先,他们敬献他们初熟的大麦,并以下述方式:他们取一把麦穗子,烘干并将它们剁碎以脱粒,将糠秕从大麦中清除;然后他们将其十分之一献到祭坛上,献给上帝;并且将一把烧在火上,然后将其余部分留给祭司使用。在此之后,他们可以公开或私下地收割他们的收成。他们也在献出地上的初熟的同时,杀一只羊羔作为燔祭献给上帝。当这个献祭之后的七个七日过后(这几周包括四十九天),在第五十天,即五旬节,但是希伯来人称为 Asartha,代表五旬节,他们向上帝献上一块面包,由伊法十分之二的小麦面粉制成,加酵;他们带来两只羊羔作为献祭;只有当他们将它们献给上帝之后,它们才被作为祭司的晚餐;也不允许在次日之前留下任何东西。(《犹太古史》第96页,3.10.5-6)

犹太出版协会的塔纳赫在其对《利未记》23:9-11, 15-16的翻译中反应了这个理解: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的地,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 “从安息日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你们要数算七个七日,它们必须满足。你们必须数算到第七个七日的次日,五十天,之后你们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利23:9-11,15-16)

在 Jamieson, Fausset, 和 Brown 对这段的评述中,他们同意传统的犹太人观点。他们写道:

11.安息日后的第二天,即安息日后的次日,不是每周的安息日,而是除酵节的第一天,这将作为安息日;因为它将有一个圣会 …… 15 你要数算 …… 从该安息日后的次日开始,即在逾越节的那一周的第一天之后,该天被守为安息日。”(《一个评论:批评、实验和实践》,第一卷,第497页)

在耶稣服侍的时代,法利赛人相信在第15节第二次出现的“安息”和第16节中的“安息”是指为期七日的一段时间,而不是周安息日。这也是犹太出版协会翻译以上段落的方法,这是当今大多数犹太人的普遍理解。

《申命记》第16章中的一段平行的经文看似用事实支持了这种普遍的犹太人对这句中“安息”理解:

“你要计算七个七日 [shiv’ah shavu’ot] :从你开镰收割禾稼时算起,共计七七日。你要照耶和华你上帝所赐你的福,手里拿着甘心祭,献在耶和华你的上帝面前,守七七节 [chag shavu’ot]。(申16:9-10)

在这段中,“七日或周”是希伯来字根 shavua’ ,其字面意思是“一个为期七日的时间段”或“周”。关于《申命记》16章中的 shavua’ 的用法,《旧约神学词典》如此说: 

在《申命记》16:9中,shabu’a 代表一个为期七天的时间段(字面意思是“七个七个时期,你应为你数算”)……

shabua’也被用作《申命记》16:10 中的术语,在16节中它表示“七七节”(hag shabu’ot),即七个七的节期 …… 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它要在“初熟之日”(利未记23:15-16)之后的第七个安息的“次日”庆祝!因此,这是七个七个时期之后的一个节日盛宴,或者是 hamishim yom (即五十天)的盛宴,即来自希腊语的“Pentecost(五旬节)”。这个盛宴大约标记在西弯月第六日早期小麦收割之日,即我们的5月末。(第二卷,第899页)

在耶稣的时代,希伯来的年历仍由公会每月通过观测新月的方式来确定。因为这个原因,Shavu’ot (几个七)可能会落在西弯月的5、6或7日(《塔木德》,Rosh Hashana 6b)。这是可能的,因为尼散月和以珥月的总天数可以是29或30。现在,由于希勒尔二世在公元358年所编的年历的标准规则要求尼散月和以饵月的天数总是分别为30和29天,五旬节在希伯来年历上则始终是西弯月6日。

正如 John Lightfoot 所解释的,法利赛人引用《圣经》的两处来确定《利未记》23:11和15的“安息日”是指除酵节的第一日(尼散月15日):

“但是,与 [撒都该人] 有很大不同的文士,在安息日或节期的第一天结束之后,严格遵守尼散月第十六日来献初熟的作物而没有任何例外。他们藉以增强他们意见的这两处不同的经文(还有其它经文)是,《出埃及记》十二章15节,你们要吃无酵饼七日,以及《申命记》十六章第8节,你要吃无酵饼六日,他们说,根据他们所理解的,这是可调和的,‘七天,的确,你们要吃无酵饼;’ 也就是说,在节期的第一天,因还没有献禾捆,指旧麦的无酵饼;在你们献了初熟作物之后,在余下的六天有新麦的无酵饼。” (《塔木德和希伯来表达对新约的评论》,第4卷,第23-24页)

