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之旅:列宁博物馆

2018年4月初我们抵达芬兰的第三大城市坦佩雷(Tampere),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北欧之旅。坦佩雷在19世纪是一座著名的工业城市(被誉为“芬兰的曼彻斯特”),有趣的是,我们下榻的酒店是由一座废弃的纺织工厂改建的,旁边是一座发电厂。

读经笔记:亚伯拉罕的后裔

根据《创世记》的记载,上帝应许将一大片土地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创15:18-19),对于“亚伯拉罕的后裔”的定义,上帝逐步启示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1)亚伯拉罕本身所生;(2)从以撒所生;(3)雅各的后裔。

以色列人在埃及停留了多久?

确定以色列人在埃及停留的时间要做一些对《圣经》的侦探工作,这需要在得出结论之前查考所有相关经文。在我们着手眼前的具体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基于在《圣经》中提供的年表建立一个时间轴:

五旬节:周日、周一或西弯月6日

五旬节,在旧约中也称为“七七节”(希伯来语发音 Chag Shavuot)、“收割节”(希伯来语发音 Chag haQatzir)和“初熟日”(希伯来发音 Yom haBikurim),是唯一一个未在月份中指定某个具体日期的节期。Pentecost(五旬节)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数五十”,是从在除酵节期间献禾捆为摇祭的那个日子开始数算50天的方式来确定的。这听上去很简单,但在何时开始和结束数算时会产生困难。

主的晚餐

在使徒保罗的《哥林多前书》第11章第17节到34节里,关于所设立的“主的晚餐”这一礼仪,他给哥林多教会一些矫正性的指示:

伊甸园里的蛇:是那古蛇/撒但?

保罗劝勉哥林多人“不要过于圣经所记的”(林前4:6)。然而,当谈到一些传统的基督教诠释时,我们并不总是遵循保罗的建议。关于欺骗亚当和夏娃的那条蛇实际上是撒但的想法,我们最好“不要超越圣经所记的”,因为《圣经》中没有任何一处说那条蛇是撒但。 《创世记》3:1 澄清那蛇是若干动物中的一种:

哪条“蛇”是撒但?

《启示录》描述了一场天上的争战,其中“大龙被赶出去,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12:9)。撒但被称为“蛇”(ὄφις,音 ophis)可能会使我们想起诱惑亚当和夏娃的那活物(参见 创3:1-6,13)。然而,虽然希腊《七十士译本》也将伊甸园里的蛇称为ophis(创3:1,《七十士译本》),但《启示录》的作者未必指向我们在《创世记》中所遇到的那条蛇。

“最后的晚餐”是逾越节晚餐吗?

关于在弥赛亚生命的最后一夜的那顿晚餐有若干相互矛盾的看法。许多人认为,耶稣与他的门徒一起吃了逾越节的晚餐,正如《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这三本对观福音书看似表明的那样。其他人不同意,指出约翰的福音书清楚地表明这个“最后的晚餐”发生在逾越节晚餐之前。有没有办法调和这两种不同说法呢?两种叙述都正确吗?

《但以理书》第11章是预言吗?

《圣经》中最长的连续预言出现在《但以理书》第11章,它详述了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1世纪影响犹太人的诸事件。据《但以理书》的内文所显示的时间,该书是在公元前6世纪编纂的。然而,《但以理书》中的预言(尤其是第11章)已促使一些自由派的圣经学者认为《但以理书》的成书时间非常晚,正如以下摘自《圣经牛津伴侣》的一段所明白阐述的:

隐藏在彼拉多的木头上的希伯来信息

18  他们就在那里钉他在木头上 …… 19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木头上,写的是:“拿撒勒人耶稣,Ioudaioi (传统上译作“犹太人”)的王”  20 有许多 Ioudaioi 念这名号,因为耶稣被钉木头的地方,与城相近,并且是用希伯来语、拉丁语和希腊语写的。21 Ioudaioi 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不要写 ‘Ioudaioi 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

分辨真假福音

几乎每一间教会在某种程度上都在教导一个假福音。您兴许会问,你指哪个教会?就我所发现的,每一个自称为“教会”的组织均在教导一个假福音,我之所以没说所有的教会是因我不能确定是否还有一间未知名的教会1,在那里只教导真福音。这是个坏消息。好消息则是:许多教会仍在教导真福音,但同时也教导假福音,且许多人也因信从真福音而得救。现实中,教会教导了两个福音2。同一个教会即讲真福音,也讲假福音。本不该如此,但却是这样,请容我细述。

外邦人、狗与耶稣

两部福音书记载了犹大地人耶稣与一名希腊妇女的一次会面(可7:24-29;太15:21-28)。耶稣前往推罗和西顿(从未被以色列人完全接管的、分配给亚设支派的领土)。在那里他遇见一位愿为她受苦的孩子做任何事的绝望母亲:“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太15: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