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技术层面说,四卷纳入正典的福音书都是匿名的文献(只是后来的传统把现在的正式称谓赋予了它们,即马可、路加、马太和约翰)。神圣的文本本身没有任何的署名;在这个例子里,《路加福音》就是被明确地认定为:一位叫“路加”的人是其作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非正典的福音书则与之形成强烈的对比:它们往往竭力地认定各种新约的人物为其作者,以带来其可信度。而正典福音书,正像其他的希伯来圣经书卷那样,不会这么做。要注意的是:我们实际上不知道是否是那位伴随保罗的、名叫路加的人写了我们今天称为《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圣经书卷。但就让它这样吧,为了参考之目的,我们大家(包括我自己)都将《路加福音》的作者作为路加。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会遵循这个传统。我的故事始于大约二十年前在佛罗里达州中部的神学院里的一节课,在此之前我一直确信路加不是犹太人。

为什么?好吧,因为几乎每个我所认识的人都相信是如此:“路加是犹太人”这种看法只是个笑话吧?因为“你要知道,人们怎么可能说路加不是犹太人?他是个医生啊!!”

我的这篇文章只有一个目标:“路加是犹太人”的看法并不像你之前想的那么激进。我简明和直接的目标并不是证明“路加是犹太人”,我也知道这是达不到的;但我要清楚地证明我为什么相信:(1)“路加是一位外邦人”只是一个无事实基础的主张;(2)但事实上却有一个真实的可能性,路加要么生来是犹太人,要么是皈依犹太信仰多年的人。

反对“路加是犹太人”的主张是模棱两可的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对“路加是外邦人”不曾质疑。直至那个决定性的周一早晨:我正在听一个讲座。那位教授,顺便说他写过近四十本书且非常爱犹太人,他开始讲的题目是:“路加不是犹太人”。

首先我说:“哦,不!又是老生常谈!” 但是当我开始听这位非常博学的学者讨论“为什么我们确定路加不是犹太人”的一个个主张的时候,我记得我清楚地告诉自己:“这些理由太弱了,是模棱两可的。它们毫无意义。” 举例来说,这些理由包括:“路加所写的希腊文比其他福音书的作者更好。” 这好像说罗马帝国里没有一个犹太人具有优秀的希腊语能力;再如“路加是一个希腊名字。” 这好像说那个时候的犹太人都不用希腊名字似的,而事实上像“约翰.马可”(Yohanan Markus)、“扫罗.保罗”(Shaul Paulus)等这些都是犹太名字与希腊名字并用的例子啊;又如“路加对世界的万邦显出更大的兴趣来。” 这好像说那时的犹太人没有充满“让万邦来敬拜以色列的上帝”的异象似的。而事实上,在他所列出的理由里只有一项是值得关注的,我会在之后讨论并指出:即使是这项理由,若经过察验,也是模棱两可的,且可能被另一个更强的、指出“路加是犹太人”的理由所抵消。

支持“路加是犹太人”的主张也是模棱两可的

我继续着我的生活,但每隔一段时间在我脑海中就会提出这个问题,我就会去搜寻一些可能性。也有一些寥寥无几的勇敢的人主张说“路加是犹太人”。但他们的理由,与称路加是外邦人的传统阵营一样,听起来不那么有说服力。

他们的理由如下:“路加是犹太人,因为所有的圣经都应从犹太人而来。”(罗3:1-2)这好像说路加不可能是一个完全熟悉他所处时代的犹太人的生活和思考方式的敬畏上帝的外邦人;“路加是犹太人,因为他对圣殿利未人如何运作有着详尽的了解。”(路1:8-20)这好像说路加不可能像对其它他所研究的课题那样,从祭司那里获取这些知识;“路加是犹太人,因为他遇见过马利亚,就是耶稣的母亲,因为路加描述了她的心里想法。”(路2:19, 51)这好像说每次《圣经》作者在描述些什么的时候,他都必须与那个他要描述的对象有过个人的接触,也好像说马利亚绝不可能与一位敬畏上帝的外邦人谈话。

我说了不少,你能看出我既没有被那些说路加是犹太人的人说服,也没有被说他不是犹太人的人说服。此时,应指出的立场是:既然所有的理由都不太有说服力,那么证明的责任就要落在那些说路加是《圣经》作者们中唯一的一位非以色列人的人们身上了。当然这么说是有些道理的,不过目前为止,我只能将其视为“未击中腰带以上部位” — 套用在拳击场上的一个画面。

现在我要陈述我相信会被你们考虑为“路加不是犹太人”唯一合理的理由。之后我再陈述一个理由,以对应的观点说明路加可能真的是犹太人。

一个反对路加是犹太人的理由

在我的思想里,唯一值得考虑的、说路加不是犹太人的理由是与《歌罗西书》4章7-18节有关的,特别是10-11节。让我们来念:

7有我亲爱的兄弟推基古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他是忠心的执事,和我一同作主的仆人。8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9我又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同去。他也是你们那里的人。他们要把这里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

