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晚餐

布赖恩的文章

在使徒保罗的《哥林多前书》第11章第17节到34节里,关于所设立的“主的晚餐”这一礼仪,他给哥林多教会一些矫正性的指示:

我现今吩咐你们的话,不是称赞你们,因为你们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第一,我听说,你们聚会的时候彼此分门别类,我也稍微地信这话。在你们中间不免有分门结党的事,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显明出来。你们聚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为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吗?还是藐视上帝的教会,叫那没有的羞愧呢?我向你们可怎么说呢?可因此称赞你们吗?我不称赞。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舍”有古卷作“擘开”)。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死”原文作“睡”)。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若有人饥饿,可以在家里先吃,免得你们聚会,自己取罪。其余的事,我来的时候再安排。(林前11:17-34)

保罗在这段经文中对哥林多教会说了什么?他批评他们的是什么?让我们仔细逐句地看一下这段经文,以确定保罗实际上在告诉哥林多人什么信息。

17 我现今吩咐 [paragglellon] 你们的话,不是称赞你们,因为你们聚会 [sunerchesthe] 不是受益,乃是招损。

paraggellon:《新约解经词典》说这个词的动词和名词形式“指的是指导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权柄,在吩咐、命令的意义上……分别是指示、命令,吩咐”(第3卷,第16页)。

sunerchesthe:这个动词是希腊语 sunerchomai 的一种形式。《葡萄藤旧约和新约词汇完整说明词典》说该根词意味着“‘走到一起’(sun,‘在一起’,erchomai,‘来’)…… 它经常用于‘走到一起’,特别是当地教会的‘聚会’,林前11:17-18, 20, 33-34 ……” (新约,第42页)。

保罗对他所听到的在哥林多教会的问题感到失望。因这些聚会不是从敬拜和团契中得益处,而是实际上伤害了哥林多教会。保罗关于主的晚餐的指示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18 第一,我听说,你们聚会 [sunerchomenon] 的时候彼此分门别类 [schismata],我也稍微地信这话。

sunerchomenon:见上文第17节对 sunerchesthe 注解。

schismata:《新约和其他早期基督教文献的希腊语 – 英语词典》说,这个词的字面意思是“‘撕裂’或‘裂缝’,‘在衣服上’ 或‘在石头中’。然而,形象地说它意味着‘分裂、分化、离析’”(第797页)。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0中使用同样的词,在那里他说:“现在我恳求你们,弟兄们……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 [schismata] ……”。

保罗从革来氏家里听说在哥林多教会中已有派系产生。当他们聚在一起敬拜和团契时,几个不同的小群体是显而易见的。正如保罗在他的书信开始时所指出的那样(林前1:11-12),这些小群体在基督的身体中造成了分裂。

19 在你们中间不免有分门结党 [haireseis] 的事,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 [dokimoi] 显明出来。

haireseis:《新约神学新国际词典》指出:“hairesis 的新约意义遵循希腊和犹太的用法。在《使徒行传》中,从九个例子中的六个可发现,它指的是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在犹太人社区中的党派群体 …… 从犹太人的角度来看,基督徒也被描述为属于一个 hairesis …… (第1卷,第535页)。新约解经词典》说这句话“与约瑟夫斯…… 以及其他古代作家的用法一致…… 出现的涵义是教义,学派或(宗教)政党,没有任何负面含义。” 然而,保罗“以一种强烈贬义的方式使用 …… 这个词:在林前11:18f中,与 [schismata] 平行,意味着纷争、分裂……” (第1卷,第40页)。

dokimoi:《新约神学词典》说其根词 dokimos “意味着‘测试’,因此,其涵义 a ‘可靠’,b ‘尊重’,‘有价值’(无论是人还是事) …… 经测试筛选出 dókimoi(林前11:19),即避开结党的真正的信徒 ……” (删节版,第181,182页)。

在这里,保罗使用 haireseis (英语 “heresies”,“异端邪说”源自该词)来描绘哥林多教会中的分裂。从他开场谴责之后对问题的描述来看,他似乎没有用这个词来表示由于错误教导而产生的分裂。更确切地说,保罗可能暗指之前在《哥林多前书》1:12中所定义的问题,这表明哥林多人已根据他们所偏爱的教师(保罗、亚波罗、彼得、基督)将自己分归小群体。有迹象表明,这些分裂也反映了弟兄们的社会地位(林前11:22)。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保罗说这种情况是必要的,所以那些在会众中真正效法基督榜样的人才会显现出来。

