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一会”是什么?

作者:艾利博士

那撒但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启示录3:9)

若用“这是整本《圣经》中最被误解的经节之一”这话,真有些老套,但在这个例子中,这样说却丝毫不过分。传统的解释如下:

在非拉铁非城里的犹太人仇恨并反对基督徒。根据上帝的意思,现在基督徒是上帝的真子民(属灵的犹太人),而不是他们(肉体的犹太人)。因为犹太人不信且反对主耶稣,不再是属灵的犹太人,基督徒才是。有朝一日,受逼迫的基督徒会胜利,且不信的犹太人会臣服于他们。上帝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祂总是站在基督徒这一边。犹太人只是谎称自己具有犹太人的身份,实际上,教会现在才是(而过去以色列曾是)上帝自己的百姓。

很清楚地,我这简化却合理的对这句经文的概括性解释是“取代神学”(replacement theology)或替代论(supersessionism)运作的一个绝佳例子。若不是这样理解,那么我们该如何恰当地读这段话呢?这里有许多问题值得考虑。

首先,在从新约的“通用犹太希腊语”文本被翻译成现代语言时,当翻译者选择用词的过程中,基督徒的《圣经》(“信”与“达”的翻译)仍易陷入古老的基督徒反犹太陷阱中。举例来说,希腊字συναγωγῆς,在这里[的英文]被翻译为(撒但一)“会”(英文 synagogue,译者按:这个“会”的英文是“会堂”的意思,而中文和合本在这里则是中性词),而在《雅各书》2章2节,提到应当像对待富人一样地对待贫穷的敬拜者时,同样用到这个希腊字,英语则译为(你的)“聚会处”(assembly,译者按:这个“会”的英文翻译是“聚会”的意思,而中文和合本的用词甚至体现出犹太化传统,译为“会堂”)。“会堂”(synagogue,συναγωγῆς)这个词在第一世纪及其之后,实际上都是出现并运作于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之时的一种希腊罗马式的机构。它成为犹太人读经、祷告和交谈的聚会处。实际上,这个词更表达“聚会或聚集”的意思。因此,《雅各书》2章2节是比较合适的[英文]翻译,但当遇见我们所看到的相当负面的文字,即《启示录》3章9节(撒但)时,压倒多数的基督徒翻译者没有应用一致的翻译逻辑,即未选择称之“撒但的一个聚会处”(an assembly of Satan)却译作“撒但的一个会[堂]”(a Synagogue of Satan)。在现在人(犹太人或其他)的思想里,这个词唤起了一种清晰的对宗教的联想,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犹太教”。但实际上,在第一世纪时并非如此,因为犹太人或非犹太人都自由地使用这类被称为συναγωγῆς (synagogue)的希腊罗马式机构。

第二,也绝对是惊人的观点是,其实主耶稣告诉非拉铁非的信徒,那些说这话做这事的人根本不是犹太人。请停下来思考片刻,如果我们姑且不接受传统上“肉体的犹太人不是属灵犹太人”的这个解释,我们可能接受主耶稣话语的字面意思:即那些反对他们的人根本就不是犹太人。那么,如果他们不是犹太人,他们又会是谁呢?若主耶稣的这话(“他们不是犹太人”)需要按照字面意思来被认真地对待的话,我们必须思考其他可能的解释。

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由大量曾经是“敬畏上帝的人”(外邦人)组成,他们通过接受耶稣是基督(弥赛亚)同伍于以色列人的信仰,教会当然也包括那些早就追随耶稣是弥赛亚的以色列人。很可能这是源于《使徒行传》15章29节中的“非皈依”的方案规定。但是,有一群人被热心分子带领,通过“转信皈依”(译者注:如成人行割礼),采用了犹太先祖的生活方式,但他们在“转信皈依”之前并不是犹太人族群中的成员,他们成了逼迫非拉铁非信徒的人!他们强烈地反对外邦人在尚未做到正式的“转信皈依”手续之前(这方式并不是耶路撒冷会议所要求的,见徒15:29;也明确地被使徒保罗所禁止,见林前7:17-24)就加入到犹太人的族群中。然而,主耶稣根据耶路撒冷会议的决定(而不是那些选择对以色列的上帝的“转信皈依”的路径),允诺那些跟随祂的外邦人:祂最终会公开地赞许他们(启3:9b);祂也会称赞他们做得好。

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示录3:10)

在罗马帝国中的犹太人是数量众多的,他们是一群拥有特权的少数群体。因为万邦中“犹太人基督”的跟随者被教导不“转信皈依”犹太人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就在两个方面上都显得极为奇怪:一是先前的罗马文化,二是大多数的犹太人,他们难以理解为何这群人把自己算在以色列上帝的子民之列,却没有“正式”加入他们的族群;因为在当时,这是“转信皈依”的基本含义。主耶稣应许这些珍贵的信徒们:因为他们一直在无比艰难中遵行上帝的诫命,作为奖赏,祂会在那将要来临的大患难中保守他们。很可能是指:全帝国范围内开始对外邦的“犹太人基督”的跟随者的大逼迫,而特别大的逼迫则发生于尼禄皇帝年间(公元64-68年)。

11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12 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上帝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1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3:11)

在罗马帝国,犹太人(甚至包括跟随主耶稣的犹太人)都是被法律保护的一个少数群体。然而,“犹太人基督”的外邦跟随者们则不然。先前的罗马异教徒,今日在基督里加入了”犹太人的联盟“,他们并没有事实上”转信皈依“在犹太人先祖的传统或生活方式里,故而容易两面受敌 — 一是来自罗马异教徒的轻蔑,二是来自于本是罗马异教徒,却通过宗教的”转信皈依“手续加入犹太族群的人(即《启示录》3:9中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的。)

虽然拥有了主保守他们的应许(《启示录》3:10),但是那将要来的逼迫、生存或得胜都是不易的。然而一旦坚忍到底,那以色列国度对“犹太人主耶稣”的联盟中的外邦人成员的奖赏是大的。来自世界万国的成员并不是转化为犹太人,乃是作为外邦人,联合于“犹太人主耶稣”。他们将被全然地接纳且享受以色列上帝的国度中一等公民的待遇。

翻译:孟一坤
校对:黄松

2015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