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学者们清楚地知道耶稣庆祝逾越节这一事实,而且他对这个摩西的节期的庆祝必重塑我们对主的圣餐的认识。但当这些学者们强调逾越节的救赎意义时,他们实际上忽略了其重要的末世论背景。(对于不谙此道的人而言,末世论通常指的是历史趋向终结时会发生什么)。那么,在《马太福音》26:26-29中,逾越节与末世论有什么关系?

逾越节勾起了出埃及记和上帝将犹太人(译者注:确切地说是以色列人,因为目前的犹太人是来自以色列12个支派中的一支)从奴役中拯救出来的那个故事。逾越节也唤起了西奈山的故事,以及摩西之约将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确立了。耶稣的 “这是我立约的血” 的宣告分明呼应了《出埃及记》24:8的话:“这是立约的血”。

但是耶稣时代逾越节的庆祝不仅仅是对以色列曾经被赎的一段记忆;它也是以色列将来的复兴的一个庆典。逾越节的庆祝产生了末世新的出埃及这一主题。圣经的段落如《以赛亚书》11:15-16和《以西结书》20:33-38 表明,以色列的先知们借出埃及的语言来描述以色列从流放中回归以及弥赛亚时代的开端。

同样,在拉比的资料中,《出埃及记》被认为是以色列将来得赎的典范。许多资料表示出弥赛亚将在逾越节的晚上显现的想法。例如,在《出埃及记解释判定》12:42中,我们读到:“他们曾在哪一晚被赎,就在那一晚他们还要得赎。”

根据新约圣经,耶稣的确开启了《耶利米书》31章的新约,带来对罪的赦免。正是这个事件启动了上帝恢复以色列的计划。最后的晚餐将逾越节、新出埃及记,和新约编织在一起来揭示上帝拯救祂的选民的奇妙计划,并为全世界带来鸿福。

诺埃尔·拉宾诺维茨博士发表于2018年3月6日

作者简介

诺埃尔·拉宾诺维茨博士是国王学院圣经研究在线讲师。他拥有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南方圣经学院的新约研究博士学位。目前担任位于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的“以色列研究中心”的圣经研究教授。

拉宾诺维茨的学术研究重点是《马太福音》,他的研究兴趣包括马太的以色列神学和他对律法的理解。他的学术兴趣还包括现代以色列国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作为一个充满激情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拉宾诺维茨试图从圣经的角度探讨这场冲突,并解决围绕辩论的复杂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

拉宾诺维茨博士从1978年至1985年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除在美国的贝劳伍德号航空母舰上服役外,他还在日本的岩国市基地、加利福尼亚的彭德尔顿营、北卡罗来纳州的樱桃点的海军陆战队航空站驻守。他和他的妻子埃莉诺在以色列的锡安之始定居生活。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Passover and The End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