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之旅(二)

西飞随笔

去马耳他前曾看过一部北京电视台制作的关于马耳他旅游的纪录片《最后的骑士》,其中提到马耳他有“三多”:教堂多、古堡多、博物馆多。这篇回顾一下我在三座教堂的见闻。

据说马耳他共有359座教堂,而位于首都瓦莱塔(Valletta)的“圣约翰大教堂”(St. John’s Co-Cathedral)是游人必去的一座。此外,在古都姆迪娜(Mdina,在骑士团进驻马耳他之前,是马耳他的首都)有一座“圣保罗大教堂”,是罗马天主教马耳他大主教区的“牧座”(拉丁文:cathedra,该词来源于希腊文 καθέδρα,即“座位”,是教堂“cathedral”的词源)。1820年以后,“圣约翰大教堂”与“圣保罗大教堂”开始共享马耳他大主教“牧座”的地位,所以“圣约翰大教堂”才有“Co-Cathedral”(字面直译“共同牧座”)的称谓。另外,位于莫斯塔(Mosta)的一座名为“圣母升天教区教堂”的圆顶大教堂,因其独特的建筑风格以及与其相关的一个“神迹”也给我们留下印象。

圣约翰大教堂

这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在1572年-1577年期间由“圣约翰骑士团”的大教长 Jean de la Cassière 委任建造,是修道院式的教堂。那天一早,我们夫妇来到这座外表看似古朴的教堂,其面向西南的正门外附近正在维修中,正门两侧是类似堡垒的钟楼,其中一侧几乎被包裹在脚手架之中(图1)。教堂西北侧门是售票处,参观时间从9点半开始。因为时间尚早,我们在附近的一个食品摊位上买了些糕点作为早餐,坐在教堂外的木椅上,一边吃着极甜的面点,一边等候开门的时间,一些散客也已陆续到达。

图1: 圣约翰大教堂正门

上午9点半整,我们随着人流进入教堂,一进正厅,映入眼帘的是炫目的金碧辉煌的内饰,其豪华程度令人窒息(图2)。教堂主体结构由宽大的中央拱顶殿堂正厅和两边侧厅组成,充斥着由“圣约翰骑士团”大教长及骑士们所捐献的价值不菲的艺术作品(油画、雕塑等),其中最知名的是由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Caravaggio,米开朗基罗·梅里西,1573-1610年)创作的若干幅油画,这些油画大多存放在教堂东侧的小礼拜堂(博物馆)内。值得一提的是,在小礼拜堂正中央的“祭坛”上,悬挂着卡拉瓦乔所绘的作品中最大的一幅油画(据说也是他唯一签字的一幅),他以写实和明暗对比的技法,描绘了施洗约翰被斩首的那一瞬间。作品是画家受“圣约翰骑士团”的委托,于1608年在马耳他完成的。因禁止拍照,故将网上找到的照片在此分享(图3)。

图2: 左侧是圣约翰大教堂内部,右侧为墙壁上一幅双头鹰的浮雕

图3: 施洗约翰被砍头 (图片来自网络)

教堂的侧厅分别归属“圣约翰骑士团”中八个语种的骑士(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葡萄牙六国,其中法国的骑士来自三个不同语言区)。这些骑士们均来自欧洲的贵族家庭,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使命:捍卫罗马天主教的信仰,使欧洲免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入侵。每一个侧厅的祭坛上都供奉者“八语”骑士们各自的“守护神”(来自《圣经》中的天使和人物),而骑士团的一些大教长的骨灰(甚至是他们的木乃伊)居然也安放在祭坛下或其周围的石雕塑像里,大理石铺面的地上展现着骑士们的墓志铭,在这个意义上,这些侧厅看上去更像是一座座死人坟墓,而“马耳他十字”、太阳、新月和扇贝等充满异教涵义的图案几乎随处可见(图4),使整座教堂洋溢着骑士团成员们狂热而神秘的宗教情节。

图4: “八语”侧厅之一

圣保罗大教堂

这座“圣保罗大教堂”位于古都姆迪纳的巨型城堡里,是罗马天主教在马耳他的主教堂,据说是使徒保罗在其船遇难后与当时的行政官部百流见面之处。该教堂最初的建筑在1693年西西里大地震中遭到严重损坏,后来被拆除重建(1696年-1705年),也是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图5)。

图5: 圣保罗大教堂

进入教堂之后,左手有一个1495年的洗礼池,近观可见人面青蛙的图案(图6)。再往前走是一个拱形正厅,两侧通道分别通向两个侧厅。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布满了墓志铭的图案,这与“圣约翰大教堂”类似。在教堂里也有很多幅油画,其中较有名的是一幅马蒂亚·普雷蒂(Mattia Preti)的作品,这幅位于正厅中央“祭坛”上高悬的油画,描绘了保罗到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到复活升天后的耶稣的场景。因画面人物相对显多,看上去给人一种混乱的视觉印象(图7),这与卡拉瓦乔对同一个主题的处理方法形成对比,后者画中的人物较少,通过明暗笔法,将人物重点突出(图8)。

图6: 洗礼池

图7: 左侧圣保罗大教堂内部;右侧为“祭坛画”:保罗遇见耶稣(图片来自网络)

图8: 卡拉瓦乔的两幅油画:保罗归主(图片来自网络)

圣母升天教区教堂

莫斯塔是马耳他岛中部的一个镇,“圣母升天教区教堂”位于镇中心(图9),是每年8月15日的“圣母马利亚升天”庆祝日活动的焦点。圆顶建筑风格基于罗马“万神殿”风格,该教堂拥有欧洲最大(世界第四大)无支撑穹顶之名。

