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抵达迦南的边界时,摩西提醒以色列人说他们“知道耶和华是上帝;除他以外,再无别神”(《申命记》4:35)。 然而,就在几节经文前,摩西问道:“哪一大国的人有神(אלהים; elohim)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上帝,在我们求告祂时与我们相近呢?”(《申命记》4:7)  。 该提问似乎不仅证实了除以色列的上帝外其他民族之神的存在,而且它与显示多神的许多其他《圣经》的文字保持一致。 但如果这些别神存在,除耶和华之外“再无别神”,怎么可能也是真实的呢? 答案在于希伯来语短语 אין עוד(ein ‘od)“再无别的”的精确含义:不是“没有别神的存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没有别的神如此伟大”

以赛亚多次重申《申命记》的警句。 例如,上帝通过先知宣称:“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没有别神(אין עוד; ein ‘od)…… 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别神(אפס בלעדי; ephes beladi)。 我是(אני; ani)耶和华,并无别的(אין עוד)”(《以赛亚书》45:5-6;参见 45:14,21;参见《马可福音》12:32)。 乍一看,该声明似乎断言除以色列的那一位上帝外,无其他的神存在。 然而,以赛亚的话并不排除他神的存在;相反,它强调了这一位优于其余的竞争者。以赛亚谈到巴比伦说:“你说,‘无人看见我。’ 你的智慧、聪明使你偏邪;并且你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אני ואפסי עוד; ani v’afsi ‘od)”(《以赛亚书》47:10)。 以赛亚并不是暗示巴比伦是仅存的唯一的国家,而是巴比伦自认为比其余的国家优越。 同样地,当以赛亚使用这一相同的术语时来形容“神”时,经文颂赞耶和华在所有别神之上

西番雅论及尼尼微时呼应以赛亚:“这是素来欢乐安然居住的城,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אני ואפסי עוד; ani v’afsi ‘od)”(《西番雅书》 2:15a)。 先知并非说除尼尼微以外不存在其他城市,而是指尼尼微人看自己优于其余的人。 事实上,这节经文的后半部分证实除尼尼微人之外还存在其他人民:“现在何竟荒凉 [尼尼微],成为野兽躺卧之处。 凡经过的人都必摇手嗤笑他“(《西番雅书》2:15b)。 西番雅阐明除了尼尼微外还存在其他城市,而这些城市的居民将在亚述首都灭亡后嘲笑它。

所以在原先的希伯来语境中,该短语“没有别的”并非意味着其他的不存在;而是表示一个实体优于其余的。 简而言之,这是质量问题,而非数量。 当摩西或以赛亚或西番雅宣告他们的上帝而“没有别神”时,他们所强调的事实是,以色列的上帝是众神中最好的,也是唯一配得敬拜的那一位

尼古拉斯·沙瑟尔博士发表于2019年8月4日

翻译:张亮
校对:黄松

注:关于上帝与“诸神”的关系,可参见《真的只有一位神吗?

阅读原文:Is There “No Other”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