20 你们聚会 [sunerchomenon] 在一处 [epi to auto] 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 [Kuriakon Deipnon];

sunerchomenon:见上文第17节对 sunerchesthe 注解。

epi to auto新约解经词典》说这个句子 epi to auto 的“意思是在一个地方……”(卷1,第179-180页)。

Kuriakon Deipnon:《伊尔德曼氏圣经手册》说:“在早期,主的晚餐是在公共膳食的过程中发生的。所有人都带来了他们能吃到的食物,并且它们是共同分享的”(第594页)。《宗德凡图画圣经词典》指出:“《圣经》中没有规定任何形式的管理规条。然而,使徒教会的早期实践表明,它经常性地得以遵守……” (“主的晚餐”,第492页)。Samuele Bacchiocchi 博士写道,根据新约圣经,主的晚餐并非在每周的特定一天进行 ……” (《从安息日到周日》,第75-76页)。

保罗所称的“主的晚餐”是效仿基督在受死前夜与他的门徒共进的最后一餐,该礼仪最初是在弟兄们之间共享的一种团契性用餐,这之后是领取具有象征意义的饼和葡萄酒。这种团契餐也被称为 agape即爱宴。

关于“爱宴”,《保罗和他的书信字典》讲述说:“使用 agape(爱)这个词来指代一种基督徒的用餐是少见的,《犹大书》12节提供了新约中唯一明确的参考。从新约时期起,没有证据表明爱宴是与主的晚餐分开的一餐;相反,爱宴和主的晚餐指的是同一事件 …… 我们从保罗所知道的是:对主的晚餐的实际遵守与所谓的 agape(一种共同的膳食)是有关连的,也许可能是它的一个延伸,这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基督徒习惯于共同分享的一餐 …… 保罗不赞扬哥林多人聚会时的社区用餐:‘当你们走到一起时,它不是为了更好,而是为了更糟’(林前11:17)。显然这种滥用是非常令人憎恶的,以至于分裂和派系使之成为众多用餐中的一餐而已,而不是主的晚餐(‘这不是主的晚餐’,林前11:20)……”(“爱宴”,第578页,第579页)。

《国际标准圣经百科全书》中描述了这顿餐:“虽然从伊格纳修斯时代开始,在正典之后的文献中 agape 这个词不断用于指代爱宴,但只有在《犹大书》12节中才能在新约中找到它 …… 然而,对于基督徒的共同膳食而言,我们有充足的新约证据证明它的存在。在绝大多数学者看来,在 agape 上不仅食用饼和葡萄酒,而且它也是食用各种各样食品的一顿饭,它是为满足饥渴需要并表达基督徒之间兄弟情谊之双重目的一顿饭。在宴会结束时,饼和葡萄酒是按照主的命令领取的,在向上帝祝谢之后,人们吃喝下去以纪念基督,也是与主自己相交和人们彼此交往的一种特殊方式”(Agape,第1卷,第66页)。

虽然哥林多教会聚集在一起作为一个教会来吃主的晚餐,但保罗说,由于他们的行为和态度,他们所守的礼仪已被败坏。因此,这不能称为主的晚餐。

21 因为吃的时候,各人 [prolambanei] 吃自己的 [deipon],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

deipnon:《新约解经词典》说“在新约中 [deipnon] 中最常指的是普通餐,可邀请客人参加 …… 在《约翰福音》13:2, 4中,耶稣的告别餐被称为 [deipnon]。在《哥林多前书》11:20中,与圣餐相连的普通餐被称为 [kuriakon deipnon],即主的晚餐。保罗所使用的这个术语显然是众所周知的 …… 保罗批评哥林多人在吃这顿饭时的分裂做法 ……,作为 agape 盛宴的共同膳食在早期的教会中存续过一段短暂的时间 ……” (第1卷,第281页,第282页)。

prolambanei:《新约神学新国际词典》说“《哥林多前书》11:21谈到,在主的晚餐之前,有人先自己用饭(to idion deipnon prolambanei);他们的行为是不友爱和不可取的,因为他们提前做了本该大家一起做的事”(第3卷,第750页)。《新约解经词典》说,在这节经文中,prolambanei 是指一种在时间上的用法:“‘每一个人(在主的晚餐聚会上)之前自己用餐’,即在所有人到来之前 ……” (第3卷,第158页)。

保罗对 deipnon 的使用清楚地表明,主的晚餐包括一份团契餐。《阿炳顿圣经评论》指出,“正如希腊晚宴一样,每个人都带来自己的饭菜”(第1186页)。那些富裕的人通常会为穷人带来额外的份额,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充分享受这顿饭。

