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之旅-喀什古城

西飞随笔

西域的记忆  新疆历史文物陈列”展览这样介绍中国最西端的城市喀什(乃“一带一路”上的重镇):喀什是“喀什噶尔”的简称,古代称“疏勒”,由突厥语、古伊斯兰语、波斯语等融合演变而成,位于新疆的南部,是九世纪中叶建立的喀喇汗王朝的政治中心,又称为“下秦”。十世纪喀喇汗王朝逐渐伊斯兰化。喀什地区的西南部与五个国家接壤:西部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接壤、西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接壤;边境线长388公里。因地处古丝绸之路的北、中、南线的西端总交汇处,自古以来喀什在中亚地区地位非常重要。

2018年9月28日上午,在喀什工作的朋友开车带我们去喀什古城参观,在距离古城约两个街口的红绿灯处车却因“交通管制”被戴着钢盔的交警拦下。我们下车后步行前往古城,途经一个村庄时看见沿街的楼房一律悬挂五星红旗,但街上空空荡荡不见行人(图1)。我们继续前行可见人行道上竖立着两行双峰骆驼泥雕,骆驼背上驮的货物或箱子为我们重现了古时丝路长途跋涉的画面,背景是远处插满红旗的高墙与粉刷成赭色的民房(图2)。

图1:寂静的村庄

图2:丝路骆驼

走到喀什古城门口令我感到有些意外,只见偶尔有一两个人进出城门,完全没有内地旅游景点常见的人头攒动的景象。我们沿着人行道正准备往城门口走时又被一位全副武装的武警卫兵拦住,他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我们,因有领导来访,游客不得从城门进入,须走旁门。于是我只好匆匆抓拍了一张照片速速离开(图3),远远瞥见城门洞内有一些身着迷彩服的武警警卫和身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正窃窃私语,看似正准备接待领导的光临。我们走到距离古城门一侧大约200米的一处有警卫站岗的小街口,经安检后进入城内。

图3:喀什古城门口

走在喀什古城里,发现大多数街道寂静无人,路边的商铺都装有铁栅栏门,除少数开门迎客外几乎都大门紧闭,没有一丝著名旅游景点的热闹。一家店铺门口两个一人高的巨大青铜茶壶引起了我的注意,但店内暗淡无光,不见有人在此休闲(图4)。一曲婉转动人的维族乐曲将我们带到一家服装地毯店门口,在门口可见墙上挂着一些彩色女裙,弹琴的是一位头戴黑底白色图案巴旦姆花帽的维吾尔族老人,他弹的热瓦普为街道增添了一丝生气(图5)。

图4:双壶迎客

图5:老人弹琴

我们在喀什古城转的几条街道都很安静,只偶尔有个别游客在街拍(图6)。在一个大路口休息时,见有“喀什市恰萨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牌子。三层的楼房顶上五星红旗飘扬,旁边的建筑外墙以浮雕形式展现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标语(图7)。

图6:游客街拍

图7:社区卫生中心

因大街上人烟稀少,且转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们步入小巷参观民居。与临街的商铺情况类似,大部分民居也大门紧闭,门上一律悬挂五星红旗,偶尔可见4~5岁左右的维吾尔族儿童在门口戏耍,却不见大人们的身影(图8)。

图8:小巷与幼儿

三转两转我们回到主路后看见一面绘有新疆地图的外墙,上书“不到喀什,就不算到新疆”。挂着“佳节”二字的红灯笼下面是一位捂脸的维族男子,奇怪的是我在他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更不用说什么“节日”的喜乐了(图9)。

图9:新疆地图的外墙

喀什古城的参观很快便结束了,因亲眼目睹了毫无人气的“鬼城”现状,我百思不得其解;在网上查询,据2016年的统计,喀什总人口451.47万人,喀什噶尔老城区(共8平方公里)有居民22万人。然而我们在整个古城参观过程只见到维族儿童,几乎没有看见什么成人;他们究竟上哪里去了?

有一首歌的歌词这样写道: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地美!2019年新春佳节来临之际,维吾尔族人民能否如小巷墙画所描绘的那样,男女老少在喀什古城前击鼓跳舞、全家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气氛呢(图10)?

图10:欢庆外墙画

Lily

2019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