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之旅(三)

西飞随笔

初到马耳他的游客,建议从观看 “马耳他历程” 的壮观纪录片作为起点,该片在首都瓦莱塔靠近海边要塞的一座剧院里播放,浓缩了马耳他数千年历史。正式放映前,大屏幕提示各人调试座位右扶手的控制板以选择语种(共17种,尚无中文)。这部近45分钟的纪录片让观众经历马耳他历史的重要阶段。虽然马耳他的历史可追溯到史前,影片几乎一半的篇幅是关于马耳他近500年的历史,即“圣约翰骑士团”1530年登岛之后。1571年被定为首都的瓦莱塔,是以骑士团的指挥官让·德拉·瓦莱塔的名字命名,以记念他在1565年率领骑士团成功抵御土耳其军队的“马耳他之围”(图1:瓦莱塔)。纪录片结束之后,意犹未尽的游客们又在一位博学而可亲的中年妇女向导的带领下来到马路对面的“神圣医院”。

图1: 瓦莱塔

“神圣医院”

“神圣医院”是1574年由“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骑士团”组建的拥有600多张床位的医院,最初用来收治在抵抗土耳其人入侵时受伤的骑士们,之后接受来自欧洲大陆的所有病人(但不包括妇女)。医院各方面的医疗技术和卫生标准均属于当时欧洲最先进的。通俗来说,水平与现今各国医学院的教学医院类似,如中国最好的三级甲等医院。目前医院的中心花园被改造为一座剧场,参观就从这里开始。向导先让游客座在剧场后排座位上,她则站在游客面前用纯正的英语介绍医院的概况,然后回答游客们的提问。记得她提到瓦莱塔城里所有台阶高度都很低,是为方便穿戴厚重盔甲的骑士们蹒跚地走上走下而精心设计的,而且城里的所有建筑在地下几乎都是相通的。

印象深刻的部分是向导带领我们参观医院的住院部。这是经过石梯下行来到的,位于地下一层的大厅(图2:通向地下大厅的台阶),气宇轩昂的巨大的病房长155米、宽11米,墙上仍隐约可见一些标记、数字和图形。有意思的是,墙上每隔不远就能找到一个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巨型铁环,向导介绍说,在医院废弃之后,这里是马厩,铁环是用来拴马的。如今大厅空旷,上方可见悬挂有许多大红的马耳他十字旗帜(图3:神圣医院的大厅)。向导谈到,这里定期接待欧盟领导人,是他们商议大事的场所。在参观即将结束时,略带神秘表情的向导说,马耳他虽是一个位于欧洲大陆边缘在地中海中间的小岛,它却是举足轻重的欧盟决策的“心脏”。

图2: 通往医院的台阶

 

图3: 神圣医院病房大厅

 

“圣阿加莎”地下墓穴

位于马耳他岛中部的拉巴特,是靠近原首都姆迪娜的小城,“圣阿加莎”教堂坐落于此。“阿加莎”是一位年轻的处女,在公元249-251年间为逃避罗马德基乌斯皇帝的迫害来到马耳他岛避难。数月后她返回祖国因信仰被折磨致死(公元前251年2月5日)。天主教会因而将她曾经常祷告的地下墓穴奉为神圣之地,并在地下墓穴之上建立了这所天主教堂。地下墓穴的主祭坛是公元1666年建在另外一个石头祭坛之上的,用来存放“圣阿加莎”的雕像,原像现今在教堂后部的博物馆展示。祭坛下方有一幅画,画正中是字母“X”,在交叉处被插上了一个“P”(图4:XP图案)。根据博物馆向导简介,这是两个希腊字母(发音“Chi-Rho”)代表“基督”(Christ),左边的字母是Α(“阿尔法”,希腊语的第一个字母)和右边的字母Ω(“俄梅戛”,希腊语的最后一个字母),表明基督是首先(初)和末后(终)。这个标记在教堂里也能看见(图5:XP窗)。

图4: 祭坛画

 

图5.1: 带有阿拉法和俄梅戛的Chi-Rho图标(图片来自网络)

 

图5.2: 教堂窗户上的Chi-Rho装饰

 

一点思考

关于XP(Chi-Rho)符号的涵义,《天主教百科全书》这样解释:

Chi-Rho这个标记在古代已被知晓,被罗马皇帝康斯坦丁采纳,以拉丁文Labarum命名,作为军队旗号的一部分使用。该符号起初是那个向康斯坦丁显现的“发光的十字”。根据优西比乌《康斯坦丁的一生》(Vita Constant., I:26)的描述,这是“一个被黄金覆盖的长矛”(指十字形状)。“在其整体之上固定着一个黄金宝石的花环,在这符号内是救主的名字,即代表基督的前两个字母。”(注:“基督”的希腊文ΧΡΙΣΤΟΣ)…… 这两个字母组成了所谓“康斯坦丁字母图形”,不是因为这是康斯坦丁所发明的(因其在康斯坦丁信基督教之前就是所熟悉的基督教符号),而是因为自从它出现在皇家标识之日起,已享有极大的知名度。(如需了解更多内容,可以点击此处链接

