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革/玛各之战是“哈米吉多顿(世界末日)大战”吗?

布赖恩的文章

在先知性的《以西结书》的第三十八章和三十九章中,一位名叫歌革的领袖在未来将发起对以色列的攻击,其详述如下: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啊,你要面向玛各地的歌革,就是罗施、米设、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罗施、米设、土巴的王歌革啊,我与你为敌。我必用钩子钩住你的腮颊,调转你,将你和你的军兵、马匹、马兵带出来,都披挂整齐,成了大队,有大小盾牌,各拿刀剑。波斯人、古实人和弗人(又作“利比亚人”),各拿盾牌,头上戴盔,歌篾人和他的军队,北方极处的陀迦玛族和他的军队,这许多国的民都同着你。那聚集到你这里的各队都当准备,你自己也要准备,作他们的大帅。” (结38:1-7)

虽然关于参与这次攻击的国家的现代身份有许多理论,但这些国家是谁并不是本文的重点。 相反,我们要看看这个事件的发生时间,以确定它落在本时代末期的预言性时间线中的何处。

今天许多人指出,在敌基督者兴起之前,会发生歌革/玛各战争。根据这一观点,歌革/玛各之战在最后的“哈米吉多顿大战”之前数年。但这种理解是否准确?歌革/玛各之战是否与”哈米吉多顿大战”是不同的事件?本文的目的是从《圣经》中显示这些不是独立的事件,而是相同事件的不同名称。

以西结的预言继续描述歌革和他的军队决定对当时居住在以色列之地的上帝的子民要做什么:

过了多日,你必被差派。到末后之年,你必来到脱离刀剑从列国收回之地,到以色列常久荒凉的山上,但那从列国中招聚出来的必在其上安然居住。你和你的军队,并同着你许多国的民必如暴风上来,如密云遮盖地面。” 主耶和华如此说:“到那时,你心必起意念,图谋恶计,说:’我要上那无城墙的乡村,我要到那安静的民那里,他们都没有城墙,无门、无闩,安然居住。我去要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反手攻击那从前荒凉、现在有人居住之地,又攻击那住世界中间,从列国招聚、得了牲畜财货的民。’ 示巴人、底但人、他施的客商和其间的少壮狮子,都必问你说:’你来要抢财为掳物吗?你聚集军队要夺货为掠物吗?要夺取金银,掳去牲畜财货吗?要抢夺许多财宝为掳物吗?’(结38:8-13)

这个预言谈到被赶散的以色列人已从被分散的列国返回圣地之后的一段时间。当歌革决定入侵时,以色列已从战乱中恢复过来。那时,以色列人将安居在以色列山上无人保护的城镇。届时,他们将积累大量的物质财富。

“人子啊,你要因此发预言,对歌革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岂不知道吗?你必从本地、从北方的极处率领许多国的民来,都骑着马,乃一大队极多的军兵。歌革啊,你必上来攻击我的民以色列,如密云遮盖地面。末后的日子,我必带你来攻击我的地,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显为圣的时候,好叫他们认识我。”(结38:14-16)

在这个预言的介绍中,我们被告知上帝会使歌革从各国聚集一支庞大的军队攻击以色列,这时是以色列百姓回到圣地并生活在无人防守的城镇和定居点。上帝声明让歌革这样做是因为要使这些国家能真正知道谁是上帝。很明显,以西结在这里讲的是地球上的所有人还不知道真神是谁的时代。

据说歌革带来的庞大军队来自北方。使徒约翰在《启示录》第十六章也提到了这支军队的聚集: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启16:12-16)

哈米吉多顿是希伯来文 har Megiddo(米吉多山)的希腊音译。然而,躺在山下的以斯德伦平原(也被称米吉多平原或耶斯列谷)才是预言的真正焦点,。如下图所示,以斯德伦平原位于耶路撒冷以北大约55英里处,位于现代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东南20英里处,在拿撒勒的正南。

在以斯德伦平原上,来自东部的军队横跨过干涸的幼发拉底河(在下面的地图中突出显示黄色),将与歌革的部队一起计划袭击居住在以色列山上直到到南部的人。

回到《以西结书》,我们看到上帝不会允许预言中的称为歌革的“兽”的计划得逞: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在古时藉我的仆人以色列的先知所说的,就是你吗?当日他们多年预言我必带你来攻击以色列人。” “主耶和华说:歌革上来攻击以色列地的时候,我的怒气要从鼻孔里发出。我发愤恨和烈怒如火说:那日在以色列地必有大震动,甚至海中的鱼,天空的鸟,田野的兽,并地上的一切昆虫和其上的众人,因见我的面,就都震动,山岭必崩裂,陡岩必塌陷,墙垣都必坍倒。”(结38:17-20)