10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问你们安。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说到这马可,你们已经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11耶数又称为犹士都,也问你们安。奉割礼的人中,只有这三个人,是为上帝的国与我一同作工的。也是叫我心里得安慰的。

12有你们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地祈求,愿你们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13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

14所亲爱的医生路加和底马问你们安。15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他家里的教会安。16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17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

18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这个理由的中心意思是在第10-11节,当保罗提到几个人,并把他们归类于仅有的受割礼者中(即犹太人/以色列人)与他同工的,他并没有提到路加。实际上他在这封信中是提到路加的,是在之后另外的地方单独提到路加的,这就表明了路加不算在“奉割礼的人中”与保罗同工的人。

不过我认为这不是看待这段文字的唯一方法。首先,这是一封信,而不是以系统神学来处理此事,因此应遵循写信的正常动态。(我们知道保罗一般不写下自己的信件,而通常是口述之,在结尾处签名并同意,请看《罗马书》16章22节,《歌罗西书》4章18节,《加拉太书》6章11节。)

如果我们写下或口述一封信,我们会写一些东西来说明我们的观点,然后我们若忘记了写一些重要的细节,我们会加入一段“附言”上去(就是信后的一些话),甚至“再附言”(就是在信的附言之后又加入的附言)。这就是说,既然写给歌罗西人的信只是一封信,那就有可能路加在之前没被包括,是因保罗可能是忘了,之后他想起来时才被加上去的,或是因为他是一个医生,而不是他教导团队里的一员。换言之,主张说因为路加被分开提及,所以路加不属于保罗的亲友是根据不足的,就是因为这试图从这个本文中扯出太多的含义了!这不能证明其想要证明的。这只能成为对这段文字的一种可能的解读。

一个支持路加是犹太人的理由

唯一的让我相信路加是犹太人的理由,是有两部分组成的:

第一,“路加”这个名字是有些奇怪的。它有些奇怪是因为尽管我们有大量的希腊文文献提到过几千个希腊名字,但“路加”却极少出现在这些新约以外的作品里。所以我们有理由多问一个问题:“路加”(英文Luke,希腊文Λουκᾶς)会不会不是他的全名?保罗会不会在这里叫他“路加”正像他叫他的朋友为“底马”(Demas)?因为“底马”正是在《歌罗西书》4章14节里与“路加”同被提及的。极有可能的是,“底马”其实是一个对“底马特斯”(Demitrius)的昵称 — 兴许我们可以说是“小名”。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路加” 也可能是一个希腊人名字的昵称,这在希腊文献中能被充分证实。这个名字就是“卢求”(Lucius),在英语里Luke与Lucius只有两个字母是一样的,但在希腊文中则有五个字母是一样的:Λουκᾶς和Λούκιος。实际上,在希腊文中这两个几乎是同一个名字。

第二,现在我们已经建立了“路加”和“路求”可能是同一个人的可能,那就让我们在看看有位被称为“路求”的人与“保罗自己的亲属”的关联性的文字。

在保罗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罗马书》16章17-23节),我们念到:

17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18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19你们的顺服,已经传于众人,所以我为你们欢喜。但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在恶上愚拙。20赐平安的上帝,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

21与我同工的提摩太,和我的亲属路求、耶孙、所西巴德,问你们安。

22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

23那接待我,也接待全教会的该犹问你们安。

(请注意这也是保罗的书信,所以要记得这段文字所属的文学体裁。)值得注意的是,保罗,通过他的代笔者德丢(22节),把提摩太、耶孙、所西巴德与路求联系起来,且实际上称他们为“我的亲属”(21节)!

还有许多其他明显的暗示可以支持路加是犹太人的这个方向,比如他在文学手法的运用上是具有希伯来文圣经特点的(举例来说,形容保罗的事件平行于耶稣的事件,正像以撒/雅各的事件与亚伯拉罕的事件平行一样)。或者路加密集地引用希伯来文圣经,甚至他使用充满希伯来化的希腊文来叙述其故事。然而,所有的这些有意思的观察也不足以证明他本就是在民族和文化上源自犹太的,毕竟他也可能多年来皈依了犹太信仰(即犹太祖先传下来的生活方式),或甚至是一个外邦人中的敬畏上帝的人,且特别接近皈依犹太信仰,但不论出于何种理由没有跨出最终的一步。他的希伯来化的表达形式也可能只是其浸润于另一充满希伯来化的希腊文的、“犹太-希腊”作品《七十士译本》的结果。

结论

本文的目的一直都不是要证明路加是犹太人,因缺乏资料,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相反,只是建议一个某种程度上比较缓和并谨慎的评价,该评价可概括如下:继续对“路加绝对是外邦人”的声称是不太有严谨的理由的。而要回答我在标题所问的这个问题 —“路加是犹太人,可能吗?” 其回答必须是肯定的。

作者:艾利博士

翻译:孟一坤
校对:黄松

2016年8月4日

阅读原文:Could Luke be Jew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