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清晨应邀到朋友家共进早餐。一边喝着朋友用现磨的咖啡豆为我们冲制的咖啡,一边听着他分享在异国他乡的心得。不知不觉将近中午,我们依依不舍与朋友告别启程南下前往尼波山。

尼波山自远古以来就有人居住,《圣经》的《申命记》34章中记载,摩西离世前曾在尼波山遥望“应许之地”。那时摩西从摩押平原登尼波山,上到与耶利哥相对的毗斯迦山顶。上帝把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比现今的以色列的版图领土大)指给摩西看,并告诉他会将这地赐给他的后裔。摩西虽亲眼看见这土地却不能进入,他在摩押地去世并被埋葬在摩押地、伯毗珥对面的谷中,但时至今日无人知道他坟墓的具体位置。

来到尼波山景区门口,首先见到的是竖立的石碑上写有“方济各会监管摩西纪念馆圣地”字样(图1)。进入景区不远是一座背对群山大约半米高的石碑,粗体黑色十字四角各有一个小十字,其下方是双手交叉图案,在两个手背中间各有一只眼睛(图2)。十字架、基督的手臂和圣弗朗西斯的手臂,是“方济各会”的记号。“方济各会”是天主教下属的修会之一,由意大利亚西西的弗朗西斯(又译“方济各”,现今的罗马天主教教皇就采用了他的名字)于1209年2月24日创办,效忠教宗。亚西西的弗朗西斯也影响了“耶稣会”(参见:巴黎之旅:蒙马特高地)创始人伊格纳修的思想。

图1:尼波山门口的石碑

图2:双手交叉石碑

据文字介绍,方济各会在尼波山的存在始于1932年的一座小修道院。我们来到主路分岔口时看见路中央矗立着一座近3米多高的“爱的书卷纪念碑”,其形状像一卷书,书脊及封面铭刻不同的文字;地面上的图案像一只眼睛(图3)。纪念碑由意大利雕塑家文森佐·比亚基于2000年创作,书脊上的希腊文意思是“上帝是爱”。其中一个封面上的拉丁文是“一位上帝,众生之父,在万有之上的那位”。封二的阿拉伯文表述是“上帝是爱。这是天堂的吸引力和先知的信息”。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均认为摩西是一位重要的先知,因此这几大宗教的信众们均会来此地纪念他;但犹太教中没有关于“天堂”的说法。

图3:爱的书卷纪念碑

沿路一座题名为“基督教圣地”的纪念碑看似不起眼,但最上面的十字军徽章图案却引起我的注意,因其与在《北塞浦路斯的凯里尼亚城堡》中所提到的历史吻合(图4)。小字写的是“方济各监护的圣地”。方济各会在十字军东征时期成立,其创始人亚西西的弗朗西斯支持十字军,并于1219年参加第五次十字军东征(1217-1221年) ,后来方济各会的修士们成为十字军传教士。

图4:“基督教圣地”纪念碑

景区内的主建筑被称为“解说中心”,石砌的底座似乎更为古老,屋顶高悬的是一个由铁丝做的“五角星”(图5)。转到建筑物的正面时看见入口附近有一队游客(图6),我们便先到观景台俯瞰周边景色。

图5:解说中心侧面

图6:解说中心正面

尼波山位于摩押古代平原的西部山脊之一,在观景台向西可远眺以色列,向南可见死海和沙漠,还可见从希伯仑到纳布卢斯的山脉的一段约旦河山谷(图7)。此处距离昆兰(Qumran,发现“死海古卷”的地方)与古城耶利哥(Jericho)分别有25公里和27公里。

图7-A:遥望应许之地,左侧的一片水面是死海的北端(照片由金泳珠先生提供)

图7-B:2019年10月白天遥望应许之地(照片由 Sharon Shao 提供)

观景台旁是铜蛇纪念碑,一个由金属制成的蛇绕杆子的雕塑,底座的文字来自《约翰福音》3章14~15节:“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忠信的人在他里面得永生”(图8)。这座由意大利雕塑家 Gian Paolo Fantoni 创作的雕塑,追忆了上帝吩咐摩西制造铜蛇拯救以色列百姓的一段历史。那是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后,从何珥山起行前往红海要绕以东地。百姓因路难走就开始抱怨,不信上帝与带领他们的摩西,因而有人被一群火蛇咬死。死亡使百姓自觉有罪,便请求摩西为众人祷告,摩西就为众人祷告。接着上帝吩咐摩西制作了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人一望这铜蛇便可活命。据《圣经》记载,直到犹大王亚哈斯之子希西家登基时,以色列人仍向铜蛇烧香,希西家王就打碎了铜蛇,以遵守上帝律法中禁止以色列人崇拜偶像的吩咐。

图8:铜蛇金属雕塑

“解说中心”是为纪念摩西而建的第一座教堂,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四世纪的后半期,保存完好的马赛克是六世纪的,墙上的马赛克是一些规则的花纹图案,地面的马赛克是栩栩如生的花草树木以及骑马狩猎的情景(图9),一块靠墙的石头侧面刻有圆形的“马耳他十字”图案(图10),是“十字军”的历史痕迹。中殿弧形墙面有三扇彩色玻璃窗画,前方好像一个小型开放型庭院,摆放着一些石头砌成的讲台与木椅木凳,一位神职人员正坐在靠近侧门的木凳上看书(图11)。

图9:栩栩如生的马赛克

图10:刻有“马耳他十字”的石头

图11:教堂中殿

该建筑物内还有一张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于2000年3月20日参观尼波山的彩照。右侧标题是“一个治愈灵魂与身体之地”。文字摘自约翰·鲁弗斯(公元5世纪)的《伊比利亚人彼得的生活》。“所有在这地区的居民一起很快地将建筑材料带来。这座殿堂是以伟大的先知和立法者的名义建造的,因而毫无疑问,他自那时起通过在此地无间断地发生的神迹奇事公开宣称他的良善与力量。因为此地是灵魂与肉体的治愈之处,以及那些来自各地的、在灵魂与身体上遭受多种痛苦的人们的避难所。”(图12)有些讽刺意味的是,《圣经》未记载说摩西是“立法者”,上帝也从未借摩西行各种神迹来宣称摩西自己的良善;此地是“避难所”的说法更像是天主教所热衷的“圣地朝圣”的广告用语。

图12:教皇到访图文

两点思考

有关“天堂”的教义

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一个核心教义均教导“好人”死后可上“天堂”;然而,《圣经》的启示是以色列人的“弥赛亚”(希伯来文的字面意思是“受膏者”,希腊文的音译是“基督”,即上帝所委任的君王)将在末世在地上建立一个上帝的国。(有关“天堂”的探讨请参见布赖恩的文章《天堂将是我们永恒的家吗?》)。

摩西为何不能进入应许之地?

以色列百姓在旷野抱怨没有水喝,摩西却违背了上帝对他的明确指示(向一座磐石发出吩咐,让水从中涌出),以杖击打磐石出水。在这看似极小的细节上,摩西没有在以色列百姓面前尊上帝为圣,这是他不能进入应许之地的原因。因此,摩西在死前谆谆教诲以色列众人,要牢记他的临别警告,吩咐他们的子孙谨守遵行上帝律法上的吩咐。这上帝的律法由“耶和华的右手”(即上帝的独特儿子基督)向以色列百姓所传,作为他们永远的产业。极为遗憾的是,如今以色列的会众中只有犹太人(犹大家)仍谨守遵行上帝的诫命。

注:题图照片由 Sharon Shao 提供,在此致谢!

Lily写于2019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