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17 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18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6-18)

随着宗教改革运动的出现,那些最终成为抗议宗信徒的人和那些保持罗马天主教徒身份的人之间的重要分歧之一就在于在信徒生命中律法的功效问题。宗教改革的五大基本要义之一便是“唯独信心”。这条教义阐述了一个人如何从上帝永恒的审判中被“拯救”出来。强调“唯独信心”的意图是旨在显示此立场与“信与信徒的善行”或者“基督与信徒善行”之间的对立。15-16世纪的罗马天主教与抗议宗的冲突此后被人们“读回”到保罗书信中,并继而投射到保罗自己的话语中。今天几乎没有人会反对,我们必须通过一世纪的以色列的诠释视角来阅读保罗的话,而不是后来与保罗在历史上无关的罗马天主教-抗议宗之争。

虽然将律法与福音相对来比较在教父时代起就存在过,但直到宗教改革时代,“律法”与“恩典”的对立问题才变得明显 。这成为起支配地位的重点。“恩典”的对立面成了“律法”;“律法”的对立面成了“恩典”。而实际上,“律法”的反面从来不是“恩典”而是“不法”(无律法);诚如“恩典”的反面从来不是“律法”而是“蒙羞”。

如同看待保罗的情况一样,约翰也被大大地误解和不合时宜地解释了。在一些重要的英文版本(如英王钦定版,新英文译本),《约翰福音》1:17加入了额外的单词 — “但是”。该词在希腊原文里并没有;即使在翻译中没有这个“但是”的单词(如英文标准译本),人们通常认为“但是”的意思暗含其中。在我们现代的头脑中,在阅读这节经文时几乎不可能不将“律法”与“恩典”对立起来。(试试看!你也很难不加进去这个“但是”)

在《约翰福音》作者来看,律法(妥拉)是非常好的。这是因为律法是以色列的遗产,是以色列的上帝托付给以色列人民的,并在几个世纪以来被祂的子民以色列所培育、珍爱和保护。如果我们读第17节不是那样负面而是以正面来阅读 — “律法是藉着摩西传的,(并且)恩典和真理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 这样,经文的有机内容会更自然地流露出来。这样,本节经文就可以和福音书作者前一句告白结合起来,表达在已有的恩典之上我们又得到了更多的恩典。(16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也许让我们不会陷入律法-恩典二分法的翻译应该是这样的:“因为妥拉是藉着摩西传的,并且恩典和真理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一旦我们看到希腊单词 νόμος(音 nomos )不一定非要译为“律法”(译者注:译为“律法”的希伯来原文是 תוֹרָה,是指上帝的训诲、言语或道,参见《以赛亚书》2:3 ),而仅在指“摩西的妥拉”这个背景下可译成“律法”时,更多的经文解释上的可能性便呈现出来。

由艾利·拉撒路-艾森伯格博士于2018年2月15日发布

翻译:张思思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Grace and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