《圣经》中还有另一段经文在《约书亚记》中,它确认尼散月16日是开始数算到五旬节的50天的恰当时间:

以色列人在吉甲安营。正月十四日晚上,在耶利哥的平原 [ya’asu] 逾越节逾越节的次日,他们就吃了那地的出产;正当那日,吃无酵饼和烘的谷。他们吃了那地的出产,第二日吗哪就止住了,以色列人也不再有吗哪了。那一年,他们却吃迦南地的出产。(书5:10-12)

上帝告诉摩西,当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时,他们不可吃这地的新出产,直到他们将出自该地的一捆初熟庄稼献祭给 YHVH(利23:9-14)。这个献祭将在安息日之后发生,这成为计数到五旬节的起算点(利23:15-16)。

以色列人在“逾越节后的次日”吃迦南的出产的唯一途径是:“逾越节”就是《利未记》23:11和15节中提到的“安息日”。这必然意味着“逾越节”一词有时用来指除酵节的第一天。

“逾越节”看似与“除酵节”的开始日的结合是产生混乱的一个原因。关于 ya’asu 这个词,在《约书亚记》5:10中被译为“守”,《旧约神学词典》指出字根词 ’asa 经常用于专门的表达,例如 …… ‘献祭’(出10:25)、 ‘守逾越节’(出12:48)……等等。” 这里“守”的意思是以色列人在尼散月14日的两晚之间宰杀了逾越节的羔羊,这是上帝所吩咐的时间(出12:6)。然后他们将在尼散月14日下午煮熟逾越节羔羊,并在日落之后吃逾越节晚餐,因为尼散月15日(除酵节的第一天)开始了。

虽然有些人试图将宰杀逾越节羔羊和逾越节筵席与除酵节分开,但古代的以色列人认为他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事实上,《以西结书》45:21说“在第一个月,也就是在这个月的第14天,你们要守逾越节,是七天的节期。” 将这段经文与守逾越节的原始命令进行比较:

你们要守无酵节,因为我正当这日把你们的军队从埃及地领出来;所以你们要守这日,作为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从正月十四日晚上,直到二十一日晚上,你们要吃无酵饼。(出12:17-18)

在律法的“节期”章节(利23)中,我们看到除酵节被吩咐为一个七日的节期,从尼散月15日开始(利23:6)。最初的吩咐显示,在太阳开始下落的时候,在尼散月14日的下午的中间,逾越节的羔羊被宰杀,然后随着白天渐渐退去,羔羊被煮,并随着除酵节的开始,羔羊在尼散月15日日落之后被吃掉。虽然比七个24小时长的天数略长,但从尼散月14日下午中间到结束尼散月21日的日落时这整个期间被认为是七天。因此,从尼散月14日下午到尼散月15日结束的时期,即使超过24小时,也被认为是天(或称为逾越节或除酵节的第一天)。

因此,我们看到约书亚关于吃迦南新出产的说法表明逾越节(从尼散月14日下午到结束尼散月15日的日落)是吩咐中提到的“安息日”,这决定了对五旬节的数算。

关于逾越节盛宴中的象征意义,神学家承认耶稣是“上帝的羔羊”,是逾越节羔羊的最终体现(林前5:7;彼前1:19;约1:29, 36;启5:6)。几个世纪以来,他就是逾越节羔羊所代表的那位。事实上,他于尼散月十四日下午3点左右被挂在木头上受死,就在同一时间,逾越节的羔羊正在圣殿的庭院中被宰杀。

然而,那些守周日或周一五旬节的人相信耶稣应验了另一个旧约的象征:献禾捆为摇祭。虽然没有经文直接将弥赛亚与献禾捆为摇祭联系起来,但那些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主张说有两段经文(约20:17-18和林前15:20)证明他是禾捆摇祭的应验。让我们依次看这两段经文:

耶稣说:“不要抓紧 [haptou] 我,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 抹大拉的马利亚就去告诉门徒说:“我已经看见了主。” 她又将主对她说的这话告诉他们。(约20:17-18)

从以色列人第一次进入圣地时开始,献禾捆(希伯来文发音 omer)为摇祭是除酵节的一部分(利23:11)。《利未记》23:14明确地说,除非向上帝献上一禾捆摇祭,否则不要吃饼、烤谷物或新谷物。