图9: 圆顶大教堂

教堂门前小广场上竖立着一座马利亚雕像,其头部背后有由十颗六角金星组成的光环。(图10)教堂正面也有两座钟楼,入口处有八根巨型石柱,酷似“万神殿”。走进教堂仰头可见直径37米的巨大圆顶,圆顶以下是由诸多拱形结构形成的环形侧厅,穹顶的结构使教堂的正厅显得比较空旷(图11)。墙壁有与圣经故事有关的壁画。和马耳他的其他教堂一样,莫斯塔圆顶大教堂的显著位置也供奉着“圣母”马利亚的像(图12)。

图10: 马利亚塑像

图11: 穹顶

图12: 怀抱耶稣的马利亚塑像

圆顶教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乎被德军的飞机炸毁。1942年4月9日大约16:40,德国空军向该教堂投掷三枚炸弹,两枚未击中目标,一枚200公斤的炸弹刺穿教堂圆顶掉落在教堂里。当时教堂内有300多人等候弥撒开始,而炸弹居然没有爆炸。马耳他人认为这是个神迹。至今,这枚未爆炸的炸弹仍陈列在教堂内,炸弹上方墙上的浮雕显示:是“圣母马利亚”保护了这座教堂(图13)。

图13: 未爆炸的炸弹及浮雕

一点思考

参观包括以上三座教堂的若干教堂之后,一个显而易见的共同特点是:对“圣母马利亚”的崇拜。这是否得到《圣经》的支持?

《圣经》新约中四部福音书记载,在一世纪时,以色列人普遍期待“弥赛亚”(基督,即上帝所拣选的统一以色列两家十二个支派的君王)的到来(这很可能是因《但以理书》中关于“受膏君”出现时间的预言)。有一处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出现在《以赛亚书》7:14,记载以色列上帝耶和华对“大卫家”(属以色列家犹大支派,弥赛亚必诞生在此家)的预言:“大卫家啊,你们当听!……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就是“上帝与我们同在”的意思)。” 于是,一位名为马利亚的平凡处女被上帝拣选,不是因她有超乎常人的圣洁,是特要应验这个预言。根据《路加福音》的记载,马利亚的祖先是大卫王(大卫王的儿子拿单的后代)。那时,她已许配给大卫家的另一个后人约瑟(大卫王的儿子所罗门的后代,因上帝的诅咒,该血脉的后裔不得接续大卫的王位,所以弥赛亚必须由一位来自大卫家另一个血脉的处女所生才能绕过这个诅咒),约瑟还未迎娶马利亚,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她所生的儿子就是弥赛亚耶稣。这也应验了整卷《圣经》关于弥赛亚的第一个预言:“女人的后裔”(耶稣)要伤蛇(撒但)的头。(《创世记》3:15)

《圣经》从未记载马利亚是所谓“圣母”,上帝选择马利亚来诞生弥赛亚,实则是马利亚的福气。她的亲戚伊利莎白因被圣灵感动,曾对马利亚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 因此,马利亚仅仅是一个人,在这个意义上,她与之前以色列上帝为要完成祂的工作(使祂的“独特的儿子”以肉身出现在亚伯拉罕后裔、大卫的子孙中)而拣选的诸位妇女的地位相同(比如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犹大的儿媳妇他玛氏、波阿斯的母亲喇和氏、波阿斯的妻子路得氏)。

另外,耶稣对马利亚的态度值得思考。《约翰福音》记载,耶稣在公开场合,多次称呼她的母亲马利亚为“妇人”。即使在耶稣被钉十字架临死前的最后时刻,他也不曾赋予马利亚什么特殊地位。耶稣看见他的母亲和他所爱的门徒站在旁边,就对他母亲说:“妇人,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 (《约翰福音》19:26-27)

那么马利亚是否升天呢?

“马利亚升天”的说法最早在公元四世纪就有流传,有种说法是,希腊的萨拉米斯(Salamis)主教的伊皮凡尼乌斯(Ephiphanius)在公元368年最早提出马利亚升天。但是,伊皮凡尼乌斯本人并没有明确地声称“圣母蒙召升天”,他在公元377年时说:“无人知道马利亚是否已死。” 如果这说法是无据可查的,那么罗马天主教如何认定8月15日是马利亚的升天日呢?(参见关于马利亚升天的一幅油画,图14)

图14: 马利亚升天图

上帝在《圣经》中明确吩咐以色列人说,除了耶和华,不得敬拜任何受造之物(包括天使、天体和人)。《圣经》只吩咐人去敬拜造物主(根据一世纪在犹太人中间存在的关于“道”的神学和“天上两位权柄”的神学,造物主实际上有父子两位,两位都名为“耶和华”)。值得注意的是,当《启示录》的作者(通常被认为是耶稣的门徒约翰)被启示看到末世的异象,特别是上帝的羔羊(耶稣基督)迎娶“新妇”(以色列全家)的婚宴时,就俯伏在启示此事的天使脚前要拜他,这位天使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上帝。” 《启示录》的作者在此指出:“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

记得一位认识耶稣为弥赛亚的犹太学者曾这样说,整卷《圣经》的开头字母是ב(《创世记》开篇是“起初”,希伯来文בְּרֵאשִׁ֖ית ),结尾的字母ן(《启示录》的结尾是“阿们”,希伯来文אָמֵֽן),两个字母合起来是“儿子”(בן)。这是对耶稣身份完美的见证:永生上帝的儿子。

[未完待续]

Lily 写于2017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