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之旅:法兰西共济会总会

西飞随笔

2017年10月31日下午,在结束巴黎蒙马特高地的参观之后,我们马不停蹄地前往位于Cadet街16号的巴黎共济会总会(The Musée de la Franc-Maçonnerie,又称为“共济会博物馆”)。这里虽不是流行的旅游景点,但参观此地有助于瞥见在法国近现代历史上扮演着显著角色的、创建于1889年的法兰西共济会。

共济会(英文:Freemasonry,字面意思为“自由石匠工会”)于1717年在英国伦敦成立,该组织的一些成员来自世界范围内的经济、政治、宗教、文化、艺术领域中的“精英”:比如世界金融领域中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美国多任总统(从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开始,到富兰克林·罗斯福、罗纳德·里根、克林顿夫妇、布什父子等)、音乐天才莫扎特和文学巨匠伏尔泰等。另外,一位国际知名的福音布道家(前不久刚去世)也是该组织的第33阶(最高阶,也是荣誉阶)成员。共济会的根本理念继承了诺斯替教派的神秘主义宗教思想,也包含了犹太密教卡巴拉、中世纪炼金术的诸多元素,并酷爱用符号、图案和手势来表达所象征的信息。

到达地铁7号线的Cadet站时大约是下午3点多,我们走出站口5分钟就看见一幢银色建筑。因门口插着欧盟和法国国旗,我们误以为是一幢政府行政大楼,走近看到“法兰西的大东方”(Grand Orient de France)的字样,这就是法兰西共济会总会。走进大门经安检来到大堂,首先看到的是竖立在地面的一块白底黑字指示牌(图1),指出共济会的若干级别成员允许到访的地方。环顾一楼大堂,在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门口,可见庆祝共济会成立300周年(1717-2017年)的易拉宝(图2),稍事停留我们径直走进博物馆。

图1:指示牌

图2.1:庆祝共济会成立300周年的易拉宝
图2.2:庆祝共济会成立300周年的易拉宝

此时的博物馆里静悄悄的,由于购票处空无一人,我们索性先在展馆里随便逛了一圈,馆中陈列的多是带有共济会符号和标记的各样物品(如艺术品、饰品、服装、瓷器、书籍文献和个人用品等),下面是反复出现的两组符号/图案:

圆规和方矩

在一个题为“现代法兰西的大东方起源”的介绍中(图3,Le Grand Orient de France aujourd’hui),文字右侧有该会的圆形徽章,其边缘是蛇吞咬自己尾巴的图像,下方正中是“全视之眼”,其下有一个两脚在下方的圆规和一把等边朝上的方矩尺。圆规尖端指向“全视之眼”。蛇吞咬自己尾巴的图案叫做 ouroboros(该“衔尾蛇”图案起源于古埃及,与炼金术的魔法有关,其象征含义多样,其中有生与死的无限循环)。该标志也是在2016年7月16日梵蒂冈在华盛顿组织的以各宗教联合为主题的大型活动的标志(图4),简约化的 ouroboros 标志就巧妙地隐藏在“TOGETHER”英文单词的字母O中。圆规和方矩形尺都是石匠测绘使用的日常工具,其隐含的寓意是:圆规和方矩分别代表男、女生殖器,二者交叉代表阴阳交合。圆形徽章的圆规和方矩之间,以及右下方围裙上的“全视之眼”的眼睛位置都有一个字母 G ,其表面意义包括 geometry (几何)或 God(上帝),但其隐含的意义应与生殖器(genital)的首字母有关,代表古巴比伦宗教中的生殖崇拜。

图3:现代法兰西的大东方起源(Le Grand Orient de France aujourd’hui)

图4: 梵蒂冈活动中的ouroboros标志

双柱

在许多文件和物品上,经常会出现直立的两根柱子(图5),它们来源于《圣经》中所描述的所罗门圣殿门口的两根铜柱,右侧的柱子标着“J”,左侧标有“B”。根据图下方的标注,“J”为“雅斤”(希伯来文“建立”),“B”为“波阿斯”(希伯来文“力量”)。共济会用这个符号具体象征其成员在步入“圣殿”(代表人的身体)后,需经历若干阶段(如从肉体、灵性、高级灵性和神圣)的自我精神完善,在自我意识上达到具有“神性”境界的过程。

