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下午2时驱车从尼波山一路向西,途经死海南下,于傍晚穿越漆黑曲折的山路与沙漠,我们最终抵达佩特拉时已是华灯初上。

佩特拉(希腊语:Πέτρα,意思是“岩石”)是安曼以南250公里处的一座古城,隐藏在阿拉伯谷东侧的一条狭窄的峡谷内,北通大马士革,南经亚喀巴湾可到印度洋和红海,西面是加沙,东面的沙漠背后是波斯湾。通常被认为是纳巴特王国(公元前4 – 公元2世纪,由纳巴泰人所建)的首都。因岩石在阳光照射下古城呈现玫瑰色,又以“玫瑰之城”著称。

19日清晨我们来到被列入“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佩特拉考古公园。入园不久步行道路左侧就有不少游客驻足观看,我们于是也近前看,原来是一座方尖碑墓(建于公元25-75年),它是由上下两块独立的凿岩纪念碑组成的。上方以4座代表“魂”的金字塔为冠,正中有一方形入口。下方由一层一层的岩石累积起来,反映了纳巴泰人(西珥山里以东人的后裔,以东又称“以扫”,是雅各/以色列的哥哥)对死者的纪念(图1)。另一处看见方尖碑与金字塔并存的地方是“以色列最高法院”,在《圣经》中它们被称为“柱像”。

图1:方尖碑墓纪念碑

沿路步行约半个小时到达“蛇道”(Al Siq)入口(图2)。蛇道是一条由洪水侵蚀而成的狭窄的峡谷,古时蜿蜒的河床从艾因穆萨(Ain Musa,意思是“摩西泉”,贝都因人认为这是圣经时代摩西击中岩石涌出泉水处)始,沿瓦迪穆萨(Wadi Musa,意思是“摩西谷”)流入佩特拉。阿拉伯的传统认为这是摩西的哥哥亚伦被葬之地。《圣经》记载因亚伦在米利巴水与摩西一同违背了上帝的吩咐,亚伦死在何珥山,摩西未能进入应许之地只能临死前站在尼波山远眺。

图2:蛇道入口

1.5公里蜿蜒曲折的蛇道两侧的岩石不时可见凿刻的痕迹(图3),但最吸引我的是由褐、红、淡蓝、橘红、黄、紫或绿色等不同颜色的岩石扭曲形成的螺旋形或波浪形砂岩,光线不同呈现出迥异的视觉效果(图4)。蛇道最宽处约7米,可容两辆马车相向而行,最狭窄处只有2米,举头只见一线天(图5),因为两侧都是高大的岩石,所以让我感到多少有些压抑。

图3:   岩石上的凿刻痕迹

图4:波浪形彩色砂岩

图5: 蛇道一线天

走到蛇道末端眼前豁然开朗,开阔之处有许多小商贩兜售各种手工艺品与饮料。 迎面高耸的是建于公元前60年的卡兹尼神殿,它由一块巨石依山雕刻而成,高39.8米,分为上、下两层,下层有6根约10米高的希腊科林斯柱,柱顶是形似盛满花草的花篮的毛莨叶和狮身鹰首翼兽,横梁和门檐雕有精细图案。殿门上的3个石龛分别雕有天使、圣母和带翅膀的战士的石像(图6)。贝都因人传说法老将财宝藏在顶部的瓮中,因而神殿又有“宝库”之称,但许多考古学家不认同此观点,认为它是阿雷塔斯四世国王的陵墓。

图6:卡兹尼神殿

为避开沙漠中的烈日暴晒,我们未在神殿停留而选择继续前行,路过一个茶室时便坐在树荫下一边饮茶歇脚,一边观看往来的游客与群山雕刻(图7),稍事休息后便前往佩特拉大神庙。

