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世纪的罗马帝国,以弗所城(位于今天土耳其的西海岸,靠着爱琴海)在地位上仅次于首都罗马,它有点儿像今天中国的魔都上海,是金融中心,且因希腊的财神亚底米女神的庙(“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就在这里,所以也是神明崇拜与世俗生活交融的“国际大都市”。

一位名叫扫罗的犹太人曾写信给以弗所城内跟随犹太的弥赛亚的外邦人说(通俗地):你们原来与弥赛亚无关,不属于以色列的国民,无权享受上帝与以色列国民之间盟约中规定的各样好处,活在世界上没有希望,没有上帝。你们从前是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因为弥赛亚的血,亲近了上帝,是以色列的国民,是上帝家里的人。

在扫罗的心目中,生活在世上最富裕城市之一的市民,不如成为以色列的国民。(扫罗又被称为“保罗”,因向非犹太人讲述关于以色列国的好消息,成了一名囚犯,并最终被砍头)。以下是这封信里的几句话:

“因此,我保罗为你们外邦人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如果你们确实听从了上帝之恩的安排(就是为了你们已托付给我的),因按照使我知道的启示,这奥秘(正如我以前略略写过的,你们念了,就能晓得我深知基督的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未被人像如今在圣灵中由他的圣使徒和先知所启示那样明白: 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上帝的恩赐,这恩赐是照他运行的大能赐给我的。 ”

扫罗提出的观点是,这个好消息(福音)的背后有个奥秘,是以前的人不太清楚的,但如今(一世纪)已有人因上帝启示把它讲明白了,这个奥秘就是:外邦人因为“弥赛亚的好消息”(其核心是上帝和弥赛亚信守对以色列人的许诺),已与犹太人一同成为以色列国民,享受上帝给以色列人的应许,并终将成为上帝产业的继承人。

若说得更明白些,保罗说:跟随弥赛亚的外邦人实际上属于“以色列家”(与“犹大家”并列)。他在另一封写给罗马城的外邦信徒的信中强调,外邦的基督徒最好要知道这个奥秘: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注:即当时的犹太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以色列全国(包括“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的复兴有个前提:“外邦人的数目添满”,此话的出处是《创世记》48:19,对于一世纪的信徒来说其意已不言自明。换句话说,跟随弥赛亚的“外邦人”的绝大多数(若非全体)都是背叛上帝的“以色列家”(即北国,由“以法莲”代表)的后裔,他们的祖先被亚述人在公元前8世纪俘虏并流放到世界各地。

黄松
2020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