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之旅(2)- 阿杰隆城堡

西飞随笔

从乌姆盖斯开车约30分钟就抵达了位于约旦北部的丘陵小镇阿杰隆,它位于安曼西北76公里,以12世纪的 Ajlun 城堡(当地人称之为 Qalaat Errabadh,阿拉伯语意思是“山顶城堡”)遗址而闻名。在空旷的停车场下车后我们走向游客中心,其对面可见矗立在海拔1100米的 Jabal Awf 山顶上绿树环绕的城堡。游客中心内的城堡模型和文字介绍为我们展现了城堡的概况。

概况

阿杰隆城堡(Ajloun Castle, 当地人称 Qal’at Ar-Rabad)的名字 Ajloun (阿拉伯语 عجلون), 也可拼成 Ajlun,来自闪米特/亚兰语,即古代中东的通用语言和波斯帝国的官方语言,其字根“Ajal”是指一个圆形斜坡(也可指小腿)。历史资料显示,拜占庭帝国时代(公元330年开始)的记录提及过一位住在 Awf 山顶的一个修道院的神甫名叫“Ajlun”,该山顶居所就是今天 Ajlun 城堡所在地。

城堡的位置具有战略性,北部俯瞰基尼列湖(提比利亚海或加利利海),南下可达死海,是伊斯兰阿尤布王朝(Ayyubid,公元1174-1263年间具有库尔德血统的穆斯林王朝,其统治地区是以埃及为中心的中东大部分地区)最好的军事设施之一,也是中世纪阿拉伯 – 伊斯兰军事建筑中保存最完整的城堡之一。城堡自公元1184年由埃及阿尤布王朝的创始君主萨拉丁·阿尤布(Saladin Ayyubid,公元1171-1250年)的一位将军在原有的拜占庭时期的修道院废墟上建造,最初结构由一个紧凑的核心堡垒和四个主塔组成,并在随后的93年间进行了扩建和重建。

建造城堡主要为了阻挡十字军的东进(1095年-1492年由西欧天主教徒组成的东征军队,都配有十字标志),从而确保阿杰隆当地用于武器制造的铁矿开采。该城堡能控制通往约旦河谷的三条主要贸易通路,还是绵延至大马士革、巴格达和开罗的一系列城堡中的一座,在夜间通过火光信号传递信息。阿杰隆城堡是观测约旦河对岸十字军的贝尔沃(Belvoir)城堡及军队动向的绝佳地点,十字军曾花数十年也未能占领阿杰隆城堡及其周边。

今天的阿杰隆是一个穆斯林与基督徒家庭和谐共处的混合社区,既有基督教的教堂也有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因有历史证据显示以色列的伟大先知以利亚(公元前9世纪)生于提斯比(阿杰隆的西北部)并在此居住过,基督教圣地 Mar Elia(今天当地人称 Maqam Al Khaled)就在此,这里有一些考古发现,据说与以利亚的出生地有关,还有几座拜占庭时期的教堂遗迹。

现状

从游客中心徒步向山上的城堡走10分钟左右,在接近城堡入口附近路边可见一幅墙画,画面中有几位白巾蒙脸、肩背长枪、手持长矛的阿拉伯骑士,画的右侧边界线和底边恰好被一些绿色植物爬山虎遮盖,给画面平添些真实感(图1)。经过入口钉有城堡牌子的石墙继续向上,仰视即可见城堡(图2),而身处的露台视野开阔,可远眺约旦河谷和约旦北部高地的全景(图3)。

图1:墙画

图2:仰视城堡

图3:露台远眺

进入城堡需要经过瓮城门(Barbican Gate)的吊桥,门口明显经过加固并可见装饰性的石雕,吊桥下的城壕又称“干护城河”,是城堡的第一条防线,迫使敌人必须由门口入内(图4)。刚走进城堡不久我就看见有几位戴头巾的妇女坐在石阶上边歇脚边交谈。其中一位年轻女孩看见我正用手机拍照,便主动打招呼让我为她们拍一张合影(图5),她们的微笑使我感受到友好的氛围。告别她们后我跟上同伴的步伐继续前行。

