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之旅(三)- 杰拉什

西飞随笔

我们从阿杰隆城堡出发继续南行前往杰拉什(Jerash),途中朋友告诉我们,这座有“中东庞贝”之称的城市是约旦境内保存得最完好的古罗马城。约1小时后我们抵达现今被称为“杰拉什考古公园”的停车场。跟随朋友走入手工艺村,这是进入杰拉什的必经之路,具有当地特色的服装、服饰、首饰工艺品及绘画的摊位鳞次栉比映入眼帘(图1)。走了不到5分钟,一位年轻的男店主就以让人无法推却的热情将我们迎进他的头巾服饰小店,没等我回过神来我的头上已被迅速裹上了红白格相间的头巾。成交后我们快速穿过林立的摊位,站在标有“JERASH”字样石碑前(图2)。

图1:手工艺村一角

图2:杰拉什考古公园入口处的石碑

据文字简介,杰拉什创建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统治之下的公元前四世纪,在历史上曾先后被称为杰拉舒(Jerasho)、安提阿(Antioch)、格拉萨(Gerasa)和杰拉什,其周围有葱郁的山脉与肥沃的盆地环绕。公元前63年时被称为“格拉萨”的杰拉什被罗马将军庞贝攻占之后,逐渐按照罗马建筑风格发展建起许多神殿庙宇,成为底加波利联盟之一,自公元前63年起持续400多年的罗马帝国时期是其鼎盛时期。杰拉什被4座门与长达3,456米的外墙环绕,山谷从中穿过将城市分为东西两部分,之间由桥梁相连,其中的一座至今仍在使用。公元三世纪初叶,杰拉什因罗马帝国政治动乱而一蹶不振,以后又随着拜占庭帝国的兴起、波斯人入侵和王朝的更迭经历几度盛衰。公元8世纪中叶,阿巴斯王朝兴起定都巴格达时,几次强烈地震使杰拉什的许多建筑被毁,公元九世纪已销声匿迹,直至1806年才被德国旅行家欧里赫发现。

不远处的一幅地图展示出古城最重要的部分及其位置,包括卡多与迪卡曼诺斯两条主要街道、宙斯和亚底米两座神庙、南北两座半圆形露天剧场、椭圆形广场及列柱大街等。抬头前方300米正对着的就是竞技场(Hippodrome)的十个石砌的拱形起跑门外部(图3),相邻的是具有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哈德良拱门(图4)。这是一座11米高的三拱形入口,为纪念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公元129-130年冬季访问格拉萨而建。哈德良(公元76年~138年)在位时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是镇压犹大地的科赫巴起义,并将该地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史称“犹太战争”。从此犹太人被迫流散到世界各地

图3:竞技场起跑拱门

图4:哈德良拱门

走进哈德良门后才是竞技场入口,该建筑作为竞技场存续时间自公元220至749年,约在三世纪初完工,长265米宽50米,最初是为战车比赛建造,最多可容纳17,000名观众,被誉为罗马帝国已知最小但保存最好的一座竞技场。四世纪晚期竞技场北部改建成一个用于角斗士战斗与其他运动的圆形剧场。其东侧是一排长长的石砌看台,坐在其上往左看就是拱形起跑门的内侧,拱门下部可见马栏,向下俯瞰裸露的黄土地使人想起电影《角斗士》的场景(图5)。

图5:竞技场

再往前走可见结构类似哈德良门三拱形的南门与城墙,南门是古城的入口,坐落在通往非拉铁非城(安曼的古称)道路的起点(图6)。古城石板街道平坦悠长、柱廊林立,可通往神殿、古罗马剧场等各处。杰拉什在整个中东地区所出土的文物中最能代表罗马都市建筑规划,其建筑风格反映处在地中海流域的希腊罗马文化与东方阿拉伯的古老传统的相互协调、融合共存,因而值得仔细观察与推敲。

图6:南门

椭圆形广场始建于公元110年,连接卡多与西南方向的山坡上的宙斯·奥林匹克神庙,我们到达广场时太阳正从神庙的残垣落下(图7)。爬上山坡刚在石柱间站定,一位头戴草帽的当地男人就主动迎上来。他自我介绍是一位职业摄影师,对该景点了如指掌。遗憾的是我们如今只依稀记得他名字的首字母是M,权且称他为M摄影师吧。M摄影师并未拿任何摄影设备,他拿过我的手机向我们演示如何拍七石柱同框的照片(图8),并以我们为拍摄对象在他选择的不同地点拍了一些合影,弥补了我们多年来缺少夫妻合影的遗憾。我至今还不时采用他的拍摄方法,算是另一个意外收获。