《保罗和他的书信字典》说:“基本问题似乎是因教会中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而产生。由于没有教堂建筑物,所以用餐是在教会成员的家中举行的。信徒们聚集在一起,成群结队,聚会人数取决于他们可使用的房屋的大小。有令人信服地证据表明,这些群体是在富人的家中聚会的(因为他们的房间足以容纳)。这些场合是有充足的食物和饮料的正餐(至少对一些成员而言)。富人为他们自己带来了丰富的食物(包括肉类),而较贫穷的成员则不得不食用自己的少量食物 …… 尽管还不确定具体的情形是什么,但有一点非常清楚:富人过度放纵,使穷人感到嫉妒和自卑(参见林前12:15)。对于保罗而言,这与共同膳食的预期性质不一致,饥饿和酗酒在教会用餐时均是不合适的。吵闹的节日和社会性分裂等破坏了这聚会的场合”(“主的晚餐”,第571页)。

保罗批评哥林多人在参与这属灵聚会时是属肉体的。一些弟兄只是寻求满足他们的肉体欲望,而不是基督徒的团契。有些人在整个小组到来之前已在吃东西。这导致了迟到的、只带来很少食物或根本没有带食物的穷人挨饿。其他人喝酒过量并且喝醉,将一个属灵的事件变为肉体上的狂欢。

22 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吗?还是藐视上帝的教会,叫那没有的羞愧呢?我向你们可怎么说呢?可因此称赞你们吗?我不称赞。

《保罗和他的书信字典》说“如果富人想要吃更多的饭菜或更昂贵的食物,他们应私下在自己的家里吃,从而避免将社会性的分裂带入教会的聚会。因此,保罗并没有建议该场合应该不再是一顿饭,而要变成随后成为教会普遍性的做法,即以吃一口饼和喝一口酒的象征性用餐”(“主的晚餐”,第572页)。

保罗责备那些在人们开始吃主的晚餐之前,不等待所有弟兄们到来的人。他诘问他们:他们是否蔑视上帝的教会和较贫穷的会众。其含义很明显。通过他们的行动,那些做这些事情的人表达了他们对教会和贫穷弟兄的蔑视。

23 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 [parelabon] 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

parelabon:这是希腊 paralambano 的一种形式;《葡萄藤旧约和新约词汇完整说明词典》说这个复合词的意思是“从另一个人那里接收”(新约,第510页)。

保罗在这里以一个非凡的声明开始;他宣称基督亲自向他透露了他所解释的信息。通过声明这一事件发生在弥赛亚被加略人犹大背叛的那个晚上,他肯定认为这是指“最后的晚餐”,是此后的“主的晚餐”显然要效仿的对象。

24 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舍”有古卷作“擘开”)。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 [anamnesin] 我。”

anamnesin:《新分析希腊辞典》将这个希腊名词定义为“记念、纪念、怀念”(第23页)。《新约神学新国际词典》说,传统上,这个词“通常被理解为意味着主的晚餐是耶稣所定的、在教会社群的心灵和思想中同在的方式”(第3卷,第243-244页)。

在这里,保罗给了基督对饼的象征意义的解释,这是为了纪念弥赛亚而吃的。进行这个纪念性礼仪的目的是不断地提醒我们,基督将自己献祭并为我们每个人去死。

25 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 [hosakis] 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 [anamnesin] 我。”

hosakis:《新约解经词典》说这个词的意思是“经常,每次都如此”。它继续记录在新约中有“3次出现,总是合并使用的 [hosakis ean]:林前11:25f,并与主的晚餐有关;启11:6:……‘他们随时随意’”(第2卷,第536页)。《新约和其他早期基督教文献的希腊语英语词典》表明这个副词是由早期希腊作家荷马以 hossaki 的形式使用的。在利西阿斯(公元前5世纪至4世纪)、柏拉图(公元前4世纪)和约瑟夫斯(公元1世纪)以及各种纸莎草和铭文的著作中,它也用于与新约一样的形式 hosakis(第585页)。该词无可争议的含义是“经常”,表示可变但频繁发生的事件。

anamnesin见上文第24节的注释。

保罗现在提供了基督对葡萄酒的解释。正如他在给哥林多人的这封信中早些时候所说的,在每次分享圣餐时出现的这些符号应常常提醒我们:“我们是因赎价的付出才被赎出的”(林前6:20; 7:23)。

26 你们每逢 [hosakis] 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 [kataggellete] 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hosakis:见上文第25节的注释。

kataggellete:《新约神学词典》说根词 kataggello ,“它总是神圣的”并且“通常‘宣告’是其本意;” 然而,“教导也被包括在内”(删节版,第12页)。

