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之旅(一)

西飞随笔

2017年2月底,我和丈夫启程前往马耳他共和国,一个面积仅有316平方公里的位于地中海的群岛国家。我们之所以选择到此旅行,是因2016年下半年曾先后去过位于塞浦路斯的凯里尼亚科洛西的两座城堡(详见“北塞浦路斯:凯里尼亚城堡”和“塞浦路斯:科洛西城堡”)。这两座城堡是“十字军东征”(1096年-1291年)时的欧洲骑士们留下的遗迹。

中世纪的十字军中主要曾有三大骑士团: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和马耳他骑士团,其中马耳他骑士团(1210年最初在耶路撒冷成立)是至今仍然存在的一个实体,其正式名称为“耶路撒冷、罗得岛和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 ”曾占据马耳他二百多年,在那里留下了众多教堂、堡垒和守望台。

历史概况

马耳他共和国位于意大利以南80公里,突尼斯以东284公里,利比亚以北333公里,由五个小岛(马耳他岛 、戈佐岛 、科米诺岛 、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岛)组成,由于其地理位置正好在地中海的中央,所以有“地中海心脏”之别称。据相关旅游网站的介绍,马耳他的历史可大致分为下列九个阶段:

· 史前时代(公元前5,200年-公元前900年)
· 早期居民时代(公元前900年-公元前218年)
· 罗马时代(公元前218年-公元870年)
· 阿拉伯人占领时代(公元870年-公元1090年)
· 诺曼人统治及中世纪时代(公元1090年-公元1530年)
· 圣约翰骑士时代(公元1530年-公元1798年)
· 法国占领时代(公元1798年-1814年)
· 英国占领时代(公元1814年-公元1964年)
· 现代马耳他时代(公元1964年至今)

马耳他主要以马耳他语和英语为官方语言,马耳他语属闪族语系(很可能受阿拉伯人占领时的影响)。由于近代英国对马耳他的统治,至今英语在当地的使用仍非常普遍。

圣保罗湾

原以为马耳他一定有许多沙滩,到了才发现这里的沙滩并非多见,而海岸边的悬崖和礁石却几乎是常见的景观,比如马耳他岛的丁格力悬崖(图1)、戈佐岛的“蓝窗”(图2)等。我们入住的酒店在马耳他岛西北的Qawra(马耳他语发音类似“澳拉”),它位于“圣保罗湾”东侧的萨利纳湾内;“圣保罗湾”是马耳他岛酒店和酒吧比较密集的地方,客人足不出户也可在酒店设在海岸边的休闲设施内或酒吧的户外平台上享受很好的日光浴。

图1: 马耳他岛的丁格力悬崖

图2: 戈佐岛的“蓝窗”(后记:已于2017年3月8日上午永远消失了)

2017年3月2日清晨,我们从酒店驾车出发,沿着萨利纳湾海岸线的公路往西行驶进入“圣保罗湾”,我们的目的地是海湾里的一处小岛,因我们从很远处就能看见岛上有座塑像。(据传说,这小岛是公元59-60年间使徒保罗前往罗马受审时曾路过的地方,他所乘坐的船在此搁浅,这塑像是后人为记念此事而立。) 车行驶到一处向东延伸到海湾内那个小岛的山崖尖端附近时就没有了路,我们将车停在一处看来已被废弃多年的军事要塞(石灰石砌成的建筑物)附近,沿着山地小路步行前往陡峭的海岸边(图3)。

图3:从梅利哈山眺望“圣保罗岛”

这山名叫梅利哈山,在山顶可远眺数百米外的“圣保罗岛”,这是个无人岛,离最近海岸约80米以外,岛上只见一座背对着梅里哈山的保罗的塑像,保罗的手似乎指向外海(大概是罗马的方向吧),塑像不远处还有一处瞭望塔的废墟。 为了近距离观看”圣保罗岛“,我们又沿着山间碎石小路蜿蜒下山,抵达由珊瑚石灰岩组成的海岸线最西北端。这里人烟稀少,相当寂静,一平方公里以内的海岸边只有我们夫妇两人。视线所及之处是金黄色的大片岩石、翡翠色的海水、碧蓝的天空及朵朵白云(图4)。3月初的这里天气晴朗、太阳高照,白天气温已达摄氏18度,阵阵海风拂面,略感凉意。为了不辜负“良辰美景”,我们决定下水试试;我坐在礁石上,一波波的海水猛力冲刷上珊瑚岩石, 身感冰冷刺骨。由于丈夫过去几个月坚持冬泳,他似乎颇感适应,还时时潜入水下观看海底多彩的珊瑚和墨绿色的海藻。虽然在海湾里水面很平静,但接近岸边时多有暗礁,这可能是保罗的船搁浅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图4: “圣保罗湾”岸边(左侧的小岛就是“圣保罗岛”)

