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日所隐含的希伯来惯用语

其他文章
作者:Daniel Gregg [1]

在四部福音书、《使徒行传》和《哥林多前书》中出现的希腊文短语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或类似表达)被译为“七日的头一日”(或“七日的第一日”),这是传统上的错译,其意图旨在掩盖耶稣的复活发生在第七日或安息日的事实。任何能读希腊文的人都应知道如何说:“几个安息日中的一个”(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然而,由于希腊语也被犹太人使用,我们必须考虑在他们的用法中所含的希伯来惯用语,其用法未必与在世界其它地方所用的希腊语中的涵义、用法或语法完全吻合。

显然,“一”这个词,即希腊文中的“μιᾷ”的用法与希伯来文的“一”(אֶחָד)的用法一致,有“第一”的意思。[2] 在《创世记》1:5,אֶחָד 这个词在此意义上是指“第一”天。为此缘故,描述复活日的那句惯用语的意思是“第一安息日”,正如《杨氏字面翻译》(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 YLT)所翻译的那样(YLT:约20:1, 19;路24:1;可16:2;太28:1)。

אֶחָד (echad)这个词还有一个阴性形式: אַחַת.(achat)。该阴性形式与希腊语的 μιᾷ(mia)完全吻合,后者是希腊文中“一”的阴性形式。(两种语言中都有“一”的阴性和阳性形式)。[3] 希腊语中的 τῶν(ton)系所谓“属格”(或“所有格”)定冠词(译者注:相当于中文的“……的”,由“的”后面引出的名词属于省略号所代表的名词,如“犹太人住棚节”,即“住棚节”属于“犹太人”),对应英文中的“of”(如“A of the B”,其中A和B均为名词,A属于B),“of”前的名词属于“of”后的名字;在希伯来文中,该表达形式以“结构形式”出现。例如,在《撒母耳记上》2:36中,希伯来文 אַחַת הַכְּהֻנּוֹת (achat ha-kehunnot)意思是“祭司中的一个”,在希腊文翻译(《七十士译本》)中,其翻译为:μίαν τῶν ἱερατειῶν。[4]

本文所讨论的短语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中的后两个词是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在《尼希米记》10:34中,希伯来文是 הַשַּׁבָּתוֹת (ha-shabbatot),其希腊文翻译(《七十士译本》)用的词语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与此相吻合。“安息日”这个词是阴性名词,证据是其复数形式在希伯来文中是 וֹת (ot),这是一个阴性单数名词变为复数时的词尾。[5]

因此,希腊短语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中的希伯来文表达可还原为希伯来文 אַחַת הַשַּׁבָּתוֹת 。在希腊文中,σαββάτων 被视为一个阴性名词(类似《撒母耳记上》2:36中的表达),据此,该希腊文短语与正常希腊文不同。

正常希腊文将 σαββάτων 作为一个中性名词,即使其 -ων 词尾可能代表阴性(请比较《撒母耳记上》2:36)。但问题也可从正常希腊文的角度来考虑。在正常希腊文中,若开头的形容词与后面跟随着的名词所有格在性上不一致,那么该形容词所隐含修饰的同性名词需加在该形容词之后。在短语“第一安息日”(first of the Sabbaths)中隐含的意思是“安息日中的第一日”(first day of the Sabbaths),其扩展后的希腊文为 μιᾷ ἡμέρᾳ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当如此变化后,任何一个能读懂希腊文的人都能显而易见地看出 ἡμέρᾳ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是“这个安息日”的常规说法。[6]

同样的用法出现在对除酵节日子的数算上。除酵节的任何一天可被称为“除酵的一日”(在新约时代,这包括除酵节的头一日)。[7] 例如,路加这样说:“除酵节,须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到了。”(路22:7)。这里,“除酵节的那一天”是指在这节期中的任何一天(ἡμέρα τῶν ἀζύμων),但是这天也被进一步定义为“须宰逾越羊羔的”那天。《马可福音》14:12将同一天定义为“除酵节的第一天”(τῇ πρώτῃ ἡμέρᾳ τῶν ἀζύμων),其中“第一”是古老的希伯来表述,出处于《出埃及记》12:15(“头一日”)。问题的重点在于 ἡμέρα τῶν ἀζύμων 与 ἡμέρᾳ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平行,后者指普通意义上的任何一个第七天或安息日,正如 ἡμέρα τῶν ἀζύμων 指普通意义上除酵节期间若干日子中的任何一天一样。这个意义始终如此,除非它被一个形容词或其它描述性短语修饰,指明为安息日中或除酵节中的特定一天。

