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印之书

作者:艾利博士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启示录》5:1)

当耶稣对在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讲完话之后,《启示录》书信转到了另外一个异象。约翰看到坐在宝座上的手上有书卷(字面上说是在“手上”而不是在“手里”),里外都写着字。古时常有两面都有字的书卷。有时候里外都写着字是为了节约空间或者内容的需要 (见《以西结书》1-2章)。但是有时候外面写字是来总结里面的内容,特别是书卷被封印后。如果书卷被封了七个印,可以阻止一些无资格的人来打开卷轴,外面写字会让接近卷轴的人可以大略了解里面的内容。

这里一册书卷被封住以及用了多少印来封都不是很特别的事情。密封原始文卷的背后的基本想法不是要隐藏里面的内容,而是要防止它被改动。这样的担心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在《启示录》书信的结尾,经文抄写员被警告不得添加或者删改任何内容。我们可以读《启示录》22章18节到19节:

18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19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坐在宝座的那位自己不能打开书卷。为什么他需要其他一位来打开?无论原因如何,我们很可能目睹了天庭的仪式,与《但以理书》7章13节到14节的描绘不是相同就是有关联:

13“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14 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毫无置疑,《启示录》5章1节中的卷轴和《以西结书》中的卷轴有某种联系。实际上,这个异象读起来如同《但以理书》7章13到14节和《以西结书》2章8到10节经文一个不完美的文字改编。另外一段上帝对先知的讲话出现在《以西结书》2章8到10节:

8 “人子啊,要听我对所说的话,不要悖逆像悖逆之家,你要开口吃我所赐给你的。” 9 我观看,见到一只手向我伸出来,手中有一书卷。10 他将书卷在我面前展开,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

《以赛亚书》29章11节也可能间接地在这里被提及。我们读到:

11 所有的默示,你们看如封住的书卷,人将这书卷交给识字的,说:“请念吧!”他说:“我不能念,因为是封住了。

在《以西结书》第三章,上帝告诉作者去吃掉整个书卷,因为他预备的先知事工将很可能不被叛逆的以色列家接受 (《以西结书》中的“以色列家”不应该与所有以色列人相提并论,他们应该指北方王国。在以西结的时期,南方王国是指“犹大家”)。这是在许多以色列先知中常出现的一种动态:犹大被单独视为一个历史现实。

在这里有许多相似和不同的地方。相似的是卷轴都是上帝给的并且里外写了字。不同之处是卷轴没有被卷起,先知可能看到里面的内容。卷轴没有被封住以阻止人看到里面内容。交给以西结的卷轴是关于哀歌、悼念以及悲痛。《启示录》5章1节的卷轴可能是同样的或者另外一卷在功能上有一些不同的卷轴。它可能包括了上帝关于以色列和列邦未来的最终命令,包括警告的信息和救赎的应许。

此外,天上有本书卷记录的想法与希伯来文化和犹太圣经传统有着深厚的渊源。比如,《诗篇》139篇16节说到:“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作“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在《出埃及记》32章32节写到:“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 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 而且,我们在《启示录》3章5节已遇到这个术语,“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 但是,这本书看似不太一样。不过毫无疑问,我们会在这段中更多地发现这本书卷内容的本质和其功能。

翻译:里嘉琪
校对:黄松

2016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