图7:群山凿刻

佩特拉大神庙始建于两千年前(公元前25年 – 公元100年),后被废弃直至1992年被考古学家重新发现。其占地7,560平方米,是该市迄今为止发掘的最大的独立式建筑。入口由一个下神庙区以及东西楼梯组成,下神庙区由一个宽敞的铺石庭院组成,庭院两侧各有三个柱廊,每列有60根圆柱,由雕花鼓组装而成,承载代表权力的大象头雕刻 。两侧楼梯通向上神庙区,走上楼梯后我们在一个半圆形的小型露天剧场落座,据说这里曾用于宗教活动、理事或司法会议,在此居高临下可见四周的景象(图8)。 可以想象神庙在当时肯定是非常宏伟的建筑,但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

图8:佩特拉大神庙

狮子餐室(Lion Triclinium,公元前200 – 公元200年)据说因举行宴会以纪念祖先或神灵而得名。虽有简介牌却不见狮子的痕迹,大部分人选择继续前行,我非常想看一下雕刻,于是只好摸索着往山上爬,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一块高耸的岩石上方,一座凿刻的建筑门口两侧下方终于看见两只风化得很厉害的小狮子雕刻。上方外墙横梁的两端雕刻有女人的脸,据说是美杜莎(意思是“皇后”),她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妖,形象是有双翼的蛇发女人(图9)。由于景点隐蔽,除我们之外也就只有两名游客跟随我们看到了狮子雕刻。

图9:狮子餐室

返回主路继续徒步前行,在攀登了约数百个石阶后,一个依山而凿的,两侧对称,中央好似顶着皇冠的,具有独特风格的修道院(ad-Dayr)呈现在我们面前(图10),2009年电影《变形金刚:堕落者的复仇》曾在此取景。修道院宽50米,高45米,兼具古希腊和美索不达米亚建筑风格。科林斯圆柱属于古希腊建筑风格,美索不达米亚风格则体现在两侧的方顶塔结构。 虽然整个建筑好似一座巨大的纳巴特陵墓,但刻在内墙上的十字架则暗示其在拜占庭时代可能曾被用作教堂,“修道院”也因此被命名。在修道院前方的空旷场地上,我们看见用石子围成一个半圆形广场。为纵览整个建筑群,我们又爬上接近山顶的一块大岩石,边用午餐边居高临下俯瞰修道院与半圆广场(图11)。

图10:修道院

图11:居高临下看修道院及广场

最后,我们在攀爬上近处的一座高峰后便结束游览,原路返回酒店。佩特拉如今基本无人居住的荒凉景象使我不得不感叹历史的沧桑,也引发我一点思考。

有学者猜测,佩特拉很可能是《圣经》中被称为“西拉” (Sela,意思是“岩石”,见于 王下14:7)的以东人的城邑。它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到前2世纪的埃及托勒密王朝时期,之后纳巴特王国开始兴盛,犹太行省地震后,纳巴泰人造反并侵略以色列,却被大希律击败,公元106年被图拉真的军队征服后沦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公元三世纪因萨珊波斯帝国的崛起和红海海上贸易的兴盛才逐渐衰落,至七世纪被阿拉伯军队征服时已是一座废弃的空城。十一世纪时十字军东征(参见西飞随笔的“北塞浦路斯-凯里尼亚城堡”)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统治该地一个多世纪。13世纪末埃及苏丹拜巴尔一世到过此地。

先知耶利米早在2,500多年前就预言了以东人的城邑(西珥地)的倾覆。他说“以东必令人惊骇;凡经过的人,就受惊骇,又因他一切的灾祸嗤笑……必无人住在那里,也无人在其中寄居。” 每年几十万游客从世界各地来此参观,一起目睹该《圣经》预言在他们眼前的应验。

对于住在以东的居民,另一位先知俄巴底亚预言了以东人将受诅咒。 以东人因“狂傲自欺”,在他的兄弟雅各被掠夺受难时,与外人一同欺侮以色列人而被审判。不仅以东,上帝将审判万国。该预言的最终结局“国度归耶和华”时至今日尚未成就,我们有理由相信,各人按其所言所行受报应的时刻应该是越来越近了。

 

Lily 写于2019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