例如,约瑟夫斯将除酵节的第二日指明为:δευτέρᾳ τῶν ἀζύμων ἡμέρᾳ,除酵日的第二(字面翻译);或正确的中文表述“除酵节的第二日”。 [8] 约瑟夫斯本可不说 ἡμέρᾳ,而只说“除酵的第二”或他可以在数量词的后面插入“ἡμέρᾳ”,读作“除酵的第二日”。因此,μιᾷ ἡμέρᾳ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安息的第一日)或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ἡμέρᾳ (安息日的第一)都仅仅是在数算一个特定的安息日,完全与数算除酵的特定日子的情形一样。

马太说“除酵的首要”(πρώτῃ τῶν ἀζύμων),省去了“日”,而马可却加上了,“除酵的首要日”(πρώτῃ ἡμέρᾳ τῶν ἀζύμων)。在所有情况下,ἡμέρᾳ τῶν ἀζύμων 指该节期的某一天。在所有情况下, ἡμέρᾳ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指某一个安息日。“首要”(πρώτῃ)或“第一”(μιᾷ)只是告诉我们是哪一个日子。

《利未记》23:15教导了“第一安息日”的存在,那里吩咐人在逾越节的第一个年度安息日之后要数算七个安息日。[9] 为遵守这个吩咐,需要数算第一个安息日。所以,第一安息日的意义已轻易得到解释。

肯定地说,对于以上这些论点,存在着极大程度的宗教性反对意见,因为教会需要捍卫一个传统。犹太人拒绝弥赛亚,因为他们有关于谁是弥赛亚、谁不是弥赛亚的诸多传统。若传统欺骗了犹太人,传统也会欺骗任何人。教会的传统是:妥拉已被废除。为此缘故,教会与周日(太阳日)结婚,为的是与安息日离婚。

如果有任何学者指出我在这里的论点不可能正确,原因是希腊文或希伯来文的规则阻止它们的成立,那么请放心,他们要么是实足的骗子,要么是还没有按照客观的语言科学深思熟虑过的不称职的教师。我希望任何另有主张的人属于后一类,但事实是,不称职与故意教导欺诈的人具有一样的破坏性。我指的教师是那些说安息日复活是不可能的人,而不是指那些承认其可能性,但仍然选择相信其它主张的人。

尽管如此,教会中持传统的学者称:几个安息日中的第一个(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可以由以下的一句希伯来短语来翻译:בְּאֶחָד בַּשַּׁבָּת ,be-ehad ba-shabbat,“在那安息中的第一”(字面意思),他们解释说其中的“安息”指“周”。这的确是在《米示拿》和《永恒的逾越节家宴》中的一句惯用语。但是这句惯用语是在公元140年或150年以后才出现的。在公元90年之前,与书写福音书的作者们同时代的人未曾有过这种用法。然而,在《路加福音》18:12有一处,在那里有人称其中的 σαββάτου(译者注:“安息日”的单数所有格)的意思是“周”或“礼拜”,然而鉴于一日有两顿饭和犹太人禁食的做法,这不能肯定地支持说:这一处的用法足以确定“周”的涵义,即使这一处能支持,也不意味着这个意思应被转移到复活的上下文背景中。

同样,没有证据说《永恒的逾越节家宴》和《米示拿》的用法应被转移到复活的故事中。在复活发生一百年之后的用法无法证明复活的故事使用了这一意思。有人可能会提及叙利亚语的用法,但这些比以上所说的用法更晚出现。

我现在要指出 בְּאֶחָד בַּשַּׁבָּת 与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 之间缺乏对应关系。首先,希腊文没有使用“在”这个介词,希腊文有可能(也本应如此)这样翻译这句希伯来惯用语:μιᾷ ἐν τῷ σαββάτῳ。无人知道为什么犹太人要在公元150年发明 בְּאֶחָד בַּשַּׁבָּת。然而,我猜测有些拉比与当时的诺斯替派的教会成员一样渴望割断“几个安息日的第一个”与弥赛亚复活的关联性。 [10] 我相信一个最好的解释是,犹太家中的悖逆者与以色列家的悖逆者共谋:“犹太的首领如同挪移地界的人”(《何西阿书》5:10)在这件事情上,被挪移的地界是把 בְּאֶחָד בַּשַּׁבָּת 的表述加在犹太第二次起义之后时代里,并进一步称这代表了复活日。

我们不必仅仅依赖这一句所用的短语来得知弥赛亚是在安息日复活的。我已经还原了《圣经》中的时间表来证明的确如此,并揭露出先入为主的骗术所组成的整个网络只支持传统,而不是真相。这仅仅是我写的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中的一篇。简而言之,所需要的只是人忠诚于其个人的理智上的正直,以尽可能客观的科学探索,并带着寻找真相的谦卑的祷告来研究这个话题。我知道在那些自认为“只要信”就能得救的诺斯替基督教徒(他们并不认为理智上的诚实是一个必要的美德)中还有一些衷心的人仍有这样的正直。我敦促所有诚实的调查者不要依靠那些名义上的、不知道福音的基督教徒,或是那些也不愿意知道福音的拉比。

