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笔记:罪的权势就是“律法”?

其他文章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56说:“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νόμος)。” 这话的后半句实在令人费解,难道上帝的律法会使罪得着能力吗?

问题出在对希腊词 νόμος (读音 nomos)的翻译上。根据《新约和其它早期基督信仰文献的希腊语-英语辞典》,νόμος 的第一个释义是 “1)已固定下来的程序或做法,一种惯例、规则、原则、常模。” (参见下图)

《新约和其它早期基督信仰文献的希腊语-英语辞典》封面
νομος 的辞条释义

由于该词的语意相当广泛,例如包括“模式、定式、做法、习惯、惯例、规律、常规、标准、规范、律法”等等,其具体涵义要看该词所在的上下文背景(即语境),以确定其确切的使用范围。中文表达时若在该词前加上限定范围的词语会有帮助,比如社会定式、习惯做法、司法常规或上帝律法等。

这个现象在现代语言中也并非罕见,比如 nomos 所对应的英文单词 norm 在不同语境下也有不同意思,根据《韦氏词典》的释义,norm 主要有以下三种意思:

1:一个权威的标准;

2:约束某个群体中的成员的正确行动原则,用于指导,控制或规范适当和可接受的行为;

3:平均的,比如 

     a:一套发展标准或成就标准,通常来自大群体中的平均或中等水平的成就;

     b:某个社会群体的行为中被视为典型的模式或特征;

     c:一种广泛的或通常的做法、程序或习惯。

《罗马书》第七章是一个较好的例证,其中保罗23次使用了 νόμος 这个词,但在不同语境下该词有不同的意思。

弟兄们,我现在对明白常理(νόμον)的人说:你们岂不晓得司法常规(νόμος)管人是在活着的时候吗?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还活着,就被司法常规(νόμῳ)约束;丈夫若死了,就脱离了丈夫的司法常规(νόμου)。所以丈夫活着,她若归于别人,便叫淫妇;丈夫若死了,她就脱离了丈夫的司法常规(νόμου),虽然归于别人,也不是淫妇。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司法常规(νόμῳ)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上帝。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利用司法常规(νόμου)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司法常规(νόμου)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拘束我们的,叫我们服侍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心灵”或作“圣灵”),不按着判决的旧样。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νόμος)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νόμου),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νόμος)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然而罪趁着机会,就藉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司法常规(νόμου),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司法常规(νόμου)时,感觉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在里面就死了。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因为罪趁着机会,就藉着诫命引诱我,并且藉着它判了我死刑。这样看来,律法(νόμος)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吗?断乎不是!产生死刑的乃是罪。但罪藉着那良善的产生了死刑,就显出真是罪,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

我们原晓得律法(νόμος)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那么我作什么呢?,我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承认律法(νόμῳ)是善的。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我觉得有个习惯的律(νόμου),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人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上帝的律法(νόμῳ);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习惯的律(νόμου)和我心中的律法(νόμῳ)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习惯之律(νόμῳ)。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感谢上帝!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法(νόμῳ),我肉体却顺服罪的习惯之律(νόμῳ)了。

上文中,用红色标出的地方才指“上帝的律法”,其它处根据语境可译为:常理、丈夫的规矩、司法常规、习惯之律等。在将 nomos 译成“律法”时,是因为根据其上下文语境(如“律法是罪?”、“律法是圣洁的”、“律法是属灵的”、“律法是善的”、“上帝的律法”、“心中的律法”),可确知是指“上帝的律法”,即适用于全人类的、绝对的行为规范。与此相对,在其它情况下,该词可指在特定人群中适用的规范,比如丈夫的规范、肉体的习惯等。又例如,在《哥林多前书》9:20-21中,nomos 有时指在犹太人中适用的律法、传统(“妥拉”及其解释)或在外邦人中适用的习惯、做法、习俗、常规等(“社会定式”)。所以,当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56说“罪的权势”时,他实际上在指没有上帝律法的人群(外邦人)中,“社会定式”(如人的软弱、罪性)赋予罪以能力,而非指“上帝的律法”。

nomos 译为“常规、惯例”的其它一些经文例子有(未穷尽):

  • 基督(弥赛亚)是司法常规(指罪人被定罪、受罚的常规)的终结,使凡对他信实的都得着义。(罗10:4)(指因弥赛亚的信实,终结了司法常规,使一切对他效忠的人都被怜悯地审判。)
  • 没有一个人靠着司法常规在上帝面前称义(指按照罪人被定罪的常规来面对上帝司法审判),这是显明的,因为经上说:“义人必因信(指人的信实,体现在遵守上帝的吩咐上)得生”。(加3:11)(还参见《利未记》18:5)
  •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判决上的字据(指定人有罪的判决中援引被违反的上帝吩咐),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弗2:15-16)(还参见《歌罗西书》2:14)
  • 社会的定式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5:20)

结论

将新约中的希腊词 νόμος(nomos) 一概翻译为“律法”(指上帝的律法或妥拉)是不妥的,该词的具体翻译表述要根据语境来确定。总之,保罗的一贯立场是:我们因信废了(上帝的)律法吗?断乎不是!更是坚固(上帝的)律法(罗3:31)。

黄松
2018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