许多守周日或周一五旬节的人声称这段经文证明耶稣是禾捆摇祭的应验。他们坚持认为,马利亚之所以不能在周日早上“抓住”(在英王钦定本中译为“触摸”)复活的弥赛亚,原因在于他还没有在天父面前被“摇/举”。根据这个理论,耶稣在当天早上约9点上升到天上的父那里,在同一时间里,据说撒都该人在献禾捆为摇祭。在他的献祭被上帝接受之后,他返回到了地球,然后才能被他的门徒所触摸(太28:9)。

这个理论有几个致命的缺陷。

第一个问题是来自对希腊词 haptou(“依附”)的误解,该词是动词 haptomai 的一种形式。弗里伯格《希腊新约的分析辞典》指出,它的字面意思是“抓住”。在这里,它不仅仅意味着“触摸”,如英王钦定本所暗示的那样。相反,其内涵是“拥抱”,以一种富于情感的方式依附于一个人,通过身体接触寻求来自某人的安慰。

当马利亚认出耶稣时,可以理解的是她很情绪化,她想要拥抱他并因此得到安慰并确信:他确实活着并且还与他们同在。但耶稣很快就试图澄清她对他回来的原因的误解。他没有对马利亚说不能“触摸”他;相反,他说自复活以来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他不再仅仅是一个有血肉之体的人,而是一个有荣耀身体的灵性存在。他现在不会以有形方式安慰他的门徒。相反,在他升天取得他新约大祭司的职位之后,他会透过圣灵来安慰他们(约14:16, 26; 15:26; 16:7),就是在五旬节被差派下来圣灵。

在上面的段落中,耶稣确实说他要升到天上。然而,他并没有说他何时会升天。《圣经》有告诉我们他何时回到天上去见他的父吗?有的,当然有。《使徒行传》1:3, 9告诉我们,在为期40天的时间内,他向门徒显现,之后他从橄榄山上升到了天上。《圣经》中没有提到任何其它的升天。那些相信耶稣在复活后于周日早上升天的人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推理而不是《圣经》。(关于耶稣实际上何时从死里复活的信息,请参阅我的文章“基督何时复活?”)

那些觉得耶稣是禾捆摇祭的人认为他必须在那天早上升入天堂才能被父上帝所接受,就像在收获剩余的庄稼之前必须向上帝献禾捆为摇祭一样。但《圣经》是否支持这种观点呢?不,不是的!事实上,它通过上帝所引起的一件象征性事件来清楚地表明:耶稣的献祭在他死后立即被接受了:

耶稣大声喊叫,气就断了。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可15:37-38)

圣殿的幔子是圣所和至圣所之间的分界线(出26:33)。至圣所代表了上帝在天上的宝座。幔子被撕裂,从顶部开始直到底部,象征性地表明信徒现在可以通过耶稣的献祭来到上帝的宝座面前(来10:19-20)。显然,这个神迹表明耶稣没有必要等到他复活升天后才能让天父接受他的献祭。

最后,我们必须认识到,即使撒都该人在耶稣的时代控制了大祭司,他们的权力受到了严重限制。《新昂格尔氏圣经词典》指出:

虽然法利赛人的属灵权力大大增加了,但撒都该人的贵族能够掌握政治头衔。在这一晚期,撒都该人为确保自己的权力不得不付出高昂代价,因为他们在官方正式的行动中要迁就法利赛人的观点(第1112页,“撒都该人”)。

著名的犹太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埃德闪姆(Alfred Edersheim)记录了法利赛人在守五旬节方面有实权的实际效果:

法利赛人认为,[逾越节] 与五旬节之间的时间应该从节期的第二天算起;撒都该人坚持认为应该在节期之后的实际“安息日”开始起算。但是尽管有此争论,当庄严的游行队伍在节期的下午行进去收割“初熟的禾捆”时,撒都该人必须加入,并像他们的对手一样来数算五旬节。(《犹太社会生活速写》第15章,第220页)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耶稣首次向门徒显现之后,撒都该人的大祭司该亚法没有在周日早上挥动禾捆。历史表明,无论他对五旬节的个人感受如何,大祭司都被迫出于政治原因,要在这国中大多数人认为应该做此事的时间里献禾捆为摇祭:即周五早上,尼散月16日。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哥林多前书》15:20,周日/周一五旬节派别说,这也证明弥赛亚是禾捆摇祭:

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aparche]。(林前15:20)