图7:夕阳西下的宙斯神庙

图8:七石柱全景图

宙斯神庙由来自格拉萨的建筑师迪奥多鲁斯(Diodoros)于公元27或28年始建,五世纪中叶后的拜占庭时期被后来的定居者重新作为修道院使用,公元749年地震后被遗弃,12世纪又被一小队十字军重新占领。该神庙由上下两层露台组成,实际可见的下层露台长100米宽50米,公元69/70年建于数千年前的一个“圣所”(Naos,希腊语,寺庙神殿的核心部分)的洞穴遗址之上。据说这个罗马时期的圣所建筑采用红白方格图案的石灰岩块,包含一个异教雕像。由于在公元454/455年Placcus 主教及其接任者下令将其拆毁,如今只见一些残存的石块,其中唯有刻着希腊文和一个十字的一块石头让人想起神庙的希腊化元素(图9)。站在这里居高临下可俯瞰椭圆形广场及周围壮丽的景色(图10)。

图9:刻有希腊文与十字的石块

图10:俯瞰椭圆形广场

当M摄影师带领我们下山走进北剧场时,两位贝都因表演者正站在半圆形石质地面演奏两段歌曲,分别是《奇异恩典》和《洋基歌》。一位头戴红白格头巾的男士吹着风笛,另一位击鼓配合,我们坐在剧场高处看台上也听得非常清楚(图11)。M摄影师为我们拍了一些合影后开诚布公地告诉我们,他需要养活一大家人的生活,在我们付给他一些服务费后,他与我们道别并随即消逝在残垣断壁之中。

图11:北部剧场内的民乐演出

亚底米神庙

在黄土地上走了好长一段路后,终于到达为格拉萨的守护神亚底米(Artemis)而建的亚底米神庙。神庙始建于公元135年,却从未完工,原计划建造的32个石柱当中只有12个竖立起来,我们如今所看到柱顶雕刻完好的石柱有9个(图12)。据介绍亚底米神庙圣殿的大庭院内有一个“圣所”,只允许罗马神父进入。它包括一个神明的壁龛和两个侧室。其中一个侧室有一个向下的楼梯,而另一个侧室则有一个通往屋顶的楼梯,那里可能有一个祭坛。神庙后期也被使用过,包括可能作过拜占庭时代的教堂、倭马亚(Umayyad)时代的陶艺室,以及在十二世纪时可能被十字军用作堡垒。

图12:亚底米神庙

太阳落山的时候才看见北门和与其相隔不远两侧石柱林立的列柱大街,我们决定沿着列柱大街向哈德良门折返,站在高低起伏的石板路中间回望远处的拱形北门,使人不得不感叹历史的沧桑(图13),约晚上6点半,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参观。

图13:回望北门与列柱大街

一点思考

亚底米神庙(希腊语:Ναός της Αρτέμιδος στην Έφεσο)

据考古发现,最早的亚底米神庙位于以弗所(今日土耳其境内),由吕底亚王国的克罗索斯始建,经过120年在波斯的阿契美尼德帝国(公元前550年)建成,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公元前356年7月21日被毁,126根高60尺的大理石柱只剩一根。人们在该神庙所敬拜的是当时在小亚细亚闻名遐迩的女神亚底米(意思是“发光者”),被称为“多乳之神”、众生之母,即希腊的阿佛洛狄忒女神,或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参见随笔“出埃及记”)。

《圣经》中的《使徒行传》记载了使徒保罗在以弗所的一段经历:在一世纪居住在小亚细亚的人都认同以弗所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有个叫底米丢的银匠在以弗所靠制造亚底米神银龛发财。保罗指出:人手所作的不是神,这引发了小亚细亚(包括以弗所)的许多人放弃敬拜偶像,感到银龛售卖生意受到威胁的底米丢聚集同行,以事业被藐视为由在当地引发了一场长达2个小时的骚乱。最后镇上的官员出面才安抚了暴民。

除了亚底米神庙,杰拉什古城里还有许多的雕像表明人敬拜偶像与柱像由来已久,如今在世界各地也不罕见(参见随笔“以色列之旅:以色列最高法院”)。《圣经》清楚地记载着对遵行上帝诫命者的祝福与对违反上帝吩咐者的咒诅。其中一条诫命就是不可作虚无的神像,不可立雕刻的偶像或是柱像。《诗篇》里的话是:“他们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 难道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真神与人用心思和手艺雕刻的金银与石头一样吗?人依靠并忠诚于谁更靠谱些呢?

Lily写于2019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