图5:会所规划图

当我们正观看玻璃柜橱里的展品时,忽听有人声低语,是一男一女两位身着竖领黑色西服的工作人员出现在博物馆的门口售票处。我来到售票处付款买门票,接过来的名片大小的门票上也印有直立双柱(图6)的图形。

图6:门票

以下是我对一些馆藏的印象:

1. 法国大革命(图7)

在“启蒙运动”影响下,当时占法国人口95%以上的“第三等级”的普通人民(第一等级是天主教高级教士和国王,第二等级为贵族)因无法承受的经济重负(如旱灾、通货膨胀及由罗马天主教所征收的什一税)和阶级压迫,于1789年7月14日攻克了象征专制统治的巴士底监狱,法国大革命正式爆发,使法国君主制(多个世纪的波旁王朝统治)在3年内瓦解,当年8月26日通过了法国的《人权宣言》。

1789年共济会成员积极参与法国民主的创始。在1789年1月24日的国家选举中,当选的1,000位人士中,共济会成员占将近20%。共济会会员积极参与活动及讨论,点燃了法国大革命火花。早在卢梭等人发表《人权宣言》之前,共济会的各个会所就已经有“自由、平等、博爱”的观点,并以这样的价值在运作。

图7:共济会与法国大革命

2. 路易斯·米歇尔画像

第一眼看到路易斯·米歇尔画像(图8)时我感到有些眼熟,后来想起当天上午在蒙马特博物馆介绍“巴黎公社”的历史及相关图片时看到过她的画像。路易斯·米歇尔(1830年-1905年)系学校教师,共济会成员。她深入巴黎工人武装,被誉为“巴黎公社”的女英雄,有“红色处女(Vierge Rouge)”的称号。巴黎公社起义失败后,她被流放到太平洋小岛近十年,写下回忆录《公社》。

图8:路易斯·米歇尔画像

3. 本杰明·富兰克林

在展厅里有一个共济会产生、发展的时间轴,列出对法国历史具有重大影响的人物,其中本杰明·富兰克林(1706-1790年)引起我的注意(图9)。本杰明·富兰克林是美国独立战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1775年3月,他被选为英国北美殖民地大陆会议的成员,协助起草《独立宣言》。他成为唯一同时签署美国三项最重要法案文件的建国先贤:即《独立宣言》(1776年)、《巴黎条约》(1783年)和《美国宪法》(1787年)。

图9:共济会发展时间轴与本杰明·富兰克林

4. 自由女神像

在玻璃橱柜中有一尊小型“自由女神”像(图10),是“自由女神铜像国家纪念碑”的原型。如今矗立在美国纽约哈德逊河口自由岛上的那位右手持火炬(光明)、左手拿着一份封面带有1776(是美国独立战争年代,也是“光明会”成立的年代)文件的女神,是由法兰西共济会构思设计,于1876年为纪念美国独立战争胜利一百周年而出资建造,由法兰西共济会赠送给美国共济会的,并在共济会的仪式中安装落座。

图10:玻璃橱中的自由女神像

“自由女神”铜像下方的文字这样写道:1884年8月5日正式名称为“自由启蒙世界(Liberty Enlightening the World)”的自由女神像的基石由共济会大师奠定。 在最下方除刻有共济会的总会长(挂衔“至尊主”)和副会长的名字和各自职务外,还有两个共济会的圆规和方矩尺纹章(图11)。据熟悉共济会的一些学者解释,该“自由女神”的塑像代表着共济会所崇拜的“上帝路西弗”(Lucifer, 在古英语中,其字面意思是:用火柴擦出的光明,也是“撒但”的别名)。

图11:美国自由女神铜像底座上的铭牌(照片由谷慧娟提供)

即将结束参观时我走到礼品处浏览,两位身着黑色立领西服的男士正带领着一个大约10人的参观团从博物馆侧门进到大厅来。我有些意犹未尽,因未看见侧门口有任何禁止出入的标志,便试图从他们进来的侧门走出去看看。谁知我刚一推门,就被一位工作人员坚决阻止,想必侧门外不是对外开放的地方。站在博物馆内透过玻璃门,只看见另一侧是个光线较暗的与门平行的走道,走道的一侧墙面布满层层叠叠的曲线、一个黑线条的花、V字形和一个黑色正方形图案。靠近天花板位置有一个监视器。我们当日的参观也就到此为止结束了。临走前,我们在大堂地面看见用多种文字写的共济会的标语,包括“平等、博爱”等(图12)。

图12:大堂地面

两点思考

1. 共济会是什么性质的组织?

