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科洛西城堡

西飞随笔

欧洲中世纪的历史向来是我所不熟悉的,最近看了两个视频(《谁是911事件的祸首》,原名《马耳他骑士911政变》和《戴面具的男人》),二者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教皇制度”,其中曾参与十字军东征的“马耳他骑士团”更被指控为是“9/11恐怖袭击”的策划者。难道古老的骑士们在今天仍然扮演着角色?

据网上资料,“马耳他骑士团”源自罗马天主教最为古老的修道骑士会之一“医院骑士团”(Knights Hospitaller),是十字军中三大骑士团之一 (另外两个是“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 由于在巴勒斯坦(即以色列)地区的基督教王国被阿拉伯人击败,“医院骑士团”于1291年放弃巴勒斯坦并逃往塞浦路斯,塞浦路斯国王曾赐予他们一片土地,之后在此地上建立了一座科洛西城堡(Kolossi Castle),成为中世纪时期的一个战略要地。该城堡是塞浦路斯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纪城堡之一,它距离我们住地不远,怀着好奇和抱着追寻历史古迹之心,我们于2016年11月20日驱车前往一游 。

该城堡位于塞浦路斯第二大城市利马索(希腊语:Λεμεσός;土耳其语:Limasol)以西14公里处,因沿路有指示牌,一路行车非常顺利,经过约半个小时的路程,石筑的城堡赫然呈现在眼前(图1)。停车场稀疏地停放着几辆小轿车,城堡围墙外的路边还停靠着一辆旅游大巴,走近前看见前挡风玻璃后立有一张带有希伯来文的纸牌,想必是以色列的旅游团的用车。在入口处不远的一块介绍科洛西城堡历史的铭牌前(图2),我们停住了脚步。牌子上的文字显示:科洛西城堡是以一位封建主Garinus de Colos命名的;1210年塞浦路斯国王胡戈一世将此地赠予耶路撒冷的“圣约翰骑士团”(即“骑士医院”),并由“圣约翰骑士团”在其上建造了这座城堡。1310年,当“医院骑士团”的基地转移到罗德岛之后(后最终转至马耳他岛),科洛西城堡遂成为一个军事指挥部。1425/1426年,城堡遭土耳其人的奴隶兵马木鲁克(Mamelukes)多次攻击后被毁,今天所见的是1454年重建的。

图1: 城堡外景

图2: 简介铭牌

进入城堡内院,我们正巧遇见了一个旅游团。通过交流验证了我们的猜测,几十位游客果然来自以色列。听到我们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问侯,几位以色列老人热情地询问我们是哪国人。其中一位腿脚不便的老者还继续与我们交谈。他告诉我们几年前曾经到访过北京、上海和广州。他表示中国之行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而美中不足的是空气污染。说话之间,我们来到一座吊桥,这是进入城堡的唯一通道,在此可近距离仰望高达21米的城堡 (图3)。我们跟在以色列的老者身后拾级而上进入城堡的第一层(下面有地下贮藏室)。进门右手,即南面两个较低房间的墙上有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壁画(图4)。另一个有壁炉的房间像是客房。在二楼还有两个房间是卧室。城堡曾长期作为耶路撒冷“圣约翰修道会”的总部,“圣殿骑士团”也曾在此城堡居住过。1310年“医院骑士团”转移后,这里是指挥官的住所。 城堡底层是储物间,含有两个地下蓄水池。沿盘旋的楼梯(图5),可走到第三层上面的守望台,这里视野开阔,通过瞭望口往四围巡视,可见东面14世纪的制糖工厂遗址(图6)和南面的葡萄园。据说1291年十字军东征时,曾以此为基地并酿酒,上篇游记中提过的英王狮心王理查德在与拜伦加里娅皇后的婚礼上,他称出产于此地的葡萄酒是“王的葡萄酒”或“葡萄酒之王”,这就是世界著名的Commandaria葡萄酒的来历。从城堡出来环绕四周,游客渐少,院子里很安静,可见城堡东侧的墙壁上有一个石刻的骑士臂章(图7),似乎立刻将我们从宁静中带回到中世纪残酷的争战厮杀里。再往西走能看到几棵橄榄树,其中有一棵树干粗壮,明显是由互相交织在一起呈网状的枝子组成的(图8),为冰冷的城堡平添几分生机。临出门前,意外地发现位于入口的售票处旁靠着围墙立有一块刻有十字军盾牌的石碑(图9),显然是骑士团留在这城堡的遗物。

图3: 城堡正面

图4: 壁画

图5: 旋转楼梯

图6: 糖厂遗址

图7: 城堡上石刻的骑士臂章

图8: 橄榄树

图9: 石碑

告别科洛西城堡之后,我怀着更大的兴趣查看了“圣约翰骑士团”的相关历史信息,下面是部分历史回顾及一些初步思考:

1. 相关历史:“医院骑士团”全称“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骑士团”,1099年成立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后,原为本笃会(天主教的一个隐修会)在耶路撒冷为保护其医护设施而设立的军事组织,后演变成为天主教在圣地的主要军事力量之一,其影响一直持续至今日。成立的初衷是照料伤患和朝圣者。四年之后,罗马教廷承认他们是独立的修会,并赐予他们一系列的经济、政治特权:如无需缴纳十一税、无需接受任何政权的领导、只受教皇的控制等。从1120年开始它作为一个军事修会进行活动,以武力保护朝圣者免受异教徒攻击,并发展成为耶路撒冷王国的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对耶路撒冷的政局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医院骑士团”后来又称为“罗得骑士团”(在罗得岛时),最后才成为“马耳他骑士团”(在马耳他岛时),故其名称也作“耶路撒冷、罗得岛和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俗称“马耳他骑士团”或“马耳他主权骑士团”。

2. 目前状况:虽然“马耳他骑士团”以一个宗教慈善医疗组织的形式运作,但在国际法下居然是一个主权实体,享有独立的司法,又被赋予发行自己的护照、邮票、货币等特权 。宪法由骑士团宪章及骑士法规所组成。其“国旗”上显示的是从13世纪中期开始普遍使用的红底白色的八角十字,这种八角十字也因骑士团之名被称为“马耳他十字”(图10)。马尔他骑士团目前与世界上105个国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其中大多数并不是以天主教为主要信仰之国家。最早与之建交的是梵蒂冈(1930年)。居民只有3位(大教长,副大教长和外务大臣),骑士、贵妇和牧师超过13,500名,永久志愿者80,000 和 员工25,000 名(绝大多数是医务人员)。

图10: 马耳他骑士团“国旗”(照片来自网络)

3. 疑问及思考:

1) “马耳他骑士团”须绝对效忠教皇,这一点与另一个罗马天主教的军事组织“耶稣会”(Jesuit)很类似,二者之间是否有着一种神秘的关联关系?(注意:现任教皇方济各为耶稣会会士,为首位耶稣会出身的教皇。)

2) 根据“马耳他骑士团” (英文:Order of Malta)官网显示,其名称“圣约翰骑士团”将施洗约翰作为“守护神”。在《圣经》中施洗约翰自己曾说,“我不是基督”,他证明耶稣是“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我曾看见圣灵仿佛鸽子从天而降住在他身上,这就证明是上帝的儿子。”(参见《约翰福音》第1章19-34节)。施洗约翰是被希律安提帕砍头致死的,骑士团用施洗约翰作为其名称的一部分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历史上,“约翰”和“保罗”是历任教皇所喜欢取的两个名字,若“约翰”是指施洗约翰,二者的共同点是:被砍头的!)

3) 特别引人瞩目的是,“马耳他骑士团”是国际法下的一个主权实体,这一点类似梵蒂冈。让我联想起先知但以理在夜间的一个梦中看到的与以色列有关的第四个世界强权的景象:“第四兽长相非常可怕,极其强壮有力,有大铁牙吞吃全地且践踏嚼碎,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它的头上有十角(王)。正观看时又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王)、先前的角中有三角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 本文开头提到的《戴面具的男人》的视频,主要查考关于这个“兽”的预言,为我打开了视野,拓展了思路。其主旨是:罗马天主教的教皇制度就是这“兽”,那么“马耳他骑士团”具体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4) 罗马天主教及其统治的梵蒂冈确实与一般的国家不同,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实体;拥有最高权力的教皇这个词来自希腊语πάππας,意思是“父亲”。耶稣曾经告诉他的门徒,“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马太福音》23:8-10)如果罗马天主教相信耶稣基督是救赎主,相信圣经的准确无误,为什么还违背耶稣的教导、建立一个教皇制度呢?

5) 在上一篇游记(北塞浦路斯:凯里尼亚城堡)中,我曾对比显示了罗马天主教教义更改了上帝颁布的律法并将上帝所吩咐子民遵守的节期更改(“安息日”改为星期日,字面为“太阳日”),而上帝在《圣经》中吩咐上帝的子民们过的三大节期:逾越节/除酵节、五旬节和住棚节,今天的天主教和基督教还在守任何一个吗?本月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原是庆祝“太阳神”的节日(参见Bryan T. Huie的文章《耶稣真正的生日》),是罗马天主教采用异教传统的结果; 其英文Christmas的说法源于古英语“Cristes Maesse”,意思是“基督的弥撒”(参见 David J. Meyer 的《圣诞节(基督弥撒)的真正涵义》),是指基督一次次地被杀献祭。梵蒂冈以及它所控制的诸多实体(包括“马耳他骑士团”)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显然,本文提出的问题比它要回答的要多,若您还有兴趣,我邀请您一起开始调查,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吧!

Lily写于2016年12月7日

2017年10月14日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