坐在岸边,我翻开《圣经》继续看保罗到达马耳他之后的故事:众人上岸之后,当地居民们非常热情,因为下雨天冷就生了一堆火接待他们。 保罗刚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就因热钻出来咬住他的手。居民们看到毒蛇悬在保罗的手上,便用当地语交头接耳地说∶“这人肯定是个凶手,虽然他从海上救上来,天理不容他活。” 保罗把蛇甩到了火里,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当地居民本以为保罗的手会肿胀或者突然倒地死去,可等了好久没发现什么异常,就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又说保罗是个神(图5和图6)。后来,保罗为患病的岛长的父亲祷告,治好了他,并且医治了慕名而来的其他病人。保罗在马耳他岛上居住了三个月之久,然后继续踏上前往罗马的旅程。

图5: 在瓦莱塔圣约翰大教堂内的壁画:保罗被蛇咬

图6: 保罗被蛇咬(Hendrik Goltzius 1558 – 1617画,图片来自网络)

谁是保罗?

保罗(古希腊语:Παῦλος),又名扫罗(希伯来语:שָׁאוּל),是一世纪时的以色列人,生于基利家的大数(如今土耳其境内),属以色列12个支派中的便雅悯支派。曾在耶路撒冷著名的律法学者迦玛列(一世纪中叶犹太公会最主要的律法权威人士)门下学习,按照犹太人严谨的律法受教,热心侍奉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华。他起初曾迫害见证耶稣为弥赛亚(基督)的人,无论男女都捉拿入狱,以为如此乃是侍奉上帝。有一次他执行公务行路快到大马士革的时候,忽然天上发大光照着他并且有声音对他说话,这是复活后的拿撒勒人耶稣从天上向他显现(图7),之后保罗才认识到耶稣其实就是古时曾向以色列祖先们多次显现的主耶和华(或耶和华的使者),其父就是天上耶和华上帝(创19:24),从此开始受耶稣基督的差遣在罗马帝国境内向非犹太人(外邦人)传讲耶稣基督是主的福音。然而保罗被犹太人指控鼓动普天下人生乱;保罗不服提出要向罗马皇帝凯撒上诉,作为囚犯他被带往罗马受审。途经马耳他时,其船搁浅。

图7: 圣约翰大教堂内壁画:保罗遇见主耶稣基督

保罗到达马耳他这段历史成为当地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在马耳他的天主教教堂中有不少是以保罗的名字命名的,其中位于马耳他岛拉巴特(Rabat)的圣保罗教堂最为知名,因据传说,保罗曾在附近的一个洞穴中生活过,至今那里成为一处“圣地”,罗马天主教的教皇也经常到此“朝圣”(图8)。

图8: 据说是保罗住过的洞穴

保罗因传讲上帝的道而被犹太人控告。那么保罗到底讲了什么呢?

1. 保罗所传讲的福音

保罗说: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哥林多前书》15:3-8)

保罗在这里所概括的福音的内容是以由数百人所见证并口传下来的一个历史事实。

2. 保罗所传的“基督“是谁?

“基督”是希腊文Χριστός(音Christos)的中文音译,意思是“受膏者”(按照律法,凡被上帝任命的以色列王和大祭司须经过“受膏”的仪式才能就职,即由将主要以橄榄油和香料制成的膏油浇在被膏之人的头上),其希伯来文为מָשִׁ֥יחַ(音Mashiach),中文译为“弥赛亚”,即被上帝任命未来治理以色列国和世界万国的君王。

那么,保罗为什么相信拿撒勒人耶稣就是《希伯来圣经》(又称《旧约圣经》)所预言的弥赛亚呢?保罗这样回答道:

“这福音是上帝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他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上帝的儿子。” (《罗马书》1:2-4)

可见,耶稣从死里复活的诸多证据是千百年来无人能辩驳的铁证,它们证明耶稣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 此外,有学者统计,在《希伯来圣经》记载中,关于弥赛亚的预言有456处。耶稣在他第一次来到世上时(公元一世纪前后)已应验了其中的大部分(比如弥赛亚出生方式、出生地点、家庭背景、从事工作、死亡方式以及复活时间等)。换句话说,若有任何一个人能满足这些预言,说明此人很可能是弥赛亚。那么,一个人能满足预言的概率有多大(或多小)呢?记得一位名为Peter Stoner的数学家曾这样阐述:任何人能满足其中八个预言的概率是1/10^17,照此,一个人能满足其中48个预言概率是1/10^157,即其分母为下列数字(1后面有157个0):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注1: 《科学说话》

科学家们说:在可观察到的宇宙中,原子总数量预计约为10^78 到10^82(注2:《今日宇宙》网站)。 显然,耶稣能满足这些预言绝非偶然!

让我们用保罗自己的话来总结耶稣的身份:

“因为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耶稣基督。”(《提摩太前书》2:5)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那个名(注:即 יהוה/”耶和华”,一世纪的犹太人不会说出这个名,通常只说 Adonai/“我主”或 HaShem/“那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属于耶稣的那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立比书》2:5-11,参考希腊原文对和合本译文中的耶稣的“名”作了些许调整)

[未完待续]

Lily 写于2017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