在这里,我们看到当上帝的怒气涌向歌革时,首先会发生的一场大地震将震动以色列之地。事实上,这次地震将如此巨大,以至于会导致山崩墙塌。先知撒迦利亚也提到了这次地震:

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像从前争战一样。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耶和华我的上帝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亚14:3-5)

谈到在耶路撒冷在末世被攻陷和征服之后会发生的事件(撒14:1-2),撒迦利亚告诉我们,当耶稣回来时,一次大地震将发生在以色列的土地(特别是橄榄山)。事实上,这场地震将直接与弥赛亚的双脚在橄榄山上站立有关。正如预言的那样,耶稣将会回到他多个世纪以前离开的同一地点:

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当他往上去,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衣,站在旁边,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 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当下,门徒从那里回耶路撒冷去,(徒1:9-12)

耶稣归来时发生的地震与《启示录》中所说的一样: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 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厉害的地震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上帝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启16:17-20)

在这里我们看到与以西结关于这次地震的预言的几个平行之处,即歌革试图攻击以色列时将要发生的那场地震。首先,我们看到这次巨大的地震将使所有的山夷为平地(结38:20;启16:20)。此外,我们看到地震将导致列国所有城市的城墙崩溃(结38:20;启16:19)。由于地上的山脉和城市只能被摧毁一次,很明显这两段经文讲的都是同一个事件。

接下来,以西结开始谈论歌革的军队会发生什么事情:

主耶和华说:“我必命我的诸山发刀剑来攻击歌革,人都要用刀剑杀害弟兄。(结38:21)

以西结告诉我们,歌革聚集在一起的列国的军队将会彼此交火,而不是攻击以色列。在《撒迦利亚书》的第十四章,我们看到了关于这场战役将如何发生的类似描述:

耶和华用灾殃攻击那与耶路撒冷争战的列国人,必是这样:他们两脚站立的时候,肉必消没,眼在眶中干瘪,舌在口中溃烂。那日,耶和华必使他们大大扰乱。他们各人彼此揪住,举手攻击。犹大也必在耶路撒冷争战。那时四围各国的财物,就是许多金银衣服,必被收聚。(亚14:12-14)

撒迦利亚记载说,当上帝袭击向耶路撒冷推进的军队,并开始让士兵立刻溃败时,他们将面临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导致军队惊慌失措,冲击在射程之内的任何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侵略者将会互相残杀。

我必用瘟疫和流血的事刑罚他。我也必将暴雨、大雹与火,并硫磺降与他和他的军队,并他所率领的众民。(结38:22)

这种描述上帝摧毁歌革军队的有趣特征是对将会落在他们身上的“巨大的冰雹”的提及。约翰在《启示录》的记载中描述了这些相同的冰雹:

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上帝。(启16:21)

在《以西结书》第38章末,上帝再次揭示了祂为什么要激动歌革攻击以色列,然后以如此壮观的方式摧毁他的军队:

我必显为大,显为圣,在多国人的眼前显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38:23)

在第39章中,以西结继续预言歌革和他的军队的命运:

“人子啊,你要向歌革发预言攻击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罗施、米设、土巴的王歌革啊,我与你为敌。我必调转你,领你前往,使你从北方的极处上来,带你到以色列的山上。我必从你左手打落你的弓,从你右手打掉你的箭。你和你的军队,并同着你的列国人,都必倒在以色列的山上。我必将你给各类的鸷鸟和田野的走兽作食物。你必倒在田野,因为我曾说过。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39:1-5)

在《以西结书》第39章的后面,我们将看到更详细地描述猛禽如何被使用来消灭歌革被杀的军队。

我要降火在玛各和海岛安然居住的人身上,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要在我民以色列中显出我的圣名,也不容我的圣名再被亵渎,列国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色列中的圣者。” 主耶和华说:“这日事情临近,也必成就,乃是我所说的日子。(结39:6-8)

上帝再一次重申这件事是为了向世人展示真的耶和华是谁。但是第7节给了我们一些额外的诱人信息:这一伟大的拯救也将使祂自己的百姓以色列知道耶和华是谁。上帝说,从这时起,祂的圣名将不再被以色列亵渎。该事件不仅会将真神介绍这个世界,而且还会使祂在以色列眼中被认识并尊为圣。

接下来,以西结描述了屠杀的后果以及战后的土地将如何被洁净:

“住以色列城邑的人必出去捡器械,就是大小盾牌、弓箭、梃杖、枪矛,都当柴烧火,直烧七年。甚至他们不必从田野捡柴,也不必从树林伐木。因为他们要用器械烧火。并且抢夺那抢夺他们的人,掳掠那掳掠他们的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当那日,我必将以色列地的谷,就是海东人所经过的谷,赐给歌革为坟地,使经过的人到此停步。在那里,人必葬埋歌革和他的群众,就称那地为哈们歌革谷。以色列家的人必用七个月葬埋他们,为要洁净全地。全地的居民都必葬埋他们。当我得荣耀的日子,这事必叫他们得名声,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必分派人时常巡查遍地,与过路的人一同葬埋那剩在地面上的尸首,好洁净全地。过了七个月,他们还要巡查。巡查遍地的人要经过全地。见有人的骸骨,就在旁边立一标记,等葬埋的人来将骸骨葬在哈们歌革谷。他们必这样洁净那地,并有一城名叫哈摩那。(结39:9-16)

以西结记载,这种对上帝大能的彰显将会给以色列带来荣耀。在长达七个月的时间里,以色列人将从事掩埋歌革军队遗体的工作。他们携带的武器将作为燃料燃烧七年。由于在这段时间内不需要砍柴,因此以色列的土地将有机会痊愈。

在简要地讨论了歌革军队遗体的处置之后,上帝指示以西结更详细地讲述战争的直接后果:

“人子啊,主耶和华如此说:你要对各类的飞鸟和田野的走兽:你们聚集来吧!要从四方聚到我为你们献祭之地,就是在以色列山上献大祭之地,好叫你们吃肉喝血。你们必吃勇士的肉,喝地上首领的血,就如吃公绵羊、羊羔、公山羊、公牛,都是巴珊的肥畜。你们吃我为你们所献的祭,必吃饱了脂油,喝醉了血你们必在我席上饱吃马匹和坐车的人,并勇士和一切的战士。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39:17-20)

在《启示录》19章中,约翰还记录说,那些与兽歌革结盟的人的肉会被清道夫鸟吃掉: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上帝的大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启19:17-21)

从弥赛亚口中出来的剑是上帝的道(来4:12)。通过宣布对歌革和他的军队的叛乱宣判,耶稣将把上帝的忿怒倾倒到他们身上造成彻底的毁灭。

“我必显我的荣耀在列国中,万民就必看见我所行的审判与我在他们身上所加的手。这样,从那日以后,以色列家必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上帝。列国人也必知道以色列家被掳掠,是因他们的罪孽。他们得罪我,我就掩面不顾,将他们交在敌人手中,他们便都倒在刀下。我是照他们的污秽和罪过待他们,并且我掩面不顾他们。(结39:21-24)

如前所述,歌革军队的灭亡将永远向以色列显示耶和华是他们的上帝。这也将使列国认识祂,并使他们认识到祂从未真正地离弃过以色列,而只是因为他们的罪而惩罚他们并且掩面不看他们。

以西结记录了上帝对以色列的应许,结束了这个预言: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使雅各被掳的人归回,要怜悯以色列全家,又为我的圣名发热心。他们在本地安然居住,无人惊吓,是我将他们从万民中领回,从仇敌之地召来。我在许多国的民眼前,在他们身上显为圣的时候,他们要担当自己的羞辱和干犯我的一切罪。因我使他们被掳到外邦人中,后又聚集他们归回本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上帝,我必不再留他们一人在外邦。我也不再掩面不顾他们,因我已将我的灵浇灌以色列家。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39:25-29)

显然,歌革/玛各战争的后果被描绘成上帝再次恩待以色列的开始。在弥赛亚摧毁上帝的仇敌并将以色列全家召集到圣地之后,圣灵将被浇灌在以色列全家。先知耶利米也谈到了同样的事情: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耶31:31-34)

《以西结书》第39章清楚地表明,上帝干预摧毁歌革军队是为被重新召聚的以色列人开启一个奇妙时时代。这个预言不会再有空间允许之后的“哈米吉多顿之战”的出现。一旦耶稣回归并击败了歌革的军队,弥赛亚千年统治的正式启动即将开始。这不仅是以色列的黄金时代,也是整个世界的黄金时代。

结论

尽管有些关于歌革/玛各之战的教导,但《圣经》明确指出,这场冲突就是《启示录》中所谓的“哈米吉多顿之战”。《以西结书》和《启示录》都记录这次战役将会发生一场地震,这场地震将使山夷为平地,并毁坏世界上所有的城市。二者都讲述巨大的冰雹将从天空坠落到袭击者身上。《以西结书》和《启示录》都表明,攻击以色列军队将被大量杀害,成为飞鸟的食物。通过比较两个预言的相似点,显然这两个预言是对同一事件的不同描述。因此,我们可以确定歌革/玛各—哈米吉多顿之战是千禧年开始之前各国反对上帝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叛乱。

Bryan T. Huie

2007年9月1日
修订日期:2012年2月17日

翻译:Google Translate
校对:黄松

阅读原文:IS THE GOG/MAGOG WAR THE BATTLE OF ARMAGEDDON?