Albert Gallatin Mackey,一位共济会成员,在他的著作《共济会的历史 – 其传奇起源》一书中回答了这个问题(图13),在书的封页上,有这样一段话:

对世界上最具争议和秘密的组织之一进行的深入研究可以追溯共济会的历史,从古代圣经时代的建立到现在;介绍其一些主要成员;并讨论其仪式和信条。

“自由和被接纳的石匠兄弟会”或“共济会”系一个秘密社团,但它对整个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社会和政府的影响都很大。乔治·华盛顿、本杰明·富兰克林、约翰·汉考克、马克·吐温、亨利·福特、葛培理、阿诺德·帕尔默、沃尔夫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弗朗茨·约瑟夫·海顿、伏尔泰、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托尼·布莱尔 — 全都是共济会的。建立在兄弟般的爱、慈善和真理三大支柱上,共济会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慈善组织。由于他们神秘而隐秘的仪式,围绕这个社团已有许多猜测。在这部经典著作中,共济会的权威人士 Albert Gallatin Mackey 探究了这一组织的神秘和象征性的历史。共济会可以追溯到在圣经里的先祖中。共济会有记载的起源早在古罗马,那里由建筑商和建筑师组成的兄弟会成为后来中世纪行会的前身。到1717年,“自由与被接纳的共济会”总会在伦敦成立。这个社团最终将走向英国的殖民地,即后来的美国和世界的其它地方。共济会富有象征意义,传说和传统经常混合在一起。Mackey 讨论了哲学家之石、欧几里德几何的重要性、各种建筑形式的意义以及它们与共济会的关系。对于那些希望更好地理解人类最强大的社团组织前身的人来说,《共济会历史》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

图13:《共济会的历史》一书的封面

2. 共济会是一个宗教组织吗?

通常的解释是,大多数国家的共济会入会的标准之一是:候选人要相信一位至高神的存在,而无论该候选人信奉什么宗教,比如基督教、犹太教、印度教、佛教和伊斯兰教等(而法兰西共济会则对于候选入会者没有信神的要求)。成员入会后可以继续实践他们各自的宗教或信仰,所以共济会不是宗教团体。然而,下面的一段话能够帮我们解答这个问题:

“我们必须告诉会众的是:我们敬拜一位神,但是,这是一位我们不带迷信所讲的神,你们这些主权大总监可以向第32阶、31阶和30阶的弟兄们如此说,共济会的宗教应该由我们这些高阶成员维持在路西弗教义的纯洁性上。若路西弗不是上帝,阿多乃(译者注:耶和华,下同)(他的行为证明了他的残暴、欺骗和对人的仇恨、对科学的野蛮和厌烦)和他的祭司会去中伤祂吗?是的,路西弗是上帝,而不幸的是阿多乃也是神。因为永恒的法则是:没有阴影就不会有光明、没有丑陋就不会有美丽、没有黑就没有白,因为绝对只存在两位神:黑暗对于雕像是必要的,刹车对于机车是必要的。因此,撒但的教义是异端邪说;真实和纯正的哲学性宗教是对路西弗的信,祂与阿多乃等同;而路西弗,光明的神和良善的神,是为人类与阿多乃争战的,阿多乃是黑暗的神和邪恶的神。”(阿尔伯特·派克致第23届世界最高议会的指示,1889年7月14日,由 A.C. De La Rive 记录,摘自《全体共济会中的女人和儿童》,第588页)

共济会作为一个当今“世界精英”的庞大秘密组织,倡导以人类自己的智慧去共同携手解决世界所面临的战争、贫困、环境等重大问题,以在世界范围内实现“新世界秩序”,其实质是复兴巴别塔之前的旧世界秩序:即由一个宗教、一个政府、一个经济共同体来维系、治理和协调的全球化体系。即将于2018年5月18日在美国首映的一部纪录片《教皇方济各:一位说话算话的男人》(见下图海报)将为此目的提供一个有力的佐证。

《教皇方济各:一位说话算话的男人》海报

(题图的法兰西共济会门口的照片来自网络)

Lily 写于2018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