值得注意的是,该XP图形来源远早于基督教。根据一本关于西方符号学的著作,“对角的十字有时作为基督的符号,其名在希腊文中是以Χ开始的。在古希腊,它又代表着数字1000,甚至代表时间之神Chronos、土星和罗马神话中的农神(Saturn)。”(《思想象征-符号和西方意符的符号学》,第157页,Carl G Liungman著,图6)。

图6: 该书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进一步的研究显示,ΧΡ这个符号组合最早可追溯到与巴比伦的农神搭模斯(Tammuz)相关的故事中。据传说,搭模斯是《圣经》中所记载的“世上英雄之首、英勇的猎户”宁录(Nimrod,挪亚的儿子含的孙子,参见《创世记》10:6-8)的儿子,宁录的父亲古实死后,宁录娶了他自己的生母塞米勒米斯(Semiramis)为妻,也就是说搭模斯是乱伦的产物。宁录曾是大有权力的国王,而巴别城(全世界的人曾在这里建立“巴别塔”)是该国的起头(《创世记》10:10)。简而言之,在上帝变乱世人语言之前,全世界的人都讲同一种语言,有同一个政府(以宁录为国王)和同一个宗教(巴比伦的宗教)。在该宗教中,宁录是“太阳神”,塞米勒米斯是“月亮神”,而搭模斯是“太阳神”和“月亮神”交配后所生的儿子。

可以想见,在“巴别塔”事件之后,世界各种语言才产生,但此事件之前代表思想的图形符号却在世界各民族中得以完整地保留和不断演变。无论XP图形符号在各国文化和宗教中的后期表现形式是什么,如古埃及的男神欧西里斯(Osiris,宁录的化身)和女神伊希斯(Isis,塞米勒米斯的化身),其最基本的信息仍是人类最古老的宗教:对男女生殖器的性崇拜。这古老宗教至今仍然活跃地存在着-即罗马天主教(由“太阳”符号代表)、伊斯兰教(由“月亮”符号代表)和共济会(其徽标代表太阳与月亮的交合,在天主教地区为“耶稣会”)等社团背后的秘宗“黑魔法术”,而大量的图形、符号、建筑风格(如在梵蒂冈和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高耸伫立的象征古埃及男神生殖器的柱像或方尖碑,图7)以及各样节日(包括“圣诞节”和“复活节”)就是无可置疑的明证!(图8)。有关“圣诞节”的背景请参见“塞浦路斯:科洛西城堡”一文中的思考部分和圣诞节(基督弥撒)的起源)。一个“敌基督”(或替代基督)的黑暗而强大的势力正在世界范围内全面地渗透着,其宗旨是:通过制造世界大乱(一系列恐怖活动与反恐战争),最终实现“一个世界政府、一个世界宗教、一个世界经济”的所谓“新世界秩序”的假和平,是古老的“巴比伦大城”的最高表现形式:耶稣基督再来前“敌基督”的政权。

图7.1: 梵蒂冈广场(图片来自网络)

 

图7.2:华盛顿纪念碑(图片来自网络)

 

图8.1:博物馆里陈列的天主教教堂正厅里的“太阳”

图8.2: 博物馆陈列的”太阳神龛”

 

图8.3:几种宗教的对比(图片来自网络)

 

图8.4: 博物馆里展示的“马利亚和耶稣”

 

《圣经》曾记载一位名叫“以西结”的人,他是在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时(公元前586年后到公元前443年左右)的犹太先知(即上帝的代言人)。有一天他坐在家里,“主耶和华(上帝)的灵”降临到他身上,上帝告诉他以色列家所做的是可憎之事,是“耶和华的荣耀”(新约中的耶稣基督)离开祂在地上的圣所的原因。在上帝所启示的异象中,以西结看到耶路撒冷圣殿里有触动耶和华的偶像之座位,墙上画着各样爬行动物和可憎的走兽,以及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偶像前站立的不是别人,正是以色列家的七十位长老(以色列的领导人)。他们各人手拿香炉向偶像烧香。以西结后被领到圣殿外院朝北的门口,他看见有妇女坐着为搭模斯(所谓“太阳神”的儿子、“月亮”天后怀抱的“圣子”)哭泣。最后,以西结看见圣殿里门口与祭坛之间,有25个人背对殿面向东方拜日头。(《以西结书》第8章)

昨天4月11日是犹太人的逾越节,以记念上帝的百姓被赎,是上帝的独特儿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日子,耶稣复活的日子(周六或安息日)与异教大巴比伦淫乱的“复活节”或“复活的周日”(Easter or Easter Sunday,发音来自Ishtar,代表月亮女神在春分之后的第一个月圆之日产蛋)的性质截然相反。正如《圣经》的最后一卷书清楚地预言:“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启示录》18:10)上帝终将摧毁这个“敌基督”的势力,使它成为耶稣基督的“脚凳”。“愿赐平安的上帝,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跟随耶稣基督的人们)脚下。”(《罗马书》16:20)

Lily写于2017年4月12日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全文完]

马耳他之旅前两部分文章:

马耳他之旅(一)

马耳他之旅(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