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太书》中的“不在律法以下”

艾利的文章

保罗在《加拉太书》中教导他的门徒,“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 [常规] 以下。”(加5:18;参考 罗6:14-15;林前9:20-21)。保罗所说“不在律法常规以下”是什么意思?

传统的回答是,保罗(扫罗)摒弃了妥拉而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 – 不是一种遵守律法的生活,而是一种在“恩典”与“信”之下的生活。这种保罗生活方式所谓的转变有个假定:恩典与信是上帝律法的对立面,然而保罗自己多次否认这种对立(如 罗3:31;4:16;7:7-16;10:5)。对《加拉太书》的一个更加仔细的查考表明,保罗并不蔑视律法(远非如此),而是考虑当弥赛亚到来时,限定律法常规的适用范围。我不得不警告你,我对使徒话语的解释将使你远离传统上解读《加拉太书》的路径。

扫罗不在“律法 [常规] 以下”的主张始于《加拉太书》一开始,当他问道:“你们受了圣灵,是因行律法的功劳呢?还是凭信实而听从呢?”(加3:2-3,译者注:此处根据原文对和合本的中文翻译有稍许文字调整)。很明显,圣灵通过信实而工作!保罗补充道,“但这 [基督的] 信实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常规以下,直等到后来被显明出来的 [基督的] 信实来到。这样,律法的常规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归向基督,使我们可因 [他的] 信实而被审判。但现在这 [基督的] 信实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师傅的手下了。”(加3:23-25,此处根据原文对和合本翻译有稍许文字调整)。

首先,保罗经常在《加拉太书》中使用“信实”(πίστις; pistis)一词作为“弥赛亚的信实”的代名词,并使用术语“应许”(ἐπαγγελία; epangelía)来代表给亚伯拉罕所应许的产业(参见 创12:1-3;15:18-20)。产业或应许是作为孩童的继承人一旦成年时便可继承的。根据保罗所说,他的加拉太的门徒已经透过圣灵继承了“亚伯拉罕的应许/产业”,而未透过妥拉的介入(加3:26-29)。在妥拉的引导下,犹太人能通过圣灵得到同样的“圣约的应许/产业”。

其次,扫罗将一名看护人或师傅(希腊语:παιδαγωγός; padagogós)的监护权比作妥拉对以色列未成年人的监护权。这不是一个完美的例证(因其只突出了妥拉的一个方面),但保罗引入了一个“师傅”的概念作为他的听众能理解的来自罗马生活的一个例子。在英语中导师或教育家可能意味着学术指导,但在希腊语或希伯来语中,这些术语意味着对生活技能的实践训练。在希伯来语(מוֹרֶה; moreh)中,“老师”、“讲师”或“指向正确方向的人”与妥拉(תּוֹרָה; torah)一词有关。希腊语“律法”(νόμος; nomos)并非这种关系的最佳翻译,不过翻译很少是完美或精确的。(译者注:建议这里的翻译应作“律法的常规”,指律法对人的管教和司法审判功能方面的常规。)妥拉议题的出现是因为保罗致信的对象是正在考虑行割礼和正式皈依的非犹太人,该做法将使他们有义务遵守妥拉的一切诫命。

因此,请记住这一点,保罗在他的例证中提出不“在律法常规之下”或不“在师傅手下”是什么意思?答案可能是令人惊讶地直截了当。成熟的继承人知道他们的父亲希望他们如何行事,并且不需要由一名(曾教导他们如何在社会中过有道德的生活的)看护人来强制执行规则。加拉太人是非犹太人,从技术上讲,他们从未“在律法常规之下”,因此无需从中得以解脱。所以将这种情况用于非犹太人并不完全适合(译者注:除非保罗有可能在影射一个背景,比如这些非犹太人的祖先也是“以色列人”。)。保罗只是说继承有两条途径,一条通过圣灵,而另一条通过律法常规将人引向基督(加3:24)。但加拉太人不曾认识妥拉。在保罗把他们介绍给耶稣前,他们甚至不认识上帝(加4:8;参见 弗2:12),那么在弥赛亚面前他们在什么律法常规之下呢?

事实上,妥拉作为一位向导、教师和监护人,在整个以色列的历史中,指导、纠正甚至管教着他们。许多世代以来,妥拉保守生活在异教国家的以色列民,使得他们终于目睹弥赛亚的日子。如今既然弥赛亚已经来到,那些拥抱他的人是成熟的继承人,他们已准备好接受他们的产业/应许他们受圣灵的引导,因而不是在师傅手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作为一个成熟的继承人现在可以忽略她从小就被教导的一切,而如今她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而无任何后果。(译者注:关于教会中的“外邦人”与以色列人的关系,参见帕尔森斯的《教会与以色列》一文。)妥拉的教导的有效性和真实性从未停止。保罗的例证不应过分扩展延伸。例证很少是完美的,它只是为了澄清一个想法而存在。事实上,例证本不应被深究或变成一种神学。保罗最初的观点是,外邦加拉太 [成年] 人不该受割礼,并仓促为他们自己找到一位师傅。按照他们的老师(加5:18)的引导,他们通向“应许”(ἐπαγγελία; epangelía)的旅程是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在律法常规以下”。

平卡斯·希尔教授发表于2019年6月2日

译者注:如本文作者所言,希腊语 νόμος(音 nomos)的中文被译为“”律法“并非是最佳翻译;我们根据其希腊文原意译为“律法的常规”,来指律法作为司法手段,本该追究罪人的责任的常规。然而,与此相对,基督的信实却为该司法常规提供了一个例外:即罪人在宣誓效忠上帝/基督的前提下可得赦免,该审判的结果也是符合律法的。有关此话题一些讨论,参见格里格的《弥赛亚的好消息》一文;关于《加拉太书》的详细解经(特别是“行律法”的异端),请参见布赖恩的《加拉太书》一文以及另一作者的《读经笔记:保罗反对“行律法”?》。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Not Under the Law” in Galati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