注释:

  1. 来源:http://torahtimes.org\articles\hebrew_idiom.html。Daniel Gregg 的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允许引用或复制本文,注明出处,即在引用本文或部分时,在注解中包括这个段落。若在论坛、小组里使用,这个要求只适用开始讨论的任何头一篇帖子,或者若本文是在另一个讨论中在谈及所讨论话题时被第一次提及的情况。
  2. “第一”的普通希腊词是 πρῶτός。区别是“一”是一个数量词,而“第一”是一个序数词。
  3. 其希腊文有三种形式:阴性  μία ,阳性  εἷς,和中性  ἓν。
  4. 这里出现的形式是 μίαν,也同样出现在《马太福音》28:1,因其被宾格的介词  εἰς 所支配,即 εἰς μίαν σαββάτων,以及 ἐπὶ, 即 ἐπὶ μίαν τῶν ἱερατειῶν (撒上2:36)。Μιᾷ 其它的用法,如 约20:1(Τῇ δὲ μιᾷ τῶν σαββάτων)则被与格所支配,其区别在于“进入安息的第一”和“在安息的第一”之间的区别。
  5. 希伯来文词典将 shabbat 列为阴性和阳性名词。阳性是因为在希伯来文中 yom (天,日)对 shabbat 的影响。阴性复数形式的 shabbatot 说明这个词本身是阴性的。
  6. 这个短语出现在《七十士译本》和新约中,出35:3; 利24:8; 民15:32f; 民28:9; 马壹2:32,41; 1 马壹9:34,43; 赛58:13; 耶17:21f,24,27; 结46:1,4,12; 路4:16; 约20:19; 徒13:14; 徒16:13; 还可参见 《七十士译本》: 出20:8; 申5:12,15; 马壹 2:34; 马贰15:3; 耶17:22,24,27; 类似用法: 犹古12:274; 犹古7:305;犹古12:259,274; 犹古13:12; 犹古14:264; 犹古18:354; 尼10:32; 尼13:15,19; 路13:14,16; 路14:5; 约19:31;该用法是如此固定以致于它不可能意味着“七日的一日”、“从安息日起算的一日”、“安息日之后的一日”或任何类似的误译,它的意思必须是:“几个安息日中的一日”或“这安息日”。
  7. 解释这个需要另一篇文章。简单地说,《出埃及记》12:15说尼散月14日:בַּיּוֹם הָרִאשׁוֹן,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希伯来用法(用了亚兰语的强调词尾)来说首要或最重要。有人甚至说希腊词 πρῶτός 可以最高级的意思来用,即最首要的或最第一的。
  8. 约瑟夫斯《犹太古史》3:250。这是知名的一个段落,在那里约瑟夫斯说,一捆大麦要在这节期的第二日摇一摇,即尼散月16日。
  9. “你们要从安息日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要满了七个安息日。”(利23:15)正如约瑟夫斯所注明的,摇祭是在尼散月16日献上,这日是在年度安息日之后。因此,要在逾越节后的49天之内数算七个安息日。在第七个安息日被数算后,第50天被算为五旬节。我的另一篇文章讨论了其细节和经文的解释。
  10. 在二世纪,基督教经历了一个重大的离道反教,其中最著名的异端领导人是马吉安,他拒绝妥拉和先知书,将其命名为“旧约”。他将使徒的文献命名为“新约”,并只将《路加福音》、《使徒行传》和保罗的书信作为正典,这种编辑是为了符合其诺斯替的信念。大部分基督教徒被这一背道所席卷。自此之前,摩西的约被称为古老之约或永约(brit olam)、永恒之约,而“新约”则是其更新。这两个词并不是指一些文献的集合,其中一套已失效,另一套据推测是有效的。但马吉安的异端是广泛的,足以在基督徒中的用法中促使改变,并将正典被分类为“旧约”和“新约”。

诺斯替教派普遍拒绝以色列的造物主,因为他们认为物质的创造者是邪恶的。他们的天父上帝据说是一位高于造物主的神,并将造物主等同于魔鬼或鬼。这种形式的诺斯替主义非常令人无法容忍以致于最终基督徒从中退出,但在此之前该主义已给教会带来后遗症,直至今日。在诺斯替的鼎盛时代,真正的基督徒是寥寥无几或在人数上处于极大劣势。基督教目前已经进入一个状态:大量的基督教徒是名义上的,他们的基督信仰由传统构成,其中有的反映《圣经》,有的则反映了诺斯替主义的影响。

之后,诺斯替的教会开始在他们的护教学中讲出一些道理,他们意识到拒绝旧约作为正典不是一个好主意。因此他们把旧约拉回了正典。就在这个时期,保罗的“反律法”的解释得以发展,安息日被改为太阳日(周日)。

翻译:黄松
校对:张亮

阅读原文:The Hebrew Idiom Behind The Resurrection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