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保罗曾写信给哥林多教会说:“他(上帝)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他将来还要救我们。”(林后1:10)由于哥林多人仍会死亡,保罗这里所说哥林多人已脱离的“极大的死亡”显然不是指肉体的死,而是指灵的“”,就是基督代替罪人所承担的罪的刑罚:人因悖逆上帝而与上帝在灵里的分离。

问题:若当时的哥林多教会的人(或现今跟随基督的外邦人)继续悖逆上帝,是否还会面临上帝的惩处呢?

回答是肯定的。使徒保罗在给哥林多人的第一封信中就提到哥林多教会里有人行了淫乱,须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身体(σάρξ,音 sarx),使他的灵(πνεῦμα,音 pneuma)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此外,保罗还说,哥林多教会的有些人在领主的圣餐时“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因他们故意不思悔改,而是“吃喝自己的罪”,他们有可能会因此死去(原文作“睡”,在《圣经》中通常指肉体的死亡,这是相对将来身体复活而言的;参见 林前11:30)。

可见,若跟随基督的外邦人故意触犯上帝的律法,是应当在肉体上被治死的。使徒约翰在《约翰壹书》中明确地指出:“人若看见弟兄犯了不至于死的罪,就当为他祈求,上帝必将生命赐给他;有至于死的罪,我不说当为这罪祈求。凡不义的事都是罪,也有不至于死的罪。”(约壹5:16-17)使徒约翰的这个立场的依据出自上帝的律法,例如,“但那擅敢行事的,无论是本地人,是寄居的,他亵渎了耶和华,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藐视耶和华的言语,违背耶和华的命令,那人总要剪除,他的罪孽要归到他身上。”(民15:30-31)

其实,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中也说过一句几乎与使徒约翰说的一样的话,但由于中文翻译错误,特别是教会中盛行的“反律法”的倾向,保罗的意思常被曲解。在《罗马书》2:12 有这样一句话,其字面意思是:“凡不法的人犯了罪的,也必如不法的一样灭亡;凡接受律法的人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审判。”  保罗的意思是,在律法中按照人的主观状态而言,可分为两种罪,一种是“干犯”的罪(故意的过犯、悖逆,如“流血的罪”,特别是偏向别神、交鬼、行巫术等灵里的邪淫,其后果都是罪人被剪除、治死),这等人当灭亡;另一种是“误犯”的罪(虽愿意遵守律法,但因无知、坏习惯等情况而偏离了律法,参见 利4-5章),他们虽然不至于死,但要按照律法受审。这样,保罗所说的与《约翰一书》5:16-17 所指出的原则完全一致。

“不义的事都是罪”,但哪些属于“至于死的罪”呢?使徒保罗的书信中所列举的以下罪为我们提供了线索:“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有古卷在此有“凶杀”二字)、醉酒、荒宴等类,我从前告诉你们,现在又告诉你们,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加5:19-21)“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国。”(林前6:9-10)

因此,故意并持续行以上“不义之事”的“基督徒” (即“擅敢行事的”),若仍不及时悔改,除了面临上帝在现世对他们的责罚之外,他们在基督再来时还将面临另一个结局:这些对基督没有忠诚的人被基督看作是“作恶”(ἀνομίαν,直译为“不法”,参见 太7:23)的人,他们将不得在上帝的国(或千禧年)中有“上帝儿子的名分”,无权继承天父上帝所赐产业,即“身体得赎”(参见 罗8:23)。为避免这个可怕的结局,基督对他的门徒警告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5:20)换句话说,忠心跟随基督的外邦人为要得到上帝的赏赐(即上帝所赐与基督身体相似的属灵身体),必须(且因有圣灵的内住,也必能)结出圣灵的果子(加5:22-23)、遵行上帝的律法(即“行义”,参见 罗2:13,约壹3:7-10等),《圣经》对此已有明确的标准,“我们若照耶和华我们上帝所吩咐的一切诫命,谨守遵行,这就是我们的义了。”(申6:25)雅各对此也有类似的表述,“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5)有意思的是,《启示录》将圣徒所行的义形象地称为圣徒所穿的“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启19:8)

黄松写于2019年10月22日,德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