保罗在结束引文时说,我们经常吃这饼、喝这杯,我们应该记住救主无私的牺牲。为了救赎我们脱离罪的刑罚,基督心甘情愿地遭受了残忍和羞辱的死亡。我们参加这个圣礼庄严宣告了我们对基督破碎的身体和流出的鲜血的圣化大能的效忠之心。

27 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 [anaxios] 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

anaxios:《葡萄藤旧约和新约词汇完整说明词典》说这个词“用于林前11:27,分享主的晚餐‘不值得’,即将它当作普通餐,将饼和杯作为常见的东西,不理解他们严肃的象征性用意”(新约,第654-655页)。

现在保罗对要解决的问题提出了他的主要观点。他告诫哥林多会众,那些无视主的晚餐的属灵意义的人,而将其视为一个属肉体的盛宴,这些人有罪于无视基督的献祭。

28 人应当自己省察 [dokimazeto],然后吃这饼、喝这杯。

dokimazeto:这个词是 dokimazo 的一种形式。《新约神学词典》说根词“意味着‘辨别’ …… 保罗的创新是将这个具有道德和宗教意义的动词应用于基督徒自己:‘检查自己’…… 林前11:28。在领取圣餐之前,人们必须检查他们的良心,以便不参与不值得的事([anaxios]);他们必须辨别这圣餐的真实本质,这与普通就餐完全不同”(第1卷,第356页)。

在这里,保罗告诫哥林多人要亲自认识到主的晚餐的性质和意义。这旨在确保他们以正确的态度分享圣餐并正确理解其所代表的内容。

29 因为人吃喝,若不按理分辨 [anaxios] 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

anaxios:见上文第27节的注释。

那些以不配得的方式分享圣餐而亵渎这个圣礼的人,实际上是无视基督的牺牲。这节经文让人想起《希伯来书》10:29,其中说:“何况人践踏上帝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30 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死”原文作“睡”)

保罗在这里宣告,哥林多教会所遭受的大部分疾病甚至死亡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们在这些属灵事件中属肉体的行为。

31 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

保罗强调,哥林多人在分享主的晚餐时应该注意主的晚餐的属灵涵义。如果他们愿意这样做,上帝就不会以身体上的疾病甚至困扰他们的死亡来惩戒会众了。

32 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

然而,保罗接着说,上帝只是为了指出他们的错误并劝勉他们悔改,才以疾病和死亡来击打他们。

33 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聚会 [sunerchomenoi] 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 [ekdechesthe]。

sunerchomenoi:见上文第17节关于 sunerchesthe 的注释。

ekdechesthe:《新约神学新国际词典》指出:该词根“ekdechomai 意味着等候,等待”(第2卷,第245页)。

《阿炳顿圣经评论》简洁地陈述了保罗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实际的问题可总结为一句话:等待,然后一起开始吃晚餐(第33节)。若某人的胃口不受控制,他必须在家吃饭”(第1186)。

34 若有人饥饿,可以在家里先吃,免得你们聚会 [sunerchesthe],自己取罪。其余的事,我来的时候再安排。

sunerchesthe见上文第17节的注释。

有些学者认为此句经文,连同《哥林多前书》11:22,一并说明:保罗吩咐将分享象征意义的饼和葡萄酒与之前的用餐分开。然而,这个结论忽略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33中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当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和历史。

《新昂格尔氏圣经词典》说,团契膳食的做法一直持续着,直到“迦太基第三次会议(公元391年)下令在禁食时才能参与圣体圣事。后来几个议会禁止在教堂建筑物内举行爱筵。该做法的遗迹直到十五世纪的巴塞尔会议之时仍有残留。”(“Agape”,第32页)。

结论

许多人错误地认为主的晚餐是逾越节晚餐。然而,保罗在这些经文中从未提及守逾越节的事。他显然不是在谈论那一年一度的事件:逾越节。相反,他给出关于分享主的晚餐的正确方式的指示,主的晚餐包括经常性的团契用餐,以及其后的象征性的饼和酒。保罗没有建议取消在领取具有符号意义的圣餐之前的用餐,而是指示如何正确地守这礼仪。他告诉所有人在开始主的晚餐之前等待所有弟兄们的到达。那些由于饥饿而无法等待的人被告知要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先吃饭,然后再一起聚会分享主的晚餐。今天,主的晚餐对于上帝的百姓来说仍是有效的和必要的,就像1,900年前在使徒保罗的事工期间一样。

Bryan T. Huie

1997年9月13日
修订日期:2009年4月8日

翻译:黄松
校对:张亮

阅读原文SHOULD WE EAT THE “LORD’S SUP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