上面翻译为“初熟的果子”的希腊词 aparche 是单数,不是复数。耶稣是一个“初熟的果子”,而不是一些“初熟的果子”,正如这节经文的翻译所暗示的那样。随着我们更充分地了解禾捆摇祭,这种区别将变得重要。让我们看看阿尔弗雷德·埃德闪姆对 omer 献祭的一段详细描述:

…… 他们 [来自公会的代表们] 所收割的大麦为一伊法,或十饿梅珥或三细亚,相当于我们英制计量单位里的三配克三品脱左右。麦穗子被带入圣殿庭院,并用手杖或茎秆击打以脱粒,以免伤害谷粒;然后在一个带有孔洞的平底锅上“烘干”,这样每粒谷物都可能被火焰触及,最后暴露在风中。将如此制备的谷粒在大麦研磨机中研磨,使整个壳体保持完整。据一些人的说法,面粉总是成功地通过十三道筛子,每个筛子比另一个更密集。然而,一个竞争性的权威的陈述似乎更为理性:只有面粉足够精细才能完成(Men.五.6,7),这是由一位’Gizbarim’(财务主管)将手探入面粉来确定的。只要有任何面粉粘在手上,筛选过程就会持续进行(Men.八.2)。虽然收割的是一伊法,或十饿梅珥的大麦,但只有一饿梅珥的面粉或约5.1品脱的面粉才在逾越节的第二日或尼散月16被献在圣殿里。面粉的其余部分可能会被赎回,并用于任何目的。那一饿梅珥的面粉与一“劳格”或几乎是四分之三品脱的油相混合,还要加上一小撮乳香,然后在主的面前摇一摇,并取出一小撮烧在祭坛上。其余的属于祭司。这是普遍的(虽然不是很正确)在逾越节的第二天或尼散月十六日所做的被称为“初熟禾捆摇祭”的呈献。(《圣殿:其服侍和服务》,更新版,第204-205页)

耶稣是一个初熟的果子(单数);然而,禾捆摇祭代表了那些初熟的果子(复数)。谁是这些初熟的果子呢?他们是被呼召并拣选的人:ekklesia,即上帝的教会或会众。看一下禾捆摇祭的象征意义,以及这一献祭是如何进行的细节,揭示了这一说法的真实性。

禾捆摇祭最初由许多谷粒(复数)组成,而不仅仅是一粒(单数)。

这些谷物被火焚烧,正如在基督身体里的信徒受到火的试炼和考验一样:

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彼前4:12-13)

通过研磨过程将构成禾捆摇祭的谷物研磨成细粉,就像我们在精炼过程中被主耶稣研磨成粉末一样:

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碾成粉末。”(太21:42-44)

虽然有十饿梅珥的大麦被收割,只有一饿梅珥的细面被最终使用在献祭中:

“因为被召的人,选上的人。”(太22:14)

当你考虑禾捆摇祭的所有方面时,很明显在象征意义上它代表教会,而不是耶稣。

然而,一些周日/周一五旬节派的信徒对禾捆摇祭的象征性识别的误认绝不会使 Yah 计划中的双重性归于无效(译者注:事实上,耶稣复活的时间恰恰符合献摇祭完毕的时间,因被献的摇祭还要烧在祭坛上,从尼散月16日的早上一直烧到次日天亮,当祭司将燔祭灰从祭坛上收起来时,是尼散月17日,即当周安息日的清晨天亮时分,此时燔祭在周安息日的晚上部分已烧了一夜,请参见《利未记》6:9-10)。我们经常在整本《圣经》中看到预表和类型。我们看到第一人亚当和第二人耶稣(罗5:14;林前15:47-49)。如前所述,在埃及被杀的原始逾越节羔羊是耶稣的预表,因耶稣是真正的逾越节羔羊(林前5:7)。我们有地上的耶路撒冷和新耶路撒冷(启3:12; 21:2)。我可以从《圣经》中引用更多的例子,但很明显,上帝的计划在很多方面都具有双重性(但并非在全部意义上均是如此)。

结论

按照法利赛人的教导,整个犹大国在耶稣的时代在正确的日子守着五旬节。难怪耶稣告诉他的门徒和百姓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 ……”(太23:2-3)。

Bryan T. Huie

1998年3月4日
修订日期:2012年10月26日

翻译:黄松
校对:张亮

阅读原文:PENTECOST: SUNDAY, MONDAY, OR SIVAN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