图4:城堡主入口

图5:微笑的阿拉伯妇女们

城堡有一个巨大的南塔,以及其他几座塔楼,拥有迷宫般的拱形通道,蜿蜒的楼梯和长长的斜坡,巨大的房间和蓄水池等。

在 Ajlun 城堡里陈列有新石器时代的各种燧石工具,青铜时代早期、拜占庭时期和伊斯兰时期的陶器以及伊斯兰时期的阿拉伯文字时刻、陶器、灯具和糖罐等。靠窗陈列了一块来自阿杰隆大阿尤布清真寺2米多长的石刻,宽与高都是半米多,其上有三行字迹仍很清晰的碑文(图6)。第一行的意思是:以最仁慈,最怜悯的安拉之名义,安拉的清真寺应由相信安拉和末日的人拜访与维护,他们有殷勤的祷告,并操练定期的善行,他们是唯独敬畏安拉的人。下面两行主要感谢对清真寺重建有贡献的人物与时间记录。另外还有几块希腊马赛克遗迹(图7),可能来自该地区的教堂。

图6:清真寺石刻碑文

图7:希腊马赛克遗迹

在城堡的上部和最古老的部分还残存拜占庭教堂的中殿、圣坛和部分马赛克地面遗迹。例如,地面可见残存的希腊文字(图8)。在教堂中殿马赛克地板的中心是一个富有色彩的装饰图案的五个饼和两条鱼,记念耶稣以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会众的奇迹(图9)。走到门口可见门旁石头上有一个聚宝盆的雕刻(图10),聚宝盆是财富的象征,可能源自附近的罗马神庙,它的重复使用反映了希腊文化与罗马文化对其影响。

图8:希腊文字

图9:五饼二鱼图案

图10:聚宝盆雕刻

在城堡的西侧可见著名的鸽巢(图11),参观时仍可见鸽子进出巢穴。如前所述,阿杰隆在夜晚是以火作为信号发送信息的城堡之一,另一方面,城堡也是信鸽的巢穴,守城人将写好的信息卷起来附在信鸽的腿上放飞出去,信鸽就在阿杰隆与远方的大马士革、巴格达和开罗之间往来传递信息,信鸽返回后回飞到它们原始的鸽巢。当时按照信鸽的飞行路线,将它们分别养在不同的笼子里。

结束参观已是中午时分,我们返回游客中心进入一家小咖啡馆(图12)。刚一落座朋友就拿出随身携带一个保温瓶,为每人倒上一小杯当地的咖啡,这是他一早起来亲手磨制并冲泡的。我们一边慢慢品咖啡歇息,一边透过落地纱窗边观看不远处山上的城堡(图13)。吃罢午餐恢复体力后,我们起身继续向当天最后一个目的地杰拉什进发。

图11:鸽巢

图12:游客中心内的咖啡馆

图13:隔纱看城堡

思考

中世纪时期以宗教名义发动的涉及欧亚非多民族的的几百年的“圣战”,今日已演变为持有类宗教理念的个体针对特定宗教信徒群体,在世界各地发动的史无前例的突发性恐怖袭击。昨天在新西兰基督城的突发的持枪大屠杀(现在已确认有49人遇难,多人受伤)事件令世人震惊。据报道,一名枪手有针对性地屠杀两座清真寺里的穆斯林,同时将其头盔上的摄像头拍摄的屠杀全过程的流媒体视频上传到互联网上向全世界现场直播,这对人产生的巨大心理阴影不亚于“911恐怖袭击”。

耶稣告诫过他的门徒在末世当警醒,因会有好些人冒他的名来迷惑人。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地震、饥荒,这都是“产难”的起头,随后一个可见的上帝的国将在地上诞生,但关于上帝国度的好消息必先由耶稣基督的门徒见证给万民。无论世人是否认识上帝和祂的儿子,我们都是按照上帝形像被造的,上帝看见祂地上的众儿女互相残杀会是怎样地痛心?!是谁仍在迷惑世人?是谁在人的心里撒播各样仇恨的种子?又是谁曾亲自代替世人忍受因犯罪而应得的刑罚?是谁将上帝的律法写在上帝百姓的心里?是谁将审判世人?是谁终将会成为上帝国度的永远的君王?这些问题的答案都隐藏在一本古老的书籍 — 《圣经》中。

Lily写于2019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