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6 艾利/彼得 基督徒犹太文化研究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上帝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启示录》 1:1-2)

对于我们所知道的“约翰启示录”,它的开篇和很多犹太人所写的关于世界末日的著作很类似。

《启示录》 1:1-2 阐述了如下的事情 (1) (耶稣基督的启示)是什么(2)为什么要把这些将要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的仆人(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 (3) 上帝是如何通过使者把这件事情传达给约翰 的(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4) 谁需要得到这个启示 (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

这本书的开头是以一种末日启示的写作手法而开始的,若不够典型,它也完全融入当时犹太(末日文学)的写作风格里。为了让大家看到这一点,我们将简要地回顾一些相关的例子。 在《以诺书》1:1-2:

以诺所祝的福,他如何祝福选民和义人,谁是那些将要在苦难的日子中存活的人,而拒绝所有邪恶和不敬虔的人。以诺是一个义人,他与上帝在一起,在他眼睛张开的时候,他回答并讲述,并看见了天上圣洁的异象。这就是使者给我看的,从使者那里我明白我所见的,不是在我们这一代人中要发生的事,而是在遥远的将来的一代人中因着选民而要发生的事。

我们也在《巴路克3书 》1:1-8里 (巴路克的大灾变)读到:

我巴路克在心中不停地哭泣,为了这些人而悲伤,因为那尼布甲尼撒王得到了上帝的许可去毁掉耶和华的城…看啊,我伤痛欲绝,要说出此事,我看到耶和华的使者来对我说: 要明白,你这大蒙上帝眷爱的, 不要为这事而烦恼,因为这关乎耶路撒冷的救赎,因为全能者如此说。他差我来你这里,要让将一切的事情告诉你…那有能力的使者对我说,来,让我把上帝奥秘的事告诉你。

上面的段落清楚地证明了,我们所读到的《启示录》的开篇和犹太文献中关于末世的作品的开篇非常类似,这些其它的作品要么是在同时期写作的,要么在写作时间上可以大体追溯到同一个时期。

《启示录》的犹太味是非常的明显,但是一些学者,就是那些看不到这些关于耶稣的传统的犹太根源的人,错误地得出结论说,当前的《启示录》文本里面充满了太多基督徒的篡改(特别是在第一章和第22章)。他们认为在最初的基督教以前的《启示录》的版本里,没有明显代表基督教神学的记号。这种对于原有的犹太版本的《启示录》的基督教化的指控一直在被提出,其论点如下:

如果一个人删除了那些“基督教的信息”,经文读起来仍同样地流畅,若不是更为流畅的话(所谓的被基督徒篡改的內容用粗体字标注出来)。例如,在《启示录》1:1-3,我们读到: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上帝赐给,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这个做法看起来很有趣,但是我们视上述的行为是徒劳的,并且也是非常主观的。我们认为这些部分以及其他的部分也可以被删减而不致于出现许多问题。但是这种做法本身不能证明什么。还有其他需要考虑的事项。

请让我们举例说明一下,根据观察,撒玛利亚版本的摩西五经比起犹太版本的摩西五经读起来更顺畅。原因是犹太版本的摩西五经更加粗糙,有的时候甚至上下文不一致,并且在一些事件的陈述上令人费解。 但是,如果这还能证明什么的话,顺畅的阅读反倒支持其后期是经过撒玛利亚的文士编辑的的说法,而不是相反。

我们在这种情况下的理解是,如果那些明显的“基督教的”内容被删除的话,那么文章就可以读得很流畅, 这种理论没有指出任何重要的东西。 若要得出更多的结论,是一种对于证据的夸大,这个所谓的证据仅仅是让人感觉好奇以及有趣的可能性而已,除此以外绝对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赖以支持。

此外,我们认为这里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这问题困扰着那些认为原本的犹太的《启示录》(《启示录》)在第一世纪末期或者更晚些时候被某些人篡改变成“基督教化”的人。简言之,他们没有看到很多像基督耶稣 (粗体字标注的)和他的“见证”这样的措词其实都是第一世纪犹太人的名字和概念,这些措词在多年后才从原来与以色列的关联中脱离出来。因此,这种对于分辨所谓犹太和基督信仰材料上的差异的主张是将时代倒错了,也是人为造成的。

你有什么想法?你如何回应上面的争论呢?

翻译:里嘉琪
校对:黄松

题图:末世启示山洞洞口,拔摩岛,希腊

2015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